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营地

(2017-07-16 08:05:39)
标签:

美国

营地

女儿

旅行

分类: 美国见闻

我们的营地

我们的营地

/羽毛妈妈

 

昨晚写完“一直都在路上”,整理修改,再发布到空间以及新浪博客,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虽然已经很晚,可大脑里却还是兴奋的,躺在床上,满脑里想着的依然还是这一段时间里的点点滴滴。看来,四千字的确还远远不能表达我们此行的所有感慨和收获的。

 

比如露营。在小文中,我只是用了小小的一段一笔带过,而事实上,此行二十三天中九天的露营也是我们这次旅行中最有意思的一部分。在之前的所有旅游中,我们几乎从来没有尝试过露营,主要还是因为安全的考虑。在美国,露营却是旅行途中常常选择的方式。只是大多数都是一辆皮卡车后面拖着一个大大的房车,就如我们一路上不断遇见的那样,这样,他们在营地不需要搭帐篷只要直接住房车就可以了。当然也有许多像我们一样搭帐篷的。

 

因为预估不足,第一天的露营就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下马威——那是怎样一个冷啊!出发前,我们知道需要带足衣服,因为在黄石,一天都会经历一年四季。所以我们带上了羽绒服,带上了冲锋衣,还有毛衣,甚至连保暖的裤袜都带上了。可依然还是低估了黄石夜晚的寒冷。当一切收拾妥当钻进帐篷时,天还是暖暖的,甚至还会带着白天的余温(在每一个住帐篷的日子里,因为没有网络没有任何电话信号,我们和外界完全断绝了任何的联系方式,唯一能做的就是纯粹地用眼去看用耳去听,去欣赏这里的美,然后八九点入睡,第一天也是如此)。

 我们的营地

为了预防寒冷,我和女儿都各自准备了毛衣,穿上了保暖裤袜。可是到半夜三点左右的时候,我还是被冻醒了!薄薄的毛衣和并不保暖的睡袋根本抵挡不了外面的寒冷,虽然没有风,但是寒气依然从各个缝隙里钻了进来,半夜的气温应该低到零下十度左右了吧。在对那床原本列在计划中却在最后时刻放弃的羽绒被的无限期待、遐想和后悔中熬过下半夜后,终于迎来了天亮。白天,阳光普照,随着日照时间的拉长,我们从一早的裹着厚厚的毛衣、羽绒服,到一件一件地脱掉外衣,我们真的在这一天里真切体验着从冬到夏再回到冬天的四季更替。我和女儿一边各处观赏着各种间歇泉的美,我们同样也会讨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该如何用有限的衣物来抵御夜晚那样的寒冷。最后的策略是,晚上睡觉不仅继续穿着保暖裤袜,外面的罩裤咱们也不脱,直接裹了睡。衣服除了穿上毛衣,我把那件薄的羽绒服也穿上,女儿则在毛衣的外面穿上了冲锋衣的内胆。此外,我们还把两条睡袋拉链重组,构成了一个大的睡袋,两人裹一个大的睡袋里至少还能相互取暖。最后,再把带来的冲锋衣、厚羽绒服都罩在睡袋上,或者裹住脚的位置,再用各种背包挡住头部或者脚部,把装帐篷装备的大箱子也拧进了帐篷搁在一边门帘处。这样至少有三面挡风了。那一晚果然睡得踏实了许多。之后的几晚也如法炮制,寒冷不再!

 

在黄石和大提顿我们都是住的帐篷,一共五晚,五处不同的地方。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下午六点左右回到营地,大约二十分钟搭好帐篷(后来搭拆帐篷的速度越来越快,和女儿搭配得也越来越好),每晚八九点入睡,早晨六点半起来,收拾帐篷、行李,八点左右出发。开始的四天,虽然每天都需要搭帐篷、拆帐篷,因为越来越熟练,似乎也已经把每天的搭、拆帐篷当成了我们旅行中每天必做的事物,就像每天要吃饭、洗漱一样的习惯了起来。

 

第四天,我们住在黄石的最佳camping位置,只是那天正巧碰上暴雨强风。睡到半夜,听到外面大风刮着帐篷呼呼作响,大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向我们帐篷的时候,女儿还是有些害怕的,她害怕万一帐篷被风掀翻了怎么办?!前一天下午,我们的确看到过好几个帐篷被大风掀翻在一侧的。好在我们有牢固的钉子和防风绳。虽然,一夜狂风大作,我们的帐篷丝毫未损,而且因为帐篷底我们垫了防雨垫,所以我们的帐篷内也丝毫没有进入雨水。看来,合适的装备和正确的搭帐篷技术在关键时刻是可以起很大作用的。有了半夜的这次经历,后来在下雨刮风的时候,我们也就笃定了许多,不再害怕了。

 


我们的营地

我们的营地

第五天,我们住在大提顿营地自备的帐篷里。大大的帆布加上两面丁字型木头墙构成了一个简易的帐篷,里面有上下铺四张床,还有一个生火的炉子,和我们在西藏珠峰大本营里看到的炉子一模一样。走进帐篷看到那个炉子的时候,女儿笑说,她俨然已经闻到了羊屎的味道。

 





我们的营地

我们的营地

5200米海拔的珠峰大本营,我们也是住在大大的帐篷里,类似蒙古包的那种,一共十来个人,大家并排着睡在由沙发和凳子搭起来的大通铺上。外面还飘着雪,那是真的冷,不烧炉子,估计会被冻僵在那里。所以,有专门的西藏小伙儿负责烧炉子,不停地往里面添加羊屎,所以,帐篷内的空气里也是飘着满屋子的羊屎味。那一夜,一方面因为海拔太高时常感觉到缺氧,常常都不敢深呼吸,因为害怕一个深呼吸就接不上来下一口气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同屋的一个女孩睡前喝啤酒喝醉了,一直在那闹腾着,所以,在珠峰大本营的那一夜我是几乎没有入睡的。不过,尽管如此,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满满的得意与自豪啊!想想人生能有几回来到这样的地方,在满屋子的羊屎味里体验这样的高海拔露营呢?!

 我们的营地

我们的营地

在大提顿的那晚,其实也挺冷的,而且帆布遮的不严实,风常常从底部灌进来。不过,我们没有烧炉子。就像第一晚那样,只是在寒冷中在半梦半醒中熬过寒冷的一夜,再迎来太阳。

 

第六天的露营是在优胜美地附近,六月湖旁。那一天的露营是最惬意和舒适的。因为气温适合。想想看,我和女儿都能在傍晚七八点的光景,在六月湖里光脚趟水,虽然还是感觉有些凉,但至少它的气温一定比黄石要暖和许多了。所以,那一天,我们不仅在湖边小憩了片刻,还和那里的mule deer进行了亲密接触,然后晚上睡了一个连日来最香甜的觉。就因为这自在而惬意的露营经历,让我们,尤其是女儿对优胜美地之外的六月湖有着非常不一般的美好念想。

 我们的营地


后来的露营是在大峡谷,连续三天的营地都在同一地方。美国国家公园的营地非常紧俏,尤其是夏天,必须提前好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预定才能订到位置。好在大峡谷同一营地,我们订到了三天,就不用像黄石那样住一天搬一个地方了。所以,那三天,相对而言要轻松一些,晚上气温也没有黄石那样冷,我们的行程同样也因为没有每天的搭拆帐篷而变得宽松了不少。而且,我们的邻居是一位拉大提琴的母亲,她带着她的儿子住在营地里,每天傍晚时分,都会拉一会大提琴,有我们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曲子。枕着优美的琴声入眠,该是一种怎样的美妙享受呢?!这算是我们在大峡谷营地得到的额外福利吧。

 我们的营地


最后一天的露营是在拱门国家公园附近,这是一家私营的营地,条件显然比前面的要好很多,当然价格也要贵了两倍。虽然依然是公用的厕所,但是每一个厕所都配有一个浴室,就像酒店一样。这也保证了我们可以在烈日下逛完拱门之后,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热水澡。其它营地也有公共浴室,但是有时间、经费等方面的限制。不过,最后一天露营的地方是在沙地上,白天被烈日烘烤过的沙地,晚上躺在上面,可以想象会是怎样的一种蒸烤感觉。不过,第一天那样的冻到彻骨我们都扛过来了,到最后一天再怎样的炙热,我们一定也能扛过来!

 我们的营地

其实,事后再回想起这些经历的时候,发现往往那些旅程中越艰难的时刻在事后回想起来,越是让人能咧开嘴来欢笑!!正如我和女儿在西藏冈仁波齐走过的那段4700米海拔的十几公里的转山;正如我在5200米海拔的珠峰大本营里因缺氧而彻夜难眠的夜晚;正如我和女儿人生第一次在日喀则分别挤在几乎只有一个人大小的“竖仓里度过的那一晚……所有这些,现在回想起来,都只有自豪的微笑,对自我的肯定与赞叹,还有对大自然力量的敬仰。再无其它。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