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187*****284@sina.cn
187*****284@sina.c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永丰三兄弟操纵宁波团伙七年

(2012-08-27 17:57:51)
标签:

转载

[转载]永丰三兄弟操纵宁波团伙七年

永丰三兄弟操纵宁波团伙七年
■三兄弟在内43人在宁波受审涉及10余项罪名 ■记者走进黑帮老大家乡了解案件背后的故事

  11月30日下午,永丰县藤田镇温坊村杨氏祠堂门口,暖洋洋的太阳下村民们议论纷纷。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仍在审理的一起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集团犯罪案,牵动着温坊村上下每一个人的神经,甚至在永丰县内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因为该村村民杨传明、杨传斌、杨传细三兄弟正是这个涉案集团的“老大”。此时村民们也许还很疑惑,这几年开着奔驰、宝马回老家,在村里颇有地位的杨氏三兄弟,所操控的团伙怎么会涉及10余项罪名被提起公诉。究竟杨氏三兄弟是如何涉黑而发迹,在乡亲眼中的杨传明又是什么样的人?记者专程赶往三兄弟的老家——永丰县藤田镇,希望能从那里获知一些案件背后的故事。

杨传明捐资建的杨氏祠堂

杨传明

杨传斌

杨传细

杨传明在老家投资的桂花园

藤田镇街上杨传明建的房子

  【杨氏团伙宁波受审】

  对于轰动宁波市的杨氏兄弟特大涉黑案,宁波中级人民法院一名法官印象深刻,为了审理这起近年来涉案人数最多的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集团犯罪案,法院租用了可容纳数千人的影剧院,43名被告人共涉及罪名10余项。11月26日8点40分,影剧院门口布置了大批法警和民警,而为了庭审,全市几乎所有的法警都出动了。庭审开始时,数千席位的影剧院几乎满座。43名被告人一字排开后,从影剧院的南边站到了北边,站满了舞台前40米的通道,辩护席上的律师达40余人,法庭核对被告人身份就花了40分钟。这些情况都是近年来宁波所没有过的。

  据宁波市检察机关起诉称,该集团头目杨传明、杨传斌、杨传细三兄弟是江西省永丰县人,短短几年间,三兄弟靠开赌场聚敛了大量非法财富,然后又利用在社会上的“威望”,以暴力胁迫,强行入股宁波的娱乐行业,曾让宁波的娱乐业老板们闻风胆寒。

  据了解,2000年以前,杨氏三兄弟以行窃为生。2000年后,三兄弟转而参与地下赌博,并扩张势力,招兵买马,纠集了一帮在宁波的江西永丰籍无业人员,在宁波实施各种违法犯罪活动。杨氏三兄弟为主的涉黑组织“魔爪”遍及海曙、江东、江北、镇海、北仑、鄞州等地,通过开赌场,三兄弟至少牟利600余万元,这些钱的大部分都被三兄弟占有。2004年以来,杨氏三兄弟开始有计划地经营他们的涉黑团伙。他们给手下人员发工资,提供经济资助和食宿,要求手下人入股分红,开赌场给他们捞好处,指挥和控制了一股庞大的势力,从事赌博坐庄、做“桌角”(指的是专职洗牌、吃赔赌资和抽头的人)、看护赌场、放高利贷等非法活动。

  【黑帮团伙三成来自永丰】

  11月30日,记者来到永丰县藤田镇。一路向镇上居民打听此事,提到杨传明这个人时该镇几乎是无人不知。藤田镇镇政府一干部向记者介绍称,该镇村民有前往浙江、福建等沿海省份打工的传统。由于镇里人多地少,加上土壤情况不佳,总人口近4万的村民当中有1万多人在外打工。而杨氏兄弟作为外出务工大军当中的一部分,在还未出事前一直被同村人看成是比较成功的代表,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杨氏兄弟从事的是非法勾当。

  从永丰县藤田镇公安分局钟教导员口中,记者了解到,从上世纪90年代初,杨传明就离开了藤田镇去外省打工。之后,他又把杨传斌和杨传细带了出去。虽然三兄弟每年都会回老家,但当2005年,这三兄弟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开着奔驰、宝马车了。“我也是从一些本地赌博案件中了解到,这三兄弟在宁波从事的是赌博行业,但他们能操控一个黑社会组织我还真没想到,从永丰去宁波务工的人有一些从事的也是赌博行业。”钟教导员说。“但三兄弟在藤田很少赌博,也很少出现治安案件,原因很简单,他们赌得很大,势力也很大,没有人愿意和他们赌。”

  据了解,杨氏三兄弟在宁波与吴、曾、宁并称“四大家族”,其他三姓都是跟着杨传明在宁波混迹,后来自己发展壮大后独立出来,但只要杨传明一声令下,其他三人马上会赶到。而且,杨传明每年回到老家后,都会带走一些年轻人。据三兄弟手下成员杨讼清(化名)交代,由于永丰老家很穷,杨氏三兄弟回家开着轿车、衣着光鲜,别人以为跟着他们有出息,也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出来跟他们好好干,“我们的职务也有分工,如果你够狠,你就可以当头目,如果你脑筋够快,你就可以当军师,如果你什么都不是,你只能做跟班。”杨讼清说。

  据钟教导员估计,在这次被起诉的43人中,约有3成是永丰县人。而且钟教导员还告诉记者,藤田镇公安分局每到年底,都会对镇里的治安情况严加防范,因为每年不少在宁波从事赌博业的人回到老家后,都有可能因为在宁波结下的怨仇而引发斗殴。

  【犯案累累终于落网】

  杨讼清交代,在三兄弟当中,杨传明是其中的首脑,最狡猾,城府最深,钱也最多。从2004年以后,杨传明便转而在幕后指挥;杨传斌性格非常暴躁,动不动就不计后果出手伤人,手下的人都很怕他;杨传细则天天泡在毒品和女人堆里,脑子也不太好使。

  杨讼清说,原本有些永丰人在宁波比较分散,杨传明兄弟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后,拿自己所赚的一部分钱用以“兄弟们”为其拼杀的保险费、医药费和奖金,但如果谁不听话,则往往不会有好果子吃。他们三兄弟正是用这种方法诱使手下为其拼命,犯下累累恶行。

  2003年5月,杨传明在一棋牌室与人赌博时,因输了钱,以“诈赌”为借口将其中一名赌友劫持,强迫其赔30万元,收钱后才放人。

  2004年9月28日晚11时,为帮人出头,杨传细指使5名人员追打胡某和其朋友,将两人追到宁波市兴宁桥附近,胡某被杨传细手下罗献喜用菜刀砍破动脉死亡。

  如此罪行在该犯罪集团数不胜数,宁波检察机关光起诉书就写了30多页。罗列该组织所犯罪名就占了其中一半篇幅。

  记者从宁波警方了解到,宁波警方从2006年3月成立专案小组,当年5月21日凌晨4时许,第一小组在宁波市丹桂苑某幢201室将已察觉动静的杨传斌摁倒在床上;4时13分,第二小组在江东某大酒店1103房间,将熟睡中的杨传明及其姘妇一举抓获;与此同时,在海曙某大酒店停车场,第三小组民警将正欲驾车离开的杨传细堵在汽车中;4时18分,科技园区某娱乐场所,第11小组的30多位民警手持手枪、警棍,冲进二楼的一间KTV包厢,将正在聚会的涉案人员全部擒获。

  这次行动,12个小组全部顺利完成抓捕任务,除了个别不在宁波的团伙成员,包括杨氏三兄弟在内的30多名犯罪嫌疑人落网。随后,宁波警方又在江西警方的协助下,在2006年11月3日,将潜逃回永丰等地的该犯罪集团所有涉案人员全部抓获。

  【永丰人不知杨氏兄弟是黑帮】

  11月30日下午,在藤田镇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杨传明的老家温坊村。村里池塘边上3层楼高的杨氏祠堂新色未褪,祠堂口前坐满了晒太阳的村民。一位老人说:“传明仔好有钱哦,我们村里前年建宗祠,他一个人就出了3万块钱。”“传明仔那时候回来多风光啊,开的是奔驰车,我们都以为他们兄弟做生意发了大财,谁晓得做的是这个生意。”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传明仔哪个不晓得啊,他在我们县里都很有名,当时他出事的消息全县都在议论。”温坊村村主任杨圣峰说,虽然杨传明出去了很多年,但他每年都会回村里来看看,村民都只知道他在外面发了财是大老板,但钱是怎么赚回来的谁都不知道。在离村庄大概1公里远的马路边,一大片长势良好的桂花树园区惹人注目。村主任杨圣峰告诉记者,这块500亩的地是杨传明出面联系承包下来的,用以种植园艺桂花树。“去年5月份,我们还和他商量为我们村小学修建一座教学楼,当时他也答应了,谁知道一回宁波就被抓了,原来他的钱不干净。”杨圣峰说。

  母亲称:我和他们兄弟关系不好

  从藤田镇公安分局记者了解到,杨传明共有兄妹8个,他和杨传斌、杨传细分别是家中的老三、老四、老五,不过杨传明很早就已经将户口从温坊村迁出,并在藤田镇盖了一处房子。由于父亲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就已去世,而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改嫁他人。因此,杨传明和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走进藤田镇街上杨传明所盖的三层楼房,记者寻访到了杨传明的母亲,原本以为老人对儿子的事情肯定会讳莫如深,但当记者表明意图后,头发斑白的她竟非常痛快地跟记者聊了起来,“传明仔对我不好,他每年回来从不和我说话,也不吃我给他做的饭,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兄弟在外面干什么。这次他出事,还是邻居告诉我的。”

  老人还告诉记者,她今年69岁。以前她并不在这里住,由于杨传明的小孩无人照顾,便建了房子把她接了回来带小孩,几年后杨传明就把孩子接走了,这里平时就剩下她一个人。“你们晓得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老人先是焦急地问记者,随后她又摇摇头“哎,问了也没用,顾也顾不上了,他们对我都不好,我也懒得管了。”老人一边说一边用袖角擦着泪。

  文/图记者张杰戴炜亚实习生邱英

 

[转载]永丰三兄弟操纵宁波团伙七年

 

 

目击者》08年4月15日稿件:“杨氏三兄弟”的黑道生涯
2009-02-12 23:50

 

宣传片:
  解说:嚣张一时的43人团伙
  “杨氏三兄弟”的罪与罚
  同期声:主控检察官:他们在最鼎盛的时候,手下有着几百人给他们发工资。
  解说:从江西的打工仔到宁波赌场的黑老大
  十五年的发家史香车美女的背后
  他们的人生是如何滑向深渊
  同期声:村民:他在外面做什么,我们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
  解说:
  江西五套《目击者》全国热点法治事件
  跨省独家调查焦点话题冰点关注
  《“杨氏三兄弟”的黑道生涯》今晚全景推出
  口播:
  从囊中羞涩的小人物到宁波娱乐场的大股东,他们用了七年的时间;从默默无闻的江西打工仔到日进斗金的黑老大,他们用了十年时间;从年少出门时的农村孩子到吉安老家五百亩山林的董事长,他也仅仅是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封存在检察院里的98卷近两米高的侦查案卷,我们甚至以为这是一段创造神奇的财富传奇,三个来自吉安永丰县同一个家庭的农家子弟用15年的时间,完成了自己人生的发迹史。而在这个背后,他们的身份就是:43人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的黑老大,当他们被指控十几项罪名成立时,有人想到了一个成语叫:罄竹难书。
  画面音乐延续
  字幕:他们曾经让娱乐场所胆战心惊
  画面音乐延续
  字幕:这是宁波被告人数最多的一起案件
  画面警灯音乐延续
  字幕:4年间49个刑事案件与这个犯罪团伙有关
  ( 画面淡出)
  解说:这里是浙江宁波市的市中心,每天这里都有不同的人来往,他们来自四面八方,他们完成着自己追求财富的梦想。在很多外来创业者的眼里,这里不仅见证了整个城市的富足和文明的痕迹,在宁波更容易看到自己创造财富的价值,而在2008年4月,因为一起罕见的法治事件,这里引起了我们《目击者》栏目的特别关注。
  (画面飞机航拍几组)
  同期声:宁波市民(061350):就是放高利贷赌博,借人家东西不借就打坏。
  同期声:宁波市民(062923):对我们的国家不好,对老百姓也不好。
  同期声:宁波市民(062602):这个是肯定要打掉的。
  解说:这就是一个叫做“杨氏三兄弟”的团伙留给宁波市民的记忆。26岁的杨传细、29岁的杨传斌和36岁的杨传明,他们都是出自江西吉安永丰县的同一个农村家庭。而在过去的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个城市曾经发生过什么,这和“杨氏三兄弟”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同期声:宁波市民(062320):我们老百姓就是感觉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是不劳而获的。
  解说:这是当地警方对外披露的关于“杨氏三兄弟”不多的信息(画面照片)。他们涉嫌组织、领导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10多宗罪。2006年3月17日开始,宁波市公安局花了一年多,将涉案的黑帮团伙43名成员全部抓获。这也就揭开了“杨氏三兄弟”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
  (画面淡出)
  解说:很快,“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被当地认定为:宁波市近年来涉案人数最多的一起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准备的长达47页、近25000字的起诉书,也是在最艰难的情况开始的。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4743):掌握他们的犯罪事实,主要是从几个大的案件的调查开始的。
  解说:2005年8月18日晚,一餐饮娱乐公司股东陈某被人威胁并殴打。2005年9月28日晚,一娱乐场所包厢内发生聚众斗殴,被害人程某胸部、头部部位多处受伤。2005年11月15日晚,徐某在某一娱乐场所被人拳打脚踢,致其左眼完全失明、右眼受伤。
  宁波的检察机关也逐渐意识到,这一系列发生在娱乐场所的案件与吉安永丰籍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5615)几乎所有的暴力案件都和赌场或者赌博有关系。

  口播:(双视窗案卷材料特写)
  本案专案组组长事后是这样对媒体描述的:由于‘杨氏兄弟’犯罪团伙眼线密布,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所以专案组的行动成了宁波市公安局的最高机密,整个宁波市也只有不到10人掌握这个行动的情况。”而实际上,有这样一个数据足够的触目惊心:4年时间,以杨氏三兄弟为首的涉黑组织,通过开赌场,至少有400多万块钱落了腰包。后来他们又利用自己在社会上所谓的“威望”,通过暴力胁迫,强行入股宁波的娱乐行业,曾经让宁波的娱乐业老板们闻风胆寒。

  解说:在现在的宁波街头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些人:从外地来到宁波这个城市以后,他们努力挣钱,努力融入这个城市。那么十多年前,同样在这个曾经陌生的环境里,杨传细、杨传斌和杨传明究竟是怎样开始进入并且影响着这个城市的呢。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4244):江西永丰人到宁波来的都比较的早,他们是最早一批到宁波来打工的人。
  解说:(用老电影效果)1990年代初期,宁波市加快了对外开放的脚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传细、杨传斌和杨传明三兄弟先后来到了宁波,和老家永丰农村的境况对比,他们对这个城市充满着新鲜和好奇。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4319):应该说年龄也不是很大,也就是20岁左右,也没有固定的工作。
  解说:因为没有固定的工作,他们就开始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游荡,寻找他们自己认为的机会。最终在宁波,他们选择了公交站台作为自己的收入来源。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4429):在公交车的车站的12、9路,经常进行扒窃。
  解说:“杨氏三兄弟”似乎也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现状,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当时在宁波刚刚开始兴起的地下赌博行业,在这里他们开始最疯狂的发展。
  同期声:宁波市民(061852):赌博这个东西上瘾了以后,就什么也不想做了。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4547):对于他们来说,赌博是有钱可以挣的,通过高利贷的形式也不需要成本,也替人看过赌场,慢慢的就开始积累一定的资金。
  解说:2004年以后,杨氏三兄弟为达到暴敛钱财、扩充经济实力的目的,采用发工资、提供经济资助及食宿、入股分红等手段网罗人员,组织、指挥和控制其成员分别从事赌博坐庄、看护赌场放高利贷、冲击其他赌场等活动,在宁波很多地区,他们甚至组织设立了结构紧密、分工明确的赌场。(画面赌博和案卷叠画)

  口播:(双视窗案卷材料特写)请主持人语气稍微慢点
  在赌场里,有很多的约定的暗号,外面的赌客其实并不知道,在这里陈剑给你罗列一下:有时候,杨氏三兄弟请人帮自己推庄,赢钱了就会分一些钱给别人,这个叫“吃草”。“望风”就是负责在赌场的外围看,有没有警察来查,“抽头”就是负责在赌桌旁边吃赔。
  “地主”就是负责接送和联系赌客的,如果联系不到赌客就没有工资,不过“地主”一般是可以联系到赌客的,光一个“地主”一天的收入就在500块钱以上。

  解说:2003年10月到12月之间,仅杨传斌和杨传明和别人开在镇海的一家赌场,就非法获利230多万块钱。因为在赌场里放高利贷,他们可以说是一夜暴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获得“招兵买马”的资本,同时在永丰老家里,很多同样是出门打工的青年也投靠在了他们的名下,这个时候的杨氏三兄弟逐渐成了宁波一霸。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5117):对内部成员的严格控制,表现在他们的经济犯罪活动上,要听我的,要借助涉黑人员对外部的扩张。
  口播:杨氏三兄弟给马仔提供食宿,平时有‘工资’,受伤有所谓的‘医保’,甚至还能入股分红。但谁要是不听命令,至少一顿毒打,严重时全家遭殃。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宁波当地流传很广:有一次因为有个手下没有帮助杨传斌去打架,最后被杨传斌逼迫着跳下了河里。
  (画面淡出)
  解说:(电脑绘制图表粗体)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杨传明、杨传斌、杨传细三兄弟手下各自都有自己的一帮人马,但是在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时候,这三批人又合而为一了。在对杨氏兄弟的起诉书上,有这么一个案例:2005年3月,杨传明在输钱后怀疑赌具有问题,认为对方诈赌,就将几个当事人劫持到宾馆,要求对方赔偿30万元,一直到收取了30万以后才把对方释放。
  (画面淡出)
  解说:“万紫千红”是宁波当地一家规模不小的娱乐场所,当初三兄弟看到这里生意不错,就提出入股的要求,后来在他们的暴力要挟下,对方只能答应他们。“杨氏三兄弟”也就此获得了更多的财富,而在宁波市其他的娱乐场所里,很多人至今也不敢提及“杨氏三兄弟”。因为在几年前,曾经就发生了一起暴力伤害最后致死的案件,而凶手就是杨传斌和杨传细的手下。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45620):对方跟他们在赌场上有纠纷,三兄弟就派人打对方绑架要钱。
  解说:尽管杨氏三兄弟的案卷堆积在一起有将近两米高,但是敢于出来指证杨氏三兄弟的罪证的受害者并不多。主控检察官王焰明正面临着这样一个尴尬,我们栏目记者在宁波的采访也陷入到困境当中,因为所有我们能联系的当事人,都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同期声:电话连线“万紫千红”:对不起,这个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不能说。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50251):几乎所有伤害案件的被害人很多都放弃了民事赔偿的请求,不愿意说就是有顾虑,怕受到报复。
  解说:经过我们再三做工作,还是有受害者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说出他们了解的事情的真相。
  同期声:受害者(脸部保护):062953东方白(化名):我自己的小儿子说到宁波来闯一闯。
  解说:而同样是在江西老家里,一直都生活在贫穷中的家长还生活在虚假的快乐中,因为他们还是单纯的以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一个好差事。
  同期声:受害者(脸部保护):063053东方白(化名):这些人实在是太坏了,真的。
  (画面淡出)
  片花:
  解说:8天的法院庭审100页的当庭判决书
  宁波史无前例的罪证大清算
  15年的发家史黑老大的背后
  江西五套《目击者》全国热点法治事件跨省独家调查
  《“杨氏三兄弟”的黑道生涯》今晚全景推出

  解说:在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取证以后,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将案卷移交给了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由于案卷太多,当事的被告人也过多,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庭都无法容纳,为了安全起见,不得不借用宁波市的凤凰大剧院,在临时进行了几天的整修后开始了审讯工作,
  同期声:宁波市的凤凰大剧院负责人(060228):因为这里是专业的剧场,我们把音响最好的设备全部都到场了以后,装了10多个话筒,台上将近有100多人。
  (画面现场进行安全检查)
  记者现场口播:
  杨氏三兄弟黑恶势力团伙的案件,从立案侦查到提出公诉再到最后的法院宣判,前后长达两年多的时间,而在这个过程中,关于杨氏三兄弟案件的每一个细节,其实是受到了宁波市民最密切的关注,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宁波的凤凰大剧院里,这里已经是戒备森严了,因为几个小时以后,这里就要进行法院的庭审,我们江西五套《目击者》从南昌来到了宁波,就是要对这样的时刻进行特殊的目击。
  (画面现场进行安全检查)
  解说:这是堪称宁波法治史上一次马拉松式的审判,在法庭上43人团伙对于检察机关列举的犯罪事实,他们多以“不记得”、“不清楚”、“不知道”应对,仿佛集体失忆。而法庭上光是庭审就持续了8天的时间。
  同期声: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庭审判长施丽君:(023006):法警的警护计划排得很仔细,厚厚的一本书调了很多警力,包括基层法院的法警都调上来了,公安局的巡警特警也都在配合我们。
  解说:审判过程也一直是受到了宁波当地居民最大的关注,开始两天半时间,包括杨氏三兄弟在内的近30名被告人中,有相当部分推翻了在公安机关的部分供述,公诉人不得不重新对他们进行讯问。
  同期声: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庭审判长施丽君:(023255):主要是对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领导黑社会犯罪罪名的确定难度很大。
  (画面字幕八天后)
  解说:总共近100页的判决书,审判长花了1个多小时才宣读完毕。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对这一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书中认定的罪名共有8个,其中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在这个过程中,杨氏三兄弟甚至是面带着微笑。他们各涉及其中7个罪名,杨传斌和杨传细被执行无期徒刑,而杨传明因为没有参与其中一起性质恶劣的故意伤害案,获刑20年。杨氏三兄弟团伙里的9名骨干分子分别获刑11年以上,其他人刑期不等。
  (现场宣判的声音)
  解说:而这些曾经在宁波嚣张一时的黑道人物,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和自己的家人告别。
  (画面延续法庭的现场)

  口播:(双视窗警车押走画面)
  法院还对杨氏三兄弟的犯罪所得进行了追缴,其中包括三兄弟270万元的犯罪收入和杨传斌以犯罪所得投资在宁波市海曙区万紫千红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50万元股权及其收益。杨氏三兄弟在宁波引起的话题是空前的,而我们更关注的是,十几年前,三个出自同一个家庭农家子弟,是因为什么原因滑向人生的深渊呢,在吉安永丰县他们的老家藤田镇,我们采访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事情。

  (画面现场车上寻找藤田镇)
  同期声:村民(011829):气派,有钱就是气派啊。
  同期声:村委会主任(002201):对家乡确实不错,在外界的事情我们就不好说了。
  解说:在村民的眼里,他们无从得知杨氏三兄弟是怎样获得财富的,但是和十几年前的寒门少年比较起来,现在的杨家三兄弟显然是有着天壤之别,开着奔驰、宝马回老家,尤其是杨传明甚至在村里的口碑很好,因为村里的这个新修的祠堂,杨传明一口气就拿出了3万块钱作为赞助。
  同期声:村委会主任(001332):我们有一幢教学楼要倒了,他就表示要以他自己的名义进行捐献。
  同期声:村民(002957):农民有好多都得到了人家的好处。
  记者:您得了好处吗?
  村民:我也得到了拿了500块钱,说是给我老婆看病的,后来他就去了宁波。
  同期声:藤田镇居民:015352他是好人,是被冤枉的。他不会做坏事真的,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真的我不骗你。
  解说:孝敬族亲,尊敬长辈,为村里的乡亲做事事无巨细,这就是乡亲眼里的杨传明。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犯罪案件主控检察官王焰明(051748):荣归故里也好,衣锦还乡也好,这些都是打引号的,在外地他混的这么所谓的风光,也给乡亲一个不好的影响,只要跟我干,你们也会过上和我一起的日子。
  (画面记者一起看桂花园)
  解说:在杨传明老家藤田镇温坊村一公里左右,有这么一片面积在500亩以上的桂花园,桂花园最大的股东就是杨传明,在这个地方,杨传明甚至筹划着几年后这里可以成为一个餐饮娱乐休闲一体化的农庄。
  同期声:村委会副主任(005401):他说浙江那边需要这种树木,而且还是供不应求。
  同期声:村委会主任(001543):现在只是还种树了什么其他的就还没有搞起来。
  解说:藤田镇村民有外出打工的传统。由于镇里人多地少,总人口近4万的村民当中有1万多人在外打工。而杨氏兄弟作为外出务工大军当中的一部分,在出事前一直被同村人看成是成功的代表。
  同期声:村委会主任(002441):他从小就被寄养在藤田,他妈妈今天带她到这里,明天带到那里,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生活过得很苦。
  解说:几经辗转,我们在藤田镇上找到了杨氏三兄弟的母亲,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多年以来,这位已经70岁的老人唯一的生计就是捡拾垃圾,而且她的生活也过得十分清苦。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的母亲(012955):丈夫死了以后,我就没有办法给孩子弄吃的,我就只好嫁给别人,可以养我的家里,但是还是没有我的孩子吃。
  解说:由于父亲在三兄弟年幼的时候就已去世,而为了生计,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改嫁他人。从此以后就很少管上了杨传明兄弟,从那时开始,他们就开始了在社会上游荡。这也成了几兄弟一直不肯原谅母亲的原因。
  同期声:杨氏三兄弟的母亲(013746):怪是怪我,我不嫁人就好了,带着孩子讨饭吃,可是当时也确实是没有办法啊。
  同期声:村委会干部(010453)他们兄弟说,一定要混出一个样子来。
  (画面老人哭现场)
  解说:每天依然有很多人来到这个城市,来寻找着他们自己的梦想。这里是宁波一条小街,在这里打工生活的都是江西人,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这个城市的热爱。
  同期声:南昌籍打工者:(063853):通过我们江西人来到宁波,把宁波建设更加的美好。
  同期声:鄱阳籍打工者:(064240):对这个城市我们满是憧憬,满是希望。
  (画面淡出)
  口播:
  一个让我们有些沉重的江西籍外出人员的犯罪案例,我们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非典型性的事件,因为有更多的江西人正是用他们的善良和勤劳,创造着属于自己真正的财富传奇。
  一方面是宁波赌场罪名累累的黑老大,一方面看上去,又貌似孝敬宗亲的“好青年”,我们很难揣测双重性格背后,杨传明三兄弟是怎样的一个心路历程。童年生活的阴霾不能成为他们犯罪的借口,他们一直希望自己能混出个模样来,我想说的是:天堂和地狱往往只有一步之遥,就看你怎样把握好自己。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