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春spring
李明春spr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69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些思绪在经过憩园(五首)

(2018-12-14 11:28:33)
分类: 诗歌

一些思绪在经过憩园(五首)

 

 

李明春

 

 

一块巨石在草地上突兀,棱角分明着

我的走过,是一种刻意的关注

我看到在一个垂直的平面

雕刻着红色的字体,是憩园二字

在上方,我看到了

一团没有融化的雪,休憩在那里

是一种圣洁的栖息

像垃圾栖息在垃圾桶里

像跑步的学生休憩在跑道上

像窗明几净,休憩着琅琅书声

这样的多面体一一对应着

心灵的安静和寓所

不再四处流浪和漂泊

一种慢下来的魂魄归于安详

像憩园里的积雪等待着融化

像憩园里的小草盼望着春回大地的鹅黄

头枕着憩园的枕头,呼吸有着星星的璀璨

 

 

父亲的羊在放牧戈壁滩

 

 

在戈壁滩上,父亲的冷峻

挺拔着没有狼烟的烽燧

而看不见的战争依旧在继续

父亲的温和,那些寒风

吹过了羊的身体,卷起的羊毛

是大沙河里夏秋两季

卷起的细浪,抖动着丝绸的

抚摸和光芒,父亲的手指

滑下羊的脊背,仿佛

那是我小时候的头颅

父亲的和蔼可亲在与日俱增

像一个一个春天萌发的春草

交给了羊群的咀嚼

一种看不见的感恩

就是牛羊肥壮的朗朗书声

像三月的春月在被大地孜孜以求

在勤学苦练里有了水草的高骚

 

 

母亲的针尖被雪穿越

 

 

母亲的针尖,被雪穿越

一粒一粒的针脚,父亲的无私

跋涉在天地间,来了是

一朵雪,走了

还是一朵雪,母亲的斧头

劈开一根雪的柴薪

在冬日的炉膛里焚烧

滴落虔诚的香灰

母亲守护着自己的孤独

西北风在吱呀一声

打开了上房门

父亲戴雪而归

一只小笤帚的拍打

母亲慈祥的目光

落了一地,那样的融化

一如母亲思念父亲的泪影

潮湿了一地的温馨

像杏花携带着春雨在飘落

 

 

坚韧的雪和寒冷

 

 

堆积在树根部,或者花坛里

课间操,冒着寒冷

奔跑在操场上,甩动

花样跳绳的节奏,一个一个公式

在被熟练的,套用

鸽子的翅膀,是舒展的心跳

将那些书声,像一只一只的

鸟巢,暂时在树冠里栖息

转动的珠玉的声音

那是手柄的摩擦

击打地面,缠绕胳臂

一只一只小鸟的展翅

这样的线条

在改写时间的阅读

哗啦哗啦,抖动数列的记忆

雪的白,是一种坚韧的淬炼

像一种风雨中的翱翔

是一次次的风雨中习得的

青灰的水泥地坪

用一种冰冷的面孔

接纳血气方刚的雕琢和泼墨

 

 

玉米杆草垛的烽燧

 

 

矗立在田野中,在被牛羊的叫声

搬运,它们是父亲的勤劳

一根一根长矛的质朴

砍杀着西风猎猎的喂养

地埂上,戈壁滩上的芨芨草

清扫着积雪的白

母亲的炊烟袅袅了祁连山的

高拔,穿越戈壁的塔尖

高高点燃晚霞的灯焰

那些酷黑的木疙瘩

像一只一只的龙头

排列在空闲的地方

回忆着树梢腾云驾雾的挺拔

在天空摇曳龙尾的闪电

那些如火如荼的雷霆

是春天的犁杖敲打着拖拉机的

暮鼓晨钟,时不我待

在每一粒泥土和种子里安家

在青黄不接的日子

草垛的烽火台

永远是十万火急的饲料和豢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