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255
  • 关注人气:3,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灵魂是一只谷懂鸡

(2012-08-06 08:11:25)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写庄稼

                      我的灵魂是一只谷懂鸡

                                                白连春

南方人无论居民还是农民,一日三餐,普遍食用的大米简称谷,俗叫谷子,书面写作稻。在我的故乡四川省泸州市,无论长江的哪一岸,也无论沱江的哪一岸,农民家家户户都栽种。早在生产队时就栽种了。据历史学家考证:多少多少千年前就栽种了。稻的历史就是人类的历史,就是劳动的历史。从小,差不多有记忆起,我就在学习如何栽种。稻苗简称秧,所以有栽秧打谷一说。农村男孩,长到八岁,个个都会栽秧打谷了。栽秧打谷是农村最繁重同样也最繁荣的劳作。毕生,我都热爱。

我的灵魂是一只谷懂鸡,从看见谷的那一刻起,从第一次吃大米饭的那一刻起,从被诞生在大地上的那一刻起。

谷懂谷懂谷懂。我的灵魂一直在叫喊。也许你不明白。我的灵魂这样叫喊,完全的意思是:谷懂我。

在此,写作这篇短文,我白连春特别想一问一个问题:朋友们,你们中的谁没有见过谷懂鸡?谷懂鸡又叫秧鸡,是一种候鸟,它究竟被鸟类学家叫什么,我懒得百度。有兴趣的朋友你可以百度,谢谢了。我不百度,因为我就想知道它只叫谷懂鸡。它是天地中的精灵,平常,任何人都是看不见它的。它只在秧长到快封林的时候才出现在稻田里。这以前它在哪里,无人知道。我问过很多年长的农民,都回答在这以前没有见过谷懂鸡。

从秧快封林到农民打尽谷子,谷懂鸡一直生活在稻田里,在秧窝中间。谷子打尽,它又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上帝,谁知道它去了哪里?除了上帝,这一段没有稻田中的害虫和谷子可以吃的时间谁在喂养它?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年一年盼着它的到来,因为它是我的灵魂。它不来,或它不在,我就灵魂出窍了。

从十五岁到四十五岁,我的身体在我祖国的大地上流浪,后十年基本暂住北京,然而,我的灵魂,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一直在我的出生地,长江南岸山坡上一块小小的稻田里。那块小小的稻田是我从小就学会了侍候的,它不大不小,对于我,刚刚好,正巧安放下我的灵魂,无论我的身体何时在何地。

那块稻田空的时候,只是一片亮汪汪的水的时候,我的灵魂,就是那只谷懂鸡,它回到了上帝的怀抱,所以这个时候,任何人在人间都看不到它。它在上帝的怀抱里渴望着人间早点栽秧,秧早点长高,长到封林,它就好重返人间。我的灵魂一年一半的时间在稻田一半的时间在上帝的怀抱,这样,维持我作为人的必需。如果我的灵魂所有时间都在上帝的怀抱,我就无法继续做人。如果我的灵魂所有时间都在稻田,那它就不是我的灵魂,它就沦落为一只普通小鸟了。

多少年了一直都是:我的身体在我祖国的大地上流浪,我的灵魂一半时间在上帝的怀抱一半时间在稻田,这样,我才能做完整无缺的人。

现在可好,我的身体回到了出生地,然而我出生地的稻田不见了。不仅我出生地的稻田不见了,在我的故乡,长江两岸沱江两岸数不清的稻田,全都不见了。科学发达城市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提高,付出的代价是消灭包括稻田在内的所有庄稼地。不仅我的故乡,全世界,整个地球都如此。消灭庄稼地迅猛修筑各式各样正在倒塌和即将倒塌的楼房,铺建正在陷落和即将陷落的高速路。

高速路,在我看来不是高速奔向幸福而是高速奔向死亡。

消灭了庄稼,人吃什么活着?

地球上没有稻田了,作为中国四川农民的我,灵魂回到人间上帝把它安放何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