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火杂志
花火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403
  • 关注人气:1,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情可圆》连载②“与你相伴,命运使然”

(2017-11-13 13:34:07)
标签:

杂谈

【内容简介】

国民老公路瑾年和面瘫少女杜唯微结婚后,本以为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会上演“豪门弃妇”的悲情戏码,没想到画风让人大跌眼镜——

异国他乡,杜唯微在别人屋檐下躲雨,却惨遭驱赶,路少爷听后,愤怒值爆表:“把那栋房子买下来,把住在里面的人赶出去!”

绯闻前女友半夜上门求复合,他说:“天色已晚,男女独聊,我怕我老婆会多想!”

绯闻前女友:“……”

她得罪了投资商,对方撤资。有人建议:“路少,要不要让少夫人去讨好对方,挽回一下局面?”

路瑾年:“让少夫人来讨好我,我来给她投资!”

被两人喂了满嘴狗粮,全国人民仰天长啸:“求求你们,不要再秀恩爱了!”


【作者简介】

南风语,青春小说作家,发文百万字以上。已出版多部青春小说,另有短篇小说集出版。已出版作品:《有情可圆》《温暖你,我的旧时光》。轻小说《少年噬灵师》即将推出动画连载。


一个月后,刘京京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加上作息不规律,在宿舍晕倒。舍友们手忙脚乱地将她送到了学校医务处。

她醒来的时候,路瑾年坐在她床边削苹果,见她醒了,他把苹果递到她面前,她没有接。

旁边的舍友赶紧说:“京京,你们闹别扭了?你就原谅他吧,昨晚我们把你晕倒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马上就过来了,陪了你一晚上。”

另一个舍友扼腕哀号:“这么帅的学弟,上至学姐,下至学妹,哪个不想一亲他帅泽?可惜这颗嫩草被你死死地踩在脚下。这要是换成我,我绝对不会给他甩脸色,只会永远在他面前笑。”

……

她们当着路瑾年的面表达着自己的感情,连掩饰都懒得。

为了让他们独处,几个舍友聊完天后很识趣地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们。

“你走吧。”

“你不用太拼。”他说。

“不拼怎么办?”刘京京的眼眶瞬间红了,“我们全家都指望我考上好大学,弟弟妹妹为了让我上大学,辍学打工给我提供学费。以前大学生毕业能包分配工作,现在名牌大学生也未必能找到好的工作。如果我不考上B大,不出国留学,不找到好工作的话,我怎么对得起家人?”

说着说着,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涌了上来,她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了。

路瑾年用手给她擦眼泪,安慰她:“你还有我。”

刘京京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你给不了我要的生活,我要成熟稳重,能照顾我的男人。而不是你这种急于表现的小男生,你懂吗?”

“你怎么知道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呢?”

“没有用的,路瑾年!”刘京京抬头正视她,“我已经恨透了现在的生活,你明白吗?”

“我帮你改变。”

“你帮不了。”

刘京京说着把他削好的苹果丢在了地上。

路瑾年握着水果刀,一言不发。

良久,他又削了一个苹果塞进她的手里:“如果这样发泄能让你开心的话,你就丢个够。”

“滚!”刘京京将苹果砸在他的脸上,“我不想再看到你,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我可以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如果你还是拒绝的话,那我就退出。”

路瑾年擦了一下脸,没有任何抱怨,很配合地离开了。而后,刘京京抱着被子号啕大哭。

再后来,他们依旧没有联系,他也没有再主动找过她。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元旦晚会结束后。

那晚,天空飘着雪。雪花在昏黄的路灯的照耀下,飞扬着落地。

她出了会场后,看到了白茫茫的一片,纷飞的白雪扑簌簌地打在她的脸上。

走到学校湖边的时候,她看到了路瑾年。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高领羊毛衫,外面披着单薄的风衣,坐在石凳上,片片雪花落在他的头上,而他没有把它们拍落的意思。

他问:“你想通了没有?”

她说:“你这样的人,会有感情吗?我感觉你不会对任何女人好。”他对《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解释,让她无法认同。更重要的是,他追求她,并没有像其他男生那么热情而轰轰烈烈,反而想靠着三言两语就希望她能折服。

这样空手套白狼的戏码,只能骗小女生,却无法打动她。

他看着她说:“我没必要对‘任何’女人好,我只对自己的老婆负责。”

“怎么负责?”

“让她得到我最大限度的付出。”

“对女人来说,稳定的经济才是最大的付出,你有吗?”

路瑾年没回答,而她也没继续追问。

后来,她考上了B大研究生,离开了Y大,与路瑾年再无联系。再后来,她通过舍友,听说路瑾年去了哥伦比亚大学,然后,在上研究生的三年内,她没有得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哪怕是蛛丝马迹。

研究生即将毕业时,她得到了导师的推荐,去韩国留学,然而并不是公费,她需要自费部分学费。但是她在韩国有一个追她而不得的学长,对方给她找好了兼职的工作,工资非常丰厚,够她在韩国留学的费用。

临毕业那天,学校请来了B大的传奇学生来演讲,当对方出现在讲台上的时候,她很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对方长着一张和路瑾年一模一样的脸。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牛仔裤,头发细碎而柔软,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虽然长得跟路瑾年一样,但是气质与其相反。

路瑾年寡言少语,平时不爱笑,而且在学校时,从来没穿过白色的衣服。

后来,她得知,对方叫路西顾,是B大的风云人物,他在上学期间就得到了哈佛大学的邀请,而且论文在世界著名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更重要的是他还出身豪门,但是完全没有贵公子的恶习,对待老师和同学都非常温和。

路西顾、路瑾年,长着一样的脸,他们是双胞胎兄弟吧。

原来路瑾年不是伪装的富二代,他就是一个富二代,只是很低调罢了。

路西顾演讲完之后,有很多学妹学弟找他要签名或追问问题,但是路西顾一点儿都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反而是有求必应。

直到所有师生都散开后,刘京京才踌躇着上前,问路西顾:“你跟路瑾年是什么关系?”

对方看着她,笑容和煦:“你认识我弟?”

她失笑:“我们以前在一所学校,我是她学姐,之前也同在一个社团。”

“话剧社的美女学姐吗?”路西顾礼貌地笑着说,“我听瑾年提起过你。”

她的眼里填满了华彩,说:“真的吗,他说了什么?”

“说你很努力、上进,各方面都不错。”

“然后呢?”

“没有了。”

是这样吗?

她心底有着无限的失落,随后挤出笑容,说:“你们不愧是兄弟,一样优秀。”

路西顾得体地笑着,然后被校长叫走了。

她望着路西顾渐行渐远的背影。

她想,她和路瑾年的故事就这样走到了终点了吧。


第三章 与你相伴,命运使然


听完刘京京的叙述后,杜唯微已经吃完了三盘肉、两盘韭菜和两盘金针菇,外加一份贵到吐血的海鲜大杂烩。

良久,杜唯微擦了一下手指上的污渍,说:“你进路宝的公司,该不会是知道他们是堂兄弟吧?”

刘京京不置可否。

久久,她才说:“路瑾年学生时代对我也很温柔,我相信那时候他是真心的。”

“我也相信。”杜唯微如实道,“我的老公不会玩感情游戏。”

刘京京仰着头,示威性地问:“你嫉妒吗?当时他追我,是把我当作了妻子的人选。”

说不在意、不嫉妒那都是自欺欺人,这个对她呵护备至的男人,曾想过对另一个女人交付真心,虽然结果是“未遂”,但到底还是让她有些隐隐地难受。

可是正因为路瑾年对感情如此认真,才会让她感觉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路瑾年,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感谢你选择了我。

很荣幸那个最终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有什么好嫉妒的。你说了这么多,也只是说明,学生时代你是他的绯闻女友,现在也不过是‘绯闻前女友’而已。”

“路瑾年属于我,我会把他拿回来!”

杜唯微与她对视:“路瑾年不是物品,对我来说没有‘拿不拿’这个概念。不过刘小姐这次是来宣战的话,我奉陪到底!”

“你敢让我跟路瑾年独处吗?”

“有什么不敢?”杜唯微笑了,“你以为你们独处,你再说几句软话,他就会念及学生时代的感情,从而出轨?刘小姐,你对我老公的性格攻略做得不够哟!”

说完这番话后,杜唯微用纸巾擦了一下嘴唇,说:“感谢刘小姐今晚的盛情邀请,我吃得很开心。不过在你说话的时候,我点了几个稍微有点贵的菜。因为你回忆得入神,我也不好打断你,就自作主张地点了。”

旋即,她拍拍屁股,走得头也不回。

刘京京,你既然说了这些往事,让我心里不痛快,那我就在金钱上给你找不自在!

刘京京拿到结账单时,眼珠子都要被气得挤出来了。

杜唯微居然点了这里最贵的海鲜,而且一点就是一打!韩国的物价非常贵,这一餐几乎吃掉了她几个月的工资。

杜唯微,算你狠!

杜唯微回到酒店时,路瑾年正坐在床上玩手机游戏。

见到她后,他朝着她勾了勾手。

她走了过去,他一把搂着她的腰,再给了她一个长长的深吻。

一吻之后,他舔着嘴唇,声音低沉:“吃烧烤了?”

杜唯微错愕道:“你怎么知道?”

“尝到了孜然和辣椒粉的味道。”

吃完后她明明喝了很多饮料,就这样他也能尝出来?他到底是什么舌头呀!

杜唯微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我就吃了一点点而已。”

“你在韩国没朋友,今晚跟谁出去吃烧烤了?”

“一个人。”

“你不是一个喜欢独自出去吃烧烤的人。”

知道瞒不住,杜唯微只好如实招来:“跟刘京京一起。”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就是解决了一下女人之间的钩心斗角。”

“结果我的老婆大人赢了吗?”

杜唯微自豪地说:“那当然,我还狠狠地宰了她一顿。”

这果然很杜唯微,不过他喜欢!

“她跟你说了什么?”

“也就是你们学生时代的事情,以及她为什么拒绝你。然后她后悔了,现在想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路瑾年期待地问:“那你怎么表示?”

杜唯微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说:“我告诉她,我家的老公很难被抢走。”

“你就这么信任我?”

“当然。”

“没吃醋?”

“吃醋就能抹掉那段过往吗?”

路瑾年捏了捏她的鼻子。

许久,杜唯微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疑惑,问:“当年刘京京问过你‘稳定的经济才是最大的付出’,为什么你就没有后续了?”

“你真的想知道原因?”

“想。”

“听说当时追她的男生中,有不少家境优越的。那时候我认为她可能是觉得我只有几个臭钱,就想把她追到手,羞辱我是有钱没内涵的男人。所以我放弃了。”

其实说到底,那时候他没有坚持,不过是“没那么喜欢”,只是学校里的学生传他们的绯闻传得多了,他就开始注意这个学姐罢了。况且她长得不错、又很努力、本身也很优秀。

最重要的是,他不讨厌她,他以为这就是爱情,所以对身边人的“撮合”没有感到任何排斥。

直到遇到杜唯微之后,他才知道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不仅仅印象要好,而且双方相处的时候会觉得温馨、和谐,拥有满满的幸福感,这才是爱情。

杜唯微扶住额头,问:“你觉得当时她说这些话,是因为你在用钱羞辱她?你那时候表现出富二代的特性了?”

“我不差钱这件事还需要表现吗?”

杜唯微在心底哀叹。

少爷,你以为“有钱”两个字会写在脸上吗?

就算写上了,大多数人都会持着怀疑的态度。因为喜欢炫富的人多数都是半吊子,所以更令人生疑。

刘京京虽然美化了自己拒绝路瑾年的过程,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姑娘,她猜透了当时刘京京拒绝路瑾年的理由。

虽然路瑾年各方面都很优秀,但那时的刘京京以为对方是一个打肿脸充胖子的穷小子。纵使他长得再好,也掩盖不了性格上的缺陷以及经济上的窘迫。

她怎么可能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让自己依旧活在泥沼里呢?她是家里唯一的高才生,也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她不仅仅要靠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还要靠嫁给一个经济优越的男人来改善生活。

刘京京很难亲口告诉路瑾年真正的理由,而她也不会。

因为刘京京是路瑾年的初恋,纵使他不再深爱这个初恋,她也不想破坏学生时代的刘京京在路瑾年心里的美好的印象。

人总是要有念想的,不是吗?

她这么做不是圣母,而是为了更精致地自私。

过了许久,路瑾年拉回了杜唯微的思绪。他说:“后来我才知道她那些话里的深意,她以为我很穷,并且她不想继续过这样的生活,所以我被PASS了。”

杜唯微的嘴角一抽。

原来他都知道。

“所以你很失望?”

“我觉得很正常。”

杜唯微惊讶道:“你们男人不是很讨厌女人追求物质吗?”

“那都是没本事的男人才能说出来的酸话。一个男人要求女人跟着一无所有的自己本来就是一种高度的自私,负责任的男人从来都不会让心爱的女人跟着他受苦。就算他一时满足不了对方的要求,也不会用言语上的攻击来发泄情绪。有这些骂骂咧咧的时间,还不如学个一技之长,找份像样儿的工作。”路瑾年说,“女人要求经济基础的行为本身没有错,最大的问题是,我没那么喜欢她,所以没再坚持。”

杜唯微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赏。而后,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就喜欢你这种大男子主义者。”

路瑾年蹙眉:“‘大男子主义’不是跟‘直男癌’一样是个贬义词吗?”

“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女人’‘这个别做’‘那个别做’‘这个交给我’‘死女人给我滚到一边享受’‘其他的交给我’。而直男癌的男人是这样的:‘你们就应该相夫教子’‘把家里收拾干净’‘你不能嫌弃我穷,但是我可以嫌弃你长得丑’‘你应该要做这个,还要做好那个’。”杜唯微理性地分析完之后,又认真地问,“全世界的女人千千万,你为什么选择我?”

路瑾年看向杜唯微充满探究的表情,眼眸里漾起了一抹波光。

“释迦牟尼说,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无论你遇见了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所以我能跟你相伴,也绝非偶然,而是命运使然。

杜唯微,你就是我的命运使然。

无论沧海桑田,我始终都会遇见你。

这一晚,杜唯微睡得很沉,她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梦里的路瑾年化身王子,她就是那个丢了水晶鞋的灰姑娘,最终王子通过鞋找到了她,然后她和王子幸福地在一起了。

这长长的梦在她的脑海里循环着,直到她醒来的时候才戛然而止。

接下来的一整天,夫妻两人在由路宝指引、由刘京京当司机的情况下,彻底地把汉拿山周围的景物观赏了一番。

夜幕降临时,几个人坐上了车,返程。

路瑾年道:“路宝,明天我们就要回国了,返程的机票,麻烦你帮忙订一下。”

“小意思。”

然而刘京京的手却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车子跑得一个不稳,差点撞到了行人。

“京京,开车注意点儿。”路宝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他只是在稍微提醒了一句后,扭头对坐在后面的路瑾年夫妇说道,“你们来韩国没几天就要回国?”

“我们的婚礼在六月六号,现在都五月初了,微微还要回去写论文,我怕时间太仓促。”

“真是善解人意的好老公呀!”路宝朝杜唯微眨眼,“嫂子,我真没想到你能把我家这位闷葫芦堂哥给化成‘波光四射’的水花,厉害了!”

杜唯微纠正道:“‘波光四射’用来形容水花不太合适。”

“嫂子,你不会真的是老师吧?”路宝赶紧坐正,“我最怕老师了。”小时候写作文和日记,是他最大的噩梦。

车子开到酒店后,路宝一直缠着杜唯微询问她的职业,她说是学生,路宝死活不肯相信,一个劲儿问她是不是老师。

被丢在后面的路瑾年一直想见缝插针地聊上几句,可是路宝一直喋喋不休地说着,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其间,刘京京拉了拉路瑾年的衣角,问:“方便跟我出去聊聊吗?”

路瑾年没有回应。

刘京京郑重地强调:“就一次,最后一次。”

“这得问我老婆,她同意就可以。”

刘京京咬牙。

然而杜唯微像是有所感应一样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路瑾年和刘京京,说:“老公,这些天你一直陪着我,都没空跟老朋友聊聊天。路宝说要带我看看济州岛的夜景,我先走了。”

路宝听了,疑惑道:“哎,我什么时候说了?”

杜唯微拉着他的衣袖往前走:“我在给刘京京机会呢。”

路宝一听,赶紧弯下腰,声音也变低了:“嫂子,你这心也太大了吧?你这是要开启大房模式吗?要不要这么牺牲?”

“我是为了让她死心。”

“嫂子,作为男人我要提醒你,没有哪个男人不偷腥的。再火热的爱情,过了那甜蜜的几年都要变质。”路宝继续说,“你还是趁着甜蜜期的时候多享受享受爱情的滋润,别那么早就把哥推出去了。男人的心要是飞了,就很难收回来。”

“我相信瑾年。”

“我是男人,我比你更清楚男人的德行。”

“那你这么直白地告诉我,不怕他找你麻烦?”

路宝一脸贼笑地说:“嫂子,我这都是为你好,你不会出卖我的,对不对?”

“请我吃好吃的,封我的嘴。”

路宝:“……”

嫂子,我是好心好意地提醒你,为什么结果不是你请我吃饭表示感谢,反而是我请你吃饭作为“封口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路宝欲哭无泪。

漫天的星光月色在夜色里异常耀眼,晚风轻拂而过,带着丝丝凉意,却让人感觉到几分惬意。

路瑾年刻意与刘京京保持着一个肩膀的距离,两个人沿着海岸漫无目的地走着。

许久,刘京京脱了鞋子,她走到沙滩上,白净的双脚踩在沙子上,在上面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而路瑾年斜坐在海岸的栏杆上,抬头看着天空。

刘京京就地坐下来,仰头看着他的脸。一时间热泪涌了上来,她低着头忍住眼泪,直到想哭的感觉消失,才重新抬起头。

“路瑾年,你是不是还恨我?”

“学姐,你想多了。”

“你恨我当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你,你认为我是贪慕虚荣的女人,所以再也没坚持了,对不对?”

路瑾年十指交叉,说:“再追究以前的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承认,那时候拒绝你,是带有现实的因素。我所处的家庭不允许我嫁给一个凤凰男,我不敢赌自己的人生。”刘京京哀哀地说,“那时我是喜欢你的,只是我不敢面对,我没有勇气……我……”

“学姐,如果我就是凤凰男呢,你今天会跟我说同样的话吗?”

路瑾年的一番问话让刘京京瞬间哑然,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才算得体又不会破坏自己的形象。

可是还没等她组织好华美的语言,路瑾年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认为女人追求物质是一件可恶的事情,相反,我很欣赏她们的诚恳和务实。所以,我很理解你当年的抉择。”

“那我还有机会吗?”刘京京急忙走到路瑾年身边,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你跟她没有结婚,你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你还爱着我,对不对?”

路瑾年跳下栏杆,很随意地推开了她的双手,然后优雅地整理着衣服。

“学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它们再美好,也回不去了。我从来不怀念过去,只会珍惜现在。眼前能抓住的幸福才是幸福,而杜唯微就是我现在拥有的幸福。”

刘京京捏着拳头,她歇斯底里地问:“既然你那么珍惜她,为什么愿意跟我出来?仅仅是因为她允许了吗?”

“作为一个男人,我有责任斩断过去,让学姐清醒地面对现实;作为一个丈夫,我有义务跟曾经划清界限,跟学姐把话说得清楚明白。”路瑾年的声音波澜不惊,“学姐,那时候我没坚持,不是因为你务实,而是我对你‘不够喜欢’。你不要对一个‘不够喜欢你’的男人抱有任何幻想。”

“路瑾年!”刘京京捂着脸哭出声来,“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把话说得这么绝?”

“我们都是成年人,早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路瑾年转过身去,说,“如果当年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我早就醒了很多年,而你还活在梦里。我只想叫醒你,虽然过程很残忍,但结果……”

他的话还没全部落定,身后就传来了“扑通”的声音,紧接着刘京京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异常刺耳。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见刘京京半跪在地上,苍白的手指抓着栏杆,勉强稳住了身体。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特别难看。

“学姐?”

路瑾年三两步走上前,然后刘京京的身体一歪,倒进了他的怀里。

他赶紧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刘京京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刘京京醒来的时候,路瑾年正坐在床头的椅子上削苹果。见到这个举动,她的眼眶里瞬间积满了泪水。

她哑声道:“当年在学校我晕过去的时候,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你在给我削苹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如果时间能倒回该多好,那样的话,她绝对不会驱赶他,而是用她所有的热情去回应。

路瑾年把削好的苹果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并没有像当年那样亲自送到她手里。

“医生说,你是没按时吃药,所以导致哮喘加重。”

刘京京的手心在瞬间汗湿了。

没错,她就是耍了一个小心眼,在见路瑾年的时候,故意没吃药。她用自己的命来赌路瑾年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结果很成功。

她就知道,路瑾年不可能弃她于不顾。

她拿起路瑾年削好的苹果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冰冷的果肉在她嘴里却带着别样的暖意,随着牙齿的咀嚼,甜味从舌头感染到了全身。

“瑾年,我不是忘不掉过去,我是忘不了你。”

然而路瑾年回应她的是他与杜唯微的电话聊天:“我在302病房,你要到了?好,我去接你。”

说完后,他挂了电话,脸上浮起了温暖的笑意,那笑容看得刘京京心如刀割。

在他起身的刹那,刘京京一把从他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

“学姐。”他头也不回地掰开她的手,说,“请自重。”

听到“请自重”三个字的时候,刘京京的手一点一点地松开。

当路瑾年再次跨步的时候,她迅速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紧接着,她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蹿到路瑾年面前,然后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路瑾年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所以压根没有任何防备。

他就这样,被对方亲到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病房的门被推开,杜唯微和路宝一人手里抱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见到这一幕,路宝的表情由开始的笑脸变成了惊讶,之后又变成了尴尬,他本能地看向了身侧的杜唯微,想看看他这个面瘫嫂子的表情是不是很丰富。

结果他错了,杜唯微依旧是一张面瘫脸,看不出喜怒哀乐。

没!意!思!

要不是平时他们经常花式秀恩爱虐狗,他还真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所以她才面无表情呢。

事已至此,路瑾年没有做出推搡对方来澄清的动作,而刘京京只是松开手,故意背过身子,一副偷情被发现了的样子。

“哥,你们……”路宝进门后把花放在柜子上,说,“这是……我们是不是来得不适宜呀?”

杜唯微把花塞进了刘京京的怀里,声音冷冷的:“看来刘小姐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对不起,我跟瑾年聊到以前,情不自禁就……”

“这样的戏码,我写小说的时候经常写。”杜唯微很坦然地说,“我喜欢写男女主角没有误会的情节,但是一本小说的故事没有起伏的话,读者是没有任何耐心看下去的。所以为了让故事跌宕起伏,我会设置各种男女炮灰来捣乱,试图给男女主角制造矛盾,但很可惜,我的主角们智商全部在线,不会上当。”

刘京京的脸上瞬间风云变色。

杜唯微对病人没有丝毫怜惜的意思,她继续说:“像那种炮灰女抓着女主角即将出场的时候,跟男主暧昧,想引起两人之间的误会的这种戏份,我每一本小说里都会出现类似的。果然,所有的虚拟都源于生活,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许久,刘京京只能苍白地吐出一段话:“如果你把这些当成阴谋的话,我无话可说。”

杜唯微没再理会她。

“瑾年,我们快点儿去机场,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

说着,她向路瑾年伸出了手,他看了她一眼,而后笑了。

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连招呼也没打就走出了病房。等他们走出去后,路宝才反应过来,他对刘京京说:“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给你一周的假,你好好休养。那个,我先走了,我得送送我哥和嫂子。”

话落,他连忙追了出去。

刘京京瘫坐在床上,她的手紧紧地揪着胸口的衣服,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杜唯微,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等我回国后,我一定要夺回路瑾年!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旅客川流不息。

路宝双手帮他们拎着大包小包,抱怨道:“你们走得这么匆忙,我都没时间叫其他助理来提行李……”

杜唯微从他手里接过一个最轻的箱子。路瑾年见状,把她手里的行李箱夺过来后,又送到了路宝面前。

路宝黑着脸吐槽:“你肯定不是我亲哥。”

“堂哥。”

“……”

路宝拖着行李箱问道:“嫂子,你说你写小说?你是编剧吗?”

“正在转行当编剧。”

“原来不是老师。”路宝忽然松了一口气,“你刚才一点儿都不怀疑我哥?还是你在自欺欺人,已经做好了开启‘大房模式’的准备?”

路瑾年回头瞪了路宝一眼,然而后者当作没看见。

“如果真的是偷情,应该做得更隐秘点。还有,在进房间之前,我已经跟他打电话了,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做小动作,这不是找死吗?哪个男主会蠢到这个地步?”杜唯微推理道,“而且,我老公的智商一直在线。”

“看来真的是刘助理在使坏。”路宝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嫂子,你觉得我有没有男主范儿?下次你写剧本的时候,如果拿我的形象当主角,肯定能迷死一帮姑娘。咱们都是一家人,我不收你的形象费。”

杜唯微还没说话,路瑾年就接了一句:“你是高浩的翻版。”

“高浩?你们家做饭阿姨的儿子?听说他很励志。看来你这是认可了我的男主光环了,而且是励志的那种。”

“算是吧。”

路瑾年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路宝觉得他的笑容不对劲,于是扭头看向身侧的杜唯微,露出了求解的眼神。

杜唯微笑了:“以我老公说的为准。”

高浩在路瑾年的眼里是男三的设定,而男三在小说里通常都是负责搞笑和活跃气氛的。

“你们还真是夫唱妇随。”

路宝耸肩,这对夫妻真的是太不讨人喜欢了。不过嫂子平时面瘫,在堂哥面前却经常笑。看来能治好堂嫂面瘫病的,只有堂哥这味药。

送走路瑾年和杜唯微这对夫妇后,路宝回到了公司。

刚走进办公室,财务总监就将一张清单交给了他:“路总,您的管家昨天给了我这张单子,说是您最近支出的费用,因为数额较大,所以请您核实。”

路宝知道这是自家堂哥和堂嫂的旅行费用。他说过愿意给两人报销,就以自己出差的名义,让管家直接把账单送到了公司。

“你还没报销?”路宝看也不看账单,“我不是说过,财务上面你签字就可以走账,不需要我的同意吗?”

财务总监推了推眼镜:“可是您平常出差的费用都没有这么夸张,我怕是管家在中间搞了猫腻,毕竟数额太大了,还是请路总过目一下比较好。”

财务总监做事向来张弛有度,既然他这么要求,看来涉及的金额确实很大。

他很好奇:两个人旅游能花多少钱?等拿起账单仔细看的时候,路宝凄厉的声音在办公室里久久回荡:“厉害了,我的哥!你这个十足的败家子!”

而另一边,从韩国飞往中国的飞机已经起飞,坐在飞机上的路瑾年打了个喷嚏。

他侧头看向窗外,嘴角露出了坏坏的笑意:“有人报销旅行费用的感觉,真好。”随后他看了一眼上了飞机就在睡觉的杜唯微。他用手指划过她洁白的脸颊,从心底发出一声长叹。

微微,虽然你无条件地信任我,我打心底开心。

可有些时候,我也希望你偶尔吃个醋。

这样,你在乎我的情绪,我从你的外表就能感受到。

同一时刻,国内,某栋别墅里。

穿着一件红格子衬衫的男子斜坐在落地窗前看书,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旁边的盆景和用来绿化环境的绿萝上。

随后,外面有人敲门。

男子皱眉,略有些不悦地道:“我在看书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

外面的人汇报道:“少爷,路瑾年和杜唯微已经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男子起身,拿着书的双手背在了身后。

他走到盆景前,腾出一只手抓了一片绿萝的叶子,上面的水珠滑落在他的手指上。

“路瑾年,杜唯微。你们终于回来了。”

-未完待续.


【官方指定销售渠道:定制签名版】

扫码预定,或戳我:现货签名版【赠文艺信纸信封 试读本】有情可圆2 南风语著 飞言情都市情感小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