加载中…
个人资料
hengkaa
hengka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036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6岁该是一个什么年龄?

(2013-03-26 13:37:36)
标签:

26岁

心情

感悟

健康平安

我的朋友

情感

分类: 心情随笔
2013年3月26日
    现在 此刻 决定写点什么,距离上一次已经很久了,现在 阳光刚刚好,有点热,三月的济南天气就是这么无常,昨天还是很冷的,今天本来就不厚的衣服倒是显得多余了,天气这样,人生好像也是这样,刚刚经历了一次劫难,母亲的大病,很突然,没有一点喘息的时间,以至于在我赶去医院的路上忍不住哭了出来,感觉已经很快的汽车跑的这么慢,这一年,我26岁,刚刚离开校园8个月,还没有完全接受现在的生活节奏,已经没有勇气去在一个公开的校内网去公布自己的心情和感悟,也没有多少可以让我愿意说出心里话的时间、场合和朋友,才明白原来以前别人经历过的原来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极具普遍性,我也在经历,不是没有了合适的可以说话的人,倒是自己没有了合适的心情。
    2013年2月26日,母亲病了,虽然我没有看到当时她痛苦难受的样子,但是当我走进医院,走进病房,看到那个我这一辈子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庞时,她睁开眼看了看我,还是那样的笑容,问我怎么来了,把我女朋友自己舍在了济南,我说我还没上班,来陪陪你,当然,我不知道她几个小时前的痛苦,她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天这种痛苦还得一阵阵袭来,没有躲避的地方,只能用59岁的身体和意志去对抗,她也不知道我刚刚哭过的眼睛和心情,我看到我的家人,陪我走过26年的爸爸,还有我的哥哥、嫂子,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的,我说你休息吧,我能照顾你,父亲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这在他们那个年龄,他们过去的这辈子都是我没有见过的,以前我以为存在在他们之间的早已是亲情了,突然我意识到这个眼神里还有爱情的影子,我不习惯用现代的一切放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身上,甚至于反感现在很多的孩子以此来告诉别人自己的父母很跟得上这个时代,他们有他们的故事,就像我们一样。
    来了很多的亲人,在他们刚刚来的时候我还固执的以为那是他们的例行公事,面子而已。谁也没有进去,后来诊断了是蛛网膜下腔出血,病因尚不明确,只能在这个医院把出血自身吸收了,好吧,吸收代表着无穷无尽的痛苦,我想替你分担,但是没有办法,疼,一天又一天的疼,神经刺激的胃时不时的呕吐,恶心,吃不进东西,本来就很瘦的母亲可能这辈子没有受过这样的煎熬,至少我没见过,也没有任何的概念与她生我跟我哥哥时的痛苦对比,我能做些什么?我只能去了解这个病,在这个时代,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完全百分百的信任医生,尽管经历的两个医院医生、护士对我母亲的照顾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只能去自己了解,然后告诉我父亲,在这个时间,也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弱小,至少,我的父母,所在的仍然是这个社会的底层,在五十几岁的年龄,一切都已经晚了,唯一可能的途径就是自己的孩子,我知道他们并不希望从孩子身上得到什么,但是,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我必须做点什么,我不能让他们继续这样的痛苦,尽管他们已经很满足现在的生活,70%的可能性动脉瘤,20%可能性脑血管畸形,10%原因不明,我希望是动脉瘤,但不要太大,我不希望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出院回家,担负着未来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复发的危险性远远大于现在,尽管现在已经让人难以承受,过去七八天后,疼痛明显减轻了,可以进食了,父亲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母亲也情绪好了很多,在整个卧床和接下来的治疗手术以至回家康复的过程中,母亲展现出来了极强的忍耐力和乐观,每次见到我们都是微笑,还很有兴致的跟我说话,告诉我有个护士很像我的女朋友,虽然气质还不如她,人真的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我一直自我感觉自己的心理素质是很好的,可能就是遗传了她的吧。接下里的就是发烧,看来是病理学上的正常规律,降温药似乎不能起太多作用,医生建议物理降温,那好吧,不管什么,只要能让她好就行,一遍一遍的擦她的身子,效果很好,随着体温的下降,疼痛也减轻了,可以在屋里做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苦了一辈子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要求索取什么,喜欢的还是那些简简单单的萝卜 菠菜 面叶,更是让我惭愧,随着不断的进食和治疗,身体越来越好,已经达到了转院的条件了。
    转院是很迅速的,第二天一大早,2013年3月12日早上八点多,随着救护车来到了泰安中心医院,安全到达后,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转院最大的风险就在于路途的颠簸,幸好,一切都那么顺利。3月13号检查,结果出来,即使不用大夫去讲,这些天了解到的知识已经告诉我,病因找到了,并且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果然是动脉瘤,很大的动脉瘤,甚至超过了血管的宽度和高度。唯一欣慰的是在现在的医学上是可以治疗的,好吧,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作用了,对两个儿子几十年的培养,尤其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读书和接下来要结婚的安排已经耗尽了家里的积蓄,一个农村的家庭本来就不会有多少的积蓄,医生告诉我们这个手术会花费很大,我给自己说,我给父亲和哥哥说,他们也一样给我说,那没关系,我们要救她。到了这一两天我才打消了我原来的想法,其实很多人并不是那么的形式的,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们,周围的亲人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了一起,至少在我几十年的求学过程中与家族琐事联系甚少,我还没有见识到比这更为团结的行动,大家都是普通的农村家庭,依靠家里唯一一个男支柱的打工换回一点点血汗钱,我也向自己的同学朋友伸出了手,向我的父亲一样,我也不是一个愿意向别人请求帮助的人,总觉得有些事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选择,出乎我的意料,我的朋友,在这里我真的说,是朋友,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在短短的两天内,家里人,朋友们凑齐了治病的钱,三十万,一个并不小的数字,一个凝聚了很多人的心的数字,我想就冲着这些善良的愿望,母亲的病也会好的,24个小时后进行了手术,两个半小时的手术很顺利,母亲在理论上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微创手术并没有留下什么需要特别注意来康复的地方,直到母亲出院后的一周,我还以为这是正常的,当我直到一些患者在手术过程和手术后出现意外的时候才意识到,母亲的每一步走的都是那么的幸运。就像我前几天看着病房外的蓝天,心里发问,为什么是我的母亲?有一个下意识的回答,这是人都要经历的。那要让她康复,她是个帮了很多人的好人,同样的回答,一定的,她会很幸运。谢谢老天,谢谢那些帮助我们的人。我没有对你们说出谢谢,但是我心里记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救命的大恩,我更不会忘了。
    一天后母亲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慢慢的康复逐渐让人欣喜,第四天我们决定了出院,回家的休息要好于这拥挤的病房,回到家后母亲的情绪果然好了很多,可以吃很多东西了,也可以逐渐活动下了,尽管还要输液几天,但恢复的速度比在医院好多了。知道我回到工作的岗位上来,母亲已经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了,只是二十几天的卧床让她的肌肉需要逐渐的恢复原来的力量。
    26岁,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为前途而迷茫,今年,母亲迈过了这个劫难,我也要担当起更多,父亲在家照顾她,我跟哥哥要工作,依次来偿还帮助过我们的人的债,感觉到了这几天难得的轻松和危机感,26岁似乎不仅仅代表我长大了,还代表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是啊,至少眼前我要结婚,要组成自己的家庭,好吧,是很有压力,但谁不是呢,只要爱我的人都平平安安,只要我的老婆愿意继续跟我走下去,还要求什么呢?
    只知道自己通过这件事有些变化了,但不想说是不是成熟什么的,我总觉得说自己成熟了本身就是一种不成熟,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我努力去做好,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或许是场赌注,尽力吧,希望我在乎的人健康平安。


2013年3月26日 14:28 办公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