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255
  • 关注人气:3,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

(2011-02-22 06:57:44)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散文

     读书

       白连春

 

这年春节前,我一个人流落到北方一座十分寒冷的城市,心情非常低沉。

我在这座寒冷的北方城市逗留的时间不长,也不短,整整一个月,恰巧是春节的那一个月。

开始,我住在一个老年公寓里。住老年公寓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不用自己做饭,然而不自由,老年公寓的大门整天关着,可能主人担心老人走失吧。我还不到五十岁,住老年公寓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我这个人自由惯了,也可以说散漫惯了吧。住了两天老年公寓,我就无法忍受了,于是,自己租了一间房,楼房太贵,租不起,我租的是农民修的房,真正的贫民房,小房,房租一个月两百五十,取暖费一个月一百二十,共计三百七十。不贵,也不便宜。房子很小,一块木板当床,就无法放下一张桌子了。我本想给房东要一张桌子,房东也乐意提供,考虑到无法放下,就算了,我捡了一小块木板,恰巧够我的笔记本电脑大小,很好,就当桌子了。

就这样,我把自己安置在了这一座北方的寒冷的城市。

在这座城市里,我认识的人只有一个,是个女同志,以前见过一面,后来,我又认识了这个女同志的老公。女同志是四川人,具体什么市县,她对我说过,我没记住。我这个人向来记性不好,而且向来马虎。更搞笑的是,我竟然把她的名字记反了。她的名字共两个字,一个前一个后,我一直叫着她的名字,实际上巅倒过来才正确。

我到了这座北方的城市后,就这么巅倒着叫她的名字,她每次听了,都回答,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你把我的名字叫倒了。

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女同志,在很多年前,因为读了一篇小说,她就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北方的男人。不用我多说,朋友们已经知道了,她读到的这篇小说,就是这个北方男人写的。朋友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北方男人,从两岁开始,就是小儿麻痹症患者,一直到现在,一直到他死的那一瞬间,都是。

这个小儿麻痹症患者,后来,竟然还中了风,这样两种病,让他吃尽了苦头,更让嫁给他的女人吃尽了苦头。

有很多年,就是在北方男人中风的那几年里,北方男人都企图自杀,幸亏四川女人看得紧,他们才平平安安地渺渺小小地活到今天,活到迎接我的到来。

我是乘飞机到的这座北方城市。飞机在机场就晚点了,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过了。他们两口子到机场接的我,他们把我接上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后不久,我问:坐出租车很贵吧?

不要钱的,男人说,这是我的一个表弟,同村长大的,他在市里开出租,我说要接一个朋友,他就来了。

噢。

我听了,低低地噢一声。

后来,在出租车上,我们又说了一些什么话,我忘了。车开了很久,最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下车后,在昏暗的小胡同里,女人先帮我搬了一件行李走了,在我搬其它行李的时候,我很清楚地看见男人撑着两只拐杖站在车的另一侧,假装对出租车司机说感谢的话,实际上,悄悄地给了出租车司机钱。看到这个细节,我的身体僵了好一会儿,内心非常羞愧。

这两口子,一个健康的四川女人,一个残废的北方男人,因为女人读了男人的一篇小说走到了一起,在北方农村生活了多少年后,又双双离开贫穷的村庄,来到城市打工,还养着一对正在上大学的双胞胎女儿。男人来到城市,由于身体状况找不到工作,就自己做一点小买卖,利很薄,有时苦苦守一天,还挣不到一分钱。

就是这样两个人,他们给予我的,简直超出了我的以及朋友们的任何想象。

女人叫我哥,除了在生活上照顾我外,为了我晚上泡脚,甚至,给我买了一个很贵的木盆。

他们,让我无地自容。

我就这样无地自容着,在他们身边像个死人一样地活着。我痛苦,我有充足的理由心情不好,我病,又老,又没有钱,又没有亲人,又被迫离开了故乡四处流浪,难道我不可以痛苦吗?难道我不可以像个死人一样地活着吗?我的人虽然还活着,但是我的生活已经彻底死了。

很快,就到春节了。我的心情更加不好。这天晚上,天已经很晚了,男人守店,还没有回来,女人陪着我在附近的小公园里散步。看似漫不经心地,女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不,不是很久,就是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时候,她男人的亲大伯,是三个村庄游击队的大队长,由于被叛徒出卖,被捕了,被日本鬼子打得死去活来,然后,用铁丝拴住脖子两边的锁骨,拴在一棵大树下。

一天,一个给日本鬼子做饭的村民,趁日本鬼子不注意溜到了他的身边。村民的泪水当即就下来了,哭泣着,低声说,队长,你痛不痛啊?

痛。

那,怎么办啊?我又救不了你。

你不用救我,你给我弄一本书来吧。

什么书啊?

无论什么书,只要中国书就行。

好吧。

果然,这个给日本鬼子做饭的不认识字的村民,给游击队大队长弄来了一本书《百家姓》。

于是,在被打得遍体鳞伤,又被拴住锁骨的情况下,这个我们中国大地上的村庄里的游击队大队长高声朗读: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