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大学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1,346
  • 关注人气:4,9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搞不懂,当代的中国文学作品有什么好看的?

(2016-08-11 20:10:32)
标签:

杂谈

当代文学大咖中你最爱谁?


中国进入21世纪之后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因为老百姓误解和偏见太多,文坛总是挨骂;因为老百姓没法有偏见和误解,足坛总是挨骂。

无论是专业的评论者还是专业的吐槽者,都喜欢感叹一下诸如“文学死了”、“当代文学都是垃圾”、“看书当然要看外国书”之类过时的东西,而另一边却是莫言、曹文轩等当代名家不断斩获重要的国际荣誉,中国文学的地位正在被世界认可

那么,中国当代文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从文本细读的角度考察当代文学作品我们到底能看到什么样的风景?

众妙之门:80年代以来中国长篇小说的文本奇观

马原《虚构》他的小说诡异莫测,它进入异域神秘经验所达到的境地

本书之所以选择马原的《虚构》作为首篇分析的作品,是因为这篇小说是80年代中国小说艺术变革的最鲜明的标志。它公然以“虚构”命名,就是直指现实主义艺术规范的“现实性”与“虚构”的关系。它表达了80年代中国小说与西方现代/后现代主义小说方法内在的密切联系,尤其是与博尔赫斯的小说在文本细节上的独特联系,体现了80年代中国小说寻求突围的独特路径。当然马原有他独到的小说经验,他的小说诡异莫测,它进入异域神秘经验所达到的境地,它对特殊的身体疾病与性爱经验的揭示,相当大胆地越过了当代小说经验的限度。所有这些,都有力地拓展了人们对世界与生命存在的感知深度和广度。


苏童:《罂粟之家在80年代后期,何以有/何以需要这样的唯美与抒情?

80年代的先锋小说无疑对汉语小说的表现力做出了最为有效的拓展,作为它的副产品,也为文学抵达人类的经验世界提示了延伸的空间。苏童的《罂粟之家》堪称唯美主义的代表作,且不论它对历史的重写,对阶级与人性的独特把握,对宿命的感悟,这些在20世纪汉语小说经验中,已然是别具一格。它对感性的表现也算是汉语小说中的登峰之作,描写与诗情、颓废与无望、刻画与写意,都可谓笔法精湛,令人惊异于在80年代后期,何以有/何以需要这样的唯美与抒情?


白先勇:《游园惊梦》他的古典气质给予现代主义以别样的意味,也使中国的文学传统获得了另一番美学景象。

白先勇在台湾现代作家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游园惊梦》也是本书选择的唯一一篇台湾当代小说。如此选择有偶然原因,数年前我去台湾参加白先勇国际学术研讨会,那一年白先生七十寿辰,我看到白先生神采依然,温文尔雅,可以看出他的现代派与中国传统的内在联系。白先生对《牡丹亭》情有独钟,他介入现代派则是以对《牡丹亭》的某种处理为导引。《游园惊梦》可以看作白先勇步入现代主义的突出标志,以其独特身世经历,在现代性历经巨大变异之后,写出个人在历史中坠落的情态,尤其是通过女性形象来表现人生命运多舛之痛楚。他运用意识流的手法表现人物心理的复杂微妙变化,可见出艺术探索之可贵。白先勇这样一个如此具有传统意味的作家,何以也要靠近现代主义?他的古典气质给予现代主义以别样的意味,也使中国的文学传统获得了另一番美学景象。


王小波:《我的阴阳两界王小波的小说一直有一种自由的品性,同时他始终在表现身体的困扰。

王小波的小说一直有一种自由的品性,同时他始终在表现身体的困扰。显然,自由不只是精神和灵魂的问题,它要通过身体表现出来。我的阴阳两界》表现了王小波相当直接的对身体压抑的批判,小说的构思十分独特,在阴阳两界的双重结构里来展开故事。生命存在的世界不只是过去与现在,而且还有阴界和阳界的区别,它们相互分离,也在不同的方位交错变异。这篇关于身体困扰的叙事也挑战了感性的限度,王小波从来不回避身体的感性存在形态,那里有困扰,有病态,有抗议,有温情。他关于身体的书写不只是突破了感性的樊篱,也是当代对身体与精神自由思考的最深刻的表达。


王朔:《我的千岁寒他改变了文学写作的基本姿态和方向,在王朔之后,个人写作才成为可能。

王朔是中国八九十年代文学转型期最为重要的作家,他改变了文学写作的基本姿态和方向,在王朔之后,个人写作才成为可能。在这一意义上,当然并不是说王朔多么有本领,而是在这个历史时机,王朔无意中承担起了这样的角色,他本人的天分和生存状态也使他能担此角色。然而,沉寂了十多年的王朔,在新世纪要“王者归来”,却转向了寻求信仰和纯文学,这让文学界和媒体都猝不及防。《我的千岁寒》确实是一个十分奇特的文本,它被称为小说本身就是对当代小说变革的再度挑战,它引入禅宗的资源,并且在叙述语言方面做得相当纯粹和精致,也不乏实验性的手法夹杂其中。尽管从常规小说的趣味来评判这部小说的艺术性还让人十分踌躇,但从当代小说艺术变革的角度来看,这部小说把宗教、语言实验与当代精神的迷惘结合在一起,它的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贾平凹:《废都》 争论的焦点是《废都》写了性,如此露骨地写了性。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贾平凹的小说都具有最坚实的本土特色。关于贾平凹的《废都》的争论,在90年代初的文坛形成了影响面最广的一个文学事件。争论的焦点是《废都》写了性,如此露骨地写了性。关于《废都》的道德批判给90年代初知识分子的重新出场提供了最有效率的话语机制,但我们今天或许可以重新审视,贾平凹何以要在90年代以露骨的性描写来揭示所谓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问题?这个时代的精神困扰,只有通过身体的焦虑才能表现吗?经历过《废都》的争论,贾平凹在21世纪过去几年出版了《秦腔》这种关怀现实的作品,他以更为平实朴素的笔调来写乡村生活,写出那种原生态和颓败的乡村景象。《秦腔》与《废都》一为乡村,一为城市,二者风格迥异,它们显示了贾平凹另辟蹊径的努力。《废都》的焦灼放纵,与《秦腔》的质朴本真构成强烈反差,前者试图回到传统美文,后者却是贴着土地在写;很难说何者为高,只是作者开掘不同的表现方法而已。但《秦腔》确实表现了回到本土、回到汉语的小说开掘出厚实而真切的当代性。把这两个文本放在历史语境中来阐释,是要看到小说文本是如何与历史发生关联,并且历史意义又是如何不可避免地投射到小说文本内的。


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在这部小说里建构了一种新的关于乡土中国的现代性叙事,一种自发的农民的自我意识。

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被称为中国的《百年孤独》,他并非是刻意要在马尔克斯之后来说中国的故事,只是去写出20世纪中国乡村农民的本真生活,对农民几乎可以说是一次重新发现。在这部作品中,几乎所有的农民都在寻求朋友,都有说出心里话的愿望。这样的一种愿望跨越了20世纪的乡村历史,刘震云在这部小说里建构了一种新的关于乡土中国的现代性叙事,一种自发的农民的自我意识。在20世纪经历剧烈转折走进现代的过程中,乡村农民也有他们的孤独感,有他们的内心生活和发现自我的能力。


莫言分析这样的文本,我们不得不重新回到历史中,同时回到当代中国文学的变革中。

很显然莫言在当代中国小说家中显得无比强大。2012年10月,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表明世界对中国文学的积极肯定,也表明莫言的作品经得起世界文学标准的考验。从《红高粱家族》到《丰乳肥臀》,从《檀香刑》到《生死疲劳》,直至《蛙》,我们看到中国进入现代历史的苦难历程,分析这样的文本,我们不得不重新回到历史中,同时回到当代中国文学的变革中。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看到莫言的作品的艺术含量,他对当代文学变革的贡献,甚至向世界文学贡献的中国文学经验的意义所在。

莫言、贾平凹、刘震云马原、格非、余华、王朔……这些家喻户晓的名字基本撑起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天际线,陈晓明老师今夏集结成书的新作《众妙之门——重建文本细读的批评方法》,通过文本分析的路径开启当代文坛的众妙之门,将“众妙之作”的文本外壳层层剥离,展开对文学意义内核与文学史脉络的分析探讨,重构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当代小说的“最后的记忆”。

每一部作品都像一道连接着无限世界的大门,文本细读的方法和理论则成为打开大门的钥匙。如果你还是搞不懂中国当代文学的意义及价值所在,不如赶紧去读书充电。

- 版权信息 -

作者:陈晓明

编辑:守拙堂陈峤

本文摘自《众妙之门:重建文本细读的批评方法》

图片来自网络

转载及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emily_wangwe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