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痛爱/番外

(2017-02-01 22:09:46)
标签:

杂谈

吴世勋在拒绝了姑姑发出的一同过年的邀请后,不知不觉翘起了嘴角。他望着窗外,北国下了好大一场雪,就连树梢上也压了片片雪花,满眼满眼的皑皑白雪让吴世勋心中也慢慢趋于平静。

他不知道答应与朴灿烈回家过年对与不对,他该怎么面对对他极好的朴致远呢?

“吴儿——!吴儿——!”吴世勋匆匆惊醒,寻着声音打开了窗,朴灿烈站在宿舍楼下叫他,一身枣红色的大衣跳跃在雪地中,将朴灿烈原本就好看的脸映出了一份朝气。

吴世勋探出头,一股子寒风呛得他喘不过气来,顺了顺后忙开口:“太冷了灿烈,进来吧。”

朴灿烈朝他挥手:“快穿好衣服,我们出去玩儿。”

吴世勋怕冷,还想拒绝,就看到楼下那人张开双臂直直向后倒了下去,他吓了个半死:“朴灿烈!”

回身抓了衣服,冲到楼底,朴灿烈还大字状躺在那里。吴世勋在险险没了小腿的雪地中深一脚浅一脚的飞奔过去:“朴灿烈?朴灿烈?”

刚刚还闭着眼无声无息躺在雪地的少年,突然捞住焦急扑过来的小人儿,两个人打了个滚儿,扑了满头满脸的雪。

“吓着了?”朴灿烈一脸坏笑地看着身侧。

吴世勋无奈地看着他,头发与长睫上都挂着晶晶亮亮的雪粒,随手抓的外套还没来得及系扣子,里面的毛衣都沾了一片湿,他坐起来拍身上的雪:“好冷。”

原本没什么悔过之心的朴灿烈,连忙坐起来,将自己的围巾接下来绕到吴世勋身上,双手不停的拍着吴世勋的衣服:“快走快走,上楼换一件。”

朴灿烈专心对付吴世勋毛衣上的雪,围巾也送了人,冷不防被塞了一脖颈的雪,当真透心凉。他惊得一抬头,便看到吴世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起身就想跑。

朴灿烈气极反笑,猛一伸手勾住吴世勋的肩,随手握了一把雪:“偷袭啊?”

吴世勋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

手中一团雪凑近吴世勋的脸蛋,朴灿烈将人箍在怀里:“还有下次呢?”

吴世勋忙闭紧眼睛,耸了耸肩:“没有啦!没有啦!”

心惊胆战等了半晌的雪团没有塞进衣服里,吴世勋偷偷睁开眼看到朴灿烈一脸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自己,他想也没想,回手将另一手上的雪团拍在朴灿烈的脸上,撒腿跑进了宿舍楼。

朴灿烈简直被砸懵了,反应过来时吴世勋早跑得没了影儿,他擦了擦脸,失笑:“真舍得砸。”

等到朴灿烈满身疮痍的走到吴世勋的宿舍门口时,吴世勋乖乖巧巧的举了热毛巾,小狗似的送温暖:“快擦擦,我帮你擦。”

朴灿烈板着脸,推开举到面前的毛巾,走进宿舍靠着窗瞪着吴世勋。

吴世勋凑过去,笑嘻嘻地讨好:“不要擦啊?衣服湿透了,我的你又不能穿……”瞥了眼朴灿烈,看见他没什么笑意,吴世勋又走到另一边,“真不擦的?会感冒的。”

说着说着,吴世勋的嘴角撇了下去,低头看着脚尖,手里举着的毛巾也垂了下去。

朴灿烈终于破功,被气乐了:“装什么小可怜儿?不是刚才砸我的你了。”

吴世勋马上还嘴:“装什么生气?不是刚才扑倒我的你了!”

理直气壮地怼回去后,吴世勋马上意识到刚刚自己说的话有歧义,又找补不回来,只好拿着毛巾一把堵住了朴灿烈的嘴:“快擦!”

扯下在脸上乱擦的毛巾,朴灿烈笑着双手握住吴世勋的头,轻轻亲了亲他:“我们吴儿怎么这么可爱啊?”

两个人亲吻早成了家常便饭,吴世勋没羞没臊地垫脚回了个吻:“我们灿烈怎么这么好看啊?”

朴灿烈挑了挑眉:“我们吴儿嘴怎么这么甜啊?我得再尝尝了。”

说完,朴灿烈将吴世勋再次拉近自己,轻轻又绵长的继续着这个吻。

两个人意犹未尽地吻了又吻,吴世勋没什么血色的薄唇都染了一层绯红。朴灿烈原本准备停下来,带吴世勋回家,看到后,又忍不住地扣住吴世勋的后脑。

吴世勋悄悄睁开眼,视线穿过朴灿烈的鬓角,又望了望那一片漫天漫地的白雪,突然觉得这天地之间哪里都透着欢喜,不是早时自己独自观赏的那份冷清景象了。

他双手搂住朴灿烈的腰,心想,这样的人在身边,没什么好怕的。

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明天就是高考,也没什么好怕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痛爱/chapter 10
后一篇:痛爱/chapter 1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痛爱/chapter 10
    后一篇 >痛爱/chapter 1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