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说月报微博
小说月报微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6,939
  • 关注人气:3,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创作谈:从《嫁死》到《米香》(傅爱毛)

(2011-01-23 00:57:56)
标签:

从小说到影视

小说月报

文化

分类: 创作感言
创作谈:从《嫁死》到《米香》(傅爱毛)
中篇小说《嫁死》,作者傅爱毛,改编为电影《米香》,收入《小说月报:从小说到影视(二)》,小说月报编辑部编,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1月版

从《嫁死》到《米香》

作者:傅爱毛    

    《嫁死》是一部中篇小说,曾获得《小说月报》第十二届“百花奖”。我想,这部小说受到电影人的青睐,不是它的文字或技巧过人,它感动人们的就是那种人间大爱,是善良、真诚、厚道这些最朴素也最永恒的人性美。在电影拍摄过程中,亦有很多故事和花絮令人感动,使我想起来就觉得十分温暖,也使我和电影明星陶红结下了不解之缘。
    众所周知,电影从来都是同心协力的集体劳动和智慧的结晶。小说被《小说月报》转载以后不到一周,我即接到了电影人白先生的电话,我们很快便签订了电影版权转让合同。白先生告诉我,他和许多电影人一样,为了选择优秀的电影题材,《小说月报》杂志期期必读。白先生说话的声音很激动,如同发现了一件寻觅已久的珍宝一样。他告诉我,他在刚刚看完小说的第一时间里,便打电话到杂志社,问到了我的电话,然后一分钟都没有耽搁就打了过来,而且非常肯定地表示:他要购买小说的电影版权,而且要做胶片电影。我当时是很不以为意的。因我此前已有两部作品被人购买过电影版权,我知道,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数字电影还好说一些,胶片电影最少也要投资数百万,作为一个刚出道的导演,如果不具备足够的号召力,连融资都很困难。我在电话里面告诉白先生,让他不要急于做决定,冷静下来,再认真地阅读几遍小说,过一段时间,如果想法没有改变,再打电话给我。我不愿意为了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浪费时间和精力。
    然而,刚刚过了两天的时间,白先生再一次打来了电话。他更加坚定地表示:自己已经考虑清楚,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做这个电影。他非常动情地说:他太爱这个“孩子”了。一旦相遇,绝不会轻易错过。这爱让他不能自抑,寝食难安。当发现我露出犹豫之意时,他很诚恳地说道:你是愿意把女儿嫁到皇宫里面遭受冷遇呢,还是嫁到一个痴爱她的平民百姓之家,让她备受呵护?请相信,我是真爱这部小说。我看一次就流一次泪。
    “爱”永远是女人的软肋。他对作品的热爱之情深深地打动了我,使我不再顾虑他的资历和经济实力。由于他的心情过于急切,我们甚至来不及面谈,就以最快的速度,通过电子邮件和邮局的特快专递签订了合同,谁也不曾料到的是:自签订合同的那一天起,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了最严峻也最残酷的考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接二连三地不断接到电话,直到两年后,《米香》从一百多部剧本中胜出,获得了一项一百五十万的基金奖,奔赴法国做后期的时候,还有人打电话要购买版权。他们有的是制片人,有的是导演,有的是编剧。这些执著而又可爱的先生和女士们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我,要求购买这部小说的影视版权。当得知小说的版权已经出手时,便有人劝我毁约,而且提出非常优惠的条件,包括全额支付违约赔偿金。倒不是说他们存心要挖别人墙脚,而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坚信:只有自己才能把这个作品拍好。我将永远感谢他们对我作品的厚爱,并从中获得力量。然而,面对种种的诱惑,我亦很惶然和矛盾。但,如果我毁约的话,就会成为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坚守还是毁约?这个问题足足折磨了我两年。
    电影人韩凯臣先生也算是与《嫁死》有缘。此前他在无意间曾经看到过这篇小说,非常感兴趣,但得知已被别人购买了版权,虽深感遗憾,也只能作罢了。孰料,一年之后,有人很凑巧地找到了他。他一看本子,居然就是曾经令他抱憾不已的《嫁死》。韩凯臣先生出于对作品的热爱,很大度地选择了做幕后英雄,而且冒着风险,当即借了别人一百万投资进来。陶成先生则更干脆。他当时正在外地拍一部电视剧,拿到《米香》的本子以后,只看了一遍,便丢下正在拍着的电视剧,毫不犹豫地坐飞机赶回了北京,当即拿出了一百万,再加上金英马公司的加盟,说一声:“干”!几条汉子们便开始全力以赴。
    不过,惊险的故事还在后头。这几个男人都是低调做事的人,大队的人马已经奔赴了外景地,却没有在媒体上透露一个字的信息。此刻,距离合同到期已经为时不远了,北京有一家公司也在等待着那个合同期满的日子,他们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北京重新签订合同,这一次,我欣然同意了。
    二○○八年四月十五日。
    这个日子将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使我永志难忘。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就是在头一天的晚上,我决定了要去北京和另一家公司签订版权合同。吃过了早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我们当地邮局打来的,说有人送礼物给我。当我丈夫替我去把礼物领回来以后我才明白:是《米香》剧组快递来的。紧接着,我接到了剧组打来的电话,先是韩凯臣先生,后是陶成先生,他们挨个地祝贺我生日快乐。我至今还记得韩先生的一句话:“傅老师,我们的孩子《米香》从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开始孕育了,让我们一起来祝她好运。”原来,这帮小伙子们从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上查到了我的生日以后,便选择了这一天作为开机的日子,以此作为送给我的一份特殊的礼物和惊喜。
    就在那一瞬间,我立刻打消了去北京的念头。抱着一大捧鲜花,看着那盒精致的普洱茶,我的心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爱意。金钱、利益以及诱惑,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都抵不上爱的温暖和力量。是爱把我们这些原本遥隔天涯而又素不相识的人紧紧地联结在了一起,此后,王鸿飞等更多的电影人走进了这个团体。四月份,我去片场探班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电影明星陶红。
    自《生活秀》之后,陶红有五六年都没有接拍过电影,主要是遇不到好本子。她的原则是:宁缺毋滥。那一次在飞机上,当导演推荐她看这篇名叫《嫁死》的小说,刚开始的时候她没怎么在意,但是,当她渐渐地读下去,进入故事情节以后,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哗哗地流起泪来。这样当众流泪使她觉得非常难堪,身边的乘客也都在好奇地注视她,她悄悄地把泪水抹去,尽量装作平静的样子,但是没有用,泪水越流越欢,后来,连乘务员也紧张了起来。她们围在陶红的身边问:陶红小姐,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陶红低声地说:没事,不用管我。乘务员不便多问,只好陪伴在她的身边,一张一张地递纸巾给她。
    就是在这一刻里,陶红决定:要接下这个戏,尽最大努力演绎好“米香”这个角色。在“米香”这个女人的身上,交织着“爱”与“恨”、“生”与“死”、“善”与“恶”这诸多对立而又统一的人性挣扎和碰撞。金钱和欲望让人在不自知中沦为“鬼”,爱和善又使“鬼”还原为“人”,然而,这还原的过程却是以生命和死亡作代价的。王驼子的死亡恰恰是一种救赎。他在用他的死拯救和呼唤着真诚和美好,也呼唤着爱。正因为如此,陶红才被深深地吸引。事实证明:她对角色的诠释非常到位,她塑造出了一个血肉丰满的“米香”,为我们留下了又一个灼灼夺目的银幕形象。
    在和《米香》剧组的接触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执著而又认真地做事情的人。比如陶红,在她的身上笼罩了太多耀眼夺目的光环,在人们的心目中,她是神秘的,亦是可望而又不可即的。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她却是那样地平朴而又真诚。她不是那种喜欢交际和应酬的演员,更不喜欢张张扬扬地凑热闹。她低调而又内敛,除了演戏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只要能抽出一点闲暇的时间,她就会认真地待在家里看书。
    有一天,我在我们乡下老家的山上散步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陶红打来的。她正在某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拍一部电视剧,在演戏的间隙里,她从杂志上看到了我的一篇小说《天堂门》,看完以后,当即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她的感受。接到她,一个人们眼中的当红影星打来的电话,我有些不敢相信,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我至今还记得她的话,其中有两句尤其让我记忆深刻,她诚恳而又激动地说:“这篇小说太让人震撼了。它把我心中所有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了出来,我就喜欢这些处于边缘状态的人物,你又写出来了一个好作品。”正是这个电话,奠定了我们下一次的合作基础。
    在片场,电影人陶成先生像个可爱的孩子一样,蹲在电视机前,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给我介绍已经拍出来的部分样片。他得意地歪着脑袋,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和痴迷,就像一个孩子把他最珍爱的宝贝献出来给人欣赏一样,那种骄傲和怜爱之情溢之于言表。此后,陶先先还多次到机场接送我,并寄了他老家的土特产给我,令我深深地感动。
    送人玫瑰之手历久犹香。《米香》这部电影是从湿漉漉的土壤里面生长出来的一株毛茸茸的鲜花,这株花枝叶葳蕤、幽香弥漫。那帮培育鲜花的小伙子们,我们无法从银幕上看到他们的身影,但他们却是站在陶红背后的真正英雄,我愿意用自己最真挚的文字来为他们喝彩,也愿意用自己的笔继续谱写人间大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