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965
  • 关注人气:3,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丛里的豆苗

(2012-12-01 07:34:18)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写庄稼

                  草丛里的豆苗

                                   白连春

自古有草盛豆苗稀一说,到现在,时光飞逝无数,人替换了一代又一代,仍旧草盛豆苗稀。差不多我是在豆地里除草长大的,手拔刀割锄铲,用尽一切办法,豆地里的草就是除不净。不仅豆地,所有庄稼地的草都除不净。农民的辛苦由此可见。

大地上的劳动,给豆地除草是最简单最轻松的。然而这最简单最轻松的劳动总是最让我感慨,不止一次,我看见满头白发的老人甚至满头白发的残疾老人给豆地除草,这劳动情景仿佛整个中国的缩影整个地球的缩影,仿佛我的未来人间的未来。每次我看见,那个劳动的老人都不是别个都是我自己。从来都是。我生来如此,看见别个就想起自己。我看人间每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是白连春。

在中国长江岸边,我的出生地,豆地一般在半山坡上,狭长逼窄的一块,像岁月的伤痕。清晨给豆地除草,露水打湿衣服。中午给豆地除草,太阳晒得头痛,滚烫的汗珠顺着脊梁流淌进泥土。傍晚给豆地除草,倾斜的夕照用最后的余辉在劳动者的脸上涂抹金子,劳动者脸上的微笑是人间最温暖的灯光。随即,夜晚来临,蟋蟀叫了,除蟋蟀外万物都睡了。也许蟋蟀就是在自己的叫声中睡觉的。这是天父上帝祝福保佑的人间,我和豆。这样的人间,我和豆,持续了上下五千年。

不知什么时候,人间变了,我变了,豆变了。原来人间一直在变,我一直在变,豆一直在变。没有不变的东西,只是今天变得谁也不认识谁了。作为人间,不认识自己了。作为我,不认识自己了。作为豆,也不认识自己了。一切都不认识自己了。一切都面目全非了。不仅如此,人间,我和豆,也相互不认识了。谁的人间?谁的我?谁的豆?原来一直是人间的我,我的豆,现在,我弄不清楚:究竟是谁的谁了。谁知道究竟是谁的谁?

我,生而为人,个体的,自私的,盲目的,丑陋的,必然死亡的,一个农民,渺小,脆弱,无力,被人间遗弃了又遗弃,无数次遗弃。放眼一看:人间太繁荣昌盛了,人间前进得太突飞猛进了,人间的人太多了,而我,一个在豆地里给豆苗除草的人,根本,从来,就无足轻重,不足挂齿。

渺小脆弱无力的我,连自己日日月月年年代代侍候的豆都抓不住。我抓不住我的豆,我的豆从养育人被迫变成祸害人。这是由于所谓高科技做了手脚。高科技转基因了我的豆,把我本来的豆变成转基因豆。不仅豆,我的一切庄稼都被高科技转基因了。一个高科技的人间已经全面降临。一个精英的人间已经全面降临。一个权力的人间已经全面降临。一个钱的人间已经全面降临。一个不是人间的人间已经全面降临。人间早不是原来的人间,豆早不是原来的豆,我还想做原来的自己已经不可能。我将成为谁?谁将成为我?继续在人间活着的究竟是我还是别个?那些数不清的一代一代已经死了的究竟是我还是别个?最近河南省周口地区开始平坟运动,还砸死了人。难道他们不明白:一个祖先占地两平方米和一个开发商占地几万平方米,相比,哪一个更应当平?今后的我死了,连一个坟都没有,连生长一棵草的地方都没有。

说到底,人间繁华,只不过一个我只不过一粒豆。一个我,无论婴儿,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无论男人女人,无论富人穷人,无论贵人贱人,无论好人坏人,无论活人死人。一粒豆,无论黄豆,绿豆,红豆,黑豆,麻豆,还是转基因豆。

草越长越多,多到除草的我都快被草埋葬了,多到豆都快被草埋葬了,多到地球都快被草埋葬了。这个我们的世界,纵然都市壮观,科学发达,权力巨大,人民众多,但是,什么不被草埋葬?一切,最终不是上帝的,更不是人的,只是草的。草才真正的万岁真正的统治者。

除草的人永生在做着无用的劳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