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知仙境何处有,只缘未到霞浦来(转自芜湖市摄影家协会涧草贴)

(2010-11-30 09:38:36)
标签:

霞浦

滩涂

摄影

杂谈

分类: 摄影

不知仙境何处有,只缘未到霞浦来 ----连续

 

    我的霞浦梦起源于网路上的照片,一个个小方块,一根根细毛竹,让人梦魂牵绕,霞浦的景色可以说美得象一个梦。
霞浦摄影人“喝多了”从去年开始办起了霞浦摄影班,吃住交通全包,三天1000,五天1300元

    霞浦是一个县,雄居台湾海峡西岸,福建省东北部。在这块方圆1489平方公里古老而美丽的土地上,现有人口50万,其中畲族约佔5万。这里碧海溢彩、滩涂铺金、层峦叠翠、绿野流丹,好似一颗熣灿的明珠镶嵌在东海之滨。

    霞浦通行闽东方言霞浦话。三沙镇当地居民方言大部分以闽南话方言为主,是福建闽南地区的移民后裔。
霞浦的旅游主要摄影,近两年节假日大批摄影人赶去,春节期间各家旅店爆满,霞浦人主要还是靠海吃海,生活的比较宽裕,很悠闲,大街上整夜灯火辉煌,

 

 

 

 

    霞浦最美丽的时候应该是台风来临的前夕,我很难有这样的运气,我能在阳光灿烂的傍晚,能坐在海边巨石上,居高临下,看看金色的沙滩,银色的海潮,恋人的身影,倦归的白鸥,我已经知足矣,听听涛声,看看大海,这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种奢求, 在滩涂里你会看到许许多多停靠的船只,零零星星,有一些孤独,有点惆怅,船儿似乎并不抱怨,它们淡然面对,在船儿的心里一生别无选择,要么寂寞中的等待,要么风雨中的奋斗,风风雨雨,日日夜夜,老了被弃,日晒雨露,破零肢碎,他们沉默寡言,默默无语,面对大海毫不畏惧与主人生死相许. 我想靠近他们,想抚摸他们弯曲而又沧桑的脊梁,想听听他们说辉煌的往事,想听听他们委屈的哭泣,他们会后悔吗?他们会憎恨吗?无怨无悔这就是滩涂边的船儿, 面对自然.面对船儿,我羞愧无颜,我太计较得与失,太害怕冷落,太自以为是,摄影是一种心灵上的对话,是用自己的语言去诠释自然,诠释美丽,诠释人生,心中放不下一点沟壑的人又如何去诠释这苍茫无垠的大海,

 

 

    霞浦的旅游主要摄影,近两年节假日大批摄影人赶去,春节期间各家旅店爆满,霞浦人主要还是靠海吃海,生活的比较宽裕,很悠闲,大街上整夜灯火辉煌,
这里的旅游发展刚刚开始,一切都是原汁原味,民风淳朴,说话你不懂,但呈现给你的不仅仅都是满目海带还有那张张笑脸,在霞浦玩摄影你不能不提到张锦辉,张是一个体育老师,网络上只知道"喝多了"不知道张锦辉,我见到他首先就问,你能喝酒吗?他笑了,说不能喝才会喝多了呀喝多了片子拍得好这我早就知道,但没有想到这么好,,他多次获得全国大奖,在我国百幅摄影中有他一幅。对待摄影他有独特的见解,是一个拿摄影大家不当一回事的摄影大家,他是一个拿作品说话的人,平时就知道抽烟,既没有艺术家风采,也没有摄影家派头.你远看他象开车的司机,你近看他还像一个开车的司机,非常朴实,一点也不做作,说话直来直去.该说得说,不该说的他也说,谁都知道现在喜欢玩摄影已经不是在玩光影的本身,而是在玩光影的背后秘密,有一个摄影软件名字起得好,光影魔术手,现在的摄影越来越象是在玩魔术,摄影该不该象玩魔术一样空箱子变出大活人,这不是我思考的问题。我只是好奇很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变的,有一点我知道,现在摄影大赛中的作品几乎都是做出来的,寻找一幅没有"做"的,比寻找恐龙蛋还艰难,"做"这个词在中国现代时常被用在干不光彩事,目前能把摄影做的秘密告诉别人的人是不多的,张锦辉真的是喝多了,张问我想不想知道怎么做,我说想,做梦都想.
    摄影的本身的确没有什么,但摄影的背后的确很复杂,这一复杂对于一个明白的人却又是那么简单,它的厚度往往不超过一张簿纸,对于不明白的人去探索去寻找是很艰难的,路途很遥远,就象看魔术,不知道把美女放在箱子哪个地方。何时让她爬出来,这看似简单,但做起来很难,我后期笨手笨脚,经常想把美女藏起来,但露出美丽的大腿,书上有的是办法.可是我实在看不进去.就像张锦辉所说,一个简单的问题,书上能写五张纸,
在要走的前一天晚上,张老师把我们芜湖四个,北京一个,深圳一个带到他家,家中很简单,醒目的就是几个全国大赛的奖杯,让我更爱不释手的是他的一本精致无比的摄影集,功夫茶刚喝一口,我们就被叫进房间,噼里啪啦一眨眼功夫,张锦辉把一张片子做了出了,哇,一阵尖叫,原来是这样,片子还能这样,聪明的人瞟了一眼就去喝功夫茶了,我知道我属于笨的,张老师奇怪,你怎么不去喝茶?怎么简单你还不会?我说我从小到大经常牙疼,牙痛于是就要拔牙,拔牙就要打麻药,麻药严重损伤了我的大脑,有点中年痴呆,所以------,张老师理解了,没有一会果然不错,我大叫:张老师我做不下去了--------.
    在霞浦三天时间完全有张老师支配,我们真的象摄影人所说: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妓晚.吃得比狗差,聊以自慰这次吃得很不错.霞浦在海边,顿顿有海鲜.黄鱼,昌鱼,宽大鲜嫩的带鱼[这种鱼我们吃不到,当地人还不吃]还有许多叫不上名的霞浦果真很美,那些让你梦魂牵绕的地方,只有象张老师这样玩摄影的人才能找到,出门要开几个小时,没有他们你是绝对找不到这鬼不生蛋的地方,我记得有二次他把我们带上了屋顶,爬屋顶的时候个个精神抖擞,一出门就是六七辆车,晒海带的在烈日下看我们,我们在烈日下看晒海带的,都在劳作,都晒得漆黑,只是目的不同,严格上讲我们的条件不如当地的渔民,我们在荒山野岭,在杂草横生草丛里,霞浦的蚊子那家伙不是一般厉害,是相当的厉害,蚊子个头很大,腰宽体胖,如果你饿急了八个蚊子就是一道菜,那天摄影人很多,满山都是,你时常能听到一阵阵掏心割肺的叫声,知道的晓得那是被蚊子咬了,不知道一定以为看见了大灰狼,我身边有个男同志颈子被咬了,几个女的惊慌失措,我在百忙中看了一眼,我的天呀,不但蚊子大,而且叮得包也大.
    霞浦最美丽的时候应该是台风来临的前夕,我很难有这样的运气,我能在阳光灿烂的傍晚,能坐在海边巨石上,居高临下,看看金色的沙滩,银色的海潮,恋人的身影,倦归的白鸥,我已经知足矣,听听涛声,看看大海,这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种奢求, 在滩涂里你会看到许许多多停靠的船只,零零星星,有一些孤独,有点惆怅,船儿似乎并不抱怨,它们淡然面对,在船儿的心里一生别无选择,要么寂寞中的等待,要么风雨中的奋斗,风风雨雨,日日夜夜,老了被弃,日晒雨露,破零肢碎,他们沉默寡言,默默无语,面对大海毫不畏惧与主人生死相许. 我想靠近他们,想抚摸他们弯曲而又沧桑的脊梁,想听听他们说辉煌的往事,想听听他们委屈的哭泣,他们会后悔吗?他们会憎恨吗?无怨无悔这就是滩涂边的船儿, 面对自然.面对船儿,我羞愧无颜,我太计较得与失,太害怕冷落,太自以为是,摄影是一种心灵上的对话,是用自己的语言去诠释自然,诠释美丽,诠释人生,心中放不下一点沟壑的人又如何去诠释这苍茫无垠的大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