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为无不为呀
无为无不为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730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2020-04-09 14:06:04)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化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宋词元曲,但唐诗的盛世却是我久久不能完全看懂的繁华。一树花开,一树花落,飘飞成尘多少触目惊心的美和凄凉,欢愉和悲伤。

                                    ———读李贺

一直想写李贺,却不敢碰触,他是被那样的盛世冷落到绝境的一个大好男儿。奇怪自己心里时时会下意识吟诵他的那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他是绝对的天才,却也是他的悲哀,他七岁能诗,常常骑一头小驴,带一个小书童,背一个小诗囊。当母亲翻到他诗囊里那些收集的诗句,心疼地说他:“是儿要呕出心乃已耳”。

他以为以他的努力和才华可以挽救他的家道中落。可以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可以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

韩愈看到他18岁写的《雁门太守行》时,拍案叫绝,惊为天人,那时他的作品虽然并不成熟,却充满了少年豪情。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绝了,这诗写得太绝了!

一口气读完,让我们感觉自己仿佛已飞身边塞——

眼前是军旗与鲜血齐飞,远处是夜暮共城墙一色,号角凄厉,鼓声低沉,将士们手持宝剑,奋勇杀敌,为国血战到死……

能把边塞诗写得如此激情悲壮,又如此凄艳斑驳,有唐一代,前所未见!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21岁的李贺去河南府应考进士,却被以其父的名字中有“晋”字,与进士的“进”字同音而犯了忌讳,因此将他拒之门外。

其实,天妒英才,远不如人妒英才来的可怕。这就是人心之恶,就这样,以何等荒谬的理由把天才李贺从大唐的官场上永远拉黑了。

据说,韩愈听说此事后,桌子拍的震天响:荒唐啊!居然因为如此无厘头的名目,毁掉一个年轻人的大好前程,老夫简直看不下去!

以至于文起八代之衰的大文豪韩愈愤然为之辩驳写了《讳辩》,里面最精彩的句子:“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进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这一句反问可以说是十分犀利,十分有道理了,但依然于事无补,因为避名讳一事,古来有之。

比如大李贺19岁的白居易,因为爷爷名字中有个“锽”,和“宏”字音近,所以他中进士后就没能继续考 “博学宏辞科”,而是改考了“书判拔萃科”。

后虽经韩愈举荐做了个从九品的小官也因无望升迁而隐退半耕半读。期间写下了《南园》十三首,这应该是他命运的交响曲,回响着他的闲适,童真,隐忍,苦难,豪情等多种声音。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一颗壮志豪情的心死于21岁,而此后上天只给了他六年的时间来了却尘缘,于是他的诗句里多是梦幻,虚玄的色调。他的《将进酒》与李白的同题,却写出了不同的场面。

李白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目光,“以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的豪迈,直到“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把所有的愁苦在酒杯中释然。

而李贺诗中的酒宴是“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烹龙炮凤玉脂泣。”虚幻的华丽又带着几分鬼气。也歌,也舞,也感叹青春将暮,却透着“桃花乱落如红雨”的凄美,最终结束在“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这是怎样的绝望。

这就是诗仙李白和诗鬼李贺的区别。他们都是谪仙,只是李白来了人间,而李贺在去往天堂的路上。

所以我们不能怪怨李贺没有李白的胸襟,像李白,杜甫,苏轼,柳永等等,他们也都曾是仕途的失意或失败者,可李贺呢?他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过!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李贺在仅仅27岁的余生里,一直处于悲剧命运的深切痛苦,理想破灭的尴尬人生,甚至在生计艰难的纠缠里而贫病交加。

即便这样他还在不断追问: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他恨自己是个孱弱的书生,恨自己不能投笔从戎,不能被请上封侯拜相的凌烟阁。

如杨炯也有诗云:“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

如陆游的:“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梦醒了,却发现依然无路可走。

无望的现实摧残着他的精神,更侵蚀着他的肉体,当心中的绝望累积到任何文字都化解不了的时候,生命便也走到了尽头。

这样的书生剑气,同李贺的叩问,一起淹没在了时代的洪流中。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李贺死后若干年,杜牧为其诗集作序,李商隐为其作《李长吉小传》文中道其临死前被一骑着红龙的红衣人接走,说天庭召他为白玉楼作记,说,天上差乐,不苦。李长吉泣不成声而去。

每读到此,总是情不自禁,是一份心疼。是李贺生错了时代吗?那可是人才辈出的大唐啊。

无解的问题只能归于宿命吧!但让我始终不能理解的是近千年后编撰整理的《唐诗三百首》都没有收录他的一首诗作。但凡懂诗的人谁都知道他的才华足以入选任何一部诗集。

在我眼里,李贺是有唐一代乃至整个中国诗歌史上最具天才特质的诗人之一。

几乎所有的唐诗大咖确立风格,写出名篇,都是在三十岁以后,而李贺只用了短短的27年就异军突起,独立派别——

在他的诗中,上穷碧落,下俯人间,从历史典故,神鬼传说,到日月星辰,飞禽走兽,无一物不可入诗。

且不论构思立意,抑或遣词造句,都极尽想象之能事,堪称象征主义诗歌之鼻祖!

归根到底或是他的才情和审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超越了人们所能接受的限度吧?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20岁时,李贺写下: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后来离开长安,他吟出了那一联让后世无数大咖疯狂点赞的千古名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天若”一句,设想奇伟,意境辽远,被司马光赞为“奇绝无对”。

后世很多崇拜者喜欢拿这句诗做对子,但一直对不出旗鼓相当的下联,直到宋朝有个牛人对了一句“月如无恨月长圆”,震惊四座,遂成为千古绝对。

对这句诗,更多人表达喜爱的方式,是直接将其整个搬进自己诗里,比如欧阳修: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

贺铸: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元好问:天若有情天亦老,世间原只无情好。

不过,要说二次创作最成功最出彩的,还要属: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愣是把李贺诗中的伤感无奈之情,转化成了“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王霸之气。

所幸,到今天,但凡懂诗的人们不只读《唐诗三百首》,于是很多人懂他,如毛主席懂他的“雄鸡一唱天下白”,懂他的“天若有情天亦老”。

很多人懂他的“男儿何不带吴钩……”

他即便不带吴钩,他即便不能收取关山五十州,也是我心中那个最好的书生,最好的男儿。

[转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