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火杂志
花火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637
  • 关注人气:1,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  从那张地图开始就是个阴谋《未亡日》连载二

(2018-02-06 15:37:56)
标签:

杂谈

【编辑推荐】

文坛新言情小说“四小天后”之一藤萍转型力作

《生化危机》 《三体》的精彩融合

惊人的脑洞/3D般的阅读体验

吐槽之王×冰山队长的末世冒险之旅,热血/爆笑

冰封“复活”计划,在一百年后复苏

未来世界,怪兽横行,城市倾塌,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内容简介】

一百年后的世界是怎样的?

一口吞掉一个脑袋的裂角蜥有没有见过?打不死还会分裂的星障人有没有见过?大脑被移植到巨兽身上的萝莉有没有见过?

聂雍:这些我都见过!

吐槽之王聂雍沉睡一百多年后醒来,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个怪兽侵吞人类城市的世界,而这些变异物种的出现,与BUC生物公司进行的基因与人体实验相关。为了生存,聂雍加入了联盟国家战队基地,也认识了许多奇怪的朋友:无所不知的影子,冰山队长沈苍,爱酒也爱远航的威尔逊,风流花心的叶甫根尼队员……由此,刺激又搞笑的末世冒险之旅展开了。


【作者简介】

藤萍,广州中山大学法律系的才女,言情小说大神,2000年以《锁檀经》荣获第一届花雨“花与梦”全国浪漫小说征文大赛第一名,此后作品便始终保持在浪漫小说销售榜的畅销榜上。

与桐华、匪我思存、寐语者三位80后作家并称为文坛新言情小说“四小天后”,被誉为“侠情天后”。

代表作:《情锁》系列,《九功舞》系列,《中华异想集》系列,《吉祥纹莲花楼》系列,《十五司狐祭》系列等经典作品。


未亡日第一篇·尸宴求生

“不。”影子说,“我想说——当年联盟军到达这里的时候,外面的确阴暗潮湿,没有光,而裂角蜥会蜂拥而出的原因,我想很简单。”聂雍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微微有些变色,只听影子说,“因为外面有更多的尸体,甚至不需要它们猎杀就可以吃,裂角蜥喜欢尸体。”

至此,当年在潘多拉深渊所发生的一切都逐渐变得清晰。这些背负着神圣使命而来的联盟军敢死队,进入BUC的目的是阻止BUC继续进行生化实验,拯救那些还没有被解冻的标的物。他们在进入厂区的过程中得到了一张认为可信的地图,按照地图他们进入实验室,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遭受了陆生八目鳗类的攻击,于是他们向厂区医院的方向撤退,在这一路上不断遭受攻击,有许多人死亡。当到达潘多拉深渊门口的时候,他们以为获得了希望,结果打开门,里面出现的是裂角蜥。当裂角蜥鱼贯而出,抢食尸体的时候,联盟军进入了潘多拉深渊,最后被伤员身上附着的陆生八目鳗类逐一袭击,在潘多拉深渊留下了六十几具尸体。

而这一切,显而易见,从那张地图开始就是个阴谋。

但这是为什么呢?既然BUC公司的事情已经曝光,联盟军已经要接管这个地方,舆论铺天盖地,已经完全失去了翻身的余地,与联盟军对抗不可能有任何好的结果,只不过是让自己在联盟眼中变得更加危险、受到的制裁更加严厉而已,为什么BUC公司还要袭击军队,意图杀死所有进入BUC的敢死队员?

聂雍想到了事情的结果——英雄白痴芥蓝肥罗为了拯救被怪物袭击的大家,封闭了整个BUC厂区,最终的结果是再也没有人敢进入这个地方。

最终的结果不是接管,而是封闭、隔离。

BUC一定埋藏着比生化实验更耸人听闻的秘密。

拜慈·歇兰费罗在这事件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聂雍轻轻地吹了声口哨:“切!”

要追查最终的真相,从现在开始的关键,竟然就是寻找拜慈·歇兰费罗。

这个在BUC厂区失踪的“伟大英雄”,究竟是牺牲自我拯救大家的英雄,还是努力掩盖自己公司罪行的罪犯,或者是想要疯狂毁灭一切的疯子?

不找到拜慈·歇兰费罗是得不到答案的。

五  冰杀手

聂雍轻轻踏出一步,从那扇散发着微光的门后走了出去。黄桑紧跟在他身后,伸手把趴在他背上的周梓磬接了过来,周梓磬刚才被陆生八目鳗类吓得魂不附体,看到光亮才敢睁开眼睛。而影子自然是飘浮在聂雍周围,悄无声息地飘了出去。

门外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居然什么都没有。在房间的另一头有一台黑幽幽的机器,像一面巨大的黑墙,而在黑墙的中间有另一扇巨大的“门”半开着。很显然,看这样的架势,“潘多拉深渊”的入口只有这一个,所有的人都是经过黑墙上的“门”进来的。而那面厚实沉重的“黑墙”毋庸置疑是安全装置。

“这房间是干什么用的?”聂雍皱起了眉头,这房间目测也有四五百平方米,除了一台黑墙模样的机器什么也没有,难道纯粹是用来做隔离的?影子回答:“那台机器是‘冰杀手’,裂角蜥是冷血动物,体温比人类低。‘冰杀手’二十四小时不停地用红外线扫描这个区域,体温低于人类平均体温的任何移动物体都会被高温射线清除,化为灰烬。”

“所以说这应该是一个猎场。”聂雍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远处那台“冰杀手”说道,“但是现在并没有停电,你看那台机器上的电源灯还亮着。”他指了指机器右上角,那里有一个红点在一闪一灭,即使过了一百年,依然没有失灵。周梓磬看到周围不黑了,立马从黄桑身上下来,听说那东西居然是个“杀手”,想也没想,抓起口袋里一个东西就往前扔了出去。

他是想将那东西扔到那台机器上面的。

但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东西在半空中炸开了一团小火球,随即黑烟四起,落地的时候只剩几块残渣。

那台黑色机器依然在那里,它没有动过,它发射的射线没有颜色。

然而效果却是惊人的。

周梓磬僵在那里,黄桑一把把他抓了回来:“你把什么扔出去了?”周梓磬小声说:“那种值钱的小球。”黄桑冷哼了一声,那可是价值百万的好东西,小屁孩就知道瞎玩。

聂雍静了一会儿说:“这台机器还在工作,裂角蜥不可能躲开这种攻击。”他看着影子,“但裂角蜥却从潘多拉深渊转移到了下水道里,它们是怎么出去的?还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太干净了,如果这里曾经有过许多尸体,有过足以引诱裂角蜥从潘多拉深渊出来的尸体,那些尸体的残迹在哪里?”聂雍转了一圈,回过头来,“总不能连点灰都没有留下。”

影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

聂雍也沉默了一会儿道:“‘冰杀手’狩猎的温度范围可以调节吗?”这一句话问出来,惯于沉默的黄桑和搞不清楚状况的周梓磬同时呆了。黄桑脱口而出:“什么?”而脑子里充满了幻想的周梓磬更是失声惊呼:“怎么会……”而就在这同时,影子已经淡淡地回答:“可以。”

聂雍又问:“那射线的温度呢?”

影子又沉默了一会儿,安静到黄桑和周梓磬以为他又要说“我不知道”了,他却突然说:“‘冰杀手’只是一台电脑控制的仪器,狩猎的温度和射线温度当然是可以重新设定调整的。”

聂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必再说。

毫无疑问,当裂角蜥还在潘多拉深渊里的时候,这里有尸体引诱着它们出来;而当它们出来的时候,“冰杀手”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让它们顺利通过大门,到了下水道。

而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聂雍问:“那家伙能关上吗?”他下巴微抬,指的就是“冰杀手”。影子回答:“这台仪器没有电源开关,一旦安装成功就不停止运转,就算BUC停电也会有备用电源供应。”这是个相当于监狱电网那样的仪器,它要狙杀裂角蜥那样的巨兽,电源的设计非常缜密。

“冰杀手”并没有被破坏,裂角蜥没有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重设了“冰杀手”的程序——被重设后的“冰杀手”不再狩猎裂角蜥。

那它在狩猎什么呢?

它没有被关闭。

这里曾经有许多尸体,联盟军敢死队明明知道潘多拉深渊不是厂区医院而是个阴谋,却不得不往里闯,为什么?有什么比裂角蜥更可怕的东西在袭击他们?

在他们背后会是什么?

“他们被狩猎了。”聂雍声音低沉地说。

黄桑和周梓磬都没有说话,影子当然更没有。

当年的阴谋在逐渐显露。有人引诱着联盟军往潘多拉深渊来,然后重设了“冰杀手”的程序,当联盟军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并且这种攻击无形无迹,也许当年他们惊慌之下,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袭击他们。

他们在这个房间里留下了许多尸体,侥幸活着的人惊恐地逃生,他们打开了潘多拉深渊的大门,自以为可以得救,不想里面冲出来的却是裂角蜥。难以想象联盟军在那一刻的绝望,但他们不能和裂角蜥以及那不知名的无声杀手共处一室,只能趁着裂角蜥袭击尸体的机会,匆匆逃进门里。

他们不知道,在门后等待他们的,才是真正的地狱。

想到这里,连聂雍这种没脸没皮的老江湖都不得不为八年前的联盟军唏嘘了一把,看那些被黏液定住形状的尸体,那时候来的大部分都还是孩子,二十来岁的年纪,却要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后死去,真是太残酷了。

BUC事件背后的黑手太可怕,既没有形状,也没有影子,却把每一步都算了进去,为了某个未知的目的,他仿佛无所不能,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

聂雍想,他一定要抓住这个人。

这人是个凶手。

而他是个警察。

可是,警官证也早过期了吧?聂雍笑了笑,大步向着那台“冰杀手”走了过去。

六  清洁

“不对啊,要是当年‘冰杀手’杀了很多人,现在它为什么不攻击我们?”周梓磬回过神来开始小声嘟囔了,“厂区被封闭了,这里已经没人了,那台东西难道坏了?”他拽着聂雍的袖子,仿佛“冰杀手”没向他发射线他还很失望的样子。

聂雍不耐烦地把小屁孩的手甩开:“你是猪啊!当然是有人重新设定过了。”周梓磬张大嘴巴,“有……有人……你是说当年的事情发生后,还有人留在这里?这怎么可能?这里到处都是怪物,怎么可能还有人留在这里?”聂雍向旁边诅咒了两声,装作没听见。周梓磬从他含糊的发音里听到大意是他不要和小屁孩说话,于是头转向黄桑,黄桑警觉地开口:“我不知道,动脑子的事别找我。”

终于还是影子开口了:“有人清除了痕迹。”周梓磬瞪眼:“可是这里很干净,连灰尘都没有,难道他每天都来清除一次?有必要吗?”聂雍嘿嘿一笑:“我猜他用了别的办法。”影子说:“大概是用了自动除尘机,设定了时间和路线。”影子虽然说得言简意赅,但是黄桑和周梓磬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倒是聂雍抓抓头皮,很诚恳地问:“自动除尘机是什么玩意儿?”周梓磬说:“就是家里用来扫地的机器人啊,你家里没有?大点的家里用大点的,小点的家里就用小点的……”聂雍好奇地问:“能抹桌子不?”周梓磬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当然能!你这个……你是在哪里长大的?你家里没有自动除尘机吗?”聂雍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在家里长大的,在我们家里都用抹布、扫把、拖把之类的东西做清洁。”周梓磬茫然地问:“拖把是什么东西?有电脑吗?”聂雍说:“那是一种电脑型人才使用的工具。”周梓磬问:“什么是电脑型人才?”聂雍一脸淡定地说:“我。”

周梓磬很困惑地看着他,还没有搞清楚“电脑型人才和人类型电脑”的区别。黄桑听不下去,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脑袋:“BUC公司用的自动除尘机应该是超大型的,看外面糟糕的情形,它应该没有清扫外面,只清扫了这里面最核心的地方。”影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也就是说……它在这里清洁了整整八年。”他飘动了一下,突然转过身来,把聂雍吓了一跳,“在该看到的地方,我们也许什么都看不到。”

“什么该看到的地方什么也看不到?”聂雍莫名其妙。黄桑解释了一下:“自动除尘机除了会清洁打扫之外,它还会整理东西,只要设定好了什么类型的东西应该在哪里,它就会把遇到的东西扫描,在它的数据库中比对归类,然后放好。这种功能本来很方便的,但……”聂雍了然,这种很方便的功能将一切痕迹抹去了,它将一切能归位的归位,致使他们现在看到的,也许根本不是当年灾难之后留下的原始现场。

只是一台简单的机器,然而被充分利用之后,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他们遇到的黑手冷静而理智,设定好了一步、又一步。

聂雍仿佛可以看到他冷静地看着“冰杀手”屠戮那些联盟军,再留下一台自动除尘机,踏着一地的尸体和血肉,全身而退。

“影子,既然有人用了这样的手段,那他的目的……”聂雍看了一眼影子,他并不相信他,却又不得不依靠他,“你以为他的目的应该是什么?”影子听得出他的试探,淡淡地说:“阻止联盟军彻底进入BUC,或者阻止联盟彻底接收BUC,他的目的就是事情的结果,封锁BUC。”聂雍点头,影子没有顾左右而言他,这让他有点高兴,“没错,你能告诉我——BUC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终极秘密吗?”他盯着影子,影子的脸依旧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他有点紧张,所以聂雍加了一句,“你是BUC的工作人员,你积极要求要关闭总控制室的电源,为什么?”他吹了声口哨,“真的只是为了外面乱爬的那些怪物?”那些怪物虽然造型可怕,但体型再大再古怪也依然不是荷枪实弹的军队的对手,如果事件里的幕后黑手没有出手,联盟军顺利清扫BUC,歼灭所有怪物,接管整个公司根本不成问题。

影子又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得聂雍快要怀疑那个小红球是不是接触不良了?他才开口说道:“BUC……”黄桑不爱说话,看他迟疑了很久,突然说:“我听说拜慈在BUC的股份,主要是投给一个叫‘灯塔’的项目。”聂雍莫明其妙,什么灯塔?难道BUC不做医疗,要改行做灯泡?却听影子淡淡地说:“关于‘灯塔’的问题,传闻已经传了很久了吧?”黄桑点点头,周梓磬小声地说,“大家都说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很大的项目……和这次BUC被封闭有很大的关系。”影子淡淡地说:“‘灯塔’就是Turritopsis nutricula,灯塔水母。”

“水母?”三人面面相觑,拜慈的投资居然是投资给了一种水母?只听影子继续说:“灯塔水母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它的细胞不但能再生,还能转化。大家都知道一条蚯蚓被切断可以长成两条蚯蚓,而灯塔水母……”他似乎是吐出了一口气,淡淡地说,“如果灯塔水母被切碎的话,理论上说,只要它的细胞全部没有遭受到破坏,它可以长成无数个新个体。并且……”他说,“它不会死亡,它是不死生物。”

“哈?”聂雍挑眉,“怎么可能?”

“灯塔水母的细胞可以实现功能性的逆转,它们能从成体倒回幼体,再从幼体倒回成体,永无止息。”影子说。

聂雍想象了一下,莫名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道:“也就是说这东西只会越杀越多,还都不会死?这不是要侵占地球了吗?”影子飘动了一下:“有人……对灯塔水母的兴趣很大。”聂雍恍然大悟:“我知道了!BUC是医疗公司,拜慈投资这个项目,是想要长生不老!”影子没有说话,那就是默认。周梓磬在一旁小声地说:“拜慈大人研究长生的秘密,也不一定是为了他自己长生不老,说不定是为了让全人类都长生不老……”

聂雍的脑筋转得很快,说道:“所以BUC就开始对灯塔水母进行研究,结果呢?”他突然变色,失声说,“难道你们研究出了一些像那些水母一样……砍碎了不会死,碎块会长大,永远也不会死的怪物?”这话说出口,黄桑和周梓磬的脸顿时白了——想象一下,一只永远也不会死的裂角蜥,一不小心砍断它一个爪子,那爪子还能再长成一只新的——那该是什么样的人间地狱?

影子说:“不是。”

大家统统松了口气,却听他淡淡地说:“是人。”

三人骤然一呆,聂雍颤抖着指着影子:“你……你你你……说什么?”

影子说:“我们研究出的,是像灯塔水母一样,会自我修复再生,永远不死的人。可惜的是,他们的思维和我们不太一样,我认为他们的思维更接近于水母。”他说的后半句聂雍都没心情听,模模糊糊听懂了前半句,他的心都凉了,说道:“你们做了人体实验!你们把活人变成了妖怪!一个被切成五块会变成五个人的活人!一个能从七十岁倒长回三岁的活人!天啊!”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心里想的却是如果他杀了人碎了尸,关上门以后再开门,看见的是济济一堂的活的受害者,那该是什么样的心情?该死的BUC做的是什么实验啊?

影子淡淡地“看”着他:“你没有听清最关键的一点。”聂雍眨眨眼,反应过来,问道:“他们的思维不像人——像水母?可是水母的思维是什么样的?”影子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才说:“这就是最糟糕的一点。”

没有人知道水母的思维是什么样的。

但水母的思维显然和人类完全不同。

BUC最大的秘密,就是在“灯塔”项目中他们进行了人体实验,制造出了拥有人类外表,却不具有人类思维的,能自我修复再生,能返老还童、永远不死的“人”。

聂雍出了一身冷汗,问道:“你要关总控制室的电源,是为了消灭这种水母人?”影子说:“绝不能放他们出来,他们是真正的怪物。”黄桑和周梓磬听得全身发寒,周梓磬吃吃地说,“这么说……那个要封闭BUC的人,其实也不一定是坏人了……他也是想把那种东西永远关住,不让人发现,就是……就是手段残忍了点。”

影子不答。

聂雍满腹怀疑地看着他:“你知道那人是谁吗?”影子说:“不知道,我在‘灯塔’项目成功以后就离开BUC了。”黄桑问:“那些东西在哪里?”影子说:“在总控制室的地下密室里,切断了电源,它们得不到氧气和水分的供应,也许就会慢慢死去。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不死的,它们不会老死,也许会饿死。”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聂雍说:“那就是说,我们不用再去实验室了?”

“要。”影子淡淡地说,“我想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儿,他补了一句,“否则不能确定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把那些东西移位,或者做了下一步的研究。”

七  实验室

走过“冰杀手”中间那扇大门,面前是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廊左右各有三间资料室,里面都是白色的架子,说不上来是什么材料做的,看起来像瓷器一样光鲜漂亮。架子上放满了一层层水晶模样的暗蓝色透明薄片,薄片上有编号,只不过那些形状各异,在聂雍眼里看来很像艺术品的水晶样薄片都已经被打碎了。

“那是什么?”他恬不知耻地问。周梓磬已经习惯了他这么无知,回答说:“那是硅晶盘,用来储存资料的,可惜全碎了。”聂雍挠了挠头皮:“龟精盘?”影子知道他没见识,解释了一句:“硅晶体很稳定,可以用来储存数据。”聂雍耸耸肩,这不是再稳定也抵不过锤子一砸么?可见学问抵不过暴力,所以他只要会暴力就够了。

“这些东西都是被人故意弄坏的。”周梓磬一边看那数不清的硅晶盘,一边说,“以前里面肯定保存了关于‘灯塔’人的资料,如果我们可以把它恢复,就能知道‘灯塔’的更多秘密……”他自觉很聪明,头顶上一只大手重重地砸下来,耳边响起的是聂雍毫不留情的嘲笑:“你看你旁边那个……叫作‘前工作人员’,有什么秘密你问他就行了,恢复龟精什么的,太慢了吧?”周梓磬张口结舌,恼羞成怒:“你这个来历不明的老男人……”聂雍捏住他的嘴,很遗憾地说:“长得多可爱一小屁孩,要是个哑巴就更好了。”周梓磬气得要爆炸,虽然聂雍听不见他在咆哮什么,但猜也知道无外乎就是一些要让无所不能的拜慈大人将他碎尸万段之类的话,不由得十分扫兴地叹了口气。

“奇怪,难道那台自动除尘机是不整理这几个房间的?否则这些碎片怎么还在?”黄桑突然开口道,“按照物品分类,这种打碎了的硅晶盘应该属于垃圾,自动除尘机如果有经过这里,它应该会把它们清理走。”聂雍接口说:“也许那台保姆机设定了就不打扫这几个房间……”影子的声音有些变了调:“不对!房间是干净的!”

周梓磬稀里糊涂地问:“房间是干净的啊,怎么……”聂雍全身一震,他已经知道问题所在——房间是干净的,说明自动除尘机有来打扫!但是这些碎片却还在,那说明什么?说明它们是在自动除尘机来打扫之后碎的!假设自动除尘机是一天循环一次,那这些东西……就是今天才碎的!

“那台保姆机是几天打扫一次?”聂雍咬牙切齿地问。

“看设定,想要几天扫一次,或者一天扫几次都行。”黄桑吐出一口气,阴沉的气息从他身周散发出去,“但这里太干净了。”

对,这些房间太干净了,干净得简直就像刚扫过。

那台机器必定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打扫过这里,最多一两天。而一两天之内,有东西将这些晶盘打碎了,不管那是什么,必定就在这附近。

“黄桑。”聂雍背上的肌肉又绷紧了,“你负责看住小屁孩。”黄桑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沉重起来,聂雍慢慢压低了声音,“这鬼地方越来越玄,我看就快要出鬼了,小心点。”黄桑声音低沉地说:“不用你说。”两人正在互相交代,周梓磬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吓得聂雍一下没跳起来:“干什么?”

周梓磬脸色惨白,指着远处走廊的转角说道:“那那……那里……有一只手。”

聂雍和黄桑立即转过头去,连影子都飘动了很大的幅度,聂雍从资料室打开的窗户望出去,离开了室内柔和的光源,远处走廊的转角处光线暗淡,一只手腕纤细,五指白皙的手就贴在那转角的墙面上,一动不动。

那就像是有一个人,他的身体隐没在转角后,手掌却伸了过来,摸索在这边的墙面上。

奇怪的是那只手只做了个“摸索”的姿势,在周梓磬叫了这么大一声之后,它依然没有动。

见识了潘多拉深渊里面那些被黏液保鲜的尸体后,大家的胆量无疑大了很多。虽然看见了“一只手”,大家心里却不约而同都在想那也许不是一个活人。聂雍悄无声息地从资料室的门口走了出去,他想去看一看那究竟是不是另一具尸体。

但就在他刚走出去七八步,距离那只“手”还有十来米距离的时候,那只手就像受了惊一样闪电般收了回去,一下隐没在转角后。

它居然是活的!聂雍大叫一声“站住!”他飞快冲了上去。在周梓磬看来,他只是眨了眨眼,聂雍就冲到了那转角后,那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但无论他有多快,当他转过那个转角的时候,眼前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就像那墙上根本没有贴过一只手。

聂雍忍住剧烈的喘息,努力保持镇定四下查看——这是个T字形的路口,那只手毫无疑问是往左边的路逃走的,但无论是左边的路或是右边的路都一样干净,地上和墙上仿瓷的白色材质散发着淡淡的光亮,没留下一点痕迹。但聂雍仍然发现了一点什么——他把手贴在刚才那只“手”放过的地方——墙壁是温的。

那个“东西”有体温,他又在墙这边摸索了一遍——刚才紧贴在这边墙上的,是一个肩高不超过一米四,身量非常狭窄的有体温的生物。

聂雍意识到,那可能是一个女人。


八  女人

“女人?”黄桑眉头紧皱,“在这种地方,会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的速度非常快。”聂雍说,“而且在我距离她十几步的时候,她就听到了我的声音。”他眨了眨眼睛,“我认为那时候我已经非常克制,基本上没有发出什么声音。”黄桑点了点头,的确,刚才聂雍潜出去的时候,他一度觉得聂雍潜伏得非常完美。

“她逃走的时候也没有发出声音。”周梓磬突然说,“我仔细听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细微的嗡嗡声却从右边走廊的深处传来。聂雍和黄桑面面相觑,黄桑握紧了拳头,聂雍拔出了冷光枪,而影子却往前直飘了三米多——显然全息影像最多也就能离开那个红色小球三五米的距离——然后影子说:“是自动除尘机。”

聂雍松了口气,却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一台形状可笑,有七八只机械脚,模样像个蜘蛛的机器人慢慢地挪了过来,它经过的地方被擦得干净发亮,所有的灰尘都被吸进了它那蜘蛛一样的大肚子。这东西倒是很方便,聂雍悻悻然地看着那台机器,有一种从小到大家务都白做的感觉。

那台机器慢慢地从他们身边经过,周梓磬突然冲了上去,用口袋里一个手表模样的东西对着它拍了几张照。聂雍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周梓磬说:“我拍了照片,也许回去以后能用电脑分析出最后一个操纵这台机器的人的指纹。”聂雍哦了一声,这年代的科技果然发达,居然能从照片上分析指纹。影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没说话,这时候突然说:“往右转。”

往右转才是去实验室的路?聂雍颇为怀疑地瞟了影子一眼,他怀疑他只是害怕遇上那个“女人”,但在这里怪物见太多了,聂雍也不大能保证那是个“女人”,万一那是个女身狗头或者猪头的怪物呢?他想得自己不禁打了个寒噤,连忙听从影子的指导,往右边走廊走去。

这条路刚才自动除尘机才经过,应该比较安全。聂雍这么想。

然而,他立刻发现他错了。

他们才向前走了十几步,就发现前面有团东西在蠕动,周梓磬眼尖,喊道:“尸虫!”

尸虫居然侵入到了这里?这里是距离地表十来米的BUC最核心区域,在绝大多数对外公开的介绍上都将这里划归为下水道系统,这里与地表完全隔绝,尸虫却是从哪里进来的?影子问:“你们俩从通风管道进来的时候,这里没有尸虫?”周梓磬急急忙忙地说:“没有没有,我们从仓库的通风管道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快累死了,表哥打破一个缺口出来,下来的时候就在那条消防通道里面。尸虫虽然有从通风管道追出来,但是在消防通道第二道防火门那里就被挡住了,表哥把那扇门锁了。”他为了证明自己无罪又加了一句,“何况我们一直在开路,就算后面有尸虫跟进来了,它也应该在我们后面,怎么可能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那就是说远在周梓磬和黄桑进来的时候,BUC核心和地表的通道已经打开了?聂雍老是觉得不对,他有一种古怪的直觉——这条尸虫就是刚刚才从地表进入到这块区域里的。虽然不知道它是怎么样进来的,但是如果这里一直都有怪物在活动,那台自动除尘机又怎么能不受干扰,每天照常运转呢?难道怪物也知道那是台打扫的机器,一直都很尊重它?怎么可能……

周梓磬和黄桑从仓库的通风管道逃到这里,尸虫追了进来——也许通风管道不只是在消防通道那里有个缺口,它在别的地方也有?

所以,这些虫就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这块地方的通风管道有个大得能让尸虫通过的缺口?

聂雍觉得他好像抓到了一点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影子说:“有东西从这里出去了。”

他的语气很淡定,但语句的内容显然并不够确定。

周梓磬打了个寒战:“什么意思?”

影子淡淡地说:“通风管道有其他的缺口,如果不是像你和黄桑一样是被迫逃进来的,只能是这里有什么东西逃出去了。”顿了一顿,他说,“我倾向于有什么东西逃出去了。”

“会是什么东西?”聂雍终于沉不住气,“是那个黑手,还是你的水母妖怪?”

影子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说:“我想,关闭总控制室的电源可能来不及了。”

聂雍脱口而出:“你那些水母人到底藏在哪里?”影子说:“在实验室底下,往前走两百米右转有个电梯,地下三层是总控制室,要到实验室要从总控制室另一边的电梯上到一层,那边和这边没有路直接相通。”聂雍破口大骂:“你妹的!搞得像地下迷宫一样,有什么鸟用?专门用来调戏你爷爷的?!”他端起冷光枪对着前面的尸虫连开三枪,尸虫瞬间冻僵,有些地方开始龟裂,也不知道死没死。大家快步从那只缠着一堆骷髅的尸虫身边跑过,冲向了电梯的位置。

聂雍跑得急,影子跟着他飘,倒是悠闲,居然还不紧不慢地解释:“当时的设计,是为了隔绝潘多拉深渊里的失败品外逃,保证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安全。”聂雍气极反笑:“你们把妖怪藏在屁股底下,还有脸皮说‘安全’?”影子沉默了。

就在这时,电梯已经在眼前,那是一间四面蓝光的电梯,并没有墙壁,只有幽蓝的光线交织成电梯的形状。聂雍看得呆了一呆,黄桑已经一头冲了进去,原来这种光电梯根本不需要开门,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会摔下去。他小心地跟着走了进去,周梓磬很不耐烦地推着他:“快点快点!”影子这次却不解释,仍然沉默。

进入电梯的时候,那蓝光就像不存在一样,仿佛只是纯粹的光线。聂雍好奇地用手指摸了摸后面的“墙壁”,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力量将他反推回来,它果然是安全的。周梓磬看到他偷偷摸摸的举动,“切”了一声,低声说:“无知的老男人。”

这时候电梯上升到了二层,在那一片蓝光中缓缓浮现出一个红色的阿拉伯数字“2”,聂雍还没感慨完新科技的神奇,突然有个人穿过电梯“门”的那道蓝光,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呆了——进来的是一个衣着笔挺,军靴锃亮的军人,胸口佩着三朵金星。那衣服那款式聂雍也不认识,但看这气势这家伙应当也不是什么寻常货色,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地板底下的水母人变异的?“是人是鬼?”聂雍提起冷光枪对准了那个突然闯进电梯的军人。但身边的黄桑和周梓磬同时惊呼出声:“沈苍?”

“这家伙是谁?难道不是水母人?”聂雍扭头问影子。影子淡淡地说:“沈苍,联盟国家战队队长,在亚洲区代表Z国,很杰出的军人。”聂雍干笑了两声:“现在世界是什么样的?原来国家还存在啊,我还以为世界只剩联盟和帝国之类的……”

“国家一直都存在,和一百年前差不多。”影子也没觉得有多诧异,仍旧淡淡地说,“只是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核爆和生化武器的污染,导致世界出现了很多变异物种,需要联合各国军队去处理。联盟国家战队就是各国目前最高端特种军人的联合部队,因为处理变异物种和生化污染常常需要单兵深入,所以国家战队队员都有很强的能力,在各自的国家都拥有相当多的崇拜者。人民都以自己国家的军人能在联盟国家战队里有一席之地感到骄傲。”

聂雍笑了一声,看了那位表情严肃,算得上英俊的年轻军人一眼:“原来是军界明星。你说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

“不可能,沈苍出马,说明外面一定出了大事。”影子和聂雍就在沈苍面前光明正大地讨论他,影子的语气从来没什么太大区别,“也许是从通风管道出去的东西已经被人发现,并且惊动了军方。”

“真的?”聂雍叹了口气,“如果是真的,那就真的太糟糕了。”他看着很沉得住气,一直站在那里,只用眼睛盯了自己几眼的沈苍,真心实意地问,“沈队长,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沈苍身上并没有配枪,手里握着一个散发着微光的手电筒模样的东西,他说:“侦察。”

影子说:“沈苍不爱说话,性格很孤僻。”聂雍嗤笑了一声,他娘的沈苍很孤僻你也知道?你也万能得太彻底了点。沈苍是言简意赅的真面瘫,影子是不做解说会死的伪面瘫,聂雍真心感慨这世界上正常人真不多。

“他手里拿的也是三维立体扫描器,大概是下来做先锋探地形的。”周梓磬悄声说。沈苍答了一句聂雍的问题,随即冷冷地说,“封闭,谁?”影子和周梓磬异口同声地解释:“他说‘BUC公司已经封闭,你们是谁?’”聂雍看着对面年轻的军人背脊挺拔,表情严肃的样儿,干咳一声:“影子!”

影子在他身边飘了飘,没有说话。沈苍的目光一下掠到那衣着奇怪的影子身上,骤然迸射出刀锋般的光芒,聂雍被他的眼神惊了下,那就像个水晶灯突然通电了一样,这家伙难道认识影子?但沈苍并没有开口说话,要他说话好像要他的命一样,而影子却开始说话了。

影子把聂雍从营养仓里苏醒到他们穿过潘多拉深渊到达这里的过程说得非常详细,语调平稳,流畅得像科普节目的旁白。周梓磬也是刚才听说聂雍的来历,这才恍然大悟这大叔一副乡巴佬的模样,原来真的是一百多年前的老古董。

沈苍听完点了点头:“怪物,白璧,BUC。”

这次周梓磬就听不懂了,影子继续解释:“他说:‘有怪物袭击白璧,调查后怀疑怪物来自BUC,所以他下来侦察情况。’”聂雍佩服地看着他,这要有多彪悍的想象力才能把沈苍那句话翻译成这样子?看沈苍那眼神,这两人多半认识,但他们既然不说,里面内情说不定很复杂,他也懒得知道。

“白璧是……”影子本来要解释“白璧是联盟国家战队的总理事,是沈苍的上级”,但聂雍打断他,“是一个人,我知道他是一个人不是石头。”白璧是什么人和他有什么关系?所以他也懒得知道白璧具体是什么人。

影子似乎是错愕了一下,但随即闭了嘴。聂雍知道他一闭嘴就会好一会儿不说话,除非换个话题,所以也不理他,乐呵呵地看着沈苍:“沈队长,你是下来探路的吧?你是什么时候下来的?路上有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吗?”

沈苍那刀锋似的目光还在影子身上,嘴里却回答得铿锵有力:“没有。”

没有?他从藏着水母人的区域走过来,居然什么都没有遇到?聂雍心里咆哮着——狗屎运啊!

“只有你一个人下来?你那什么战队的其他人呢?”

沈苍神色淡然地看着他,紧闭着嘴拒绝回答,好像当他是个白痴一样。周梓磬忍不住又要解释:“国家战队行动一般都是一个人,通常他们一个人就够了,除非是国家战争或者大规模大范围灾害……否则很少看见他们组队行动。”但他心里又嘀咕了一声——要沈苍亲自出马的情况也不多。

聂雍伸出手去很用力地拍了拍沈苍的肩膀:“原来沈队长一个人抵得上一群大象,有队长在,一切妖魔鬼怪都是纸老虎。不过现在这里的情况你也明白,就算水母人可能已经逃出去了,总控制室的电源也还是要关的,这件大事就交给队长你了。”他拍在沈苍肩上,手下的肌肉硬得像石头一样,暗赞不愧是练过的精英,心情越发愉悦,世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见鬼的时候上帝派发了一个神棍给你,并且那神棍还是万能的。

沈苍站得笔直,聂雍的手在他肩上挥动,在他眼里就像一只苍蝇,毫无关注的必要。而在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周梓磬激动得全身发抖,突然大声说:“沈……沈队长!能……能……”他紧张得声音发抖,沈苍侧过脸看了他一眼,他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聂雍好心替他把话说出来:“……能给我签个名吗?”周梓磬拼命点头,眼巴巴地看着沈苍,把自己的小衣服拉了一角出来,满脸期待地看着心中的英雄。

小屁孩的偶像也太多了吧?真博爱。聂雍耸了耸肩,却看见黄桑一头是汗,才发现原来他也很激动,只是硬生生忍住,把自己憋出一头汗来。

沈队长不但是国家英雄民族精英,还是个全民偶像啊……聂雍感慨,就算是那个有很长一串头衔的“白痴芥蓝肥罗”也没有沈苍受待见,可见这是个拳头说话的年代。

在周梓磬恢复语言功能说了一堆废话之后,沈苍真的拿出笔来在他的衣服上签了名,他一眼也没看黄桑,但在他仅存的内裤上也签了名。黄桑非常激动,整张黑脸都红了。聂雍翻了翻白眼,这是要有多淡定的心才能在另一个男人的内裤上写字?

沈苍拿出来的那只“笔”一样的东西突然在他手心里闪了闪,发出了柔和的绿光。影子突然飘了过来,却被无形的力量拉住,靠近不了沈苍。聂雍打了个哈欠:“影子,绿灯亮代表着什么?”

“生物反应。”影子说。

沈苍手里的“笔”突然射出几道荧光绿色的光线,在空中交织成一张简易地图,有一个显著的绿点正在不断地靠近这里,并且它行进的路线很奇怪。它是一会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旋转着前进的,看起来就像在走廊里不断地扭动。荧光的色泽很亮,聂雍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那个生物能量很强大,但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这条线代表的是什么地方?”周梓磬好奇地指着最中心的一条问,那光点正是在最中心的那条线上不断地转动前进。沈苍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影子说:“就是这条路。”

周梓磬目瞪口呆,按照那东西旋转的方向和速度,应该已经很接近他们了,但谁也没有听见声音,谁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东西正在接近。突然,聂雍和沈苍一起抬眼看向电梯入口——一只纤秀的“手”从电梯口探了进来——正和刚才在墙角遇见的一模一样,随即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快若闪电般收了回去。

“眼睛!”沈苍突然说了两个字,奈何聂雍完全没有懂,但他懂的是这个时候如果不冲出去,那东西就要像刚才那样突然不见了!就在沈苍“眼睛”两个字出口的瞬间,聂雍和沈苍一起冲出了蓝光电梯,只见一个东西在远处晃动,聂雍想也不想,从地上拾起一个东西就对着远处的背影扔了过去。

同时,一声微响,沈苍在冲刺的瞬间完成了握枪、拔枪、瞄准和射击的全过程,远处的东西摔倒了,不知道究竟是被聂雍砸到的还是被沈苍击倒的,总而言之,它扑到了地上,不动了。

沈苍看了聂雍一眼,目光冰冷如刀。聂雍觉得简直就是一把利刃从他的老脸上直接划过去,那利刃上都写着“要你多管闲事——弱者就该安分守己躲在背后”等等几个大字。聂雍摸了摸脸,其实沈苍有些时候也不是很难懂嘛……他对着他假惺惺地傻笑了一下,抢先对着远处地上的东西跑了过去。

跑过去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捡起来扔出去的东西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一样的碎片,那碎片扎在那个东西的背后,而沈苍的枪正正爆了那东西的头。

地上留下的是一具婀娜美妙的少女躯体,手指白皙,奈何没有头。聂雍咂舌,这就搞不清楚它到底是美少女或者是长着水母头少女身的妖怪了,但看这个身体,真是令人想入非非。沈苍单膝跪地,聂雍差点以为他要亲吻这个“少女”的手背,却看见沈队长翻腕拔出匕首,一刀扎入“少女”的背后,直接将其开膛破肚了。

聂雍见过辣手摧花的,但没见过这样辣手摧花的,但匕首划破“少女”的后背,流出来的只是一些透明的体液,并没有鲜血,而这个“少女”的体内既没有骨骼,也没有血管,它像一层层淡粉色的胶质,区别只是颜色深浅和胶质的硬度而已。聂雍吹了声口哨,这东西要是能吃,少说也能炖出一百多斤的胶原蛋白,堪比燕窝鱼翅啊!

“一样。”沈苍又说了一句,聂雍已经习惯这位全民偶像前言不搭后语,说话全像猜谜,只要当作没听见就对了,所以根本不理他。倒是影子插了一句:“和袭击白璧的东西一样?”

“不一样。”沈苍说,“男的,女的。”

这下聂雍也懂了——地上的家伙是“女的”,而袭击国家战队老大那个叫“白璧”的家伙是“男的”。

可见从这里逃出去的水母人外形像人,也分男女,就是不知道性别和外形一致不一致。聂雍显然没什么文化,在他的印象中水母好像是没有性别的吧?海蜇皮能有什么性别?但其实水母是分性别的,这聂雍真不知道。

“星障人。”沈苍说。

影子静了一下说道:“你们给它们起了名字?难道你们遇见的不止一个,它们已经形成了种群了吗?”

沈苍不说话,那就是默认。

聂雍会意,显然在水母人袭击白璧之后,国家战队临时给这种东西起了个名字叫作“星障”,派遣了级别最高的队长前来调查怪物来自何方,可见联盟对它们的重视程度。

“有几个星障人袭击了你们?”聂雍问。他很奇怪——水母人看起来像是不太有思维逻辑的东西,怎么会懂得跑到国家战队总部去袭击一个高级军官?

“海水浴。”沈苍说,“香蕉。”

哈?这种高深的语言聂雍就听不懂了。影子及时接话:“白璧去泡海水浴,在海边吃香蕉,所以被袭击了?”

沈苍点头。

聂雍无语望天,对国家战队的敬仰瞬间跌到负数——一个有语言障碍的队长,一个莫名其妙地总管,为什么这样的战队还能成为全民偶像?难道是因为他们的衣服很酷,穿起来看着很帅?他上下看了沈苍几眼,身材挺拔,一身军装看那质地不用说就知道是世界顶级的,的确是很有范儿——所以也许“国家战队”其实是一种国际名模一样的存在?能理解,这世界上谁都能有粉儿,想当年他在警校开课的时候,也总有几个死粉粉转黑专门和他过不去。

另一边的对话仍在继续,周梓磬插了进来:“沈队长,难道水母……啊……星障人为什么要袭击正在吃香蕉的白总管?”

沈苍想了想,给了个答案:“很甜?”

周梓磬呆了一呆,聂雍呛了口口水,沈苍看起来高冷,仿佛很酷,但也总是有问有答的,态度很严肃,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那种类型。

他只是从来不开玩笑。

他很严肃。

但他的答案和他的语句一样,都稍微诡异了那么一点。

聂雍严肃地认为,这是他小时候语文老师的责任!看,小时候不读书,不学好基础语文,长大后连造句都不会,只会蹦词儿,这是多大的残缺!沈苍的语文老师应该一个个排队引咎辞职……不,引咎自杀才对!

正在大家忙着和沈苍“聊天”,聂雍肚里不断刷新吐槽的下限的时候,地上没有头的星障人陡然站了起来,一伸手就搂住了聂雍的腿。

“哇靠!”聂雍膝盖一抬,正要将它踢出去,突然听到“哒”的一声轻响,这次聂雍眼也不抬就知道抱着他大腿的那只可怜的玩意儿身上又有什么零件不见了。他斜眼一看,这次沈苍的子弹在它胸口打穿了一个大洞,但那又怎么样呢?它还是不死,不但不死,刚才被划开的伤口和被爆掉的头都在快速地愈合,要不了多久,大家或许就能看到这位美少女的真容了。

“别打,它不会死的。”影子说,“要是不小心打碎了就更糟了。”

“它会死。”聂雍屈起手指敲了敲沈苍的肩,“我觉得它就是个海蜇皮,如果切丝凉拌不行,我们可以发明一些新菜,烧烤海蜇皮、水煮海蜇皮、清炖海蜇皮什么的。”

影子对这些说法似乎有些陌生:“什么?”

周梓磬更是好奇地看着他:“什么叫作清炖?”

呃……这些人平时吃的都是些什么啊?难道他们不吃烧烤不吃水煮不吃清炖食物?聂雍抓了抓头皮:“我的意思是说……它可能杀不死,但却是可以煮熟的。”

“你是说——把它放进料理机吗?”周梓磬恍然大悟,“对哦,高温下它身上的蛋白质会凝固,熟透了它就死了。”

料理机?聂雍有些了解这些人平时都吃些什么了,说道:“请问……在一百年前有一种叫‘厨师’的重要行当,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聂雍小心翼翼地问,“‘厨师’就是那种专门做饭给别人吃的人。”

“现在想吃什么只要告诉料理机,料理机会在网上搜索菜谱,自动订购食材,按照预约的时间把食物做出来。”周梓磬说,“‘厨师’是贵族才有的,我听说厨师能做料理机做不出来的菜色,但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的厨师呢!”

“你已经见到了。”聂雍一本正经地说,“料理机会做蛋炒饭吗?”

周梓磬瞪大眼睛:“当然会。”

“酱辣椒蛋炒饭呢?”聂雍又问。

“呃……不会。”周梓磬皱着眉头,没有这个菜色啊。

“所以你已经见过一个真的厨师。”聂雍摸摸他的头。

周梓磬大吃一惊,失声叫了起来:“你是一个厨师啊!”

这句话说出来人人惊呆,影子、黄桑和沈苍都看了过来,仿佛非常震动。聂雍趾高气扬地回视他们,你妹!你们这些人有什么了不起的,高科技太高,就是连厨师都没有见过!老子见多识广,这辈子不知道见过多少个厨师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居然能以“见过很多厨师”而扬眉吐气,这世界真奇怪!

“厨师?”沈苍看着他。

老子会炒蛋炒饭,会做西红柿蛋汤,和只会用料理机的傻帽们比起来毫无疑问是厨师!聂雍懒洋洋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察觉到沈苍眼底的热度。

“基地。”沈苍说。

聂雍照例当作没听见,反正听了也不懂,不耻下问太伤自尊。

“他问你……”影子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他问你要不要去国家战队基地?”

聂雍回过头来看着影子:“什么?”

“厨师很稀缺,因为料理机太普及,能学会料理的人很少。”影子说,“想去学的人也很少,所以很多菜式都渐渐地失传了。你是一百年前的厨师,完全有资格去最好的地方。”

聂雍张口结舌,可是老子只会做蛋炒饭……最多放点酱辣椒……可总不能立刻改口说自己不是厨师吧?他眼睛突然一亮:“去国家战队基地管饭不?发工资吗?”

“当然。”影子说,“厨师是联盟最高薪的行业,他们都很神秘。”

聂雍想了一会儿,严肃地对沈苍点点头:“老子同意了,去基地。”

沈苍伸出手来,聂雍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和他握了半天:“我知道以后都是同事,你也不用这么激动,一定想办法把你们的饭堂搞好,老子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沈苍不说话也不动,聂雍握着他的手上下摇动,终于感觉到沈苍手里有个小小的东西,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个U盘模样的蓝色水晶。聂雍收回手,敢情人家根本不是想和他握手。

“这是什么?”他问道。


未完待续~

已上市: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1z10.3-b.w4011-12890647395.24.3c8524eT0XsAg&id=561749890061&rn=3a66898a4faa75cc39da8729a0288efa&abbucket=13

保存二维码,打开手机淘宝扫一扫

选择手机相册即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