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近母语徐冬梅
亲近母语徐冬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613
  • 关注人气:1,2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湖南教育》访谈录: 徐冬梅:亲近母语,我的使命

(2014-06-05 14:02:09)
标签:

教育

育儿

文化

分类: 教育放言

 

《湖南教育》访谈录: <wbr>徐冬梅:亲近母语,我的使命

 

记者:当下中国,母语遭遇了怎样的境况?母语教育的现实情况如何?

徐冬梅: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国对母语教育的重视程度不够,母语教育地位不断下降。在学校教育方面,语文课时萎缩,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外语尤其是英语占据了孩子大量的学习时间。去年公布的高考改革方案,提高了语文分值,表明国家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接下来进一步的行动值得关注和期待。当然,母语教育涉及到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体制内教育变革的可能性不大,前景并不乐观。


记者:在我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母语教育或者说语文教育存在哪些问题?

徐冬梅:在我看来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第一,母语教育的作用认识不够。母语教育,不应该仅仅是培养未来的公民具有一定的母语应用能力的过程,更是对未来公民的文学教育、文化传承生命智慧教育的过程。多年以来,语文课成了工具性的字词句篇训练,这直接导致了全民母语素养和人文素养的下降。第二,小学语文教育的学科教育理论没有能真正树立起来。王荣生老师说,我国语文课程与教学内容的问题,表现在课堂教学,是集团性的、长时期地、大面积地出现教学内容的不正确、不合适一定不是教师个体的素质问题,一定是语文课程研制,语文教材编制上的问题乃至错误。我很认同。我们需要认真地研究,小学阶段的母语教育应该教什么,应该怎样去教”。第三,母语教育没有做到“儿童本位”,严重忽视儿童的生命体验长期以来,小学语文教学把儿童当做语言文字训练的对象,而没有从孩子出发儿童母语学习的内容,应该是他此刻需要的,应该是适合他年龄特点的,跟他的精神发育同步的。儿童母语学习的方式,也应符合儿童的审美,要让孩子通过听故事、诵读、吟诵,通过大量阅读、通过分享,通过言语实践比如表达、写作来提高他的语言能力。第四,当前的小学语文教育,没有能够认识到阅读的核心地位。我们的课标,听说读写包括综合实践,都是齐头并进,但其实母语学习的核心应该是阅读。没有阅读,儿童的精神空间无法打开;没有大量的有质量的阅读,很难解决母语教育的问题。第五,我国小学语文教师的培养体系也存在弊端。如何培养小学语文教师?是不是培训他们怎么教教材就行?显然不够。小学语文教师一定要具备相当的文学素养、母语素养,再在此基础之上,学一些儿童心理学知识,让老师们知道这个阶段的儿童应该读什么,这是一个专业的语文教师必备的素养,也是我国小学语文教师培养体系所缺乏的。


记者:您说“亲近母语”是您的使命,为什么?

徐冬梅:“亲近母语”把呵护童年作为核心理念,以母语教育为基点,以儿童阅读为推广路径,其根本目标是培育有中国根基的世界公民。我们希望未来的每一个孩子,通过大量的优质的阅读,具备一个公民应有的听说读写能力具备比较丰富的情感,独立思考的能力,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有自己的文化根基,也有拥抱世界的胸怀和可以跟世界对话的价值观和能力。正是怀抱着这样一种理想,十多年来,我们坚持与专家、学者特别是一线教师一起推动“亲近母语”,让更多的老师在教室里面做点灯的人,带领孩子们去阅读、诵读,给孩子们讲图画书,做更广泛的阅读也倡导让更多的家长觉醒,让他们参与进来。“亲近母语”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在这个历史过程中,不知不觉担当了一个推动者角色,我觉得这是一种担当,也是一种光荣,它是历史所赋予的一种使命,你躲也躲不了。


记者:当前中国教育改革最需要的是什么?对于中国的教育改革,母语教育的积极意义何在?

徐冬梅:中国不缺乏有理想的人,缺乏的是有理想有担当有视野能坚持的践行者具体到教育领域,缺乏的是能触摸到教育本质又能够扎根在大地上,即顶天立地的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中国的教育研究,比如说语文课程论,数学教学法,往往局限在一个学科范围内,而我认为母语教育必须而且能够打破这种局限。在中国古代,在语文学科分科设立之前,母语教育从来不仅仅是教孩子识几个字的事情,也是提高他们的文学审美人生修养的过程,更是让这些学子们知往鉴来,具备经世致用的重要途径。母语教育的研究者,母语课程的研发者,母语教材的编写者,母语教师必须能了解在世界这个大格局下中国所处的历史文化情境,和未来中国需要怎样的人才。母语教育包括小学语文教学,它首先承担的是“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一使命,然后是具体的课程内容、教学方法。

教育应该打破垄断,应该允许更多的、有见识的专家学者,参与到课程改革、教育创新中来。国家要重视民间的母语教育研究和实践。这么多年民间的母语教育研究、儿童阅读已经发展到了相当水平,十几年来儿童阅读的推广得到了众多呼应,民间的语文教育资源这么丰富,国家应该予以重视。


记者: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倡导全民阅读,这说明政府已经意识到并着手推动阅读,对于全民阅读,您有什么建议?

徐冬梅:国家开始推动全民阅读,开始考虑进行阅读立法,这很好接下来的重点,是解决如何去做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政府首先要明确:全民阅读必须树立教育为本儿童优先的原则。世界上很多国家把0-12岁或者3-12岁的阅读推进作为阅读工程最核心的工作其次,国家应逐步建立体系,给0-3岁孩子的父母提供必要的培训,给没有条件阅读的父母配备亲子阅读书包,在幼儿园、小学进行阅读倡导和开设必要的阅读课程。再次,政府应明确自己的角色,做全民阅读的推进者协调各种资源配置具体的事情应该让更擅长的各种力量去做,而不是包办代替,走形式,浪费资源。


记者:怎样理解“母语”?如何“亲近”母语?

徐冬梅:我对母语有四个层面的解释。第一层,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母语就是妈妈说的话奶奶唱的歌谣;第二层母语是指乡音土语。推广普通话绝对不以牺牲方言为代价,没有故乡的人是很可怜的,丰富的方言是母语发展的基础,也是我们精神的故乡;第三层母语是指现代汉民族的共同语。当然现代汉语的形成,是一个不断丰富和发展的过程。要学好现代汉语,也要充分地了解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发展的历史,认真汲取和学习我们的母语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优秀的文化。第四个层次,母语也包括那些用母语翻译了的表达了人类本源文化和共同心性的东西。我认为它是母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不能想象如果没有泰戈尔,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翻译过来的优秀作品,我们的母语会怎样?这也是“亲近母语”选这么多外国的童诗、童谣、童话给孩子读的原因所在。

如何让孩子亲近母语?关键是营造好的母语环境,然后针对不同年龄的孩子,采用不同的形式,让孩子从聆听故事、诵读童谣、吟唱古诗阅读和分享中,感受到学母语是一个非常快乐的过程,是他们生命的需要。而不是每天让他们做无聊的毫无意义的练习。


记者:儿童阅读应该注重什么?对于书香学校建设,您有什么建议?

徐冬梅:不同的家庭、不同地区的学校在儿童阅读方面遇到的问题不尽相同,但有几个基本原则是共通的。首先,大家要有儿童阅读的意识,要认识到阅读对于童年有什么样的作用;第二,父母和老师必须具备最基本的知识,即什么年龄段的孩子适合读什么样的书;第三,对孩子来说,更重要的是把这本书带给他的那个人,本身要是一个热情的阅读者、参与者、讲述者、朗读者。

在书香校园的建设当中,校长首先要认识到,阅读是每个学校必须做的基础性工程,每个孩子都能阅读是他们基本的童年的权力,每个学校应该尽量去给孩子提供阅读环境而不是把阅读推广当作一个形象工程去做。第二,他要知道如何去做,应该怎么做。可以从阅读文化的建构,阅读组织建设,阅读制度的完善,阅读环境的打造,书源的丰富,阅读文化活动的创设入手;要有可实施的、系统的阅读课程,从孩子的自主阅读到日常的阅读课、阅读实践活动,再到有意识地培养阅读的种子教师。亲近母语十多年来探索,已经形成了很完善的方案,最近推出了“阅读地平线计划”,希望能和更多学校一起合作和实践书香校园。第三,行动和坚持。不是光想,而是去做,做的过程中不断反思,然后坚持下去,就一定会做好。


记者:请您说说个人的成长经历。

徐冬梅:我成长的道路与一般老师不一样,我是1983年的中师生,本应做一名小学老师,后来各种机缘,我成为一名师范学校的老师。任教小学语文教材教法。在上世纪末语文教学大讨论当中,在自己的阅读、研究和思考基础上,渐渐形成了自己对语文教育的一些想法。2001年新的语文课标颁布,它提出的一些教育理念让我看到教育改革的希望例如新课标明确地提出课外阅读的数量,提倡老师成为课程的开发者,更注重儿童的体验等等。我希望整个小学语文教育体系重新构建和创造做一些探索,因此我团结了研究和实践者,包括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文化研究者、语文课程论研究者,儿童心理学、儿童哲学、中国古典文学等各方面学者,以及以一线教师为核心的一批朋友一起做“亲近母语”课题研究。课题研究从2001年开始,成为江苏省的重点课题,2003年成为国家级课题,到今天已经经历了将近三个五年将近十五年的研究。在研究过程中,我一直要求自己,尽量去思考和看到儿童阅读、母语教育在理论层面的缺失,尤其是对儿童生命体验的漠视,同时要立足实践,具有相当的可操作性。“亲近母语”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儿童本位的小学母语课程构建实验研究,提出“回到儿童、回到母语,回到教育”,从儿童阅读课程构建到小学母语课程的各种探索。三个五年研究下来,在课程构建、课程内容的重新发现,教学方式的变革,初步的理论建设等方面,“亲近母语”做了大量工作,也有一批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起来。从我个人来说,我的角色就是一个凝聚各方资源坚持理论思考陪伴老师们共同研发课程,支持他们在一线进行教育实践改革,也给他们提供提升和发展平台的一个朋友。在往前走的过程中,我更希望把“亲近母语”建构成为儿童阅读和儿童母语教育的研发平台、推广平台、服务平台和公益平台。我希望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对教育有梦想、对母语有思考的老师,帮助他们了解和实践好的母语教育是怎样的,好的母语教育是如何与儿童的生命、与母语教育的传统、与世界的未来连接的,我觉得这才是我真正的使命。


记者:对于教师的专业成长,您有什么建议?

徐冬梅:我认为教师真正的专业成长,是在陪伴一群孩子共同成长的过程中获得的,所以非常可靠的成长道路是,你研究你这个班孩子存在的问题,观察和记录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变化。把教育科研扎根在自己的教育实践当中,从这里开始去阅读,去思考,去实践,去反思,去写作如果这样,你就不可能不成长,不可能不成为好老师更重要的是,你会觉得你的教育生命是有意义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