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松年
胡松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476
  • 关注人气:2,8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師詳述死亡、投胎過程

(2016-04-19 18:49:19)
标签:

佛学

分类: 佛法見地

恭錄自《唯識與中觀(卷七)

(錄音第007A 10:31- 007B 22:51)

(學生胡松年加註[藍字處])


  這一篇文字,是摘錄於《唯識與中觀》之文字檔案,而文字又整理自錄音檔之第七卷。日前有道友傳發給末學,閱讀之下,發現此文所述,頗為深入, 南公生前講述「中陰身」,已講過多次,而此次所講之內容,有諸多玄機之透露。末學再將其對等之錄音部份,細聽了一遍,將原文少數之文字,略為修正。同時,有鑑於同修們,可能草草閱過,忽略 南公暗佈衣中之珠,就可惜了,故予以略加註說,俾使閱者能掌握要領。然此乃末學一己淺見,僅供同修們之參考而已,在此特先聲明。下面開始正文:

  …現在講,還有一點告訴大家,所以學佛的,大家在人家死亡的時候、你們去幫助人家的時候,最重要就是這個頭頂上,臨死的時候,你要真教他、幫忙他,抓住中間的頭髮,這個(頭頂)中間的穴道,拿他自己的手指頭,每個人自己的手指頭,從髮根開始這樣上去,這個下去,這是頂(指根對齊前額髮根處開始,順頭頂測量約中指尖處即是百會穴——筆錄者​​註)。抓住他這裡的頭髮,拉到一根、兩根、三根就行了,告訴他從這裡走,叫他,在他耳朵邊上輕輕叫他:“你從這裡走,一定上升,記住念佛,不要妄想、不要發脾氣,心要行善,記住念佛。”換句話說,他是個信上帝的也好、信鼻涕的也好,都不管,你叫他信上帝的人,“你從這裡到上帝那裡去吧!”總好一點嘛!總比墮落的好一點,不要有宗教嚴格的分別嘛。他要到那個觀光飯店去,你就讓他到那個飯店去嘛,住一下再來嘛,再幫他買票引渡回來就是了!都可以,就是抓住這裡(百會穴處的頭髮提示臨終人),在他耳旁上輕輕地講,很有用。那麼,實際上不止前面這一點,後面這一點更重要;我們平常所謂打坐的人(或者)什麼,就是後面這一點更重要。換句話說,是大腦後面這一點,靠後邊這一點(手指根對前額髮根,順頭頂測量中指尖處即是梵穴)更重要的。摸摸頭沒有用,頭上光的,都封住了,啊,現在都封得好好的,等到你打開的時候,有點希望了,那個骨蓋那一條縫,那個白骨那一條縫,“梵穴位” ,功夫到了會開開的,真會開開。那不是一般人所能夠修得到。你們不要認為在這裡搞搞啊!打打坐啊就會到達這樣,哎呀!不要打妄想啦!慢慢修去吧!三大阿僧祗劫慢慢修去吧!你修了三天、兩個鐘頭就行了,那我就沒得玩的了!現在說回來,這個要緊的地方吩咐了啊。

  (親友往生時,我們應該如何幫助他們往生善道? 南公說了兩個重點,一、用手輕拉對方頭頂百會穴後方一點處之兩、三根頭髮。二、同時,在其耳邊跟他說話,提醒他,要從頭頂上拉髮處走。

  當臨終時,五根的其他幾根,可能都渙散,起不了作用了,惟有耳根可能還有功能,在他耳邊提醒他,也許還能有效。拉他頭髮之位置,更形重要,這也是密教修持到「開頂」時,所打通的穴位所在。拉頭髮之目的,就是要引導其注意力到頭頂上,因為識神最後若能從頂上離去,多必會往生善道,而不致墮落下三道。

  用手指以各人手指指根,對齊各人自己髮際來量,有時會有困難,因為有許多人,年老髮疏或都脫落了,就量不準了。另外還有一種量出百會穴之方法,即自一己雙耳中央,往頭頂作垂直上升劃線,再由自己鼻樑正中向腦頂方向再劃一線,三線交叉點,即應為百會穴之位置,而百會穴稍後一點之位置,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位置。

  如果往生者頭髮很多,還可拉其頭髮以提醒之,如果頭髮稀疏或根本無髮者,我們也可以手指或指甲觸摸該處,亦應有相同之效果。

  另外,這種方法可用於任何往生者,無論其信仰或宗教如何,我們切勿有宗教狹義之心態,否則就不夠悲智並運了。)

  現在講人,地、水、火、風。冷卻了,謂之死了。據說,我只能告訴你據說了啊,真到死亡那一剎那之間,是舒服得很!這是正規的死亡。怎麼樣舒服?人好像脫殼烏龜,跳出來了一樣。等於一個跳板上、站在跳板上,自己就這麼“嘟嚕嚕”就翻過來一樣,“哦,好輕鬆!”不過你想把握那樣輕鬆,把握不到的;一下就嚇住了,或者覺得掉到無比的深淵裡頭去。就是剛才講到水大分散了。到最後地大分散,那個骨頭都要拆開的、筋骨拆開。那人到了那個最後死亡的時候,已經覺得這個身體呀,給什麼東西、給兩個鐵板呀、這個耙山機呀抓得呀、分開割掉那個痛苦啊,壓著受的壓迫感已經講不出來了,啊,那非常的痛苦!

  那麼這個時候將死未死之前,有各種境象的,或者是做夢一樣,感覺到自己跑到一個,哎呀,登山哪,比如說登山的地方,哎呀,一下掉下去、掉下去,無比的深,哎呀,掉到一個崖洞,哎呀呀,夾著了!哎呀! ……各種各樣。這個“各種各樣”這一句話,中間如果詳細講,不曉得多少!或者覺得自己給兩個車輪子壓住了、壓住了,哎呀痛啊!一身骨頭散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叫媽、叫娘、叫上帝、叫鼻涕統統沒有用,隨便什麼都沒有用。啊,這個痛苦哇,壓住了。這是地大分散了。

  到了最後,歸到一剎那之間非常寂靜,好像一個人跑到高空什麼都沒有,一下,這麼一轉,很舒服一下,沒有了。那個舒服是大快感、大快樂,一下就沒有了,你把握不住的。有啊!如果平常得道的人、修道的人,已經達到三禪天得樂的境界的話,這個時候,一把握,曉得自己這個肉體脫開了,好,這一下,當然也沒有那麼痛苦,一下,化一大樂,一定,證果了。所以平常修道,這個消息都露給你們聽,看你們有沒有把握,看有沒有這個福氣了,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這不是勉強做得到哦!要從心性的念頭的習氣的轉變空哦!啊,所以到那個時候把握得住。把握不住,一個階段過了。普通的人,在那樣很舒服、很快感呀!唉嘿,嚇著,昏過去了,就昏了,叫做“發昏章第二十一”(一笑)!發昏了以後啊,就睡眠了;等於我們睡著了一樣,死了。那肉體同你毫無關係。雖然第八阿賴耶識還沒離開喲。因為你第七識、第六識完全整個死了,前五識到這個時候也歸到第八阿賴耶識,最後留一點點,這個人一點點在那裡,在這個死亡的肉體上,只有一點點關聯啦。這個時候你完全昏迷不知道了。可你要注意哦,第八阿賴耶識,這個肉體,暖——哪一部分沒有完全冷卻完,你動他,同他那一個昏迷的那個狀態,那個狀態還不叫做靈魂,也不叫做中陰身,就是死亡的業識,也叫做神識,說“業識茫茫”啊,這個時候還有點關聯,執著還有、輕微的執著。

  那麼到這個時候,對於這個屍體呀,是不是我?不會知道了,就是自己看到屍體,也不曉得是誰。假使認清楚這是我的屍體,你就可以活轉來了,但是不可能!除非他的業識還應該活轉來的人,活轉來的時候也覺得那個跳板一樣,那麼翻一下,這個跳板,“嘚嚕嚕”那麼翻一下,怎麼又醒了?同你睡醒一樣,也莫明其妙。醒了一身痛啊!難過啊!這是說再活的人,啊,很難有復活的人了。不過我們人的生命有一種是假死亡,也有這種情形。所以很多人——外國的書、中國的書的報告,認為死亡的報告,我是一概批了不承認,根本沒有死亡完,第八阿賴耶識沒有離開完,不叫做死亡。到我講的這個階段,只能講叫假死、還是叫做假死。

  (南公在此,敘述並列舉了種種四大分散時之痛苦狀況。不過他又提到一點,這一點對我們修行人,非常重要,即四大分散到了最後,剎那之間,會非常寂靜,非常舒服,那個舒服是大快感、大快樂,但一下就沒有了,一般人是把握不住的。如果是修道者,平時若能達到三禪天得樂的境界的話,這個時候,樂境類同,一把握住,當下隨之一定,就能證果了。平時我們聽聞到所謂「中陰成就」的種種,就在此時,僅有剎那時間,一猶豫就錯過了。)

  真的死亡呢,這個昏過去了;昏過去大概經過多少時間、很難計算,大概經過人世間三十六個鐘頭的樣子,啊,就是一天一夜,就是睡了一大覺一樣。這麼?醒了!這個醒了是比方哦,注意啊,不要把自己死當成那麼舒服啊!好像醒了,這一下,將醒未醒、不像我們睡覺睡醒;我們睡覺睡醒,白天活著,眼睛醒了迷迷糊糊的、糊裡糊塗的。那麼哪個地方先醒啊?你怕我們頭腦先醒啊?下部先醒的,快要醒以前兩個腳趾先動起來的。哈,所以你看孩子睡覺,所以我帶學生很難帶,有些學生裝睡,我都看到腳趾頭還在跳,根本在裝睡,還清醒的。人先醒了以後兩個腳趾頭先動起來的、跳動啊,不是腦醒的。這是活著的人。到那個時候,清醒不是這個樣的,突然覺得有個光、那個光是無比的強烈,也不是太陽、也不是月亮、也不是電燈、也不是什麼,然後光很強的來,嚇死了!嚇醒了。實際上呢,我們告訴你,那個就是本性的神光。嘿,平常打坐你們學道家、密宗、什麼宗都不管了,你能夠坐、定到自性光明出現,這個耀發明性、平常就在光明定中慣了的時候,這個時候,證果了。解脫了嘛,肉體解脫了,可以證果了。所以光一來,很高興,噢!原來如此,就定住了。當然定並不一定要那麼打坐了。你那個時候覺得“我要打坐”,馬上有個身體,還是同你現在一樣,就坐著,你就變佛了。你就變男的女的佛啊,都可以,隨便你,千變萬化。現在要變男的,看到男的你變男的,看到女的變女的,隨便你了。這個時候沒有受這個拘束了。就是一片光。但是,一個普通的人,沒有經過修持,這個光,強烈的光,一照!瘋了!而且空洞無比。所謂空,空到了,嚇死了!所以《金剛經》上告訴,人見到空啊會嚇得呀,你們學佛天天求空,空的境界來,你嚇死了!天天想自性光明,光明來你也會嚇死。

  那麼這個時候,見光就嚇昏過去了,無比的光、無比的空,一剎那之間;經過修道的人要平常已經到達這個定力的境界,所以這個境界一發現,曉得一切是本來自性,哈哈一笑,笑也不笑了,“哈哈一笑”是形容啦!就這麼,“好!”就定了。啊,在此中可以請假了。你說這個世界不來呀,你在光中躲一下,沒有關係,十方世界隨意都可以來往。那麼普通的人,被這個光、強烈的光一照,這個時候,又嚇過去,不過很快又清醒過來。這清醒不是光了,這個時候這個生命叫什麼?叫“中陰身”,普通叫“靈魂”了。

  (南公又進一步說明,死亡最初的那一剎那,不僅有極為舒服的大樂感,還會呈現超越日、月光的自性光明,這個光過於強烈,一般人都會嚇過去了,修行人若平時已經「見道」,達此種定境,自然不會恐懼,跟自己生時所歷境界一樣,明白此乃自性之光,身心一融入,子光融入了母光,一下就解脫了,成就了。

  這裡 南公又透露了另一個極為重要的玄機。成就了,即使成佛了,又能去哪裏?實際上,只是生死可以自主,要生也可選擇其生處,要不來也能定住等待,暫且不來世間。但卻沒說,可以永遠不來。況且,修行人必有濟世之大願,怎會不來呢!成就者是乘願而來,是自由自主的來,凡夫是隨業而來,無以自主,不論乘願或隨業,沒有不來的。說穿了,我們這個化身的生命,在虛妄之三界中存在,即使成就了,也是夢幻的成就,這個化身而來的生命,還得繼續存在於此虛妄世中,只是覺醒了,認識了一切虛妄,不為所惑,天上天下,任意寄居,自在自主,乘願而返。出三界,仍在三界,只是不為三界所困,了生死,還是有生死,只是生死自主,要生就生,要死就死,了無罣礙。所以我們學佛修證佛法,若不能終究歸於「即空即有」之大乘精神,都是無法完全究竟的,道理就在這裡。

  《金剛經》也告訴我們,如來乃「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如還認為有一個得道成就的人可以安居的地方,見地上就有失偏差了。西方極樂世界,亦非究竟,也只是一個修行的中途站而已。

  南公在此透露的,是老實話,老實話就可能不是人人願聽的了! 南公曾感嘆,若講真正的佛法,恐怕會門前草深三尺,無人問津了,應即此理也!)


  怎麼叫中陰?佛經上也叫“中有”,就是說這個生命離開了,另外六道中間的生命、另外這個生命還沒得到以前,這個中間存在的這一段,所以叫中間存在的陰境界,中間存在的所有境界,“中有身”、“中陰身”,所以“中陰身”是這個身。這個身體呢同我們一樣,同我們做夢的一樣,眼睛也能夠看,耳朵也能夠聽,也能夠曉得要吃。這都是唯識所變,其實沒有一個肉體,我們這個意識——人,就是所謂學佛、打坐學佛修定,先要去我執、先要去身相,因為我們意識上始終有個我。所以這個時候的意識起來,“中陰身”這個我,也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都有。但是,這個身呢,是意識所生的“中陰”,是意識境界,是屬於意識。其實沒有這個肉體身,可是有如這個肉體身一樣的感受、一樣的作用,等於我們做夢的身體。你看我們做夢沒有一個身體呀,但是做夢夢到給人家打,自己醒了,屁股還痛,對不對?有些人做做夢,夢到想到媽媽、想到爸爸、想到哭得一塌糊塗,結果醒了,“啊,是個夢!”摸摸枕頭上都有眼淚,是真的噢!同一個道理。那個時候的中陰身,一切都是一樣。可是比我們現在不同。那中陰身要看哪​​裡,等於有了五通,這個山河牆壁、物質世界沒有阻礙的,要看哪裡都看得到。我想到美國看看我的兒子、看看我媽媽,念頭一動已經在美國了。我想到什麼地方?我想,哎呀,我媽媽還不知道我死了,我到高雄看看,你來家,你還叫媽媽,在媽媽身上蹭來蹭去,媽媽也不知道,可是你的確抱著了媽媽了,所以有時候我們身體坐在那裡忽然感覺到很不舒服,哎!有這麼一個關係,有的;或者別的東西剛剛碰到你,不過沒有關係,一點不要害怕的。鬼神跟我們在這個世界都撞來撞去的,有時候鬼啊神啊,從我們肚子裡頭撞過去,我們又從他胸口撞過去,撞來撞去都沒有關係。等於我們在空氣裡頭過來過去,等於那個魚在水裡頭游來游去,所以天、人、鬼、魔都在這個世界上。大家都互相生命共存。這叫做和平共存,哈!沒有關係的。啊,就是那麼一個東西。

  (中陰身是具有五通的,山河牆壁都阻隔不了。)

  那麼,這個中陰身這個時候啊,來了,你會曉得我死了。那麼你平生所做的事情、說的話,一幕一幕像電影一樣電視一樣,快得不得了!我們看電影,一個電影看完以後,要個把兩個鐘頭啊。那個時候一個電影劇本,你一生的事情幾秒鐘就完了,都清醒了。哎呀,我那一件事情對不起,我當時偷了某人的手錶,我好像是害了某人一句話,我故意挑撥的;或者什麼,這些善報、業報,一幕一幕都出來。不止這一生,前生的事、再前生的事、再前生……統統出來了。什麼東西?能藏、所藏這個種子都暴現了。所以你們注意啊,因此你們說打坐坐起來,有時候聽到念咒子的聲音啊、看到什麼東西啊,或者什麼“哎喲,看到一個鬼,一個魔來吃我哦!”嚇死了——都是阿賴耶識種性所變,沒有什麼,沒有什麼。所以一切如夢如幻,在這個境界上沒有什麼。可是你平常這個定力不夠,老實講,你打坐中間會有定力,是現在有肉體的病嘛!你肉體存在,你定力再高,到了中陰境界能不能定是另外一個問題呦。你不要認為自己修道有把握哦。統統在身體上搞了半天、搞了幾十年,毫無把握。沒有用的。啊,有什麼用啊?

  (中陰階段,今生全部的記憶,甚或過去諸世,都會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像演電影一般地顯現出來。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卻是真的。有定力者在定中,此種狀況可能會出現。即使一般凡人,在某種特別之情況下,也會出現,末學有一位小學同學,是空軍飛官,一日駕F104出任務,突然發生緊急變故,剎那間,有生命危機,如同中陰身顯現過去事之情景,也同樣發生在他身上,包括連他自己壓根都想不到之事,都在腦海中閃過,僅僅是短短的二、三秒之時間,卻能一一完全顯現。這件事,末學也曾有另文報導。

  由此可知,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不異語者!)


  那麼這個時候,我們曉得哦,所以如果說,平常念佛的人,當碰到那個中陰身將生起未生起之間,這個肉體死亡、那個中陰身將生未生之間,那個時候,光一來,自己平常譬如念佛慣了的人,對於淨土的信念很夠的,一看到光,一定,一念極樂、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現身了,就走了,沒有錯的,絕對的!你如果是信其他的上帝的、信回教的人,到阿拉那邊去都可以,阿拉就現身了。啊,十字架一劃,來!就帶走了。哈!實際上,他帶你沒有?沒有。還是你帶了自己。都是阿賴耶識自己種性業力所變現。

  那麼所以這個時候,天堂地獄有沒有?都有,我告訴你。你要看閻羅王啊,前生的冤家啊,你平常一輩子害了一個人、殺了一個人,法律也不知道你,你自己老婆兒子父母都不知道你,到那個時候,一點都逃不了!果報現前,非常明顯。誰都不能夠欺騙了自己。這個時候中陰境界是一幕一幕,天堂地獄,應該有什麼,就有什麼,多得很。這個是非常簡單地告訴大家,中陰境界非常多啊!多得不得了啊!我只能講到此、到這裡該斷了,爭取時間。有兩種人沒有中陰身,注意啊:下地獄的人、業力重的變惡鬼的人,沒有中陰身,這個生命一死,那邊已經出生了,所以沒有中間停留存在的階段,所以叫沒有中陰身;升天的人,或者學佛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沒有中陰身。就是說,這個壽命一完,那邊已經往生了,所以沒有中陰。

  所謂有中陰身,指我們普通一般人,善惡各半,你說他是壞人嘛,平常也沒有壞到哪裡去,你說這個傢伙,看起來像個好人;你說他好嘛,也好不到哪裡去,樹葉子掉下來,也怕打破了自己的頭,從來好事也沒有做過多大的一件,這一類人,多半有中陰身。

  中陰身七天一個週期,這是一個問題了,嘿,宇宙的法則,這個七天之妙!七天一個週期。這個中陰身一生起,剛才講死亡以後,光一來、一嚇,一個境界,平生過去、三生的境界演出,把握住,受這個喜、怒、哀、樂的支配,情緒的支配,自己喜歡怎麼樣這個支配,可惡的支配,各種支配,一剎那之間,走來走去這個中陰在飄蕩,這個在飄蕩沒有物質的障礙、沒有空間時間的障礙。這個中陰存在以我們人世間的時間來計算,最多只有七天;七天不投生的話,不轉生的話,這個中陰又死過去了、昏迷。等於人一樣,我們人是十幾個鐘頭睡一次覺,中陰等於說只要七天就要休眠一次、又要昏迷一次;第二次再醒來,又是一個週期。所以正常的中陰沒有超過七個七天,只有七七四十九天,一定是投生的。乃至投到鬼道裡去了,但是不會超過七七四十九天。

  (這一段內,敘述了中陰身每七天的種種變化,一般來說,至多七七四十九天,中陰身都會投生轉世的。有兩種人是沒有中陰階段而投生的,一種是升天之人,有修為或大善之人,死後直接升天,還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者,也能直接往生西方淨土。另一種,則是大惡之人,直接投生地獄道。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基督徒欲往生其天堂,回教徒欲往生阿拉之所在,或修淨土者欲往生阿彌陀佛之極樂世界,都要把握住中陰身要生未生之際,當自性光明來時,念頭一起,就往生該處。念頭中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會現身接引你去,念頭中有上帝或耶穌,上帝或耶穌就會現身接引你,回教徒亦類同。不是他們接引了你,而是自己阿賴耶識種性業力所變現來接引了你。如此說來,這個理論對任何人、任何不同信仰者,皆能成立。)


  那麼這裡頭也有人問了,譬如有人用各種的巫師啊、各種神秘的畫符念咒啊,把父母死了很多年還可以找來對話啦,那難道我的父母還在中陰階段? ——那不是中陰。那或者在鬼道、或者在阿修羅道、或者在天道,分神過來的,分神——分這個業識過來,並不是全體過來的。那時中陰一定是過去了的,多半有些什麼,托到巫師啊或者是畫符念咒啊,還有鄉下那個巫婆啊,口吐白沫,嘴裡嗚嚕嗚嚕講出來的:你家裡什麼契約放在哪裡呀,連那個鐵櫃的號碼都能講得出來——真的!或者過了三年、五年,把你父母找來;外國也很多了,這個鐵櫃的號碼不知道,打不開,結果把父母招來——要很大的法術啊!把他招來以後,或者是喉嚨講出來,托那個人的身上,或者是其他的方法,或者是扶鸞、扶乩寫出來,結果按那個號碼一打,保險櫃打開了。那麼這個是真的呀?真的。但是這個父母就是說他這個身不是中陰;或者在鬼道、在其他道裡頭,因為這個神秘學的這個通靈的關係,把他分神——阿賴耶識的功能分過來一部分,而所產生的。就是生命的奧秘這個東西啊,裡頭就很多很多了。大概如此,詳細呀,你們好好研究。所以在院的學生讓你們研究《瑜伽師地論》啊,什麼什麼呀在這裡搞了半天,書嘛不好好讀、佛法不好好學,一天不曉得搞些什麼。啊,“無語怨東風”吧!

  (這些靈媒所能帶來的,大多應該不是中陰身,除非是剛剛新亡者,方有可能,因為中陰身四十九天內,必會投生。能來的應屬鬼道居多,天道、阿修羅道也有能力來,即使來,也只是阿賴耶識功能的一部份分過來所產生的,並非全部。這樣的說法,到目前,我還只聽到 南公一人所說。任何其他古今之大德,末學還沒聽人如此明講過。 南公到底是有證量之大成就者啊!與眾不同。)

  我們現在再迴轉來講投生了啊。投生,剛才講六道的生。六道的生就很複雜了。六道的生非常複雜,尤其天道的生、阿修羅道的生都不談。而且我們曉得,以《金剛經》的歸類,四生道:胎生,我們人——胎生。就是很多動物,貓也是胎生,很多都是胎生的。卵生:雞、鳥,卵生。濕生:蚊蟲、蒼蠅,這些是濕生,魚呀水裡頭生的。化生:有許多是變化生。變化生有很多很多啊,這個生物的世界都是化學的世界,你要曉得。

  有一位同學,(對呀,記得問我,好像……)哦,那個休戒(一個同學的名字),以前問: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這個人啊越生越多啊?這些靈魂哪裡來啊?這是他方世界那個劫數末劫的時候,那個業報沒有完的時候,移到這邊。這邊將來這個地球毀滅,這個世界這個業報沒有完的人,受果報到哪裡?另外他方世界去了。等於桃園的監獄搬到宜蘭,宜蘭撤掉了,像我們東門本來是個監獄,這個監獄撤掉,你說這些犯人到哪裡去了?犯人送到去太倉去了。是這樣,業果報應。

  十方三世世界,所以越是末劫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眾生人類越來越多、業報越來越多。你不要只拿這個世界來計算哪,而且有許多越到末劫的時候,過去的變昆蟲、變螞蟻、當老鼠的、當蟑螂的現在都來變人啦!啊,越來滿街看到的都是蟑螂呀,都是老鼠啊,你受不了啊!你到某個世界上滿街上看到的都是豺狼虎豹啊,所以在重慶抗戰一勝利,我們幾個人一上街一看,不得了!怎麼搞的!街上看到滿街不是人形的那麼多的東西,大家都不待了,回家吧,天下還要亂!結果就是這一批,不是人的東西都投生來了。不是笑話哦,真的呦!這非要得道有定力、有眼通的人才看得清楚啊。有許多人也好、非人也好,後面跟著那個影子都不是什麼?都不是正式人相。那多得很吶!那全世界茫茫四海有幾個是人影子的、修道的?乃至他生來世還能夠轉人身的?很不容易喲!所以啊,大家要注意喲,口口聲聲學佛,不要在這個場面裡頭再把自己這一生的人身丟掉哦!很難得哦!

  (人身難得啊!不要學佛沒有學成,反把人身給丟失了!)

  那麼《金剛經》告訴我們四生道,《楞嚴經》、其他經上十二類生,有些生命是有相、有些是無相,有些是有色、有些是無色,有些非有相、非無色,有些非有色、非無相,等等,歸納起來十二種類的生命。每一道的投生的方法不同,變化。譬如濕生、如果中陰身變濕生,等於下地獄道的沒有中陰身,活著快要病死的時候,他濕生道的現像已經出來了,或者卵生道的現像出來了。那詳細分析就麻煩得很。

  現在我們只講大概,把我們欲界,這個欲界人中生、投生的大概介紹一下。我們欲界,人中,佛法是(把)這個世界分四部——南贍部洲、東勝神洲、北俱盧洲、西牛賀洲。每一洲人像不同。像我們這個南贍部洲的人,人的面孔就是這樣,長長方方圓圓的,長不長、方不方、圓不圓,就是那麼一個怪像啊。不過我們自己看起來還是蠻美的,啊那不管了。自己看著美就美了吧!啊!我們就是這一類,南贍部洲的人,那麼該到哪裡投生,比如《瑜伽師地論》、佛與阿難所說的《入胎經》都講得很清楚。有時候看到,有時候我們做夢也常常說:哎呀這個地方風景很好啊,啊,這個湖面上,哎呦呦,還有水鴨子,還有鳥在水上游泳啊[斷錄]……這樣投生,一定下生是貧窮、痛苦、殘缺不全的地方,不全的胎。或者是投生在……

  當然,所謂聖人投生、得道的人投生,那個境界是天清氣朗啊,排場很大,鸞鳳和鳴啊!所以歷史上說很多英雄聖人投生啊,有許多的象徵,並不完全是神話,告訴你。在我,沒有大家聰明,我是很笨的人,絕對相信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聰明人當然不同了,看到了;我是另外非常迷信的人,真的,我告訴你,的確是真的。是什麼道理?哲學道理,心物一元的。境界,一個也是唯心所變的。一個人譬如說我們講,你們看看一個場合、很大的一個大集會的場合,一個幾千人的場合,有一個人他的不同,整個一個場合,全場的人自然都看到這個人,好像與眾不同;他有什麼不同?還不是這個鼻子、這個眼睛!就是他有一股業氣不同,就是這個道理。一個人不同,那個年輕和尚高高的,上來一看到就要仰而望之、高山仰止的樣子,他的業氣就是高。當然除了高以外還有別的沒有?那是另外看他的修持了。這個是比方。這就是業力的問題。所以投生四大洲的地區不同,有景象的,一下子報告不完。

  (即使只講人道中的投胎情況,就已經非常複雜。但欲界投生,總離不開兩性關係。)

  這個欲界的投生,欲界就是男女兩性、性的問題,這個世界所以叫欲界。這個欲界裡頭男女兩性的生人,這個精蟲、卵藏的結合。這精蟲碰到卵藏不一定生人,一定要中陰身的第八阿賴耶識中陰力量加入,所以叫做三元和合而成胎。當然你們現在要問了,那試管嬰兒呢?也要三元和合,人工懷孕也要三元和合。不過不同,那第三元中陰如何加入不同,那麼三元和合而成胎的。所以這個欲界之間的世界這個生命這個中陰啊,它到處亂跑。所以我們大家中國人都讀過一本四書《大學》,“十目所視,十指所指”,曾子,孔子的學生,決不迷信,講的話是真的。我們不要以為暗室不敢虧心,你一個人躲在任何一個地方,做任何的事情,你以為沒有人看見呀?他說十隻眼睛看著你、十個手指著你。沒有錯,豈止十隻喔?我們任何一個動作,旁邊都是中陰身看著我們。所以男女兩個人偷偷摸摸在那裡做性的行為,旁邊買票參觀的不曉得有多少!真的啊!他有緣的就來入胎了,告訴你,就是那麼一件事噢。當然信不信在你了,講不講在我。不然你去求證去,等自己變中陰身的時候,如果求證到記得打一個電話告訴我,說是這個樣子的! (一笑)

  那麼那個時候,中陰身無遠不隔,到處都來。但是無緣不相干。告訴你雖然中陰那麼多,這個人無緣哪,譬如男女二人,或者一個公狗母狗,它無緣的話,中間無緣,一輩子也沒有人緣、沒有善緣、沒有結什麼緣,它一輩子不要還帳的呀,那個中陰也進不來、也看不見他們了。

  所以呀,我經常告訴你們,杭州城隍廟,前面那副對子,完全做對了。不但文學好而且對的:

  “夫婦是前緣”,說夫妻是前生的緣;“善緣惡緣”,不是善緣,就是惡緣;“無緣不合”,有緣的兩個人才變成夫妻。兩夫妻恩愛一輩子,白頭偕老,是善緣,還報,不曉得你欠她、她欠你,搞不清楚了。那個吵架一輩子的、結果還動刀動槍,那是惡緣,只有變成你的親人,天天折磨你,才把這個帳還得快。這是惡緣,緣盡就散了。所以“夫婦是前緣,善緣惡緣,無緣不合”。

  “兒女原宿債”,兒子女兒前生欠的賬,該還的;“欠債還債,有債方來”,欠的賬就要來討賬,十個月把你肚子裡串一個西瓜,這個十個月的西瓜,抓一個洋鼓啊,背了十個月打洋鼓啊,或者軍樂隊打洋鼓,很麻煩;然後十個月完了,還來招呼一二十年,唉呀我的媽!這個日子不好過啊!欠的帳啊非還不可。所以“兒女原宿債,欠債還債”,一邊是欠的,一邊是還的,來討的;“有債方來”,哈,如果我沒有賬,他不來。所以啊,中陰入胎是這樣一個道理。

  這是講人中,人中的中陰入胎的時候,(這是根據佛經,你們不要多心,我有經典告訴你們的。不是我說,佛說的,不然你們聽了你們就好難受。)中陰一來,當男女兩個在性行為的時候,這個中陰該變成你的關係人,或者變成兒女,有緣的來的時候,他老遠是看到這兩個人很親愛,就磁鐵吸引一樣就過來了,中間沒有時間空間的阻礙的,你知道嗎? “因緣會遇時”,一過來的時候,他先看到有兩個男女,一靠攏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人了,只看到兩個生殖器,這個時候一念之間,譬如說忽然對這個男性特別有一種愛好,馬上入胎變女性;假設這個時候,一念之間對女性有一種愛的心理,變男性了。所以你曉得,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學講,女孩子特別對父親是特別一番感情,男孩子對母親……他也懂了一點點,可是到底不清楚。所以女孩子多半(不是全體)對父親好一點;男孩子多半(不是全體)對母親好。多半,不是全體,這個因緣錯綜複雜。有些不是來還善帳的,那個兒女是冤家來的;那沒有辦法害你,只好​​變你兒女,或者變你的父親、變你的兄弟姊妹把你氣得、整得、害死你,那還得最快了,那個受報最厲害。因為別人報你你還可以躲啊;變成你的親人,你躲都躲不掉,那個痛苦給你受一輩子。但是你要知道,你前生一定把這樣重的痛苦給人家受的,才來的,現在變成你的同學,變成你的朋友,看到你都瞪一眼,不瞪一眼他就心裡不舒服。不發你的脾氣、不好罵你、看到你都:“哼!”這樣弄一下給你看。他就這麼怪,你說為了什麼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業報!所以修行就在這個地方哦。修行就在這裡修行哦。你們的心理狀態,我們對自己——以為光打坐,坐得很好,“哈!我得道了!”一起來看到:“哼!討厭!”那個打坐幹什麼用呢? !嘿,那個蓮花本來已經長那麼大,一下就垮掉了。所以我經常說,有時候蓮花台一打一打的回來修到我那裡來,就是這個道理呀。修行在心啊!男女入胎是這個樣子入胎的。

  (投生何處,還是來自一己之因果業力。無緣、無債,是不會上門的。)

  但是你要知道,入胎的時候,這是講人中再來哦。畜生中跟人中一樣哦。譬如我過去在大陸上學佛的時候,有個朋友有一天在打坐,妙不可言!成都有個廟子,我們在成都軍校的學生都知道,那個中央軍校辦在成都北校場。那麼我們經常在軍校上課完了嘛,有時還要溜一溜,雖然當官長啊,有時自己也溜出來玩一下,尤其我住的那個地方是北校場的五擔山,就是劉備登基做皇帝的時候那個地方,出來大概這裡到新光那裡,轉個彎就是文殊院——大叢林,所以裡頭的和尚啊有千八百個,我熟的很。那麼只要我一溜過去,每個和尚就看到:“到這裡來!”哪個和尚的房間我都可以去玩的。那麼我們這一班人學佛的都在和尚那兒集合,我離學校又近。這也是因緣福報好了,哪有這樣一個的環境呢?所以我經常溜到文殊院去。馬上自己這裡軍號一響,跑步幾步就到了,毫無問題,絕對不會失職的。

  這個文殊院後面有個大園林——大叢林,後面那個楠木樹,那個長得是高啊,我們帶軍帽無所謂,你如果帶尼帽仰頭一看,那個帽子要掉了——樹長得那麼高。這種樹長得啊看到整齊呀,它樹葉子樹啊就看到樹的仁慈、很謙讓,那個每一個樹葉子那麼長開,這顆樹葉子碰到這顆樹葉子,它自然地避開了,中間都留一點縫。那妙不可言!是,菩薩道場,沒有話講!後面有養豬的地方,人家以為和尚吃豬肉呢。它不是的,有人有一個放生豬放在那裡,那個種菜的那個和尚,我們認為他是個羅漢,一天到黑髒得不得了,專門種菜。千百人的菜,他兩個人種了供養給大家吃。他一天到黑挑大糞啊什麼,都搞這些事;這是菩薩,這是羅漢。那麼這個人他就把廚房的剩飯剩菜拿來餵這個放生的豬,一對,一公一母。這一對老兄啊,在兩個和尚保護之下,在那裡“生生不已之謂道”,所以生出來的小豬哇,就多得不得了。他就把它圈在那裡。我們就去跟他講笑話:“園頭師啊!”管種菜園的叫園頭師,“哎,園頭師啊,好不好?給我們軍校送兩個過去?”“不可以!你們當兵的動手就殺掉吃了,不行噢!不行噢!”他就把門關得緊緊的,看都不給我們看! “哎,園頭師啊,我們不會吃啦!來玩玩的。”他曉得我們去,放心了。他還是怕我們拿走了吃掉。

  我們有一個朋友,學禪,學打坐。有一天坐得好好的,就忽然覺得自己昏迷了一下:哎,前面就一個熟人、一個老太太:“來來來,我請你喝茶。”在四川都喜歡喝茶。一喝茶,把他帶到一個地方,哎唷,風景之好哇,山清水秀,鳥語花香,到處好,好得不得了。這個老太太說:“還有好地方,我帶你來,你跟我來!”一個老太太就把他帶去一個好像熟、好像不熟、不曉得哪裡見過,他就去,去了以後,看到一個高樓大廈,哦呦,這戶人家啊,富貴得不得了,朱紅大門,(因為成都還保持老古式呀,富貴人家,有功名地位的那個門還是朱紅的,普通的有些是黑的什麼;朱紅的大門,門口還有銅環,打起來“咵嗒、咵嗒”響的。)老太太說:到這裡來!他就跟她進去,一進去:“哎,這是人家家裡,我又不認識,你怎麼帶我進來?”“沒有關係。”一進去,偉大哦,看到遊廊曲街呀,《紅樓夢》上的花園一樣。一進去,忽然一個房間、一個閨房,這個老太太就叫他:“哎,你進這個裡面去看一看!”他說這是人家的睡房嘛!你怎麼叫我進去? “哎呀!你愛進去就進去,不進去我也拿你沒辦法!”那個老太太就講,“我帶你到這裡了。”他想啊:唉!這個老太婆多討厭!怎麼就這麼不規矩,把我帶到人家的睡房這裡來?不過他也不甘心,為什麼呢?這個腳準備走了,想想不甘心,就打開那個窗子看一看幹什麼,一看,嚯!一個女人在那裡生孩子。 “啊呸!倒霉!怎麼叫我在這裡來看!”他回頭就跑。一跑回來,打坐醒了。這一醒了一身冷汗!他把汗擦一擦,自己覺得奇怪:我從來沒有昏沉過,今天打坐昏沉了啊,這個這個很不應該!昏沉了,雖然不是出陰神啊,就入了魔障了,好像做了一個夢,就是不清醒、這個無明嘛,不對的!因此一個人就跑到文殊院。文殊院這個地方我們這幾個道友們,三四五個人跟這個和尚都很熟。他一轉就轉到後面那個林園裡頭去了。就叫那個我們叫他活羅漢、那個園頭師,種菜的:“哎,園頭師啊!"“嚄!你來了,你來得好。"這個四川人:“啊,我們那個老母豬哇,它又生了。”“哈,是生了幾個?”“生了六個,一個啊生出來就死了。”他說在哪裡呀? “嗯,就在那個地方啊,你去看嘛。”一看哪,看到那個豬圈門口貼著一張紅條子,​​這個紅條子就是他在夢中在閨房門口看到的,寫的字都一模一樣,是那個園頭師和尚寫的:“到此止步,母豬要生了!”他就當時夢中看到:“到此止步,母親要生了!”不是母豬的“豬”字。他一看到:“哎呀!我的媽呀!”他說當時我如果進去看一看嘛,就是變成那一條小豬了。所以六條小豬裡頭啊,有一條是死的,生下來就死的,他說因為我中陰身沒有進去;所以這樣昏沉一下,他就進去了。姑妄言之,姑妄聽之吧(眾笑)。

  這就說明,說明什麼?有時候人投胎生的畜生道,你不會覺得自己變畜生哦,還是覺得人中一樣哦。欲界嘛,還是慾念非常重。被這個慾念的吸引力,那個慾念就是一種吸引的力量,比磁性還厲害,把你一吸引就過來了。你站得很遠都沒有用,沒有空間時間的阻礙的,所以愛欲之可怕。好,大概如此。只講這一道,詳細講,多得很。不是故意賣關子,實在時間來不及。

  (這一段故事,就暫且姑妄聽之吧!)

  現在就答覆陳先生一個問題。他的家鄉(浙江吳興),假設根據這樣說,每一個人入胎,就要靈魂進去才能夠結胎,是不是有人先領胎,中陰還沒有去呢?生出來的時候入胎? ——有!有幾個情況,先我上次講過的。一種是入胎昏迷,(講投生,剛才講到入胎。)兩個三元和合一入胎的時候,人完全昏迷了,又同死亡那個昏迷是一樣,一樣一樣的,所以一入胎以後就忘了前生了。

  那麼在胎兒裡頭呢?這個中陰身慢慢七天一個轉變,又是七天一個轉變,到了四十九個七天,九個多月了,就要下生、出生了。所以呀,死也是七天,生也是七天,活著了也是七天一個轉變、七天一個轉變。所以人得了傷寒,七天一個轉變、七天一個轉變,傷寒病症才可以看得出來。那麼講普通常見人的生命,七年一個轉變,七歲、十四歲、二十一歲、都是七。為什麼是七七八八的?什麼理由?另外一個道理,數理的道理,這又是一個理由了。所以呀,學佛學道,裡頭的東西多得很,不是那麼簡單。

  那麼講普通的人入胎是不知道了。那麼變胎兒的時候呢?就是阿賴耶識進去了,胎兒沒有意識的,可是有第七識;也有前五識的影像、投影。也可以說在胎兒中間,是非量境界的帶質境,胎兒在娘胎裡頭,所以有時候你看七八個月小孩都有許多母親很痛苦啊,這個胎兒有時候在裡頭拳打腳踢的。啊,所謂男孩子是背朝外面的,女孩子是臉朝外面的。不是老太太們看,哎呀,你會生女孩子啊——肚子圓圓的,因為臉朝外面這樣坐著的。男孩子是背朝外面這樣坐著,拱出來的。但是有時候胎兒在裡頭開運動會,覺得想著賽跑啊,他要跑出來東打一拳、西踢一腳。那個媽媽“哎唷、哎唷”疼、難過呀,就是他在裡頭開運動會了。或者是病的關係,或者什麼關係。所以呀,在入胎昏迷、住胎昏迷、出胎以後更昏迷。這個一生下來呀,現在這個科學、外國​​的小說叫做“時光隧道”,胎兒那個隧道,看到一點亮光、一鑽出來以後,那個胎兒生下來只有這樣大;這個空氣一接觸,臍帶一剪斷,一下就變成這樣大了。十個毛孔裡頭有十根針插進來一樣地痛、難過:“哇!”就刺激,叫起來,不是哭,是叫;又昏迷了。所以多生多劫經過這個刺激呀,統統忘掉了。大阿羅漢修的定力很高,可以到達入胎不迷,住胎的十個月昏迷了,不知道了,忘掉了前生了;出胎更迷了。再大的阿羅漢,到聲聞緣覺到辟支佛,入胎不迷、住胎不迷,出胎還是要迷。大菩薩才入胎不迷、住胎不迷、出胎不迷。好難哦,這個定力。所以說,了了生死,不要吹牛了!吹牛吹破,還要加上吹馬呢!

  (唯有八地以上的大菩薩,才能有入胎、住胎、出胎都不迷的本事,阿羅漢或初登地之菩薩,都還有隔陰之迷。好難啊!)

  那麼現在講這個入胎的,有一種人是這樣。阿賴耶識分神一部分先成胎,最後到出胎的時候,全體進來,是有,這是一種。那是什麼原因呢?有定力的做得到、有修持的做得到。還有一種人,天生的福報、善行多的人做得到。這裡還沒有死亡,還活著的,不過老了昏迷了,精神不大夠了,精神不夠已經一部分的阿賴耶識已經分神到那一邊入胎了,已經種胎了。等到這裡完全斷氣,那邊出生了。

  還有一種呢?是這樣,所以佛講這個投生啊,他說是好難噢,人身難得啊!母親的胎藏,所謂子宮,高了不能成胎、矮了不​​能成胎、冷了不能成胎、熱了不能成胎,各種各樣。男性的精蟲,冷了不能種胎、什麼不能種胎,也是很多的條件;要父母男女兩個因緣都對了、都健康了,和合起來,還要中陰跟他(她)兩個有緣,就是磁鐵相吸一樣,才能入胎。可是有些人的業報,跟父母兩個人的業報只能做她六個月的孩子,只欠這個帳。換句話,這個母親也只欠你六個月懷你的帳,結果第七個月流產,還是沒有;有些剛生出來就死亡。所以真做一個人,活著而今天能夠還做一個正人君子,能夠曉得修行修道,佛說寶貴啊!自己要看自己貴重啊!不要糟蹋自己、看不起自己,生命是很難得為人的啊!這是一。

  第二,有些入胎呢?出胎以後有些得道的人,譬如說剛才第一下講,有人能夠確定,自己這一生還沒有修成,但是硬要違反這個自然,脫開了業果報應,那很難哦!不過將來成功出來,不曉得要多少的功德才能轉化得了,很難轉化。不願意再入胎怎麼辦呢?在中國道家叫做“奪舍法”,奪胎。奪胎有兩種:一種是,這個不是中陰了,直接這裡死,這個靈魂道還沒有成,可是陰神是有,還不散,但是入胎呢?在那個中陰境界上也能夠得定、能夠作主,但是沒有“了”,沒有得到空性,菩提還沒有證果。那這麼辦呢?那據說,看到某某母親懷一個胎兒,這個胎兒一生下就會死,他的業報如此;然後等這個孩子一生,馬上自己的這個靈魂,就從這裡一鑽,進去了,搶這個房子。不過“奪舍法”有些人,那都是再來人,很多。教義有規矩的,生來了以後,還是裝起來,不是有許多人生來就會說話嗎?歷史上很多,現在也很多,生來就會講話;“奪舍法”這個力戒不可,要裝起笨,要裝起嬰兒,然後了解了這個家庭了,哦,這個叫姑姑,這個叫阿姨,這個叫婆婆,這個叫媽媽,再開始慢慢學話,慢慢學爬,實際上他都會了,都會走了,飛都會飛了。那麼這一種有許多是“奪舍”來的。

  有許多“奪舍”呢?其他的生物,修成功了的中陰身,或者遊魂野鬼、所謂鬼仙(鬼道裡頭的仙)。像你們扶鸞的呀、圓夢的呀,這些都是鬼仙搞的​​玩意,沒有真仙真佛來的。有些鬼仙業報該得人身的時候,他違反自然的規律,違反業報,他“奪舍”,硬把別人嬰兒的靈魂擠走了,自己硬擠進去,搶這個房子,等於不好的房客搶劫我們的房子一樣。這一類最後還是遭果報的。所以陳先生問啊,是不是有胎兒出生以後再入胎?就是這一類。大概如此,因為詳細呀,太多了。詳細我們這個生死問題,我每次都給大家講,我要好好給你們講、好好講,我也講了幾十年,好好講,從來沒有兌現過,因為專講這個問題非常麻煩、非常麻煩。現在正有位小法師叫他集中這個資料,集好了看找哪一位同學能夠把它編出來,用現代話寫出來更好,不過不曉得哪一天完成。

  (奪舍法原屬道家之法門,據說現已失傳,不過 南公自己是懂的。)

  總而言之一句話,我們了解了生來死去,都是唯心所造的,實際上,“一切種子如瀑流”,所以我們現在學佛,念念能夠空,空得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自己的脾氣情感,隨時來的時候把它轉化得過來,哈哈一笑能夠打開來,先學彌勒菩薩的一笑,一切能夠轉化得了,碰到那一個中陰、任何生死境界,才能轉化得了。現在目前自己的心理變化、情緒的變化,每一天受自己的思想、情緒所左右,妄想停止不了、情緒空不了,說能夠學佛、這一生想成佛,不要做夢了!什麼打坐坐得好,沒有用的。但是為什麼我也主張打坐呢?在打坐上定力都定不住啊,那個境界更定不住啊!不要抓到我一句話,現在有些同學要搞錯了:“啊,老師又講啊,不一定打坐就是道啊,要多做事啊!”那是我給那些坐久了、得了一點點定力的同學講啊!不是給你們腿子不會盤的講啊!話又不會聽,怎麼得了嘛!好了,我們今天到此為止。

  (要轉化自己的業習,談何容易,平時不勤修,連自己的喜怒哀樂與貪嗔癡慢疑都轉不了,到中陰時的生死關頭,就更無能轉了。願與大家共勉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