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詹杜固上师
詹杜固上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164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2019-03-31 01:51:43)
标签:

尊木采寺

赤江仁波切

持律主札巴坚赞

多杰雄登

拉萨

分类: 朝圣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尊木采寺位于尊木采村,那是一个跟好一些西藏最重要的历史人物有着密切关系的地方。该地区位于西藏拉萨的达孜县。藏语中尊木意为公主,而则意为寻找。所以在藏语中,尊木采意味着公主找到的地方。唐代文成公主在公元七世纪访问了这个特殊的地方后,深被它的美丽所吸引,并在那里建了一个庄园,最终成为她和西藏国王松赞干布度过夏天的住处。该遗址目前已遭摧毁。由持律主札巴坚赞建于1420年的尊木采寺就坐落在文成公主住处的后方。


文成公主——将觉沃仁波切带到西藏的公主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文成公主,藏语中称为  ,是中国唐朝皇室宗亲。唐太宗派她远嫁吐蕃(西藏),与松赞干布(公元617 – 650年)和亲。这是中国唐朝外交朝贡体系中的一部分,旨在防止其他皇朝或国家突然袭击中国。文成公主在西藏被称为甲木萨,或汉女氏


文成公主入藏时,除了携带大量的唐代产品,如丝绸、瓷器、精美家具、乐器、珠宝和书籍外,也带了大量随行官员、学者和工匠。此外,她也带来了一尊佛像。这尊佛像——觉沃仁波切今日依然供奉在作为西藏主要寺庙和游客朝圣中心的大昭寺大殿内。


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尼泊尔皇妃尺尊公主共同因将佛教引入西藏而著称。 西藏民间视藏王松赞干布为观音菩萨转世,而视文成公主为观音菩萨之明妃——白度母的化身,至于尺尊公主则被视为是绿度母的化身。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藏王松赞干布和皇妃——文成公主(右)及尺尊公主(左)像


据说,在文成公主的影响下,松赞干布废除了贵族脸上刺青、上色,以及穿皮戴毡的习俗。她也是引进新的农业方法和技能如冶金、编织、建筑等的功臣。这项联姻的成果是中国学者和文本被带入西藏,而西藏贵族子弟和学生则被送往中国接受教育。后来,松赞干布还向唐朝请求给予蚕种及制造酒、碾硙、纸墨的工匠。此次外交联姻给唐朝带来二十年的和平,也促进唐朝与吐蕃之间的文化交流。


文成公主的故事被收录在《王统世系明鉴》里,后来还成了流行的西藏民间歌剧。它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部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歌剧,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上演,由曾执导北京奥运开幕、闭幕仪式的著名中国导演张艺谋执导。


吞弥·桑布扎——发明藏文字母和书法的学者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吞弥·桑布扎


尊木采寺在西藏语文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因为该寺曾守护一个十分重要的石碑。 藏文创造者吞弥·桑布扎(公元619 – 不详)在创造藏文字后,将第一面刻上藏文字的石碑献给了松赞干布。这块石碑今日依然保存在寺里,供游客参观。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吞弥·桑布扎献给藏王松赞干布的史上第一个藏文雕刻石碑


松赞干布派遣一批藏人到印度学习印度文书写系统,以期创造本身的藏文字系统。当时唯一成功返藏的只有吞弥·桑布扎一人。关于西藏文字发明的最初来源收录在一个被称为《柱间史》的珍贵文本和一部被称为《巴协》的宗族历史中。根据《吐蕃赞普传记》记载:


旧时西藏没有文字,但在赞波时期——自赞波赤松赞统治时期——西藏习俗的整个良好基础被创造了出来:西藏伟大的法律和政府制度、部长分级制度、等级规划,赏善罚恶,田地牧场划分等都一一拟定,所有人都对他的善意表示感谢,并称他为心胸深邃的松赞(松赞干布)。


资料来源: A New Look at the Tibetan Invention of Writing - Old Tibetan Documents Monograph Series, Vol.III, 2011 (https://www.academia.edu/2039996/A_New_Look_at_the_Tibetan_Invention_
of_Writing)


吞弥·桑布扎创建藏文字后,将之传授给松赞干布和部分皇室家族。好一些佛教经典,包括收藏在皇宫里的《玄秘神物》都被翻译成了藏文。国王本身闭关四年学习阅读和书写藏文。出关后,为西藏王朝写下《十善法律》。


 

持律主札巴坚赞(藏语杜津札巴坚赞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尊木采寺的创始人——持律主札巴坚赞(公元1374-1434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中的一位重要人物。持律主札巴坚赞是宗喀巴大师的八大弟子之一,一辈子忠诚事师,成为大家的楷模。由于严守寺院清规戒律,他被赐予持律主,或藏文杜瓦津巴的称号。杜津就是后者的简写。


为了保护和弘扬上师备受欢迎的教法,持律主札巴坚赞在拉萨建立了第一所格鲁寺院——甘丹寺。宗喀巴大师圆寂后,持律主札巴坚赞被邀请担任首位甘丹赤巴,即甘丹法座持有人。持律主札巴坚赞婉拒了,他选择将一生奉献于保护上师的法教。持律主札巴坚赞一直留守尊木采寺直至圆寂,留下了一众伟大弟子,他所创建的寺院和许多密续著作。他的弟子包括当代知名的格鲁大师,如哲蚌寺创始人蒋扬确吉扎西贝丹(1379-1449年)。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的甘丹寺


当第十四世嘉瓦仁波切的经师嘉杰赤江金刚持于1928年拜访该寺院时,他在自传中形容了当时的经历:


在多康康村的安排下,我在尊木采寺逗留了一个晚上,并在保存持律主札巴坚赞圣体的灵塔前做供养。持律主仁波切的圣体被保存在尊木采寺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曾有一度,当寺院内的灵塔需要进行修缮工作时,寺院邀请了前任甘丹寺洛巴康村的嘉色祖古及多康康村的格西却扎来进行相关仪式。当灵塔被打开的霎那,在塔身部分,装在盒子里的圣体依然呈现良好状态。圣体维持在端坐姿势,包裹着新旧两套僧袍,头上长出许多头发。在他的腿上,还有一钵干果。清新的戒香充斥着整个地方。我过去在甘丹寺时曾听格西却扎本身说过这件事。


资料来源: 120, The Magical Play of Illusion: The Autobiography of Trijang Rinpoche


根据藏传佛教教诲,这显示持律主札巴坚赞必然拥有极高成就才能让圣体保存在这种状态。这种现象跟高僧圆寂时,为了能选择投生而进入的图当状态有关。在这种禅定状态中,圣体不会腐烂或退化,也不会散发腐臭味。这是因为那个人的心识依然保留在体内,处于深入的禅定状态中。神奇的是,肉体并不会被温度、气候和外在环境所影响。古今许多大师均曾经进入这种状态,而他们肉体不腐烂的奇迹,其实就是他们能自主控制投生的外在体现。 


 

建筑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其中一个经堂


该寺院主殿为两层楼高。底楼拥有三个经堂,而一楼则有两个经堂。中央大殿就是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所在之处。


如何前往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尊木采距离拉萨市56公里(31英里)。若使用318 国道川藏线,从达孜县到尊木采村的汽车车程则为40分钟。


达孜区至尊木采村班线全长35公里(21英里),共2辆班车,每日发车2班次。


更多尊木采寺的照片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历史悠久的尊木采寺——供奉持律主札巴坚赞灵塔的圣地


资料来源/参考

 

  • 人民网,拉萨河纪行:文成公主找到的地方, 28 August 2013, http://xz.people.com.cn/n/2013/0828/c138901-19409123.html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尊木采寺, 丁三琪释觉然法师的博客, 丁三琪释觉然法师, 29 August 201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9c645da0102v0pu.html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月下门旅行网,尊木采寺(尊木才寺)景点, https://www.yuexiamen.com/jingdian/8022.html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Lonelyplanet, Princess Wencheng Temple,  
  • https://www.lonelyplanet.com/china/yushu/attractions/princess-wencheng-temple/a/poi-sig/1238945/356061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MCLC RESOURCE CENTER, Rethinking the Princess Wencheng story, 12 October 2016, https://u.osu.edu/mclc/2016/10/12/rethinking-the-princess-wencheng-story/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Mun Sheng Kong Co and Kim Sheng Kong Co Two Chinese Princesses in Tibet, Hugh Richardson, https://www.jstor.org/stable/43300601?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The Chinese Princess Wencheng in Tibet: A Cultural Intermediary between Facts and Myth.” In: Gálik, M. – Štefanoviová, T., eds.: Trade, Journeys, Inner-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in East and West (up to 1250), Martin Slobodnik, https://www.academia.edu/2579578/_The_Chinese_Princess_Wencheng_in_Tibet_A_Cultural_Intermediary_between_
  • Facts_and_Myth._In_Gálik_M._Štefanoviová_T._eds._Trade_Journeys_Inner-_and_Intercultural_Communication_in_East_and_West_up_to_1250_ (accessed: 29 March 2019)
  • Lily Xiao Hong Lee,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Women: Tang Through Ming, 618-1644,https://books.google.com.my/books?id=Cw0pAwAAQBAJ&pg=PA204&redir_esc=y#v=onepage&q&f=false (accessed: 29 March 20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