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4,622
  • 关注人气:3,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范剑鸣和白连春

(2012-11-30 06:51:03)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点评

愿生命成为一条蓝色小溪

——短篇小说《恍然大悟》作者自白

·范剑鸣

2010年初夏一天,我在宋城赣州的八境台公园等人,手持一本刚刚购得的《海子全集》,一首《女孩子》让我停下目光,咀嚼起青春时代的忧伤“春天是风/秋天是月亮/在我感觉到时/她已去了另一个地方/那里雨后的篱笆像一条蓝色的/小溪……”

尽管我有几个版本的海子诗选,但我还是第一次读到这首诗,它似乎显得有些生僻。记得1992年,我从一个小镇来到更加偏远的农村初中教书,要渡过一条大江,我的行李有两个重要的物件:一本海子的诗集,一把红棉牌木吉它。秋风袅袅,我站在船头,向对岸的学校进发,心里有些悲壮。孤单和寂寞,吻合着音乐和诗歌,在没有电灯的乡村之夜,我就是凭籍着诗集和吉它度过的。

而爱情,是青春的另一件行李。

1996年,我在备课纸上写下了一个青春故事,那时,我没有称之为小说,只是在写诗之外的另一种情绪记录。海子的死亡,和故事主人公的变故,都是那个年代的青春迷雾。事隔多年,我在公园的榕树下反复读着海子这首诗,觉得它似乎是一个青春故事的浓缩。假设早年我就读到了它,我可能会放弃对青春故事的记录。因为对于青春的祭奠,海子的这首诗就够了。诗歌已对心灵形成有效的抚慰。

公园里,一棵大榕树下,一名吹笛者漫不经心地吹奏忧伤的曲子。青春时光哗地一下涌到了我的眼前。笛声中的高山流水,亭台楼阁,似乎成为青春故事新的表演舞台。回到家中,我放下《海子全集》,拿出了那本备课纸,当初纸上的青春故事已经泛黄。我惊讶1996年预设的人物结局,2005年真的发生。那一年,“我”真的离开那条在身边流淌了十五年的大江。

都市生活的迷离,与乡村岁月的情趣有着本质的不同。我离开油灯下的读写,熟悉了键盘上操作。在城市生活中寻找新的节奏。我努力控制好工作和业余的平衡,控制好外界和内心的平衡,用书页剪下一段段早晨的时光。白天,我为一种职业义无反顾地奔波,穿梭在工厂、乡村、机关、街巷,接触着穷困、豪华、诉求、愤懑、阿谀、颂扬、粉饰、真相……我得穿过这一切,然后根据固定的程式和戒律,发挥一个“御用文人”的长处,博得一些赞扬。白天的时光是一条不变的河流,并且由于周期性极强,无限循环的差役让我更渴盼有自己的时间,来缓冲职场的疲倦。我每天横渡着,在晨昏中按时把家门打开,关上,打开,并小心地清除掉工作的烦闷,把一颗纯净地心带到家里,带到书籍前。

我越来越怀念乡村岁月的读写时光。我愿意生命是一条蓝色的小溪,我希望在诗歌之外,具体地挽留青春气息。小说的写作成了对往事的整理和修补。

多年之后,我想起公园里的情景,觉着那其实也是一个梦境,一片恍然。我隐约推测虚构的起源就像远古时期的神话和传说,那其实是精神世界的真相。我“恍然大悟”,我把青春年代的黑蝙蝠请出来,把乡村岁月的同事请出来,一起参与对那首诗歌的解读,不过是在建构一种遥远的星图。对往事的重构,就像望远镜里的星图,心灵的远涉需要越过太多的空旷,才能让星辰的光芒越加迷人和清晰

那个年代的音乐,诗歌,爱情,作为青春的行李,我是不是全部放下了?我是不是生活在蓝色小溪的下游?我是不是通过小说中的人物,重温着青春的波澜?

 

我们的青春去了哪里

白连春

 

记得1992年,本篇小说作者范剑鸣从一个小镇来到更加偏远的农村初中教书,要渡过一条大江,他的行李有两个重要的物件:一本海子的诗集,一把红棉牌木吉它。在他的自白里,他写道:“而爱情,是青春的另一件行李。”

在那个青春的时代,流行刚自杀没多久的海子诗歌,还流行吉它,在我的印象中,公园里到处都有人捧读海子的诗集,满大街都是学习弹吉它的广告。在那些年,青春时代有些孤单,还有些寂寞,所以人人都需要爱情。爱情是青春时代的必需品。

然而,我们的青春后来去了哪里呢?

她是随着爱情一起消失的?还是她把爱情一起带走了?

青春是一团迷雾,纵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仍旧没有人可以从青春里探出身来。小说家范剑鸣原本是诗人,他企图用这样一个十分有诗意的悲伤故事来挽留青春。是的,读了这个故事,我们不得不承认:青春是悲伤的,又是十分有诗意的。

不知道是我们抛弃了青春,还是青春抛弃了我们。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再悲伤,更不再十分有诗意,按小说家范剑鸣的说法“白天,我为一种职业义无反顾地奔波,穿梭在工厂、乡村、机关、街巷,接触着穷困、豪华、诉求、愤懑、阿谀、颂扬、粉饰、真相……我得穿过这一切,然后根据固定的程式和戒律,发挥一个“御用文人”的长处,博得一些赞扬。”这是小说家范剑鸣一个人的白天,同样,更是我们所有人的白天。我们的白天就这样过去了,到了晚上,黑夜里,我们该怎么过?我们是否会偶然回忆起那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青春?当我们偶然回忆起青春的时候,我们的心是否会有一些感动?

在我们的青春时代,究竟有没有让我们自己的心感动的故事发生?

你有,还是你没有,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你有,还是你没有,你的青春和我的青春一样,都已经一去不返了。没有人可以,任何人都不可以,即使你再伟大,你也无法挽留住青春。青春是一个小偷,就这样,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偷偷地溜走了。重要的是:青春不是自己单独一个溜走的,他溜走的同时偷走了我们一生中最要命的东西。

在我们漫长或短暂的一生中,什么是最要命的?

诗歌(本篇小说作者拥有的是一本海子诗集),音乐(本篇小说作者拥有的是一把红棉牌木吉它),还有,就是如同本篇小说里讲述的这样一个爱情故事。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爱情故事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爱情故事都是不同的。你是否也讲述过你的爱情故事?你怎样讲述,在何时何地?你是否在睡不着的黑夜里,一个人,你自己为你自己讲述?

当你自己为你自己讲述,你的心是否感动过?如果你感动了,祝贺你,你已经可以当小说家了。

我始终相信:在青春时代,人人都是诗人,当青春时代已经不再,人人都是小说家。

如果你还拥有青春,我等着读你的诗歌,如果你已经青春不再,我等着读你的小说。

我愿意读一切用汉字写成的东西。

我愿意被感动。

我的一生都在被感动中。

一个时常被感动且愿意被感动的人是幸福的。一个时常做出且愿意做出让别人感动的事的人更加幸福。

我期盼人间每一个人都幸福,都愿意被感动,更有被感动的故事发生。

我期盼人间每一个感动我们的故事都十分有诗意,却不一定悲伤。因为在人间,十分有诗意是必需的,悲伤却不是。

 

白连春说:范剑鸣的短篇小说《恍然大悟》将于2013年第一期发表,这是范剑鸣第一次在省级杂志发表小说,关于青春和爱情的故事,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谢谢了。很多朋友给我发来邮件,并不按我博客置顶博文的投稿要求,有的没有作者简介,有的甚至地址都没有,有的不用附件,等等。不瞒大家说,很多来稿都达不到发表的水平。不管怎么,白连春先感谢这些朋友给我的帮助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