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黎双富
黎双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14,470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斯特恩传》之奥本山宫斗殴 NBA10年噩梦

(2014-11-19 15:38:09)
标签:

斯特恩传

奥本宫斗殴

《PEAK TIME巅峰时刻》专栏
    十年前的今天(美国时间2004年11月19),活塞和步行者球员在底特律的奥本山宫殿球馆大打出手,一场东部强强对话演变成一场近2万人参与的恶斗,最终导致9名球员共被联盟禁赛146场,被罚工资超过1000万美元,史称奥本山宫殿斗殴案,至今整整十周年。下文摘自我的拙作《斯特恩传》。

​《斯特恩传》之奥本山宫斗殴 <wbr>NBA10年噩梦
《斯特恩传》各大电商有售

奥本山宫斗殴 NBA的10年噩梦

    铁腕威严如斯特恩,执掌NBA30年,就没有特别担惊受怕的时刻么?当TNT名嘴厄尼-约翰逊(Ernie Johnson)在斯特恩卸任前一天把这个疑问抛给他时,斯特恩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当然,奥本山宫殿斗殴,”斯特恩说,“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我都依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我当时的心情,感觉大概就是绝望吧,就好比坐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知道自己马上要被定罪一样,那种感觉太可怕了。那也许就是我任期内最恐惧的时刻。”

斗殴能量积蓄已久

    那个时刻发生在2004年11月19日,一个周五,底特律的奥本山宫殿球馆,活塞主场迎战步行者,ESPN两场全美直播的第一场。
    斯特恩结束一周的工作回到家,难得有时间坐下来看一场比赛,活塞和步行者强强对话,非常合总裁的胃口:前一赛季东部决赛对手在常规赛的首次交锋,活塞是卫冕冠军,斯特恩不久前刚在现场给他们发完总冠军戒指,而步行者年轻气盛,急于报上赛季季后赛2比4失利的一箭之仇。
    “我们两支球队都极其不喜欢对方,双方的碰面就跟我们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公牛和尼克斯的宿敌对抗一样,球员在场上每球必争,推拉硬拽的小动作层出不穷,”杰梅因-奥尼尔(Jermaine O’Neal)说,“我们就觉得他们如一座大山一直挡在前面,我们是年轻一些,但我们是一支比他们更好的球队,更有天赋,他们虽然是卫冕冠军,但我们的战绩更好。可恨的就是,他们一直在说,‘我们才是东部老大,你们有多厉害?先过了我们再谈!’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宿敌情绪。”
    斯特恩万万没想到,这种仇恨情绪会通过一个犯规动作无限放大,联盟历史上最恐怖的一刻即将到来。
    前三节比分没有真正拉开,活塞在第四节开始阶段将分差缩小到5分,但他们投丢了随后的10个球,步行者凭借连续三分锁定胜势,掌控局面之后年轻球员在场上就有点得意忘形。
    比赛还剩6分25秒时,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抢篮板时在贾马尔-汀斯利(Jamaal Tinsley)的背后挥了一肘,正好被一旁的步行者板凳席看得清清楚楚。对这一恶意犯规动作,裁判没有做出任何处罚,双方球员的火气明显被激发出来了。还剩1分25秒,活塞落后11分,本-华莱士(Ben Wallace)为了封盖罗恩-阿泰斯特的上篮,将对方顺手一把推到了篮柱上,裁判同样没有响哨。
    “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我记得队里有人跟罗恩说,‘你可以回应一下了’,”斯蒂芬-杰克逊(Stephen Jackson)说,“我确实听到这话了,最初我以为是让他去进一个罚球,后来才意识到,这是提醒他可以通过犯规报复一下。”

斗殴惨剧本可避免

    还剩57秒时,杰克逊为步行者稳稳罚中两球,比分来到97比82,活塞攻到前场,球交到内线的“大本”手中,在他即将完成上篮的时候,阿泰斯特从后面跳起,推了对方一把,“大本”一下愤怒了,直接冲过去用胳膊肘狠推了一把阿泰,双方形成对峙局面。“大本”不依不饶,阿泰退到记录台,裁判和场上球员开始极力把两人拉开。“大本”继续骂骂咧咧,而阿泰一屁股躺到了记录台上,并戴上球员赛后连线采访用的耳机。
    “活塞队是问题的根源,他们引发了这一切,活塞的球迷和华莱士是最凶狠的攻击者,尤其是华莱士,他怎么劝都冷静不下来,”ESPN场边记者吉姆·格雷(Jim Gray)说,他当时就坐在记录台后,离阿泰仅有一步之遥。
    关于阿泰为什么要主动躺到记录台上,他在2010年的匹克中国行时给过我这么一个解释:“我知道自己有情绪掌控问题,所以一直在看心理医生,医生告诉我,每次遇到自己觉得要失控的情况时,得想办法尽快逃离情绪现场,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当时就是想起医生的建议才这么做的。”
    坐在家里电视机前的斯特恩,通过直播画面清晰地看到了这90秒内所发生的一切,播到这里时他并未引起特别大的注意,毕竟类似的场面,在NBA虽不是每天都有,但也算常见状况,球员被隔开情绪一冷静,比赛很快就会继续开始。
    “只要阿泰斯特和华莱士被隔开了,我们就觉得不会有任何问题了,”蒂姆-多纳吉(Tim Donaghy)是当天的主裁(他也是联盟臭名昭著的赌球裁判,详见本书“第十四章 裁判赌球门”),“我们裁判组看事态稍微平息后,就来到一边分析整个情况,这样等比赛重新开始时,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吹罚,该把谁驱逐出场。”
    不过,斯特恩和多纳吉都失算了,所有人都被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

球迷参与斗殴升级

    观众席上一杯从天而降的啤酒,不偏不倚正好泼洒在阿泰斯特的身上,而在啤酒下来的前一秒,“大本”愤怒地摘下自己的护臂,朝阿泰扔去。护臂没有打中阿泰,但那杯啤酒却喷洒了他一身。阿泰突然爆发了,他甩掉头顶的耳机,从两个步行者的官方解说员身上迅疾跨了过去,冲向看台。
    马克-博伊尔(Mark Boyle)是步行者的电台解说,当阿泰“噌”地起身时,他下意识起身想顺手拉对方一把,避免事态扩大,结果阿泰如冲出笼子的“野兽”,直接踩着他身体扑向了看台上的球迷。
    “我当时不知道,但事后检查发现我有五个脊椎骨骨裂,”博伊尔说,“我妻子到现在还拿这事笑我,‘如果你当时能拉住罗恩,不让他上看台,那一切都不会发生’,我只能苦笑着回答,‘上帝啊,我要是能拉住罗恩,我可能早去NFL打球去了!’我的解说搭档斯里克-莱纳德(Slick Leonard)就聪明多了,他迅速躲到了一边,逃过一劫。”
    接下来的一幕,让斯特恩从家里的沙发上蹦了起来,事情瞬间就超出了他的预料。
    阿泰斯特冲进观众席,双手抓住那位他认为朝他泼洒啤酒的球迷,使劲摇晃对方:“是你干的吗?是你吗?”这位叫迈克-莱恩(Mike Ryan)的球迷只能摇头,而真正的“黑手”约翰-格林(John Green),当时从阿泰的身后一把抱住他,与此同时,又一杯啤酒泼向了阿泰,围观的活塞球迷几乎全部参与进来,把手边能找到的杂物都往步行者球员身上砸,现场瞬间形成球迷和球员乱战的局面。
    “当他(阿泰)躺上记录台的时候,球迷和球员之间的这道唯一隔离保护屏障等于就没了,如果他待在板凳席,还需要跨越椅背或者记录台,这从某种程度上能阻止一些疯狂举动的发生。”活塞队CEO和场馆运营总监汤姆-威尔森(Tom Wilson)说。
    斯特恩看到这一幕,愤怒、担心、无奈,所有情绪一股脑冲上了脑门。
    “Holy S**t!(天啊)”
    他朝电视破口大骂了一句,拿出电话,直接拨给了NBA副总裁拉斯-格拉尼克,后者当时并没有在电视机前看球。
    “你在看球吗?没有的话赶紧他妈的给我打开电视,你都不会相信发生了什么。”斯特恩几近怒吼。

警察差点儿带走阿泰

    在球迷和球员的混战中,活塞主帅拉里-布朗(Larry Brown)拿起现场宣告的话筒,试图劝主场球迷冷静下来,但根本于事无补,整个球馆的敌对情绪已经被点燃,漫天的杂物飞向步行者球员,包括好几把铁制的座椅。
    “球馆根本没有安保,那是NBA当时最大的球馆之一,全场2.2万名球迷都群情激昂,而我们刚刚完胜了他们的球队,”小奥说,“我不是说那些球迷都是坏人,但有很大一部分真的想伤害我们。”
    根据后来的调查报告,奥本山宫殿球馆当晚现场只有三个警察维持秩序。活塞和步行者出动全部工作人员,才勉强将球员从观众席上拉下来。球员刚回到场地上,有激进的球迷趁机溜到场地上,追着要和步行者球员打架。
    “一些球迷跑到场地上,嘴上边走边骂,‘我得打这个谁一拳’、‘我得打那个谁一拳’,当他们走近球员的时候,才意识到,‘我都够不着他的脸’。”步行者中锋斯科特-波拉德(Scot Pollard)回忆说。
    对峙中,小奥在场地上直接击倒了来犯的活塞球迷—据《底特律新闻报》后来的报道,这名叫做查理-哈达德(Charlie Haddad)的活塞球迷当年曾在场边威胁过姚明。这无疑更加激怒了现场活塞球迷的情绪。步行者队的教练组开始意识到,必须马上让球员离开球场回更衣室,助教查克-佩尔森(Chuck Person)最先护送着阿泰斯特离开,在通道口,活塞球迷的杂物如暴雨骤下,两人的衣服都湿了。
    与此同时,场地上出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拿出了对骚乱人群常用的辣椒喷雾器,不管是球员还是球迷,照喷不误。雷吉-米勒(Reggie Miller)当时仍在为步行者效力,不过当晚穿着西装不能上阵,他请求警察:“你们千万别喷我,我的西服可是好几百块钱买的!”
“事发前十分钟,我们根本看不到警察的身影,突然之间,他们拿着辣椒喷雾器对准了我们。”小奥说。
    活塞球员达文-汉姆(Darvin Ham)当天让老婆带着两个宝贝儿子在场边看球,当他们看到这一幕时,直接吓哭了。
    “我的小儿子多诺万才4岁,看到这一切哇哇大哭,他的哥哥也大不了多少,他把弟弟搂到胳膊里,还拍着对方的头安慰着弟弟,”汉姆回忆说,“小儿子以为NBA永远都完了,等我告诉他事情不是这样,他才缓过来。除了他,我还看到很多小孩惊吓的神情。”
    步行者球员和教练在球迷的“枪林弹雨”中跑回了更衣室,主帅里克·卡莱尔想让球员都冷静下来,小奥非常不爽,他认为就该以暴制暴,师徒两人吵着吵着差点儿就动起手来。
    “等我们差不多都冷静下来后,罗恩问了一句,‘杰克,你认为我们惹下大麻烦了么?’”斯蒂芬·杰克逊回忆说,“汀斯利一下笑晕了,‘罗恩,你是在开玩笑么?麻烦?我们要还能继续留在这个联盟打球就是万幸!’到那会儿,我才知道,罗恩之前那段时间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阿泰斯特的麻烦就在眼前,因为涉嫌攻击球迷和斗殴,现场警察准备逮捕并将他带回警局处理,步行者助教凯文-奥尼尔(Kevin O’Neal)灵机一动,提前把阿泰送上了球队大巴,任凭警方怎么叫唤都置之不理。步行者队最终顺利离开球馆,并连夜乘坐包机飞回了印第安纳波利斯。

严厉处罚史无前例

    第二天是周六,危机公关不能等。斯特恩一大早通过联盟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昨晚的事件是让人震惊、恶心和无借口可找的,对每个与NBA有关的人来说这都是耻辱!我们的调查正在进行,预计明晚就能完成。”
    “有很多因素促成了这次斗殴事件的发生,如果阿泰斯特不对本-华莱士犯那次规,如果本-华莱士不过度反应,如果当值裁判马上控制好局势,如果阿泰不躺到记录台上去,如果那个球迷不扔那杯啤酒……这一连串的事情,只要有任何一件不发生,这起斗殴就可以避免,”斯特恩在10年后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结果它就是发生了,球员失控、球迷失控,裁判也没能控制局面,安保还能做得更好,这确实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还在后头,在斗殴发生后的48小时,也就是那个周末,奥本山宫殿打架事件成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NBA球员瞬间和恶棍流氓画上了等号。
    “我认为媒体把这起事件歪曲了,”达文-汉姆说,“失控的NBA球员成了头条,我们变成了‘狂恶的黑人’,而球迷的行为却被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我知道球迷经常讨论我们球员的投篮或者运球,但我也听他们无理过激咒骂我们的老婆和孩子,朝我们头顶乱扔过东西,做过超越底线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球员所生活的世界。”
    纵使球员百般冤屈,但斯特恩比谁都清楚,留给他的解决办法只有一条:严厉处罚。“我做出这个处罚听了很多人的意见,但我知道,这是我必须做出的决定。”斯特恩说。
    包括阿泰和大本在内9名球员遭到禁赛处罚,总禁赛场次达到146场,这是NBA到目前开出的最大一张非涉毒事件的罚单,所有被罚球员因此损失工资总和约1000万美金。
最惨的就是阿泰斯特,他被取消了当季所有比赛的参赛资格,73场常规赛加13场季后赛一共86场,直接薪水损失接近500万美金。
    “我开始以为罗恩也就会禁赛10场,”拉里·伯德说,“那天晚上很多人做了错误决定,而罗恩和步行者承担了全部的责任。”
    也有不这么想的,比如斯蒂芬·杰克逊。
    “我真的认为斯特恩罚轻了,他完全可以轻轻松松把我们全部踢出联盟,当然这只是我的观点,”杰克逊说,他被禁赛了30场,“罚掉300万美金很残酷,但如果能留在这个联盟,我宁愿放弃那300万,我不想没球可打。”
    因为打人,阿泰斯特、杰克逊、小奥、安东尼-约翰逊(Anthony Johnson)和大卫-哈里森(David Harrison)和球迷一起被告上了法庭,五人最终没有蹲监狱,只是被判罚做社区服务,朝阿泰扔啤酒的那位叫格林的球迷,成为唯一坐牢的涉案者,他在监狱服刑了30天。
    这次斗殴最大的受害者实际上是步行者,这支原本有望帮助雷吉·米勒在职业生涯末年实现总冠军梦的实力之师,接下来连续滑坡,米勒也在事发当年彻底死心,赛季结束后就宣布退役。
    “那支步行者再也没能恢复过来,它对我们球队也影响很大,”活塞主帅布朗说,“不仅仅是这两支球队,还有整个联盟的形象,NBA花了多年时间才回到正轨上来。”
    斗殴发生之后,斯特恩意识到调整必须马上进行,他迅速总结了三条新规发到球队:1.球员绝对不能进入观众席,有任何问题必须先通过安保解决;2.球迷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能因为买了球票就可以在NBA球馆为所欲为;3.NBA将审查所有球馆的安保计划,球队根据要求必须当即做出调整。
    仅仅3个月时间,NBA便在斯特恩的主导下制定了详细的球迷行为准则,对球迷在NBA球馆内的行为举止从法规上加以规定。这里面最重要的有两条:1.球馆卖给球迷的酒精饮料,容量最大不能超过710毫升,而且每个人最多只允许购买两杯,另外比赛第三节结束后,球馆不允许再对球迷出售酒精饮料;2.在每队球员和观众之间,至少安排三名专业安保,场内通道口设置协保。
    将来有机会到NBA球馆看比赛的球迷不妨留意一下,每场比赛前,球场广播都会逐条念出球迷行为准则的内容,而在球场上那些穿着黑色西装和警服、面对观众席的工作人员,就是NBA球场的安保,感受一下他们的敬业。
    “我们必须保护好NBA球馆最好的座位,”斯特恩说,“那就是场边座位,那应该是我们球员和球迷都觉得自在舒服快乐的地方,任何人想要破坏这个,必须受到严厉惩罚!”
    在小奥看来,奥本山宫殿斗殴事件还有一个影响。
    “说实话,我觉得这就是联盟(2005-06赛季)开始推出着装令的原因,因为NBA突然间就‘失控了’!我看那些评论员,那些所谓的专家在电视上评论,NBA太嘻哈化了,一个NBA球评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让我很震惊,你喜欢的音乐能决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么?就在斗殴后没多久,着装令就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