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时星光
唐时星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138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2020-10-22 18:26:04)
标签:

帝陵

历史

旅游

北周

杨坚

分类: 帝王の荒冢
现今的咸阳机场一带,属于北周时期的雍州咸阳郡石安与泾阳附近,这里也曾是昔日长安人的葬地。
据记载,当初修建咸阳机场一期工程时,便在此处发现了接近200座古墓,时代跨越战国,汉、北周、唐等多代…
先秦汉唐话不多说,单看机场附近北周时期的墓葬,就有许多当时知名的王公大臣。
例如谯王宇文俭,卢国公尉迟运,叱罗协,若干云等,这些人均是《周书》中有所记载的人物。
在这些出土的北周名人墓中,最有人气的当属生了三朝皇后,西魏北周时期的美男子独孤信了。
而在机场不远处的底张镇陈马村孝陵公墓中,还有一座迄今为止,唯一被确认了的北周帝王陵墓,也就是北周武帝的孝陵。
种种迹象,不难发现咸阳机场一代的北周墓群,是当初北周帝王贵胄所选的聚葬之地。
早听说除了北周孝陵外,咸阳附近有传说的其他北周帝王陵寝,但一直没有机会去走访。
这个十一,相约了好友们一起溜达着咸阳原,恰好发现传说的北周恭陵在我们当日回程之路上,便准备途中停一停。
10月10号,用过午餐,驱车向东北不远,便望见了树木后的冢茔。
听HBD说,这里就是北周的恭陵。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咸阳机场南侧附近的道路过宽,路又分了几条车道,掉头和辅路的口让不怎么开车的我实在是眩晕。
Y哥大牛的车技,我和BB着实佩服,不多时,我们的车已停靠在路边~
早秋的时节,茂盛的植被掩盖了不远处的道路,沿着隔离带而行,高大的冢茔如匍匐在地的幼虎,显得病弱无力。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因是临近机场,轰隆隆的声音不时从上空掠过,引得我和BB举目品评起飞翔之梦。
千载时光里,朝代更迭难计其数,昔日帝王将相的埋骨之处,于今成了迎来送往的机场。
当初无法想象飞翔天际的人们,此刻应该见惯了每日从他们头顶掠过的“大鸟”…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等待大家停车的过程,我已在外围将陵冢看了几遍。
这座少有人问津的陵寝,让我打心底里怀疑它是否真的是北周静帝的恭陵…
原因则因为北周的帝陵,除了西魏时期的那座成陵,其余均是不封不树的形制。
虽然静帝的陵寝是在杨坚建隋后才有的,但从北周武帝的阿史那皇后在隋代合葬孝陵后,孝陵依旧保持了不封不树的特点,隋文帝似乎并没有忽略北周的葬制,又怎会为这个名义上的外孙实际的棋子做一个这么大的覆斗形封土呢?
但既然当初此地有此传说,我还是本着相信的态度,希望来此拜谒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同时也是我所爱的北朝的最后帝王。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北周静帝宇文阐,原名宇文衍,是北周武帝宇文邕的长孙,宣帝宇文赟的长子,母为朱满月。
他生于北周武帝亲政后的第二年,在武帝去世,宣帝登基后,先被封为鲁王,又被立为了皇太子。
关于“鲁”,值得一提的是北周武帝宇文邕与北周宣帝宇文赟都曾做过鲁国公。
宇文阐虽不是嫡子,但因长子的身份,想是很受其父重视与关照的。
可惜,这孩子在过于小的年纪,就接受了父亲的禅位,而成为太上皇的父亲又过早地挥霍掉了自己的生命,让他不得不在懵懂的年纪里就担当起家国重任。
幼主当政,一直是个敏感的问题,于宇文阐而言自然不会例外。
因为宇文赟的离世,宇文赟的宠臣矫诏引来了颇有威望的随国公杨坚入朝辅政。
而此刻宇文阐名义上的嫡母,也就是杨坚的长女杨丽华虽不知情,却也并没有反对。
或许于丽华而言,她也急切地想寻找一个靠山,除了解决幼主当政,无法理事的局面,也是希望防止自己与幼主的地位受到威胁,让自己的家族免于受制他人…
毕竟,北周当时还有诸多有着威信出镇在外的藩王和同她一样被封为皇后的四位皇后存在。
特殊的环境,使得杨坚顺理成章地获得了都督内外诸军事的职务,并在日后逐步获得重新总领五府权力的天官冢宰,大丞相,以及相国隋王等职位。
这位名义上的外祖父权力日大,年幼的宇文阐不知道是否也曾意识到不妥,但想来他周围的人是见微知著。
一时间,诸王与有姻亲关系的臣子们纷纷开始了他们的反抗,刚刚稳定下来没多久的北方再次弥漫起战火硝烟。
与此同时,北周的不少老臣开始权衡起了利益,在宇文家与杨家间摇摆着。
宇文阐的悲剧因他的年幼而来,因早年间他祖父的穷兵黩武而来,因他父亲当初的杀伐与失德而来,也因这位“外祖父”得了天眷,得了人心…
无力改变一切的他,只是帝位上的布偶,终究只能成为杨坚下达各种政令的工具。
那一道道诏书,将他自己的羽翼一一斩断,将他的亲戚们逐个诛杀,也将杨坚一步步推向了高位,让宇文家几代人的努力为他人做了嫁衣…
直到失去一切,恐怕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曾拥有过天下…
他是宇文泰的曾孙,宇文邕的孙子,却终究没有祖先的能力,扭转乾坤……
命运残忍无情,在权力之路上,又有多少人愿意留下个隐患呢?
不论他愿不愿意,只要他还活着,有些人就无法踏实,无法安睡…
他是大隋名义上的介国公,享邑万户,车服礼乐一如周制,上书可不为表,答表可不称诏。
但这些事情又有几件真的让他享受过。
隋开皇元年五月壬申,(宇文阐)崩,时年九岁,已经成为帝王的杨坚为其举哀于朝堂,谥曰静皇帝,葬恭陵。
此时,距离这孩子禅位于隋也不过五月的时间,在他死后,宇文皇族很快也被血洗殆尽…
木行已谢,火运既兴。
熊熊的大火,势必要发展成燎原之势,为新生的势力腾清道路…
待到来年,所剩的不过是黄土下新起的无数坟丘,在风雨岁月里,斑驳飘摇…
回首来时路,此时距离宇文家诛灭高家,也才不过几年的光景,距离高家大杀元氏,也不过几十年的光阴…
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滞不前,也从未同情过弱者,但总有后来的应命之人不断出现…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生命力强盛的草木们,似乎远比我们这些人要顽强,总是在不经意间长满了先人的坟头,纵使为外力所伤,来年还是会寻到他们的身影,成为这些古墓的天然屏障…
脚下的道路难行,扎人的酸枣零星分布在上冢之路上,让人猝不及防间便被挂起衣角。
Y哥帮我们踩出了条羊肠小道,于是沿着道路逶迤而上,很快便登临了这座看起来硕大的封土。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陵顶平缓了许多,尽管天阴,但行至北侧的我们纷纷被咸阳机场的景色吸引,为飞机的起落雀跃,亦为朝代的更替感慨。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驻足在陵顶的我们,少有这样的机会近距观看飞机起飞,便都耐着性子等待着一架架飞机的沿着跑道而来,开启它们新的航程。

北周静帝宇文阐的恭陵,实际可能是战国时期的秦王冢茔,登顶所望便是咸阳机场飞机交替起落的跑道…#宝藏视频创造营##文物古迹##历史##陕西# http://t.cn/A6bHiodN

2020-10-19


听HBD说陵北还有一方文保碑,考虑到北侧的下冢之路不好走,便由他先去前方探起了道路。
紧随其后,道路坡度陡峭,Y姐和我本想互相扶着向下,不想刚听完前头说有地衣很滑,我便脚下一个出溜,直接屁股着地,还差点把Y姐和后面的XB都给带了下去。
陕西的十月总是阴雨连绵,所以丰富的水汽为菌类的生长提供了许多便利。
刚刚被地衣害得摔了一跤的我很快便被附近的木耳和蘑菇吸引,忘记了一身的狼狈。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下冢后穿梭过一片密林,文保碑也终于显露出来。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留意到该文保碑是1963年的第一批县保,时代为隋,我们一时间有点恍惚了这个墓到底是宇文阐还是杨侑的。
回来细想,考虑到隋文帝陵的位置以及隋恭帝陵名为庄,这个可能还是因为宇文阐死于隋代,所以有此一标吧。
事实上,长期以来,这个冢茔的说法并不局限于北周静帝的恭陵,确实也有说是隋恭帝杨侑之墓的,还有个说法是这个冢是先秦时期的墓葬,并且该墓与附近的司家庄秦王墓有一定关系,墓主人很可能是某代秦王。
墓主人的身份难测,在陕西这片帝王土下更是有待考古学家未来的调研才能确定答案。
不过毕竟北周时期的陵墓不应该有封土,此处又与司家庄曾经被传为董贤墓,但实际可能是秦王嬴荡墓的大冢如此之近,所以我想这冢是秦王或者秦王王后的陵寝可能会更大一些。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看过文保碑,为了不走回头路,我们继续从墓北穿越树林,直插向东侧。
和来时路相比,除了树林的一小段外,倒是好走了许多。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头顶上空的螺桨声仍在此起彼伏,穿出草丛的我再次停留在了冢前…
默默鞠上三躬…
不管墓主人是谁,我想他都曾眼见兴亡,在自己朝代远去时,偏执地守护在此,坐忘沧海桑田,聊寄愁心…
宇文阐只是个不知事的孩子,北周之亡非他之罪,就如飞机的起落,总有幕后指挥之人统筹安排。
是历史选择了杨坚来结束这场乱世,是人心之变抛弃了宇文家的孤儿寡母…
宇文家的航班只是完成了他的降落…
宇文阐的存在,便是为成就杨坚,成就未来的大隋新航班起飞…
告别冢茔,我们转战紧随这位北朝末代帝王,被隋文帝废弃的汉长安城…
北周静帝宇文阐恭陵·岁月更迭如起落的航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