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255
  • 关注人气:3,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农民(十二)

(2010-11-27 17:23:39)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散文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无论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无论

我们怎样任凭农民在水深火热中

挣扎,一个农民始终不渝

拿出自己的汗泪和血侍候庄稼

种出粮食,让我们吃饱

种出棉花,让我们穿暖

白天,一个农民在我们一边

黑夜,一个农民在我们一边

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

一个农民宁肯自己饿死冷死

也要让我们吃饱穿暖

天地苍茫,一个农民永远

在我们一边,在我们的最前面和

最后面,替我们抵挡岁月扑来的

一切苦难。一个农民不是

别人,是给我们生命且拿出

自己的汗泪和血养育

我们的人,本应是我们最

亲爱的,却一直被我们遗忘甚至仇恨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一生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一生

又一生,一个农民只听从内心的

召唤,这也是天地的召唤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

我们要誓死捍卫一个农民

侍候庄稼的权力,让剥削

战争和一切灾难远离农民和他的庄稼

至少在庄稼地里,农民和庄稼

都应该是安全的。如果某人

胆敢把农民置于水深火热中

整个人类都不会饶恕他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

神站在农民前面,吃粮食的人

站在农民中间,我和我的诗

站在农民后面。我是农民的儿子

一个农民在地里侍候庄稼

一个农民是人间的一盏灯

发出内心的光,把庄稼照亮

任凭黑暗包围,历史都在农民的锄下展开

 

 

青稞

每一颗青稞

都有十对以上翅膀

刹那间

就越过了

八百年甚至一万年

使整个天和地都充满青稞酒的香气

它们那么美好

让人惊喜,想唱歌

我们的胸膛正因为跳动着无数

青稞的精灵

才使我们沦落岁月

最苍茫的边缘

也像青稞一样扎根

把命运

背在背上

抓住风雨飞,虽然

人间空空荡荡

 

 

青菜

谁知道一个人可以

从一棵青菜汲取

多大的力?谁帮助青菜

向苍天和时间

索要果实

谁不用嘴吃青菜?真正像农民

用肋骨从青菜汤里捞盐

谁把尿忍住,走几里山路

浇到青菜跟前

谁为一棵青菜泪流满面

追捉青菜地里的

害虫,把害虫

踩死,踏成肉泥

谁在春日的阳光下大声

唱歌给青菜听

谁拿青菜做产床

生下儿子

 

 

白连春请朋友告诉朋友:

1,昨天晚上,我公布了汉爷给我发的纸条内容,因此展开一番议论。后来,有朋友批评汉爷,我立刻发现我做错了。我不该把汉爷和我之间的对话公布。我在自己的博客里回复了那个批评汉爷的朋友,又去汉爷的博客里留了言。现在,再次,我想对朋友们说,汉爷,一个北方老农民,除了侍候庄稼,还写文章,开博客,还读我的博文,给我提意见,这本身,就是值得我白连春一生敬仰和一生热爱的。汉爷,小子白连春我爱你是真的。我想做你的孩子。如果你觉得你比我大不了多少,不愿意,那,让我做你的兄弟吧。如果还不行,就让我做你养的看家狗吧。对了,就让我做你的狗吧。我愿意。我高兴。我幸福。如果我能坚持活到治艾滋病的药发明出来那天,如果我的病好了,我想到北方去看你,你要欢迎啊。我的诗歌处女作就叫《我迷恋的北方》。在我二十岁那年,以李当然做笔名,发表在黑龙江省的《诗林》杂志上。

2,昨天,还是前天,我忘了。村树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他每天都和农民打交道,卖什么东西给农民,以此求生存。他的东西应该卖十五块钱一套。但是,很多农民狡猾,想了千方百计尽可能少给村树钱,从一块到五块不等。村树都乐意,不是乐意,是乐此不彼,他简直,他根本,爱上了这些农民。他爱这些有缺点的农民。朋友们,人无完人,上帝创造人,给人创造了可以吃进香的粮食的嘴,又给人创造了能够排泄臭的粪便的屁股。可见,一个人,他的优点和缺点是共存的。一个没缺点的人是不存在的,不成立的。无论多么伟大多么坚强多么光明的人,他都有渺小脆弱和黑暗的一面。让我们大家一起,向村树学习吧,学习爱有缺点的人吧,学习爱农民吧,虽然这个农民曾经很狡猾。在此,我申明,我白连春愿意,终生愿意有村树这个弟弟,虽然村树弟弟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真名。不要紧,我只要记住村树就可以了。如果某天,你告诉了我你的真名,那将是你给我的意外惊喜,给我的表扬。村树你记住,我比你大很多,然而,一生,我都要你的表扬。你的表扬是我人生的动力和方向。

3,我自曝得了艾滋病,泸州朋友,先后来看过我的除我的医生秦琼外,还有:钱代富、初旭、代古成、刘燕、罗晓清、蒋晓灵、梁晓霞、黄建军、龚飞、曾平、魏红、蓝永生、吴箐文、骆小芳。这些朋友中,有老朋友也有新朋友。更多的泸州朋友,我在《北京文学》给他们发表过小说,散文,诗歌,都没来看过我,不仅没来看过我,连电话都没打过一个。我在《北京文学》打工,先后给二十多个泸州朋友发表过文章,为了发表这些朋友的文章,我费尽心机,谁敢说我不爱泸州?要不要我把在《北京文学》发表过文章的泸州朋友的名字一一举出来?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的恩人钱代富老师,也给《北京文学》投过一次稿,得到了我的批评,我没给他发表,但是,他仍然来看了我。有的泸州朋友,给我投了无数次稿,写了无数非常热情的信,我生病回到泸州,连电话都没给我打过一个。

4,我离开泸州不是自愿。泸州是我的故乡。我想老在泸州,死在泸州,埋在泸州。但是,我不想现在就死。我回到泸州后,一直一个人,我父亲母亲没和我在一起。我一个人,单买菜做饭,就够我烦的,何况我还有这样的病,更何况我还自曝了这样的病。我的生存很艰难。自从发生了我亲爱的堂兄白联洲借走我三十万块钱,他说无限期,不要利息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再不离开泸州,也许,很快,我就会死在泸州了。我不想现在就死。我离开,是为了有一天更好地回来。我爱泸州。我爱全体泸州人民。

5,再一次说,我亲爱的堂兄白联洲,他是一个好人。作为一个法官,他为人民做了很多好事。他做的所有事我都拥护。我只反对他借走我三十万块钱说无限期不要利息这一件事。我只反对这一件,除此,全都拥护。我爱他,发生了这件事后,他仍是我最亲爱的堂兄。我们共同的祖先把他生成了我的堂兄,他想不承认,都不行,他想不让我爱,都不行。

6,我就要离开我的故乡四川省泸州市了,我回来,想死在这里,埋在这里,现在,为了多活几天,又不得不去广东省东莞市。今年我四十五岁,一个人活到四十五岁,或多或少,总有一些重要东西,户口本,护照,一个我忘记了名字的朋友买到后寄给我的中国作家经典文库等,发表和收选我作品的书和杂志,还有我的电脑,电脑里我这四十五年来写的全部文字,发表的和未发表的,这些,这一切,我都必须委托给一个朋友保管。想都没想,我就想到了秦琼,就是我的医生。我是曝出得了艾滋病后,才认识秦琼的。秦琼来到我的身边,说,连春,我要治好你,又说,连春,我不要你的钱。凭这两句话,我就想跪在秦琼脚下,但是我没有。凭这两句话,我就要把我全部重要的东西交给秦琼保管。有一个我认识十多年的朋友知道我要把重要东西交给秦琼,非常不放心,要我每一样都复制一份,再写一张清单。复制品给一个朋友,清单又给另一个朋友。叫做以防万一。我不。我要全心全意相信,一丝一毫不怀疑。我就是要全心全意相信,一丝一毫不怀疑秦琼是好人,同时是我的亲人。同样,我也要全心全意相信,一丝一毫不怀疑你是好人,同时是我的亲人。我好想,我好愿意,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都是我的亲人。秦琼,虽然我才认识,但是,他已经没把我当外人。我为什么还不把他当亲人呢?从此,我整个人都是秦琼的,何况只是一些所谓重要东西呢?一生一世,永生永世,我都无法忘记秦琼对我说的话:连春,我要治好你。连春,我不要你的钱。就是这两句话,秦琼,这个以前我不认识的人,已经把我白连春从地狱救回人间。今天早上醒来,在黑暗中,想到我要把重要东西交给秦琼,同时等于把我自己交给秦琼,想到,从此,秦琼就是我在人间,在故乡泸州的亲人,实在忍不住,又一次我泪流满面了。真的,听了秦琼这两句话,我好爱秦琼啊,纵然我很快就死了,我也要爱秦琼,我也要爱着他到死,我也要把他当我在人间的亲人。秦琼已经先后两次为我送药来了。第一次是打的。第二次是坐公交车。他是瘸子,走路不方便,仍走了不少路,倒了两次车,花了两个多小时,为了挤车,他的头还被撞了一个大包。他傍晚出门,天黑尽了才到。他到时,饿得不行,立刻在我住处对面的小饭馆要了一碗米饭吃了。我曾送给秦琼一块我在长江边捡的小石头。他送给了他母亲。他母亲八十多岁了,用一个小盒子珍藏着那块小石头。他亲自为我开处方,配药,抓药,熬药,又亲自为我送来。他难道不是我的亲人吗?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只是收下了我在长江边捡的一块小石头。

7,今天,有三位女士来看我。一位给我送来了两条她亲手做的鲫鱼。一位给我买来了烤紫红苕。我从未吃过。紫红苕是最近才传入泸州的。还有一位给我买来了荞麦饼。又是极其幸福的一天。但愿天天我都有新的幸福。

8,罗罗索索写了如此多,只是要想朋友们和我一起幸福。让全天下的人民,都幸福吧。首先,让我这个小小的,即将死的老头儿幸福吧。朋友们,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幸福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母亲的韭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母亲的韭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