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滢、俞湘君双钢琴乐评——现代音乐与禅定

(2013-10-18 23:34:24)
标签:

杂谈

    今晚,要真诚的感谢江滢和俞湘君带来的震撼!走出上音校门的这么多年,原以为现代音乐只是唬人的把戏、怪诞的进化,毕业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仅仅只听只弹贝多芬、莫扎特、巴赫,因为在那些理性不带情绪的音乐中经常能找到禅定中的“轻安”与世俗中的“宁静”;没想到就在今晚,她俩的精彩演出让我再次品味了现代音乐的美!这种美无关形式、无关炫技,更无关听觉习惯!它让你的耳朵一直存在于当下而获得“轻安”,随之引发了“禅悦”!
  回忆在上音研读作曲理论的三年,每天接受着来自全球现代音乐的洗礼,每天翻阅的像绘画一样的总谱,从音级集合到微复调,从Ligeti到谭盾,如是等等!这时候现代音乐之于我无疑是新奇 期待 迷恋;自从我毕业了将普及音乐教育作为自己的工作以来,逐渐远离大众不能接受的现代音乐,它由此而变得一无是处,我偏见的认为那是象牙塔里的谣言、皇帝新衣的童话,甚至参与过第一界上海音乐学院当代音乐周的鄙人,今年一场音乐会都没去听,说到这里觉得有点愧对恩师温大人!无论如何当年求学的我认为温大人和陆老师虽然风格迥异,却是国人现代音乐中的最美和声与配器!
  好,为以表敬意与歉意!决定将今晚的音乐会酣畅淋漓的再现,以禅定觉知的方式再现音乐,我想这大概也是国人第一次,吧?
  上半场,全是Kurtag说实话我对这位作曲家不太了解,只知是匈牙利人,但一开始就立即被他的轻柔慢板吸引住了,类似于一种电影背景音乐的通而不俗,用了一些流行音乐的和弦,这仅仅只是一个引子,毕竟还是给了我们宁静的进入,演奏者的音色处理的轻盈剔透,我整个人安静下来,周围的观众也很专注;接下来第二首,前面引入仍然是大众可以接受的巴赫风格,(此时正对我前排的几个老外好像很沉醉)可同时又带了些许现代音乐的影子,比如结束在一个未解决的属七和弦上,直接颠覆你以为它会到主音的期许!这即是“无常”——随着越来越多的颠覆元素出现,主音越来越模糊,调式逐渐被瓦解,打破了你心中对于音乐所有的回忆与期许,当下如果你做不到跟着它那抽搐的和弦,不规则的节奏而摆动,你即会厌恶、不想面对(此时前排情侣老外开始抱在一起抽笑,那女的好像坐立不安)因为你在这里面找不到任何跟以前相似的影子(不念过去),也找不着任何关于未来既定的音乐路线由此你会缺乏安全感(不畏将来);而当你放下所有的偏见,既定的概念等等,这即是“无我”——你只是纯粹的聆听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音符、和弦、节奏,你知道它们正在发生,并全然的接受,不作评判,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你会发现这一切的音乐是那么美好,它的每一次发生都在提醒你如如不动、了了分明!Its great~
  我忽然的放下了那些所有放不下的过去,抛开了那些所有不确定的将来,当我正沉醉其中,上半场结束了,音乐结束在激动交错的连续不协和和弦中,仿佛在击鼓,掌声热烈!
  中场休息,那几个老外带着诡异笑容起身离开了,我想,也好,正好不挡视线!
  下半场,以Bartok进入,民族五声音阶结合了匈牙利特有的节奏,非对称节拍让人更有舞蹈的冲动,就现代音乐的“悦耳”方面来说,巴托克应该算一个,从此时观众的专注度就能知道这一点,所谓“雅俗共赏”。后半部分,由Ligeti的几个猛然有力的厚重和弦进入,江滢弹得铿锵有力而不失沉稳大气,如果你不看现场不会想到是一个女人的演奏。而后俞湘君的单音加入进来,似乎是点缀,似乎是回应,总之是同一个主音上的不断重复,与江滢的厚重和弦一唱一和。这种重复大概持续了一分钟以后,观众席开始骚动,屁股开始在板凳上扭动;为什么会骚动?因为凡夫人的心刹那生灭,需要不断的外在的刺激来满足这颗心,无法安住在这不断的重复中。殊不知,您屁股再安住会儿,心静一静马上就能体会到这细微的变化。众所周知,Ligeti是以微复调著称,既然音乐可以往激情澎湃,往大里写,它的对立面就是往不断的微小变化中去发展,如果你的心念过于粗大,便无法体会到这种细微的美妙。此时,俞湘君那边的单音逐渐变为二度颤音,珠圆玉润的滚动着,非常吸引人,并且还时不时加入一些不协和音来改变和声的色彩,这些细微的变化就是这么隐晦的藏在不断重复的颤音中,这即是“细无常”——以致于观众席开始有玩手机的、甩眼镜的(还好他是踩着颤音的节奏)、回头张望的……我们通常对死亡、车祸、离婚这种“粗无常”有强烈的感知,却不知道摆在你面前的桌子里面木头分子一直在运动,却不知道你额头上第一根皱纹开始形成的时间不是昨天是十年前,这即是“细无常”,它需要敏锐的心才能感知到,如同ligeti的音乐一般,听着颤音细微的变化我仿佛看到了木头分子运动的场景,由此而安住在了这个画面;接下来,颤音继续演变,逐渐的演变成片状琶音,它是那么的温婉大气,当然同时仍然会有单音、和弦的偶尔点缀,闭上眼,仿佛我看到了大气、雨滴、甚至是冰雹,直到今天我才读懂了以前分析过那么久的Ligeti用他最细腻、最潜移默化、最自然的手笔描绘着大自然。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结束,在一个逐渐远离的和弦混响中戛然而止,两位演奏家停顿沉静了片刻,这即是“静默”,在暴风雨后一切恢复如初,一切如空。
  印象深刻的还有第一次与江滢的见面,当她谈到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在象牙塔和老百姓之间搭一座桥梁时,让我觉得她不仅是一个追求理想的钢琴家,更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由衷的佩服与赞赏!同时也向所有在为音乐之于社会的意义做出贡献的工作者、艺术家们致敬!(这也是为什么反复谈到了“观众席”的原因)
  感恩这场听觉盛宴,让我明白了现代音乐的意义不仅在与在它面前东西方人平等,同时它是最佳颠覆我执,观无常无我的声音素材!从哲学的角度讲,它正引导我们进入另外一种生命的思考状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