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永定温林五郎公文化网
永定温林五郎公文化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8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2012-10-23 17:21:05)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关于永定上杭二地九郎公墓的真相

笔者于2011517日发表题为《温氏九郎公墓在永定峰市》一文后,族人会问:永定峰市折滩店背岗上九郎公墓碑,是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辛未岁孟冬月重修,由众房裔孙立的碑志:【太原郡一世祖考温九郎妣管十娘合墓】。而上杭安乡圳头岗大路边的“温氏九郎公墓”,乃是明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戊子岁仲冬月修建,当年碑志,笔者无从知悉,只能看到2000年重修碑志:【宋显考太原温氏上杭开基始祖九郎公墓】。上杭、永定二地“九郎公墓”重修时间看,上杭早永定163年,势必产生误解?

笔者从老谱上定出了“九郎公墓乃初建六百二十余载后重修的”,十多天来,翻阅各地最古老的族谱,着重是上杭、永定两个祖居地的各版本《温氏族谱》,发现上杭谱记载:“始祖九郎郎,妣管氏十娘,仝葬永定溪摺滩店仰天海螺形墓誌:【太原郡一世祖考九郎温公妣管大孺人合墓”。

经分析,闽西一世祖考妣,约生于公元1040年前后,祖考九郎公,因“茶毒之祸”全家遇难,二世祖温林五郎公(行五即五男)年仅三岁那年,约北宋熙宁年间,随母避居永定溪南双井边,姑父林德威家。管林两家族亲属,处理好“祖考九郎温公”后事,数年后,运送金骸回永定,先寻吉地寄放40余载。祖妣管氏十娘,约卒于北宋钦宗年间,享寿九旬开几,约公元1130年前后,孝子贤孙满堂,仝葬父母于永定峰市折滩店背岗顶石碗里壬山兼亥丙向吉地仰天海螺形。族谱记载可证实碑誌:【太原郡一世祖考九郎温公妣管大孺人合墓】”。

理论上,一直居住在永定、上杭的族人,应该不会忘记,闽西一世祖考妣合墓安葬永定折滩店背岗上吉地,为什么会出现,明万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戊子岁仲冬月,在上杭安乡圳头岗大路边修第二个“九郎温公墓”呢?

笔者认为,问题出在“始祖原居地”的行政治地归属上,自宋至道二年(996年),上杭县治从禾丸堡迁白砂(现上杭县境),永定治地属临汀郡上杭县。因明天顺六年(1462年),上杭县胜运里爆发号称“白眉”的农民起义,“破县治、杀都阃”,后溪南里又爆发以钟三、黎仲端为首的农民起义。以至明成化十四年(1478年),福建巡抚高明,以“去治远”、“山僻人顽”、“地险民悍”,必须“镇抚化导”为由,会同福建承宣布政使司、福建都指挥司、福建提刑按察司上奏朝廷批准,析上杭县溪南、金丰、丰田、太平、胜运等五里十九图添设县。定名永定,属汀州府。自此至今,上杭族人说:“你永定族人,不来上杭就丢掉父亲”?

然而,自三世祖温五郎公(号五二郎)恢复温姓后,原移居永定杨梅洞只有三房七郎公,其曾孙温禧公,南宋时讲学梅州而安居。只有次房徙迁上杭古基坑定居,是此支一直在上杭、而此支派又是由上杭返迁永定,自公元1478年起,析上杭县溪南、金丰、丰田、太平、胜运等五里十九图添设永定县。由此,“温氏九郎公始居地”显得特别重要,于是,次房八世孙三九郎后裔发起,明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戊子岁仲冬月,在原安葬私祖“八穴”坟墓,再兴建“始祖温九郎公墓”,至于碑誌:只有上杭族人知道,也有可能有什么难言之处?

上杭留下来的老族谱很少,笔者考证的谱记分析,修谱大至经历三个阶段:

一、公元1588年以前,据三九郎派石基坑族人温大钦主笔所修“八本”族谱记载:“当时只谓,九郎公为一世祖,三九郎公为二世祖,所以各州县未尝摊派。”。

笔者分析,上杭古基坑三九郎族人,是误认为“始祖九郎公”是“三九郎公”的“父亲”,公元1588年建造“始祖九郎墓时”时,才“所以各州县未尝摊派”,仍留居永定溪南双井边同胞二哥“三六郎公”族人也不通知,即使误为“九郎公”是“父亲”,也要通知亲兄弟到齐,方能建造“始祖九郎公墓的”。实在令人费解?

笔者认为,虽把“始祖九郎公”当成“父亲”而在上杭安乡圳头岗大路边建造“始祖考九郎公墓”,看起来也合符情理。但令人费解的是,从原居永定溪南里双井边,迁到上杭胜运里白玉窝定居的“三九郎公”的子孙后代,怎么会失祭“始祖妣管大孺人墓”呢?难道这是为人子孙的“孝道”吗?原来事出有因,从而健忘永定折滩岗上“始祖妣管氏十娘墓”碑誌:【太原郡一世祖考九郎温公妣管大孺人合墓”。

二、公元1588年建造“始祖考九郎温公”以后,“迨至清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乙丑岁永定折滩更修(三世)祖妣李九娘,参考他谱方知:在永定地方失祭九代,由此追溯则三九郎公确十一世,故敬录以前人之文献耳。

笔者分析,上杭“三九郎公”族人,在公元1745年以前正是“八本族谱”所记载:“当时只谓,九郎公为一世祖,三九郎公为二世祖”。迨至清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乙丑岁永定折滩更修(三世)祖妣李九娘,参考他谱方知:在永定地方失祭九代,由此追溯则三九郎公确十一世,故敬录以前人之文献耳。”。从此,“树有根,水有源”至公元1751年孟冬月前,六年期间,徙迁到上杭等地“温林五郎公”子孙之“孝道”,每年春分,前往永定溪南双井边祭祀“失祭九代的先祖”,当然也祭祀安葬于峰市折滩店背岗上“始祖考妣合墓”,因而,上杭裔孙早期族谱记载:始祖考妣仝葬,碑誌:【太原郡一世祖考九郎温公妣管大孺人合墓”。

笔者认为,迨至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辛未岁孟冬月,上杭九郎公位下“众房裔孙合族”重修,分迁到上杭定居的后裔当然也不例外,亲自参加捐款重修“始祖考妣仝葬”,也不会健忘所立碑:【太原郡一世祖考温九郎妣管十娘合墓】。此时,上杭族人内心充满着矛盾,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尊重历史”、“正本清源”,才会出现以下族谱记载,请看:

第一段记载“九郎公古墓,葬于安乡圳头坪绣针落槽形。坐东向西,乙山辛向,加辰戌分金,传闻古用木箱载金,葬地坟墓又不堆成。于明万历十六年戌子岁,合族议择十一月二十日动土,廿八日起金,不料全无木箱金骸踪迹,只得用铜牌七两,镌九郎公神主,以金罐载之,于廿九日未时安墓……”。

第二段记载“然而,永定溪南折滩店背仰天海螺形所葬管氏十娘碑誌:九郎管母合葬者谅公系属银牌”。正可谓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笔者分析,上杭安乡九郎公古墓“传闻古用木箱载金,葬地坟墓又不堆成。”,土葬当然是用“木箱载之”、数年后起金骸则“金罐载之”找吉地安放,当然“不堆成”,此时,何来有“绣针落槽形。坐东向西,乙山辛向,加辰戌分金。”呢?既然安乡圳头岗大路边有土坟,谁都知道,葬地时,风水先生“呼龙”,子孙全部要到场“接龙”,重修绝对不允许“起金”的,上杭“三九郎公”怎么样会有“廿八日起金”呢?既然是“始祖九郎公古墓”又何来“八穴”私祖坟呢?实在令人费解。

看来,上杭族人承认永定折滩店背岗上“始祖考妣仝葬”的现实,但又没勇气承认,于是记载“碑誌:九郎管母合葬者谅公系属银牌安葬”,然而,九郎公当年始居地安乡洪山塘,自九郎公“茶毒事件”遇难后,再也没有居住过温氏后裔,也找不出始祖九郎公的任何故居遗址,如此隐瞒“始祖考妣合墓”真相实在令族人费解?

三、清康熙盛世,民修家谱进入新的阶段,特别是徙广东的大宗族,必然要与福建上杭接谱,然而,上杭族人,迨至公元1745年更葬三世祖妣李九娘坟墓后,方知,在永定地方失祭“一世祖考妣合墓” 及温林五郎公系下九代先祖,既然外迁族人,已经接了谱,又没勇气还原历史,从而,上杭“三九郎公”族人,把谱记中记载“当时只谓,九郎公为一世祖,三九郎公为二世祖,所以各州县未尝摊派。迨至清乾隆十年乙丑岁永定折滩更修三世祖妣李九娘,参考他谱方知:在永定地方失祭九代,由此追溯则三九郎公确十一世,故敬录以前人之文献耳。”等全部全部相关记载削除,重新编写《温氏族谱》。因而,福建、广东、广西等族谱,也就是至今《太原堂温氏族谱》所记载:“上杭开基始祖考九郎温公墓”、“永定开基始祖妣管大孺人墓”。

以上所述可见,“碑誌”、“谱记”充分的历史事实证明:太原郡一世祖考九郎温公妣管大孺人合墓——永定峰市折滩店背岗顶。若不是明成化十四年(1478年),析上杭县溪南、金丰、丰田、太平、胜运等五里十九图添设永定县,属汀州府。也不至于上杭族人丢不掉“始居地”的架子。话说回来,上杭族人在始祖九郎公遇难之地,修建墓地作纪念也并非不可,其他省市如果条件许可,亦可建造九郎公墓地及祠堂。

笔者建议,广大九郎公派下族人,真诚团结,尊重历史,正本清源,编写温史。

                             作者:温日森(深圳)

                           2011年6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