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最喜欢的人,说最好听的话

(2017-11-06 22:50:03)
标签:

杂谈

文丨陶瓷兔子@少女成长研习社(taocituzi77),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段时间被好几个朋友安利,开始追一部叫做《请回答1988》的韩剧。


那是1988年,女主角德善有四个青梅竹马的好玩伴,其中外冷内热的正焕和围棋国手阿泽都很喜欢她,相比起生活自理能力为零且少言寡语的崔泽,正焕则是从一出场就自带男主光环。


跟德善斗嘴的是他,陪德善赴约的是他,离德善最近的是他,最先喜欢德善的是他。


两人的甜蜜中带着一点情侣惯常的别扭,我一边看一边跟舍友苏苏说,“按照这个相爱相杀的标配,最后应该是跟正焕在一起了。”


是阿泽。苏苏抱着Ipad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毫不留情的剧透。


我强忍着想要冲上去掐她的冲动,“编剧是故意制造转折的吧,正焕虽然脸冷可是真的心肠很好啊”。


正说着这话的时候,德善在荧幕上崴了脚,正焕站在她旁边,明明就是心疼,却摆出一脸嫌弃。


“你怎么这么笨啊,连路都不会走”,他一边嫌弃她一边伸出手去,小心翼翼的托着她的胳膊支撑一大半重量,嘴上却不饶人。


苏苏凑过来看了一眼,叹口气,“要是我的话,我也会选阿泽,虽然看上去有点木讷,但是从里到外都很温暖,像正焕这种面冷嘴冷的人,心越热才越伤人。”


苏苏的第一任男友,是个富二代,家境很好,开学时看到在舞台上一袭白裙跳着古典舞的苏苏,惊为天人,立刻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模式,他们在大二的时候便确认了恋爱关系。


他并不像电视剧里的那般花边缠身,跟她在一起之后,很快按部就班的将苏苏介绍给身边所有的同学和朋友,他待她挺好,陪她去上自习,吃食堂,计划旅游,生日纪念日的时候从来不会忘了礼物,在她发烧的时候冒着大雪开车赶回学校陪她去医院。


外人怎么看,都是一个男友力MAX的典范。


“他就是像正焕这样的人,有好心,但是总没有好话,也没有好脸色”,苏苏说。


“就说那次送我去医院的事情吧,他一进门就开始责备我,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多穿一点,大半夜折腾别人很有意思是不是,做人不要太自我,总给别人添麻烦等等等等。”


别人怎么能知道呢?


他们看着他雪夜驱车而来,又殷勤陪护到第二天清晨,他们怎么知道呢,她那颗心在他刀锋一样凛冽的冷言冷语中如坠冰川,像是颤巍巍的站在悬崖边,却被心爱的人在背后推了一把的惊恐和绝望。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她跟闺蜜逛街买了新衣服,兴冲冲的在他面前展示,他眼中明明满是惊艳,却还是会说出“别臭美了,你最近好像又胖了”的嘲讽。


比如她花费了好几个月时间,精心挑选好了照片,以日期线记录他们的爱情故事的小册子给他当作生日礼物,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个本子锁进床头的抽屉,嘴上却不饶人,“这么幼稚,肯定是不舍得花钱买礼物才做的这个吧。”


苏苏在他的言行不一中,感觉被撕扯成了两半。


“明明是爱你的,却偏偏要说出那些冷漠又伤人的话”,她扯扯嘴角:


有时我都怀疑,是我出了问题,凭空想象出他爱我的事实来,要不怎么会觉得自己明明是在被爱着,却一点也不幸福。

他们分手的导火索,是在大四的毕业季,苏苏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虽然偏远,可是却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好公司,那时她还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职场菜鸟,每天都要加班到七八点。


冬天的天黑的早,那附近没有民居也没有其他的企业,路上早就没了其他人,连出租车都行迹罕见,苏苏低着头向车站走去的时候,忽然就被一辆从身后窜来的摩托车抢走了背包,她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力向前摔倒,膝盖重重的磕在水泥地上,而那辆摩托车始终车速未减。


她坐在原地发了几分钟呆,才想起手机一直放在口袋里没有被抢走,她哆嗦着手指拨通他的电话,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泪水已模糊一脸。


他很快就来了,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那般逆着路灯光走来,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拨开她的头发,查看她膝盖上的伤,眼里是掩盖不住的心疼。


就在苏苏准备扎进他怀里大哭一场的时候,他开口了:


“你怎么就这么傻,明知道路上人少还不找人结伴走,走路的时候不知道把包背到里面的那一侧吗?”


苏苏有些委屈,“我上了十个小时的班,下午饭还没来得及吃,公司的人都走完了,只剩下我一个...”


“那还不是你比别人笨,所以才要加班这么久”他说。


苏苏那颗满怀委屈和惊悸的心,在他的话语中像是放进冰水里的烧铁。她似乎都听得到那每一个毛孔冷却下来,凝固起来的声音。每一根少女的柔情,每一根甜蜜的爱意,都如同疾风下的蛛网,支离破碎。


苏苏提出了分手,态度坚决不可挽回。


“少女情怀的时候总是觉得,霸道总裁挺好的,就是这样酷酷的冷冷的对你好,才是男友力MAX。可是现实不是啊,不管多强大的人,在面对爱人的时候,心都是一块柔软的豆腐,渴望被呵护,渴望被安抚,渴望被小心翼翼的照顾,哪儿经得住如此粗砾的摩擦,早就碎成了豆腐渣。”

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句很经典的话:


正焕是感动了自己和观众,而阿泽真正感动了德善。


而苏苏最终嫁了的,是个如同德善的阿泽一般,温润如玉的男人。


旁观者都以为,这两种爱是相等的,可对于爱中的人来说,在太阳的温暖和北风的凛冽中,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面冷心热的人不懂爱情,他们还没学会给自己的爱找一个合适的出口,以为用刻薄掩饰喜爱,用嫌弃掩饰疼爱就能不露痕迹。


他们爱的很辛苦,却也不知道自己的冷言冷语,会对另一个怀抱爱意的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爱是红罗帐的柔软相对,而不是修罗场的血雨腥风。


对最喜欢的人,要说最好听的话。


不要让她猜,也不要让她冷。


更多好文,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少女成长研习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