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好大一棵树
好大一棵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681
  • 关注人气:6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您是我心中永远的记忆

(2010-10-31 20:15:55)
标签:

心路

母亲,您是我心中永远的记忆

柯杨宗

记忆像重峦叠嶂的山脉,有峰有谷,有高有低。而我对母亲的记忆,却好比这山脉中的主峰,高高地耸立在我记忆的峰巅,刻骨铭心。

母亲是2003年正月十七走完她的一生。而在她生命的75个春秋中,命运却用一个“苦”字大写了她。小时出身贫寒,嫁到柯家后,不仅挨饿,中年时因患病险些掉进了鬼门关。晚年正当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时,又一次被病魔缠身,整整被病魔折磨了6个年头,直至离开了人间。

母亲一生共生育了10个儿女,其中有2个被饥饿夺去了生命。在我们幸存的8个兄弟姐妹中,母亲不知为我们吃了多少苦。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都是缺吃少穿,母亲便四处好话说尽去借粮食。母亲的为人厚道在周边是有口皆碑的,因此每一年我们都能勉强地度过难关。隐约记得还是在“大农活”时期的一个春节,那已是大年三十的上午,别人家都在高高兴兴地准备着过年,可我家却已是揭不开锅了。哥哥那时学木匠手艺,一年辛苦到头,到年底了也没讨回一分钱工钱。后来,一位好心的邻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借来了5块钱。大年三十的下午,我和姐姐在父亲的指派下,紧紧地攥着这救命的5块钱,到缺口街上凭发的肉票称了两斤猪肉等“年货”。晚上,我们围坐在桌子四周,美美地开了一年难得一次的“洋荤”。当姐姐劝母亲坐在一起吃时,母亲却说她已在厨房烧菜时吃过了。其实母亲就根本没有吃。妈妈,您为您的儿女们,您太苦自己了!我的大姐、二姐都嫁在本村,妈妈也从来没少为她们家操心,虽然近在咫尺,即使她们常请母亲,但母亲却很少去她们吃过饭。因为她心里只有儿女,但从来不给儿女添一点负担。三姐远嫁在邻县的无为,却最让她放心不下,也成为了她一生心中最大的牵挂。母亲每天起早贪黑地辛劳,但还是主动乐此不疲地为子女们照看孙子、外甥们,她把她的一生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下一辈。

儿是娘的心头肉,娘把儿女们看得比自己更重要百倍。记得小妹五六岁的时候,在一次玩耍中不慎落入村子里的一口水池里,被淹得奄奄一息,险些夺去了生命。正在农田里干活的母亲听到这一消息后,拼命地跑回家,抱起小妹哭得昏厥了过去。醒来后,她又不吃不喝守在小妹的身边整整三天三夜,直到小妹清醒了过来。小妹终于脱离危险了,但母亲却因为对小妹过度的担忧和极度的疲惫,不仅消瘦了许多,而且还病倒了好几天。母亲的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镌刻在我的心里,至今也不会忘怀。

有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子女再大,作为父母却依然为其牵挂。上世纪八十年代,面对家徒四壁,提前辍学的两个弟弟跟着村里人到江苏打工。临行的头天晚上,母亲在煤油灯下仔细地缝补着一件件衣服,我和弟弟们睡在床上一边聆听着母亲的叮咛,一边看着母亲在为弟弟缝补衣服。那时,母亲已是年老眼花,针头时时刺破母亲的手指,流出一股通红的鲜血,但母亲却仍然一声不吭地继续地缝补着。那一针针,好似刺到了我的心上,心在滴血,心在疼痛,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角,打湿了被头。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慈母手中线,游子手上衣,临行密密缝”的真正含义。第二天清晨,细雨笼罩着整个村庄,母亲冒着绵绵的细雨把弟弟送到村口。风越刮越大,雨打湿了母亲的衣服,但母亲却一直站在风雨中,注视着弟弟们远去的方向。三十多年过去了,雨中母亲站在村口的那个镜头,一直定格在我的心里,仍然是那么清晰,那么让我心痛,每当翻开记忆的这一页,我都止不住地潸然泪下。

当时那个年代,在外打工想找一份工作也非常困难。我的两个弟弟跟着村里人一起,从安徽到江苏,又从南京到丹阳,辗转好几个地方,也没能找到工作。后来,他们在丹阳上火车时,由于人山人海,在上车的时候挤散了,结果四弟一个人挤上了去上海的火车。没挤上火车的三弟望着载着四弟奔驰而去的列车,无助地差点哭了。消息传到家里,妈妈心疼得日夜无眠,背地里不知流下了多少泪水。

1996年,母亲因高血压而引起半身不遂,行动出现了很大的障碍。但是,母亲为了少给儿女添麻烦,不影响我们的工作,她坚强地在老父亲的协助下坚持做到生活自理。然而,从那时起,我们发现,母亲对子女的牵挂更重了。

2002年,我到巢湖工作以后,每次双休日回家,母亲都在盼望着,而我在临走时,从母亲的眼里分明看到了她对我的依恋。可是,母亲总是对此只字不提,并叮嘱我安心工作,不要为她分心。即使母亲在病重临走之际,还再三叮嘱大家在她去世以后不要大操大办,一切从简。

“霜殒芦花泪湿衣,白头无复倚柴扉。”如今,母亲早已在天堂的那个世界了,我无法再报答您,但我对母亲的无尽思念,会穿越两个不同世界的天空,永不断线的。妈,如有来世,您依然是我的母亲。儿祝您在生命的那一头幸福愉快!母亲,您是我心中永远的记忆


                    (图为我的父亲柯承先和母亲张兰英)

注:此文分别发表于《皖江晚报》、《巢湖日报》、《都市晨刊》、《巢湖广播电视报》、巢湖人民广播电台、《金土地文学》等多家媒体。荣获2008年巢湖市“母亲节”征文一等奖。

《中国企业党建网》:

http://www.qiyedangjian.com/html/yanjiangzhici/meiwenfenxiang/2014/0331/35557.html

http://www.yinyuetai.com/video/7717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