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965
  • 关注人气:3,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甘蔗生长到快过年的时候就甜了

(2012-12-16 06:34:02)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写庄稼

                甘蔗生长到快过年的时候就甜了

                                    白连春

在我的出生地,成片成片栽种的甘蔗已经不见了。现在甘蔗很少,不过一些农民仍旧栽种,给自己的孩子。走过山山水水村村落落,我偶尔在庄稼地里看到一窝或三五窝甘蔗,不禁喜形于色,就仿佛那甘蔗是为我栽种的。当然不是。当然我也不会去偷砍。快五十岁的我还有这点自知和自律。

在我的成长岁月,我故乡的土地,甘蔗曾经大面积生长。真是怪了,那时的糖还特别稀罕,普通人家的孩子,比如我,平均一年吃不到一颗糖。不止我是缺糖的孩子。相信很多人都是。那时的我们走过甘蔗地都会淌口水。那时我们的整个国家都没有糖吃,不仅糖,那时我们的国家什么都没得吃,单从吃这一点上看,就看出我们的国家进步是多么神速,真的是舌尖上的祖国啊。

甘蔗一年一年生长在大地上。只要栽种一棵,只要不砍绝,就会成为一窝,而且这一窝甘蔗就永远生长。甘蔗平时十分默契地无声无息地生长着,不甜,无论春天夏天秋天,到了冬天,快过年的时候就甜了,就如大地给辛苦一年劳动人民的礼物。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我祖母吃甘蔗的情景。我祖母是一个孤独穷困寂寞的女人,她的嘴张开空空的没有一颗牙齿,绝对咬不动甘蔗。辛苦一年,痛苦一年,快过年了,她得好好安慰一下自己这颗无助的心。她买回一根甘蔗,第一天砍下最巅的一截,从最不甜的开始吃,直到第十五天吃到最甜的最头的一截。一根甘蔗她吃整整十五天。她一天吃一小截,把皮削了,把里面的肉切成小片放进平常冲辣椒的砂盔里冲,把甘蔗冲出水,喝甘蔗水。她这样在砂盔里冲着甘蔗,她这样喝着甘蔗水,她的样子就像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的祖母她的晚年放大了她漫长的一生,她曾经缠过脚后来又放了,她曾经是小小的美丽女孩儿,她曾经还是童养媳,她的男人离开沙湾乡同时离开她进了泸州城,她的儿子八岁走丢二十自己找了回来随即和她分家隔着五座山另过,她抽烟,她喝酒,她骂人,她罚我跪,然而,她生而为人,纵然老了,也有权吃甘蔗,是不是?

祖母和甘蔗都是我村庄的骨头,她和他,究竟谁把谁冲出水?谁喝谁的水?骨头里的水叫做骨髓。我村庄的骨髓。我故乡的骨髓。我祖国和祖先的骨髓。现在,写出这些汉字,我深深陷入对祖母和甘蔗的思念中。我的祖母我的甘蔗都已经成为我骨头里的骨髓。

甘蔗在大地上生长着,一年三百五十天都生长着,一片一片,一窝一窝,其中一棵只在快过年的十五天,成为全世界最孤苦的女人的糖。

我需要糖。我祖母需要糖。人民需要糖。甘蔗一片一片一窝一窝年年在大地上生长为我们贡献糖。糖是人间的骨髓,同时也是岁月的骨髓。虽然我的故乡甘蔗少了,我相信大地上别的地方仍旧栽种很多,因为我们的生活,糖越来越多了。当然,除了甘蔗,还有很多其他的庄稼也可以生产糖。

世界从来不缺甘蔗,也不缺其他可以制作糖的庄稼,如甜菜,我不明白我成长的年代为什么偏偏没有糖?

世界从来不缺糖,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日子糖虽然不是糖衣炮弹,但是纷纷变成祸害人身体的有毒物质?现在的糖数不清,五彩缤纷,光芒万丈,哪一颗是可以吃的?全是各式各样莫名其妙的所谓高科技产品,不是真正的庄稼制作的。

不法科学家拼命转基因庄稼。不法商人就是不用庄稼用除庄稼之外的一切生产糖。

以甘蔗为代表的庄稼是地球的骨头,支撑着地球运转,如果人毁灭了庄稼,地球就毁灭了。

人只是活在地球皮毛里的虫。骨不在,皮毛岂存活?皮毛都无法存活,哪里还有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