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明春spring
李明春spr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334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车轮驰骋着暮秋的清寒(六首)

(2018-10-27 17:48:54)
分类: 诗歌

车轮驰骋着暮秋的清寒(六首)

 

 

李明春

 

 

我不说的那些凄寒,落叶的萧瑟会说

黎明雕琢灯盏的光焰

枝条赤裸鹊巢的恪守

没有坠落的小枣

在枝头点燃我归心似箭的灯笼

仿佛五千年只此一滴的丹心

那些柴薪是母亲的青丝

会点燃熄灭的炉膛

我用诗意呵护着一种蹒跚

一片玉米穗的金黄

在漂洗和晾晒盛夏的汗水

牧羊人远去

一个一个的枣树桩

是祁连山挺拔的脊梁

那些干涸的戈壁滩像一个想象力丰富的

语词期待着海市蜃楼的开垦

戴着手套的磨砺

是一块一块的青砖切割着

宽阔路径的铺展

那些弯腰的姿势

像一首诗的婉约用词

点燃了青灰山体的炉火纯青

 

 

紫红叶子的常青藤装饰着婚礼的长廊

 

 

在我途径的路边,那是一长绺磁铁的吸引

常青藤的叶子,饱蘸着霜冻的丹青

在铺展着悬挂的红色地毯

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婚礼

一袭红色的长裙

拖曳着伴娘的的月亮,伴郎的太阳

我有些目不转睛的迷失

这样的火焰饱蘸着血液的笔墨

像一幅十里长廊的艳丽

如今,只有没有脱下盛装的

怀念,多少凋谢在卸妆后

人老色衰,一种卷缩

如同在卷起人生的画轴

不再打开惊心动魄的脉搏和横幅

收拢了笔墨的人挥洒在三月的

姹紫嫣红和词典里

而一串婚礼的华艳和精装

依旧如鞭炮的炸响响彻秋空的

湛蓝以及十万片枫叶的华丽转身

 

 

我的婶婶挥洒着红枣的笔墨

 

 

耳聋了,一粒种子在冬天里

喑哑了雷霆,模糊了视线

一个人在古稀之年的黑夜里穿行

一个人在以一百米的速度

奔驰两百米的妖魔鬼怪

我的婶婶,拿着一只芨芨草的扫把

在一下一下扫堆

那些红枣和绿色的落叶

内心的想法,是饱蘸着

红色的甜蜜,一种富足的咀嚼

羊群的咩咩叫声

需要叶子的喂养

一粒一粒的红玛瑙

会养育饥饿的手指

唰唰唰的声音在苦涩着生命的落雪

一个下午,像一个书法爱好者

在练习写毛笔字

在一撇一捺之间

消磨了祁连山下的暮色苍茫

最后盖了夕阳的题印,一种沉默和粗糙

像暮秋的泥土有些干涸的皲裂

那些细细的尘埃弥漫着劳作的经语声声

禁不住一些遗漏

像患了白内障的枯笔和留白

 

 

金黄的玉米穗晾晒着唐卡

 

 

金秋,仿佛是一个神圣的佛诞节

那些金黄的玉米穗,在光滑坚硬的土地上

一种生命的气场,晾晒着唐卡

这样的虔诚,像一种礼赞

轰轰烈烈的金黄

在庄严的盛典里

吹响了祁连山的佛号

有些低沉的震耳欲聋

在振聋发聩对于泥土淡忘的

祭祀,这样的金黄海洋

在泼洒圣洁的感恩

一个一个季节的汗水

在进一步灌浆和炙烤

期待阳光的靠近

像一种佛性的摸顶

接受丰厚的布施

将那些一粒一粒的经语

饱满在粒粒归仓的虔诚和佛龛里

一种虔诚的敬仰和酥油灯

有着金装的佛身和珍爱的擦拭

一座一座的低矮场房

是我身着土黄色袈裟的父亲

在夜晚孤独的热炕上看护一座庙堂

 

 

一把斧头劈开尘埃的漫溢

 

 

在母亲耄耋之年的画布上

那些笔触,可以是一把斧头

可以是一把菜刀

也可是一块抹布之于一些

锅碗瓢盆的碗筷

我的抒写,诗意着苍老的青丝

蹒跚着丹青的刻写

母亲坐在炕上

或者炉火边,那样的弯腰

像母亲年轻的一次一次训导

裂开的柴薪,吮吸着盒装优酸乳

在斧头的靠近中

奔出那倾斜尘埃的驰骋和迷茫

那是岁月的祭奠和积淀

那是母亲的年轮和孤独

在转回为腐朽的灰烬

缺少了年轻的沐浴和雨水的浇筑

一种干涸在红尘滚滚不绝如缕的呼吸

 

 

母亲污浊的手指在唤醒童年的教导

 

 

母亲坐在马扎上,靠近炉火的

施洒,像一种亲情的温暖

拿来一只蓝色的小靠背椅子

一只银色的金属盆子

盛满了乳汁的热水

端放在上面,如一位修行者的

跏趺打坐,一种虔诚

是我弯腰的施礼

拿起母亲的双手浸入

童年的抚摸和唤醒

为什么不戴手套

为什么不洗手

为什么像乌鸦的爪子一样这样脏

为什么不爱干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是父亲的严厉,也是母亲的呵斥

我的心里在拿起一根棍子

用洗手液的一次一次

搓洗狠狠的,敲打着母亲

干枯如柴的手指

不久污浊的是一盆子清水

落雪的是母亲的手指

还给母亲和父亲的

是童年的责骂和精心的洗礼

干净的手指如双手

合掌合十的祈祷和圣洁的焚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