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4,095
  • 关注人气:3,0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泰山脚下

(2019-04-08 08:41:09)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诗歌

农民大哥范学杰领我去看孔子

到山东不看孔子白来了。他说。早早地他就起床

领我去看孔子。我对孔子兴趣不大,不想做圣人

只想做凡人。胃病越来越严重,人前人后我都控制不住放屁

如何做圣人?有不停放屁的圣人吗

幸亏放屁不砍头,不然,一万颗头也不经砍

上车我就晕了,进入孔府更晕;仿佛,全人类都来瞻仰孔子了

早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现在,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故,民不民

当一个国民不民,小民如我等活着还有什么盼头

还得活着,且尽可能活好些

不能像人,就像猪吧,绝不像狗,再不济也像虫子

从小,我就是菜青虫

做虫比做人有意思

比如:毛毛虫,一不小心,就变成了美丽非凡成双成对的蝴蝶

不瞒你,飞翔一直是我的梦想

他们的中国梦是世界第一强大

我的,从来,就是绕着草丛树丛和花丛飞,飞得最高

也不超过围墙屋顶和电线杆

这,就是我看了孔子后写的诗,孔子是圣人,不会骂我吧

 

郭庆军回老家修房要我去住

你想住农村?好啊连春,我可以回老家修房

请你去。你老家能找到地?给村领导一些钱

就行。修房太贵。比城里买房便宜,我老了正好想回老家

麻烦得很。不麻烦,包给别人修

我是在孔府认识的郭庆军。农民大哥范学杰带我认识的

当过兵又当过检察官的郭庆军有糖尿病

搞写作,不了烟

那天孔府人山人海

我们走在人群中一直牵着手,相见恨晚,一见如故

他要给我买孔子塑像作为纪念。我坚决不要

不贵,十块钱三个。十块钱十个,也不喜欢

千山万水我背回四川供起来?孔子和人民比我更爱人民

孔子为君王服务,他心里从未有过人民

他是大师,他的学生一个也没超过他

说明他不会育人

在孔子家,我竟然脱口而出,说起孔子坏话。我不从说祖先坏话

都因为郭庆军要送我礼物

分手后不久,郭庆军微信告诉我:他已经回老家买好地

后来,他又说:已经找到工人,开始修房了

 

吴玉垒从新泰赶来和我在泰安相见

当即带我去岱庙,那座汉代起就是帝王封禅和拜神的

殿阁。范学杰年龄到了没买票,我和吴玉垒得买

多少钱一张票我不知道,吴玉垒买的

网上说岱庙总面积九万六千平方米,是中国四大古建筑群之一

早年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

我来晚了,没见到全真派长老,没见到帝王,更没见到神

人是数不清的,一个我也未记住

我记住了院落里的树

汉柏。大部分都死了,死了仍站着,光秃秃一片叶子也没有

似乎在问天什么

这些树,证明岁月是有骨头的,时间不会

白白流逝

只是很多人会白活

当了帝王又怎样?做了圣人又怎样?

这些树,使我确信:做树比做人好

两千年前的树,活了一千年,死了一千年,至今站着,还将站着

那些叫人跪地上口口声声喊万岁的,早灰飞烟灭了

地球我们共同的家园

多种树,多建楼,多挣钱,多睡人,多说话,哪个更有意义

 

王德席至今仍在家乡小厂打工

快清明了,王德席微信问我:在不在山东?厂里修机器

我想去看你。他真把山东当我家了。他至今在山东老家

某小厂打工守着一台机器

对于机器,我是外行,看过,没摸过,更没开过,我怕机器

生来农民,我只爱庄稼和侍候庄稼的人

我在山东农民范学杰家住过,范学杰带我去看王德席

下车后我们坐在肥城街头,王德席一眼认出了我

一直,他管从未见面的我叫哥;范学杰一见面就管我叫兄弟

山东人个个好汉

因为读《水浒》长大,我乐意把山东人当亲人

乐意把山东当家。其实,我巴不得祖国各地处处是我家时时有我亲人

这样,我就走遍祖国无敌了

实际上,我有不少敌人,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我不把别人当敌人别人要把我当敌人,我有什么办法

谁叫我是爱憎分明的诗人

我爱什么恨什么绝不混淆,白天爱阳光黑夜爱月光

无论生死都只爱好人

坏蛋不死好人何以活?现在,坏蛋太多好人太少故好人活得艰苦卓绝

愿全世界的好人都团结起来,消灭一切坏蛋

 

济南《职工天地》的星穆给我打电话

说喜欢我的诗,准备给我发表一些。我很高兴,回答谢谢

他果然给我发表了四首诗,都是关于土地故乡和祖先的

我前面隔一页莫言散文,栏目头条,莫言配了

照片:斜仰脸,眼睛看着天

后来我收到稿费,一百六十块钱

这,差不多我一年所得全部稿费。写作几十年,发表困难

稿费少。很多年我什么也未发表,偶然发表也没稿费

记不清何时读过一篇关于鲁迅稿费的文章

鲁迅大学教授,每年稿费比工资高得多

一家人吃穿用不完,还可以养几个文学青年

多女青年

最近有山东作家写鲁迅往事:鲁迅偷看他兄弟老婆洗澡

兄弟打架,成了仇敌

鲁迅一生都在骂人,从未骂过日本鬼子

相反不止一次颂扬日本。小学语文里就有他颂扬日本的散文

叫什么先生

星穆说欢迎我到济南,请我喝酒。我不喝酒

济南还是值得去,再不去,等济南泉干了就

没任何意义。中国有泉的城只济南一座,大兴建筑,泉越来越少了

 

冯玉祥都不知道还配中国人吗

我未见过冯玉祥,我看到的是他的墓。我到达时

一个中年男人在旁边一块石头上睡着了

我就记不清是上午到达,还是下午,或者傍晚,甚至夜里

一天,似乎都在到达,又似乎都在离开

一年,似乎都在到达,又似乎都在离开

一生,似乎都在到达,又似乎都在离开

我爱冯玉祥,但没拜

我忘不了一堆老太拜一堵墙的情景,她们说是神墙

还忘不了一堆老头拜一个人的情景,他们说是神人

在我看来,墙泥砌的人木雕的,都不如冯玉祥

今天,冯玉祥都不知道还配中国人吗

除了爱冯玉祥,我还爱那些和他一起曾经反抗过侵略者的人

他们无论死多少年,都是我的英雄

平民生,平民活,不讲美,不要阔

只求为民,只求为国,奋斗不懈,守诚守拙

此志不移,誓死抗倭,尽心尽力,我写我说

咬紧牙关,我便是我,努力努力,一点不错

冯玉祥如此写自己

在他墓前我忍泪发誓:奋斗不懈,咬紧牙关,虽为穷人,坚守良心

 

妈妈,您的腰还痛吗

很多次我梦见您的腰痛又犯了,请不到假无法回家

只有躲进被窝流泪:妈妈,您的腰还痛吗

原谅我不懂事,明明知道您痛,偏偏问您痛吗

因为我实在盼望您有不痛的日子

您一生操劳用力过度,全身上下,没有不痛的部位

生成农民,哪有不累不痛的道理?

一个字不认得,然而,您却认得这理

农民,真的,就该累该痛?不是说妇女早被解放了吗

头发都白完了

您还是我们村最累最痛的一个

您还是我们县最累最痛的一个

您还是我们省最累最痛的一个

您还是我们国最累最痛的一个

二十一世纪了,全世界高铁跑得最快的祖国

为什么就您最累最痛?妈妈,仅仅由于您是我的妈妈吗

我恨自己无权无钱不能给您一天悠闲,更恨自己当您痛,不在您身边

无边无际的累,无边无际的痛,还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寒冷和寂寞

都是您独自

扛着。今生是我妈妈您后悔吗?来生您还愿做我妈妈吗

 

泰山脚下

泰山脚下,方圆十里,都是我的家

泰山脚下,方圆百里,都是我的家

泰山脚下,方圆千里,都是我的家

泰山脚下,方圆万里,都是我的家

泰山脚下,方圆亿里,都是我的家

每一寸土地生长的庄稼都养育我的亲人,每一个侍候庄稼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所有亲人,千真万确都是千载难逢的我白连春本人

地球不倾斜,理想不偏差

无论大地之上的人大地之下的人黄金之内的人黄金之外的人

都是我的亲人,都是我白连春本人

你梦中的呼吸轻柔温暖,点点滴滴荡漾爱

随便一声都深入我的心我的肝我的骨我的血

都是我紧紧捂在怀里的长城长江

前世。今生。三生。十八生以前以后。我都不需要面朝大海就足够春暖花开

你构筑我全部的幸福

只要有你

无论哪里,站着坐着躺着,活来死去,我,都是泰山

泰山脚下,岁月内外

哪一寸土地不是我的家?哪一个人不是我白连春本人

 

杨树

十五公分长筷子大小的杨树枝,一天最多你能插一千条

一千条杨树枝都扎根长大成杨树苗,能栽十亩地

一天插一千条杨树枝,从早到晚你一直弯在地上

高高撅着屁股低低埋着头

三月初,山东大地刚解冻花还未开

你雪白的头比花纯粹,绽放一地生命的清香

右手插酸了换左手,左手插痛了换右手,这样

轮流前进。季节仿佛大海无边无际,你,一只人间最小的船

历史最浅的漩涡就能把你彻底打翻

谁注意过你的一日三餐?谁关心过你的腰痛和头晕

顶天立地的杨树,竟是你从十五公分养大的

哪棵不是你的孩子?哪片杨树叶不是你的心头肉

夏天,杨树叶哗哗响,像翅膀驼着

地球飞翔

一个人也不丢下,一棵草也不丢下,一只蚂蚁也不丢下

我在岁月中流浪,只要有杨树的地方都是我的家

每一个在杨树下劳动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一生,我不过一只小小的

虫子,一片杨树叶足够爬来爬去,把杨树叶咬穿咬成爱的形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稿件留用
后一篇:泰山脚下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稿件留用
    后一篇 >泰山脚下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