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詹杜固上师
詹杜固上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644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附嘉杰宋仁波切音频)

(2019-02-20 17:41:40)
标签:

嘉杰宋仁波切

佛学

智慧

格鲁派

多杰雄登

分类: 多杰雄登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附嘉杰宋仁波切音频)
显密大师至尊嘉杰宋仁波切本身是多杰雄登的中坚修持者,同时也鼓励弟子们依止这位护法神。

致亲爱的朋友们:

至尊嘉杰宋仁波切于1983年,在美国洛杉矶的图登达杰林(即格西簇亲格而辛的道场),给格西簇亲格而辛的弟子传多杰雄登托命灌顶。这一场灌顶的缘起,是格西簇亲格而辛替弟子们向嘉杰宋仁波切求法而成事。作为格西拉的其中一名弟子的我,也非常有幸能在嘉杰宋仁波切座下接受多个教法,其中就包括多杰雄登的修持法。

我是在洛杉矶一个朋友的货车上第一次看见嘉杰宋仁波切的照片,当时他开着自己的货车前来接我到道场参加荟供法会。货车的仪表板上放着一位我从未见过的上师的照片。我不认识这位上师,于是我就问了这个朋友这位上师究竟是谁。我一听见这位上师的名字,对他的信心便立即油然而生。那时我满脑子想着的就是:照片中的这个人是个佛,如果追随他,就能取得佛果。我对此怀着全然的信念。后来当我得知嘉杰宋仁波切就要到访我们的道场并在那里住下来,我当时的兴奋、惊恐和喜悦是言语无法形容的。

接着,嘉杰宋仁波切在某个中午抵达道场。当时我感到受挫不已,因为我必须上班而不得迎接他。于是下班后,我便直奔道场,然后在大殿外看到好多双我不熟悉的鞋子,大殿内也放着许多我没见过的行李箱。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胜乐金刚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不久后,格西拉将我介绍给他的上师——嘉杰宋仁波切。在亲见了嘉杰宋仁波切第一眼后,我就知道他就是我一直以来寻找的根本上师,他永远都会是我的根本上师。之后格西拉还指派我在嘉杰宋仁波切短住道场六个月的期间,为他下厨,以及近身服侍他。接下去的六个月中,为嘉杰宋仁波切下厨和服侍他,成了我的日常活动。具足福报的我每一日照常上班,然后在下班后便为两位佛——嘉杰宋仁波切和格西拉下厨、清洗,协助他们。六个月的每一天,我风雨不改地这么做。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附嘉杰宋仁波切音频)
这是甘丹萨济寺僧众共修法会的情景。至尊嘉杰宋仁波切高坐在法座上,嘉杰拉谛仁波切和嘉杰泽美仁波切也在场。

虽然当时我只有18岁,但我感觉到自己跟嘉杰宋仁波切的极深缘分。这个跟嘉杰宋仁波切极深的缘分,即便是到了这一刻,感觉依然那么浓烈。最后一次亲见嘉杰宋仁波切已经是30多年前了,但我对他的信心,跟初见他的时候一样坚定,或我甚至敢说,时至今日,我对嘉杰宋仁波切的信心更大了。嘉杰宋仁波切传授给我的任何教义、修持法、忠告或指示,我将永远坚守它们,至死不渝。对于他赐予我的一切,我将实修至死,也会弘扬其教言,因为他所传授的,都是圆满无瑕、无有过失的。源自嘉杰宋仁波切的一切,绝不会有任何瑕疵或过失。

30多年前,我决定至尊嘉杰宋仁波切就是我的根本上师。自此,我的意志从未动摇,也从未有过异想或存有疑惑。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选择上师的权利,并且接受他的修持,而其他上师及其弟子无权批评。批评另一个上师及其教言在修行上有失礼节。如果你是真正的修行人,你绝不会批评另一个人的上师或是他们的修行。师徒间的关系是师徒之间的事。若我们真要开始批评,那会是无止境的批评。我们只是一介凡夫,任意批评的行为,其实存在破坏他人纯正、真挚的师徒关系的风险。破坏他人的师徒关系、断人慧命,对己对人都无益处。这么做的恶业极深,而我们必将承受无法证得更高成就或有所了悟的果报。嘉杰宋仁波切身强力壮且长寿,倾尽一生利乐无数众生,直至80岁——在毫无病痛、预计好自己死期,甚至是在全然掌控自己生死的情况下——安然离世。事实上,嘉杰宋仁波切本会在更早就圆寂,但在弟子的祈请下,以及因为答应了要寻找其根本上师——嘉杰赤江仁波切的转世灵童,他延迟自己的死期。如今,他已经以圆满之身乘愿归来,目前就身在甘丹萨济寺,就快考得格西学位。这就证明了若你修多杰雄登,只有益处。有的人总爱说若你修多杰雄登,你就破了皈依戒,然后就会投生三恶趣。然而,嘉杰宋仁波切并没有投生三恶趣,也绝不会给座下的几千名弟子多杰雄登的修持而把他们送到三恶趣去。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附嘉杰宋仁波切音频)
至尊嘉杰宋仁波切是著名的修法大师,他甚至拥有掌控气候的神通力。

至尊嘉杰宋仁波切最终于1984年示寂。他进入净光禅定长达三天,即便是在酷热的南印度(甘丹寺的所在地),其法体依然没有腐化。至尊嘉杰宋仁波切在世时,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上师会说多杰雄登的不是,因为无人能媲美嘉杰宋仁波切敏锐的逻辑思维和渊博的学识。噶厦政府甚至只字不提多杰雄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佛教辩经中辩不过嘉杰宋仁波切。许多老僧人都是这么说的。噶厦政府(达兰萨拉或现称“藏人行政中央”)从没有“劝谏”至尊嘉杰宋仁波切终止他的多杰雄登修持和弘扬。关于多杰雄登的负面说辞都是这位伟大大师圆寂后才出现的,背后充斥政治因素已是不言而喻。但这些负面说辞并没有左右我和全世界上百万修行人的信心。在我们的生命中,不管我们做什么,总会有人表示反对或不认同,我们只需保持坚定。我很坚定,因为我的多杰雄登修持,是根本上师赐予的。

1983年的时候,格西拉正式向嘉杰宋仁波切请求威力巨大的佛教护法神——多杰雄登的托命灌顶。说起格西拉,他本身就是一个多杰雄登的中坚修持者,于是他希望自己的弟子们也能跟这位护法神结下深厚的缘分,好让他们都能从这个修持法中获益。在我遇见嘉杰宋仁波切的前后,格西拉都推崇我修多杰雄登。我对格西拉的建议深信不疑。格西拉已与观世音拥有同一体性,我一直都是这么相信的。因此我深信格西拉是为了利益自己的弟子而向嘉杰宋仁波切请求赐予多杰雄登的灌顶。

嘉杰宋仁波切这种如此高证量的大德犹如世间最罕见的珍宝。他是博学的佛教大学者,擅长修法会、懂各种佛教仪式,是一众行者中的佼佼者,更是上一辈在藏地接受佛学训练的一份子。精通显密教法的嘉杰宋仁波切,更被公认为近代格鲁教派中,其中一位伟大上师。他是佛教辩经中的高手,擅长佛教哲学和修持。这样的大师中的大师,会一心为了格西拉弟子的福祉而答应传授灌顶。在接受过灌顶后,格西拉和弟子们大力修持多杰雄登,多年来的每一个月,我们还聚在一起共修多杰雄登的法会。我会知道是因为当时的每一个月我都跟大伙儿一起共修法会,直到我离开美国,到印度剃度为止。

你将能从下面的音频听见嘉杰宋仁波切殊胜的声音。那是他在传授多杰雄登灌顶时所给予的忠告和开示。藏传佛教中地位如此崇高的优越上师也修多杰雄登。那意味着什么呢?嘉杰宋仁波切的高修行证量毋庸置疑,若他也修多杰雄登,那么我们也能肯定这个修持本身有益处,是绝对能帮助我们的修行,最终走向成佛之道。在萨迦和格鲁传承中,这个修持法已存在超过400年之久,许多萨迦和格鲁派的高僧也修多杰雄登,并且向自己的弟子推广这位护法神。那些萨迦派高僧当中还不乏萨迦派最高法座持有人(萨迦法王),而那些格鲁派的高僧当中也不乏格鲁派最高法座持有人(甘丹赤巴)。

众所周知,嘉杰宋仁波切是一个有话直说且极具威严的大师。请仔细聆听大师是怎么形容多杰雄登的。能聆听胜乐金刚的声音,是巨大的加持。

我生生世世都向至尊嘉杰宋仁波切顶礼。

詹杜固仁波切敬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多杰雄登托命灌顶及其利益

嘉杰宋仁波切是一位博学学者、擅长修法,并且是藏地修行成就最高的大师。在美国藏传佛教先驱大师格西簇亲格尔辛的请求下,嘉杰宋仁波切在音频中对多杰雄登的托命灌顶、其修持法,以及如何从中获取最大益处,给予了清晰的解释和忠告。请聆听以下音频。

点击链接下载音频(mp3格式):https://pan.baidu.com/s/1UpArjpDgZSujWhM6CNoPcw 

文字稿

(格西簇亲格而辛在洛杉矶请求至尊嘉杰宋仁波切给予多杰雄登护法托命灌顶)

我的根本上师至尊嘉杰宋杜固(祖古)金刚持罗桑尊度图登坚赞给予能托付终生的嘉钦多杰雄登的托命灌顶,以及多杰雄登非常纯净和了不起的生平和故事。这是给予灌顶时的录音片段。

我,弟子格西簇亲格而辛正式请求。

(至尊嘉杰宋仁波切开始透过一名翻译员说话)

在接受多杰雄登法门灌顶后,你必须在一个月内修一次法会。你也有必要遵从誓愿,你必须对传承和条规做出承诺。

那就意味着,打个比方说你(也许)会接受另一个传承的教诲,但是你主要的修持,你的焦点,你的精力(应该放在)这个传承,格鲁传承上。

如果你必须或你想做佛教其他宗派的佛法活动,这没问题,但是你主要的法门或首要的修持,你必须对宗喀巴大师的传承做承诺。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提过,你必须知道,如果你不肯定,你就不应该接受灌顶。因此一旦你接受这个灌顶,那么你就得向格鲁传承做承诺,不将一切混在一起,这是必要的。

有的时候一些流言说:“哦,雄登的灌顶是不……”。人们说没有必要接受雄登的灌顶,或者有的人说雄登甚至不是个好的护法神。

这不是真的。那些接受雄登灌顶或修持多杰雄登法门的人,他们都有非常优越、成功的禅修和修行成就。纵使以世俗的角度来衡量,像是世俗的活动、生意和工作,一切都变得非常成功。

因为有指多杰雄登是格鲁派的护法神,而当你说“格鲁派护法神”的时候,一些人会认为你是思想狭隘,他们认为修持雄登的人是思想狭隘的,他们认为修持雄登的人是宗派心强的。事实上不是的,也许因为他们宗派心强,所以他们才认为修持雄登的人宗派心强。人们会制造各式各样的故事和流言,你必须事先清楚这一点。

一些人在接受雄登的灌顶和教诲后,当他们听到这些流言,他们会认为是无知、思想狭隘的人在散播那样的流言;一些人则会想那些流言是真的,他们可能就此放弃修行,甚至不想修持这位护法的法门,这非常不好,也对那个人不好。

其实你可以做选择,无论你要做什么,都由你做主,你的人生,一切都是你的选择,你的自由,你本身的证悟,你要做什么是由你做主,但我在讲着的,是为你好的东西。你必须谨慎行事,你不应轻信于人,你不应该盲从别人说“这是不好的”,并听从所有别人述说的故事。你不应该改变你的心,你应该一直都保持警觉,你必须确定这一点。

在西藏,别人说什么都不要紧,其实在西藏,很多人都跟从这个法门,也修持这个法门。做这种禅修的人数经常增长。

因此你必须清楚这一点,你必须非常非常肯定,否则接下来,如果别人对你说:“哦,这个法门不好”,然后他们制造各种故事和流言,然后你就此放弃,那对你来说是不利的,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因此你必须确保你好好的守住这个承诺,并遵循它。

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没有人说你应该这么做或必须这么做,而你自己,就像你选择了这么做,所以你必须仔细地考虑这一点。没有人能强迫你这么做,正如你若不想这么做,没有人能说:“你该怎么做或不该怎么做。”

(重复)因为有指多杰雄登是格鲁派的护法神,而当你说“格鲁派护法神”的时候,一些人会认为你是思想狭隘,他们认为修持雄登的人是思想狭隘的,他们认为修持雄登的人是宗派心强的。事实上不是的,也许因为他们宗派心强,所以他们才认为修持雄登的人宗派心强。人们会制造各式各样的故事和流言,你必须事先清楚这一点。

他是非常特殊,非常珍贵的护法神,因此你每个月都得修法会。

你每个月都得修一次法会,念诵祈愿文,长轨或长祈愿文,一个月一次。但是,如果你知道下一个月你会非常忙碌,如果你知道自己没办法修法会,你不可能办得到,那么你可以在这个月预先修下个月的法会。下个月之前,你能在两天内修两场法会。

如果你不懂得念诵仪轨和祈愿文,如果你不懂得如何修持仪轨或没办法修持仪轨,那么你也可以要求上师或僧人或上师为你做。

你要非常确定自己是真的想要获得这个灌顶,而不仅是因为别人接受这个灌顶,你也要前来接受灌顶。如果你想:我应该前去接受灌顶,否则,我将失去某些东西。那是错误的想法。如果你真的想要为此做承诺,那么你就应该接受灌顶。否则,你就不应该。

像我之前提过的,如果你不懂得念诵祈愿文或无法每个月修一次法会,你可以请求一位懂得修这个祈愿文或懂得做每个月的法会的上师或朋友上你家并请他们为你修法会。

或者如果你不能在住家修法会,那么纵使是远距离,好比在一些寺院或某上师、你朋友处在的地方,你可以请求他们,或他或她为你修这场法会。

我重复说这些话是因为……如果你不会随便跟从任何一种人,如果你不轻信于人,那没问题。

但是有些时候甚至是一位上师或僧人,或一些上师可能会说:这是不对的,这是错的,你不应该修持这种法门。你也有可能会改变想法。你想:因为一位僧人或一些上师这样对我说,那可能是对的。因此人是非常容易受影响的,他们会改变想法。

我重复又重复这么说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因为,很多西方人对佛法并没有很深的认识。对意义、符号和含义没有很深的认识。他们也不知道谁是对的上师,谁不是对的上师,他们只是到处找寻何处有上师或某些上师。他们前去聆听所有的教诲,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重复地说。西方人一般上非常老实,非常直接,非常……他们是好人,他们的心肠很好。

像是在印度或西藏,有的时候他们……一些人,他们并没有修持雄登的法门,但他们说自己修持雄登法门。还有一些人,他们是雄登法门的修持者,但是他们说反面的话。人们言行不一致,这难免出现变质的情况。

在印度,有一些人误导其他人,其他藏人。当一些藏人要求他们修雄登的法会,他们会说:“是,我会为你修法会。” 当他们离开后,他们会做其他的法会,不是雄登的法会,他们修其他法会。那些要求他们修法会的人并不知情。如果他们不识字,他们不识字也不会书写。他们不知道这些人口说自己是在修雄登的法会,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他们做其他的东西,他们只是做他们想做的事,这是非常恶劣的。

他们会这么做是因为在印度和西藏,施主会邀请在家人或僧人修这个法会。这是个相当长的法会,通常会修一整天,因此施主会做供养,如布施。这些人在说谎,他们说自己在修雄登的法会,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实际上他们不喜欢修雄登的法会,但会为了获取一些利益如金钱或出于其他因素,他们说自己在修雄登法会。这非常非常恶劣,也是出于非常俗世的动机。

最终那些人,那些要求修雄登法会的施主将会知道或发觉,他们会发现那些人并不是在修对的法会,因为他们感觉到那些法会没有起作用。不会起作用是因为他们不是在修真正的法会。最终,他们会靠直觉感受那些法会没有帮助,哪里不对劲了。他们会拒绝那些修法会的人,要求另一些人并确保这些人修雄登的法会,也是雄登法门的修持者。

在这里,我们没有那样的问题,也不用有任何疑虑。我只是在说着一些普遍的现象,以让你对所有的东西有一定的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至尊嘉杰宋仁波切开示多杰雄登护法的历史和传承

在下面的音频中,嘉杰宋仁波切这位博学学者、擅长修法,并且是藏地修行成就最高的大师,谈到多杰雄登的转世传承,该修持法崛起的经过,并列举多杰雄登的多位前世以显示他的高修行成就和巨大贡献。这罕见且珍贵的教诲,是在嘉杰宋仁波切的弟子——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就在西方广弘圣教的佛教先驱——格西簇亲格尔辛的请求下完成。
点击链接下载音频(mp3格式):https://pan.baidu.com/s/1X3iAuo-Kt-0G4T-dfWGCSA 

文字稿
这位佛教护法真是一位护法神,他是金刚手菩萨的化身。 在千佛之中,他是“僧格隆杰”,是千佛之中最后一位佛。他生起了菩提心,并在999位佛跟前说道: “我必将追随众佛之步伐。”
他开始依止宝藏如来,后生起菩提心。自此,他所做的每件事都为他积累功德。在藏地,有一位至尊大成就者——布顿仁钦珠。大护法过去也曾是他。
在这之前,他是印度大师——大成就者毗瓦巴。他的名字就叫毗瓦巴。
印度在毗瓦巴那个时代,那里有一座大寺院,寺院里有很多佛教僧人及学者。那里大约有500名僧人,阿底峡是僧众之首。毗瓦巴就在这座寺院里头,他也是其中一名伟大的学者。
他因荟供的需要而收了一瓶酒,那酒是他修密法的必要供品,于是他把酒收住了。
身为众僧之首的阿底峡看见那瓶酒后说道:“你不能继续留在寺院里,因为你把酒收在寺院中,你必须离开。”
然后他向阿底峡说道:“但这酒不对我构成任何影响。”
阿底峡回:“我知道那酒不对你造成任何影响,但它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因此你必须离开寺院。”就在僧众聚集的诵经堂上,毗瓦巴说道:“我是一个坏人,我不能从这扇门离开,我必须往上去。” 说完他便带着他的坐垫从地面弹起,穿过寺院顶端的隔板,到空中去了。
然后他便离去了。当他来到印度的恒河边,他说道:“我这个坏人会将你们这些水染污,所以请你们不要溅到我身上来吧!” 毗瓦巴对河水这么说后,恒河水随即分开两边,最后他从中间走到对岸。
从那里他到了一座庙宇。那座庙宇的信众每日宰杀大量牲口祭奉他们的神明。随后毗瓦巴直接步入庙宇,走到庙里神像前,用自己的膝盖将那尊巨大的神像推出庙宇外。
信众们眼见此景心生愤怒,却无法阻止毗瓦巴,于是只好请求道:“请允许我们将神像请回庙宇里。我们想将神像放回庙里。请你放回去。”毗瓦巴接着回道: “我会将这尊神像放回庙里去,但你必须遵守一个承诺,我先要跟你要一个东西。
“什么承诺?”信众们问道。
“承诺你们不再杀生祭祀,以米饭或其他食物祭祀神明。如果你这样做,我会将神像放回庙里去。”
在庙宇里,也奉着一尊“南吉杰逊”天女像。毗瓦巴随之将天女像的头一压,便缩入身体里去,成了无头像。
天女的石像的头被压入身体内后,毗瓦巴再将天女像的两只耳朵向上提,两手握着两只耳朵,将头拉回原本的位置,天女像恢复原本的面貌。
自此那位天女就有了新的名字——拉姆南佐玛,寓意“牵耳”。天女自此有了(牵耳天女)这个名字。
毗瓦巴也在印度传授及弘扬佛法。随后,他到尼泊尔去。在尼泊尔,他看见一尊“拉姆千谛噶”石像。
那个时候的尼泊尔有一群人负责检视像是当代的数学、预言、神通之类的东西。他们说有必要杀生祭祀,大约要在三年内宰杀为数两百万的牲口好祭祀神明。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尼泊尔政府及人民,乃至于整个国家会遭受恶运,不幸的事将会降临。
当时的尼泊尔政府想要这么做,事实上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他们必须确保国泰民安,但他们找不到那种牲口。他们烦恼着该怎么做。接着毗瓦巴说道:“别紧张,我有个主意。你们无需找来两百万的牲口,只需找来黑芝麻,上百包的芝麻籽。”
尼泊尔政府有必要祭祀拉姆千谛噶。最后当毗瓦巴在主持火供法会时,有的人看见拉姆千谛噶在燃烧的柴堆中,毗瓦巴透过手给她芝麻籽时,人们看见许多牲口,像是牲口的东西散出去。
在那个时候,毗瓦巴的证量非常高,其佛法造诣是人人皆知的。毗瓦巴之后的转世,在我们藏地的有班禅萨迦喜饶。他也是大成就者的转世,而班禅萨迦喜饶也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但也不仅是一位学者,而是一位大成就者的学者,非常伟大的学者。
之后,到布顿仁钦珠,还有八世萨杰喜饶,随后就到也是伟大学者的布顿仁钦珠。
布顿仁钦珠圆寂后,他转世到宗喀巴大师,杰仁波切的时代,成了一位伟大的大成就者,名叫度津札巴坚赞。
度津札巴坚赞随后转世成为班禅索南札巴。班禅索南札巴是三世达的上师。班禅索南札巴德行高尚且享负盛名。随后他转世成为索南耶喜旺波。
索南耶喜旺波圆寂后,他转世成为杜固札巴坚赞。
杜固札巴坚赞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学者。即使只有13岁,他已经是位伟大的学者。修行上,他实修菩提道次第,无师自通,还能给他人说法。他的上师是班禅洛桑确吉。
回到宗喀巴大师的时代,涅仲护法,噶厦政府的护法神,即便他没现真身而化作一个男孩多次到宗喀巴大师说法的地方,那里除了有宗喀巴大师,还他的弟子们。涅仲到那里问道:“我需要帮忙,我需要帮忙,谁可以做到?”
他问了很多次,但没有任何人说“我会做”,没有人这么说。
有一天,度津札巴坚赞,即宗喀巴大师最年长的弟子,他心想:“这男孩来过很多次了”,于是他说: “我会帮你,我会帮你。”
接着那男孩对度津札巴坚赞说: “别忘了你对我说的话,不要忘了。”话一说完就消失无踪了。
同一时候,这位男孩,在宗喀巴大师的时代,第一世嘉瓦仁波切,嘉瓦根顿珠,他是宗喀巴大师的弟子。接下去就有二世、三世、四世及五世嘉瓦仁波切。在五世嘉瓦仁波切的时候,杜固札巴坚赞出现了。在宗喀巴大师的时代,杜固札巴坚赞就是度津札巴坚赞,他在那个时候就存在了。到了五世嘉瓦仁波切的时候,他再度回来,名字就叫杜固扎巴坚赞。
接着有一天,杜固扎巴坚赞前去见一名神谕。涅仲护法降神到神谕身上,在众人面前问道: “你还记得你曾答应我什么吗?你记得吗?”
杜固札巴坚赞回道:“我不记得了。”
接着涅仲给杜固扎巴坚赞一些青稞并说道:“你拿好,把这些青稞烧了,然后闻它,你就会想起了。”杜固扎巴坚赞照着涅仲的话做了,便记起涅仲化为小男孩,自己曾答应会帮忙的那些所有往事。
当他记起时,他心想:现在我需要以一位佛教护法神的形相示现。随后他说涅仲,丹津多杰勒巴是另一个威力无边的佛教护法神。
然后他对杜固扎巴坚赞说道: “现在正是时候,现在是幸运的时候,我们值遇纯净佛法的时候,宗喀巴大师的法教犹如纯金般。若你成为此法教的护法,你会是最好的那个护法,你是宗喀巴大师法教最好的护法神。”
下一次当他前去见涅仲护法时,涅仲降神在神谕身上,杜固札巴坚赞对涅仲说道:“我会遵守我的承诺,我会化现成为,但我没有死亡的因缘。”
所说的死亡的因缘是什么?让某个人让他生起愤怒或让某个人伤害他,这会成为他示现为佛教护法神的因。他接着说:“我没有这一方面的问题。”然后涅仲回复道:“你到拉萨去,进入拉萨。” “我会制造死亡的因缘”,涅仲对杜固扎巴坚赞如是说。
涅仲仅这样告诉杜固札巴坚赞,杜固札巴坚赞便到拉萨去。拉萨是西藏的首都。杜固札巴坚赞在拉萨期间,藏人们、当地人,远道而来的人都前来拉萨拜见他。当时他的声誉远远超越至尊嘉瓦仁波切。于是,嘉瓦仁波切的其中一位侍者——德司僧格嘉措因此心生愤怒,并且尝试杀害杜固札巴坚赞。
五世嘉瓦仁波切的侍者德司僧格最后把杜固扎巴坚赞杀死,但是至尊嘉瓦仁波切对此事一无所知。然后这位侍者告诉嘉瓦仁波切,杜固扎巴坚赞身患重病。嘉瓦仁波切接着说道: “如果他病了,我想到他那儿看看他。”
德司僧格嘉措然后回复道: “哦,您不能前去,尊者请您不要去,因为他的病症是头非常非常的晕,晕得非常厉害。况且,这也对您不太好,请您还是别去了。”在他阻止尊者前去探望杜固扎巴坚赞,另一边厢,人们正为杜固扎巴坚赞的圣体进行荼毗仪式。
在荼毗仪式上,非常特殊的烟,一同升起。彩虹出现在烟里头,像一根柱子,高耸入云,那个柱子非常长。
接着那道彩虹和烟在高空中,直立入云端。当时杜固札巴坚赞的侍者感到非常气愤。他想起人们如何伤害杜固札巴坚赞,如何杀死他,如何伤害他,但杜固扎巴坚赞根本没想这些 ,他直接登天到净土去,他看似直接到净土去了。侍者为此而不高兴。
杜固札巴坚赞的侍者还说道:“为什么您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去了。”侍者用自己的僧袍拍打升天的烟,烟随之降下,不再升起。烟接着降到地面,然后整个地方都弥漫着烟和彩虹,像地面上的雾一样。
随后他开始示现忿怒相,威力无边的忿怒相。尔后他到“桑普”去,从拉萨去“桑普”。 “桑普”在拉萨的另一边。那边供奉名为金甲衣的护法神,那是供奉金甲衣的地方。他到那里去,并在那里逗留。
我们藏地之后还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征兆,威力十足且非常怪异的征兆。人人都感到害怕。
随后,五世嘉瓦仁波切及其政府尝试透过火供法会将他消灭。高僧大德如嘉瓦仁波切、噶玛巴、多杰札及许多甘丹噶然巴,那些法力高强的上师们尝试透过火供法会消灭他,但他们没办法烧他,没办法做什么,他法力太大了。
因此他们也就知道了,然后宣告: “现在你是护法神,多杰雄登护法。”自此,当时中国的皇帝、各个地方的人们都听闻关于这位佛教护法神,甚至是中国,他们送来许多各式的供品,供养给这位护法神,包括护法神的帽子。
自此,这位威力无边的护法神,高证量的护法神的“索旺”,意思是嘉钦(多杰雄登)的灌顶自那个时候(就有了),(上师们)透过喇嘛仁钦旺嘉所撰写的祈愿文给人们(这位)护法神的灌顶,但后来这个祈愿文就不见了。
自从那祈愿文不见以后,人们,即使是高僧和大师都无法获得多杰雄登的灌顶。
后来来到嘉杰帕绷喀仁波切及塔普金刚持的时代。塔普金刚持是一位伟大的大成就者,他是一位真正的大成就者。嘉杰帕绷喀仁波切向塔普金刚持请求道: “请您尝试获取多杰雄登护法神的灌顶,因为我们非常需要这个灌顶。” 接着塔普金刚持前去兜率天堂,因为宗喀巴大师就在那。然后他到兜率天堂,也看见宗喀巴大师,然后从宗喀巴大师那里获得多杰雄登的灌顶。塔普金刚持获得两种不同的灌顶。
然后从宗喀巴大师那里,灌顶传给了塔普金刚持,塔普金刚持将灌顶传给了嘉杰帕绷喀,嘉杰帕绷喀再传给了嘉杰赤江金刚持。接着,嘉杰赤江金刚持传给了我们的上师嘉杰宋仁波切。他获得三次,大约三次。从上师们开始(算起),这(已经是)四代。
塔普金刚持是西藏伟大的大成就者,人人都知道他的成就,因为他能跟佛像说话,一般上度母会跟他说话,就像一般人对话那样,这种事迹是有的。
嘉杰帕绷喀是一位伟大的大成就者。他很多前世都是大成就者,他有许多前世,而在这个时代,他广为弘法,让佛法增长,让佛法在整个西藏发扬光大。广为说法、弘法,对我们非常仁慈。他也是胜乐金刚的化身,他是真正的胜乐金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更多:

嘉杰宋仁波切对多杰雄登修持的开示(附嘉杰宋仁波切音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