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河湖海四方客
江河湖海四方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288
  • 关注人气:1,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内蒙巴左】 辽上京辽代石刻

(2013-11-05 17:37:01)
标签:

旅游

辽上京

经幢

四电王

韩氏家族墓

分类: 【辽蒙黑吉】
  国庆当天安排的是博物馆专题日。

  天气预报这天有雨,不太适合野外活动。同时也为了在行程上避开博物馆不开门的周一。不过,这些县市博物馆长假期间开不开门是很不靠谱的事。所以,从真寂之寺到达巴林左旗县城后,顾不上安顿住处,先去趟博物馆打探一番。运气还真不错,上京博物馆里值班的保安明确答复明天开门。这样真是太好了,如果上京南塔看不到,上京博物馆再错过,这一趟就太失败了。
  住店安顿不提。一夜风雨声,几番梦里回。

  出门在外,总是习惯性的早起。博物馆开门不会很早,但还是早早到达。夜雨已住,天依然阴沉。彤云密布,寒风大作,塞外清晨凉意大盛。
  早来,是因为前一天傍晚探路时,发现在博物馆大楼背后摆放着不少石刻。那正是我所爱。



  前召庙在圣水山(蒙语阿尔善乌拉)东南的伞形山前,与后召庙相距五华里,早期清代建有寺院,称隆善寺。
  四电王幢放于前召佛殿左侧。高1.52米,四角形基座,上为莲台,幢身八面。破残比较严重,现存为各段的拼合。通过对比老照片可以看出,两段幢身间的莲台和上面的华盖不是原配。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上段幢身各面浮雕佛、弟子、菩萨像,多被毁坏。从残存形象还可以看出原貌的精彩。从四面佛像的手印可以判断出为四方佛。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幢身八面上文字题写幢名、三身佛以及四方电王名号:
  • 佛顶尊胜陀罗尼幢
  • 南方光明电王设羝噜
  • 圆满报身卢舍那佛
  • 西方光明电王名主多光
  • 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
  • 北方光明电王名苏末多尼
  • 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
  • 东方光明电王名阿揭多
  《金光明最胜王经 如意宝珠品》:“汝等谛听!于此东方有光明电王名阿揭多,南方有光明电王名设羝噜,西方有光明电王名主多光,北方有光明电王名苏多末尼。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闻如是电王名字,及知方处者,此人即便远离一切怖畏之事,及诸灾横悉皆消殄。若于住处书此四方电王名者,于所住处无雷电怖,亦无灾厄及诸障恼,非时枉死悉皆远离”。
  知晓并书写四方电王名号可以消灾避难。四方电王的信仰至少在关内不很流行,平时所看的辽金经幢上还没见到过四电王名号。

  石幢基座四面,上面分别为舞蹈、祈祷、双狮和牡丹。有人提出其内容可能跟辽代原始宗教有关。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乾统九年幢,日本学者鸟居龙藏于召庙一带做文物调查时发现的。原位于前召庙后平顶小石山上。文革时被弃于山腰间。1972年移至旗文化馆。
  经幢基座为四角形。基座和幢身之间是覆莲层。幢身八面,各面刻陀罗尼经,通高1.8米。幢身上有铭文:“特建石幢子一座。僧蕴崇、李阿刘......乾统九年己丑午时十月三日上京开化寺僧普()(达)”(据《全辽文》)。这件经幢说明了前召石窟为辽代开化寺。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幢座四面,各面分刻龙、凤、迦陵频迦和牡丹纹。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这里的经幢基座常见四方形。侧面上的雕刻往往十分精美。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另外的两座经幢,也似拼合品。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辽金火葬墓最常见的葬具为石棺。大多由不同颜色的石块凿成,基本上为长方形或方形。石棺盖多为覆斗或悬山式,多模仿屋顶的样子,与棺体子母口相和。石棺外表多素面,也有雕刻四神图案和其它图案的。巴林左旗发现的石棺数量很多。石棺不仅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使用,也有不少贵族使用。
  辽金火葬墓基本上都与佛教有关,石棺的出现与僧侣舍利函有关,舍利函大小不同函盒相套与石棺中装骨灰匣很相似。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辽代石棺还有由六块石板组合而成的。玄武图案浮雕棺板,它是组合石棺的石板。馆内展出的龙凤纹浮雕石棺盖和龙纹浮雕石棺板都属于这种情况。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既然已经提到了,就先跳到博物馆展厅里看看龙凤纹石棺盖和龙纹石棺板吧。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从1994年开始,在距上京北八十公里的白音罕山南麓发现了韩匡嗣家族陵园。陵园前面有较大面积的祭祀址。上京博物馆里收藏有韩氏家族墓志十一盒及部分临摹壁画。
  下面的雕龙棺板和韩匡嗣墓志志盖都是出自韩氏家族墓地。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韩匡嗣家是辽代的绝对望族。韩家是蓟州玉田人,其父韩知古在太祖朝即任左仆射、中书令等高官,为佐命功臣之一。辽景宗在即位之前与韩匡嗣友善,景宗时,韩匡嗣担任燕王、南京留守等显赫职位。因大败于宋军被免职,后又复职西南面招讨使。卒后,追赠尚书令。
  韩匡嗣五子,其中尤以韩德让名声最为显赫。统和二十二年,韩德让赐国姓耶律,后又赐名隆运。
  克太原平北汉后,宋太宗马不停蹄北伐燕云十六州,当时死守燕京城不破的就是这位韩德让。辽圣宗初即位,“契丹主少、母后专政、宠幸用事”,这里说的宠幸还是韩德让。但是承天太后和韩德让执政的这段时期也是大辽的鼎盛时期。宋太宗雍熙北伐结果大败,从此后北宋再也无力大举伐辽。


  辽太祖陵翁仲和卧犬也在博物馆展厅里。
  这件无首石翁仲曾长期半埋于太祖陵前地表。2003年,社科院考古所勘察辽太祖陵,对这件石刻进行了拍照清理。发现了石翁仲下面完整的造型,以及脚前的卧犬。石翁仲及卧犬后移至上京博物馆。

  这件翁仲白色花岗岩制成。头部及左臂缺失,双手交握于腹前,长辫垂背。长袍高靴系腰带。立于方形台座上。应该是辽太祖的近侍形象。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这件卧犬出自太祖陵翁仲脚前,雕凿传神。在皇陵神道中出现卧犬比较少见。
【内蒙巴左】 <wbr>辽上京辽代石刻

  上京博物馆的这些辽代石刻,现状大多不佳,破损风化严重。但雕刻极其精美,很多内容他处少见,弥足珍贵。
http://blog.sina.com.cn/songwanyon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