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花火杂志
花火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403
  • 关注人气:1,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学别将就3》连载①:“不想谈恋爱,跟我结婚吧。”

(2017-09-05 16:36:15)
标签:

杂谈

【作者简介】

萱草妖花,笔名谐音“鲜炒腰花”,爱做饭的吃货一枚,热爱美食和文字。爱听热血古风歌,爱穿汉服,挚爱写活波跳脱的爱情故事。

已出版图书《同学别将就》、《总裁会变身》、《同学别将就2》、《圣宠难却》、《有秦可依》等。

【内容简介】

影帝时肖被万千影迷捧在心尖儿,风光无限,却不受庄乔乔待见。

他讨厌耗费精力与人打交道,却想穷尽所有精力——缠着她。

时肖问她:“我要做什么?你才肯接纳我?”

她抓过一只北极熊玩偶,随口敷衍:“除非你变成北极熊啊。”

几天后。庄乔乔打开冰箱,

“……”吓得连尖叫都不能。

为什么她的冰箱里睡了一头北极熊!

还是会用软萌熊爪戳手机屏幕的那种!!

——漫漫一生,她是他终生信仰,唯一归途。


楔子

海亚岛,万里晴空,一片湛蓝。

唐乔海亚酒店开业,请来时肖和鹿哲剪彩。一个影帝,一个歌坛天王,论谁都人气不俗,直接导致海岛人流量飙升,交通堵塞。

海亚岛不大,海滩上密密匝匝的人头,人挤着人,摩肩接踵,几乎看不见一抹沙黄。

剪彩仪式结束,两位人气男星的保姆车被人潮堵得寸步难行。

车内。

时肖坐姿笔直,攥着手机,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神色微沉。

鹿哲仰靠椅背,见他神色不太对,摘掉耳罩,侧头问他:“怎么这个脸色?”

“乔乔,”他吐出一个女孩名字,便陷入沉默。

每当他提起乔乔,淡漠的眉眼便不自主浮上一层浅浅柔和。

他修长的手指滑动手机屏,轻敲虚拟键盘,打出一行字。

鹿哲往他手机屏幕上一扫,了然,也打开手机,去看乔乔的朋友圈动态。

乔乔小姑娘:“男人都坏透了!以后不想再谈恋爱!”

下面一群人回复——

唐糖:闺女,失恋了?

庄先生:宝贝,爸爸在。

萧帅:哎哟,我去!我这暴脾气!谁敢欺负我妹子?我去削了他!是那个姓沈的混蛋是吗?

时肖思虑半晌,留言:“不想谈恋爱,跟我结婚吧。”

“…………咳。”鹿哲看见这条留言,手指曲卷挡住嘴唇,发出无语地干咳声。等他抬眼再看时肖,他已经摁灭手机屏幕,戴上眼罩,靠在椅背上休息。

鹿哲知道他没睡,提醒说:“你这样追女孩,是不对的。”

“鹿哥,你这话怎么感觉身经百战的样子?那你什么时候考虑追个天王嫂回来?”坐在后排的经纪人老林插嘴道。

鹿哲瞥他一眼,薄唇微勾出丝冷魅的味道,“老林,您最近是过得太顺遂了么?”

他说话时分明是笑着,却莫名透出一股子冷劲儿。

老林噤若寒蝉,顿时灭了调侃气焰,心头却忍不住犯嘀咕:一个娱乐圈老处男说得自己好像身经百战的样子,他追女孩的功夫,可能还比不上时肖吧?

“……”车身玻璃将一切嘈杂声隔绝在外,时肖沉默不言。

 他装睡。

鹿哲索性也戴上耳罩,低头翻开时尚杂志。

保姆车还停靠路边,被人群堵得不能前行。

司机听见鹿哲与时肖对话,纳闷,回过头打量两人。

时肖在追谁?

他是站在娱乐圈巅峰的影帝,什么样的女孩会被他追?

说起来时肖和鹿哲也算是娱乐圈一股清流,两人从无绯闻。

尤其是时肖,吻戏激情戏从来都由替身完成,而高难度武打戏却坚持亲自拍摄。

八卦营销号不止一次地猜测两人是gay。

时肖仰面靠在椅背上休息,露出一段修长的脖颈,他长腿屈着,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深色眼罩将他肌肤衬得很白,由于五官偏硬,嘴角抿着,微透一丝傲慢凉意。

相反地,鹿哲五官偏阴柔,唇周干净利落的胡茬为他平添几分男性稳重;眉眼风光内敛,走的是型男路线。细碎胡茬将他肌肤衬如白脂,遮不住精致五官带给人的惊艳感。

鹿哲年轻时走治愈少年路线,现在外形稍微成熟一些,索性留起胡茬,走起稳重歌王的路线。对比他少年时期的颜值,现在的他多了份男人稳重,气质更迷人,更魅惑人心。他在圈子里有冻龄美男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两人的颜值,也算是娱乐圈的视觉巅峰了,两人合体出现,也怪不得海亚岛被粉丝堵得水泄不通。

时肖手机屏幕震动,亮了一下。

他几乎条件反射乍醒,摘掉眼罩,顺手抓过手机。

是乔乔的短信。

——“时肖,你在家吗?我想喝你那瓶压箱底的红酒。”

为了能常看见小姑娘,时肖定居在她隔壁。

休假之余,经常去小姑娘家里蹭饭。

说是蹭饭,不过也是借小姑娘家里的厨房,做饭给她吃。

两人青梅竹马,他看着小姑娘出生、长大。他对她的感情,甚至比一般的爱情更深厚。

时肖回复。

——“周三回来,等我。”

乔乔与沈先生分手,时肖彻夜未眠的疲惫一消而散。

沈先生与前女友藕断丝连,这事儿时肖一直都知道,只是不知该如何告诉小姑娘。

如今两人分手,他倒也松了口气。

时肖看了眼车窗外,对经纪人说:“周三我要到家,你安排。”

后座,经纪人孟棠正做日程安排,闻言一愣:“周五的飞机。如果周三到家,今天下午就必须坐船回厦城赶飞机。”

“那就坐船。”

孟棠:“你不是晕船么?”

鹿哲摘了耳罩,左眉一挑,侧头调侃道:“回家见乔姑娘,就算骑鲨鱼他也无所畏惧啊。老林,你也安排一下,我跟时肖一起回。”

“好的鹿哥。”后座的老林打了个手势,表示ok。

下午四点,时肖和鹿哲坐上回A市的游艇。

海天一片阴沉,乌云整垛整垛地堆积,压得低而密集。

海风逐渐迅猛,将甲板上的遮阳伞骨架掀折,游艇工作人员忙碌地收拾桌椅。肆意翻腾地海水将整艘游艇摇得不断起伏,令人难以稳住身体。

时肖晕船,站在甲板上透气,此刻船身起伏,他胃里一片翻江倒海。

工作人员提醒他:“时先生,台风要来了,甲板上很危险,请您进船舱休息。”

时肖站在甲板上,抓着栏杆,勉强稳住身体。

他眉心拧着,冷峻的面孔与这海水一样阴沉。

“时肖!赶紧进来,台风要来了。”鹿哲从舱内出来,扫了眼天气,十分纳闷。

天气预报也没说近期有台风,这天说变就变,有点诡异。

话音刚落,附近的海域被黑雾包裹,电闪雷鸣,暴雨顷刻落下。

乌云翻滚,黑浪卷起数丈高,如山一样挡住游艇去路,似坚固城墙,渐渐朝他们压过来。

这副壮观的自然景象让游艇上所有人震惊。

时肖站在甲板上,预感不祥。

“靠。”鹿哲盯着逐渐席卷靠近的黑浪,大骂一声,“什么鬼东西!”

黑浪越来越近,时肖下意识往后退,转身,大步往船舱跑:“回——”

刚吐出一个字,一股巨浪猛地拍上他的脊背,他被卷入海中。

海水刺骨冰凉。

他的身体砸进海中,下沉缓慢,他的眼睛无法睁开,却能感受到光线离他愈来愈远,没有缺氧的不适感,恍如婴孩在母胎羊水中沉浮,无比舒适。

耳旁是瓮瓮地声响。

模糊间,他看见庄乔乔。

她漆黑如洗的双眼,总是那样温柔动人。

黑暗中有两道声音交织。

——时肖问她:“我要做什么?你才肯接纳我?”

——她随手抓过一只北极熊玩偶,敷衍道:“除非你变成北极熊啊。”

小姑娘喜欢《we bear bears》这部动画片,对北极熊有着疯狂的热爱和执着,她的房间总是堆满白熊玩偶。

如果可以,他真想变成一只北极熊,变成她喜欢的玩偶。

清晨,可以看她从梦中苏醒,双眼惺忪。

夜晚,可以守她安然入睡,满脸恬静。

……

沈先生劈腿,庄乔乔心情不太好,翻箱倒柜将家里能喝的酒全翻出来。

喝得微醺,她靠在沙发上,拿着遥控板调控电视,不断更换频道。

这几天她联系不上时肖,对方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晚间突发新闻,正在播报前几天海亚岛壮观的自然景象。电视里的黑浪掀得数丈高,渐渐朝沙滩逼近,视频里游客尖叫声此起彼伏,不少人拿出手机拍摄奇观。

她起身去卧室拿手机,错过了正播的新闻:

“12号下午四点十五分,海亚岛忽遭台风侵袭,导致近万游客被困。一艘回城游艇遇难,十人受伤,一人失踪。据前线记者了解,天王鹿哲重伤昏迷,已确定影帝时肖失踪。”

乔乔取了手机出来,新闻已经播报结束,没有看见这段关于时肖的新闻。

她给时肖发微信,对方已经几天没回她信息。

她巴望着时肖家里那瓶红酒,索性打电话给他经纪人,想请他把时肖家里门卡寄回来。

孟棠接到电话,语气明显异常,反问她:“庄小姐,您没看新闻?”

“新闻?怎么了?海亚岛奇观?”

“时先生他……”孟棠一顿,告诉她,“他已经失踪48小时。”

乔乔将手机搁在肩上,利用耳朵夹着,腾出手来削水果。她反过来安慰孟棠:“孟姐,您不用担心,他素来喜欢不打招呼离开,应该是去哪玩儿了,您耐心等他给你回电话。”

时肖坠海,救援人员正在海面搜寻,还没消息。

这次不是普通失踪。

孟棠想告诉她关于时肖的状况,踌躇片刻,还是将到嘴的话头给吞了回去。

“哦……好。那我再等等。”

乔乔挂断电话。取出手机上网,发现时肖的粉丝已经疯狂。

不过是失联,用得着聚众祈福?

她觉得太夸张。

她试着给时肖打了一通电话。通了,她仿佛……还听见了电话铃声?

她竖着耳朵仔细听,时肖的电话铃声仿佛是从她厨房里传出来的?

偌大的厨房空空荡荡,她寻着声音靠近大冰箱,耳朵紧贴冰箱门。

铃声清晰,确实从里面传出。

她小心翼翼拉开冰箱门。

看见里面坐着一只白色绒毛的北……极……熊?北极熊柔软地胸脯随呼吸起伏,还是……活的?

北极熊攥着手机,正用宽厚巨大的爪子,笨拙地戳着屏幕。

它试图挂断电话,手机却毫无反应,手机只支持指纹与五官识别结合解锁。

乔乔盯着冰箱里这只正使劲儿拿肥胖萌爪戳屏幕的北极熊,目瞪口呆。

她从侧门取出一瓶啤酒,砰一声拧开,猛地往嘴里灌。

沁骨冰凉让她清醒。

——我的妈!不是做梦!!!

北极熊关不掉手机,鼓起腮帮,绒毛仿佛竖起来。他抬起下颌,巴巴望着她。

漆黑的眸子里盛着一汪水,眼神有些可怜。熊的眼珠转得滴溜溜,浑身白毛一尘不染,冰而软。

她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没来得及叫出声,北极熊那只毛茸茸,胖萌胖萌的爪子搭上来,声音低润:“乔乔,别怕,是我。”

乔乔心里仿佛有一万头北极熊奔腾呼啸而过。抬起手给了北极熊一巴掌,尖叫一声跑进卧室,甩给北极熊一个冰冷的门板。

她怎么可能不怕!冰箱里有一头成年北极熊啊啊啊!!!!

她怎么不可能不怕!

时肖侧脸贴着小姑娘房门,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小姑娘声音慌乱,颤抖地口齿不清:

“喂!110!!我们家冰箱里住了一只北极熊!!!”

“真的!警察叔叔你相信我!”

“喂!!动物园吗?你们北极熊跑出来了!现在在我家冰箱里!!”

“……”

时肖低头看白色熊掌,尝试卷动熊指,掌间肥厚,覆盖着一层白色绒毛。

是了。

不是幻觉,他的确变成了北极熊。

变成了小姑娘喜欢的白熊。

他素日清冷桀骜的眼神在此刻变得柔软,双眸漆黑泛着水光。

他……这也算得偿所愿了?


明天继续更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