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舒
思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25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事

(2018-04-14 18:26:49)
标签:

情感

杂谈

文化

分类: 原创作品
花事

                   花事之一:紫荆

        红楼后院有几株紫荆。
        可以说它不是花,而是火焰,一簇簇熊熊燃烧的生命烈火!
        当春天的手指拂过他那虬劲的枝桠,几乎一夜之间便噼噼啪啪绽出了米粒般大小的紫色小蓓蕾,一粒粒攒成簇,一簇簇布满枝桠,远看便像一串串鞭炮在春风中炸响。而且没有叶,只有满树的紫红火焰般燃烧。
        它的疯狂总让我触目惊心,这种生命彻底的绽放,唤醒了我尚在沉睡的生命,推动我向前的脚步。
(作者注:此红楼并非曹雪芹笔下的红楼,而是贵州工业大学的女生宿舍,因为有大红油漆的地板和木窗而得名)
花事

              花事之二:虞美人

        认识你是在精美的摄影作品中。
        总是像一个朦胧的梦,像一个轻灵的仙子,婷婷的立着,纤细的身躯带着淡淡的绒毛,在逆光的处理中,显得娇温柔无依,楚楚动人。
        居然在贵工的花园里也见到了你的身影!那日,你的笑妍,让我流连了好久好久......
        这是怎样的一种生灵啊!未开的像一个调皮的问号,含苞的像一个羞涩的微笑,盛开的像一朵刚出岫的轻云:深的端庄,浅的娟秀,白的纯洁,红的艳丽,还有一种红黑相间的,就像一个热烈奔放的吉普赛女郎!
        虞美人,真正的花中美人。
花事

             花事之三: 礼拜花

        从妈妈的嘴里,我知道它叫的确良花。
        妈妈说它的花瓣像的确良布一样细腻柔软,因而得名。
        礼拜花,这是我对它的爱称。
        薄而修长的叶,一枝花茎,亭亭而出,常常在其两侧交错排列着七朵花蕾,连着茎摘下来,插在房中,从星期一开始,它便从下至上,依次开放,当第七朵盛开的时候,星期天便来了。
        后来从书上查到,它属剑兰花科,俗称十三太保。
        不喜欢这个俗气的名字,我还是叫我的礼拜花吧。
花事

             花事之四:雨点草

        这是一种很不起眼的野菜,每当成熟时,就从中间抽出一根茎来,再在顶部长出伞状的枝桠,每个枝桠顶端开出白色的小花,花谢了,就孕育出一个三角形的小绿片,每当雨后,每一片都挂着一颗雨滴,透过朝阳,亮晶晶的像钻石一样闪烁,而且用手轻轻一碰,就又下了一场小雨。这便是我童年的娱乐。雨点草的名字就只属于我一个人。
        后来从妈妈的嘴里知道,它也叫婆婆丁,曾经是妈妈小时候维持生计的粮食。
        后来从植物书上知道它还叫荠菜,这是它的学名。
        一天,一个路边的小女孩叫住我,手里举着一颗雨点草凑在我的耳边摇着说:“好听吗?”我说:“什么?”“铃铛花呀!”,在这个女孩眼里,它还叫铃铛花。
        原来每一株植物在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名字,也具有不同的内涵。
        美是可以以千变万化的形式存在于欣赏它的人心中的。
花事

                         花事之五水仙

        妈妈买回来一盆水仙。
        真是一个冰肌玉骨的花中仙子,一个白瓷碗,几粒白石子,半碗清水,便是它的家。
        开始冒牙了,抽叶了,长茎了,打苞了,终于开花了,而且还是黄蕊的,美极了!
        看着这美丽的倩影,我觉得它的家太寒酸了些,而且石子太少,根都露出来了,真可怜。忙去弄了些黑滋滋的泥土敷在根部,心想这下好了,它不愁没营养了。
        第二天花全蔫掉了,叶也没精打采的,我慌了,妈妈说,水仙是不需要泥土的。
        原来不会爱,也不会开花。

 

花事

        花事之六:水姜花

初识你,是在台湾女诗人冯青的诗中:“开了又开的素花  静静地在秋色中疲惫”,

诉说  水的寂寞  你将在冰凉中  逐渐感觉我”,儿时的我沉浸在诗中落寞的意境里,一股凉意蔓延而上,直达心底。当时心中升起这样的疑问:“你,会是怎样的一种寂寞的灵魂?”

后来,移居到岭南水乡。在街边花店的水瓶里,在路口出没的鲜花担子中,在主妇拎回家的菜篮子里,终于见到了你洁白娇嫩的身影。

一天,路过街角的花店,寻着香味我走了进去,卖花女手脚利索地拔了顶部的一小撮绿绿的东西然后递了几枝给我,回家用玻璃瓶和清水插在房中。不多一会,一阵幽香沁入鼻底:是一种袅袅的暗香,不动声色,不着痕迹,若有若无的丝丝缕缕却侵占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俯仰之间触到的都是你的气息。再回头去寻你,你却已经在几案上绿的青青葱葱,白的葳蕤旖旎。

待到午夜梦回,一抬眼,矇眬中的那一丛白,娉婷地伫立在窗外射来的一泄灯光中,脉脉吐蕊,暗香浮动,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让人在你的余波氤氲中不由得呆了去。

清早起来,再见你,花瓣已经有一点萎靡。心中却怀疑昨晚的那一瞥是不是一个梦。冯青诗中的你不是寂寞如水的吗?怎么,昨晚在暗夜里开得那么灿烂?!

路过花店,问那卖花女是何缘由,怎么拿回家的水姜花一夜间就开没了?她说,是我拔了花心啰。原来拔了花心的水姜花瞬间就盛开了。

从那以后,我买水姜花都会提醒卖花人别拔掉花心,拿回家让你一朵一朵地次第开放,一丝一缕地慢慢吐香,这样,你就不会在瞬间的盛放之后,只剩下长久的寂寞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长大的滋味
后一篇:五言绝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长大的滋味
    后一篇 >五言绝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