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255
  • 关注人气:3,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封白连春给白联洲的信

(2010-10-28 14:03:03)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散文

                一封白连春写给白联洲的信

大哥你好!

    今天中午,下着大雨,我母亲来到我租的房子,她打着一把破伞,一身都湿透了。见到我,她当即就哭出了声。今天上午,我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因为我舅舅订了《泸州晚报》。之前,她一直以为我的病好了,她一直以为我没钱。她在我的租房里哭了很久,走了。

    她走后,我立刻打开电脑,给你写这封信。

    白连春向你道歉了。白连春对不起你。白连春实在没想到会引起如此多的人骂你。如果可以回到我在网上发博文前,我多么想回去,和你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5月11日,我把钱通过你借了出去,到现在,五个多月了,你没见过我一面。

    8月2日,对方还了我两万块钱,补写了借三十万的借条,写下还款计划:一年一至二万。我当即表示不同意,立刻给你打了电话,要求还钱。你仍然没见我,相反,你给我的小灵通莫明其妙地不能用了。后来,你说是电信部门所为。开始我不信,因为就在我身边,很多人都还用着小灵通。现在,因为我母亲,我宁可信。

    这么长时间,你和我挨得如此近,你为什么不来看一看我,和我说说话,难道你也怕我是艾滋病吗?以前,我借钱前,你为什么不怕呢?

    还有一件事,我对你非常不满,就是关于我祖父祖母迁坟的事。因为我刚离开医院,身体很虚弱,我父亲母亲弟弟都不管这件事,他们说:是你的公婆。我找你,希望你帮我。你断然拒绝了。后来,你多次说,可以悄悄埋在你承包的长江边上。后来,你还带我去看了埋在你承包的长江边上的白家祖坟,夸耀地说,是你主持埋的。我听了很难受,因为我费尽千辛万苦,花了一万块钱,把祖父祖母的坟迁好后,那中间人,把我付出的钱吃了,当地人又多次找我要钱,弄得我很不知如何是好。这事,我给你说过。

    今天中午,我母亲来。她先是为我的病哭,后又为我的钱借出去前没给她说一声哭,最后,她为你哭,她说你人不坏,一直对我很好,都是亲戚,不要把事做绝了。

    我母亲走后,我想了想这件事,我的确做得欠妥。我不仅把自己逼入了绝境,同时也把你逼入了绝境。可是,我还是想问一问你: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就不见我一面呢?

    9月底,收不到钱,我用新买的旧手机给你打电话,说,我要告你。你说你告嘛,是你的权力。我咨询了几个律师,才知道无法告你,也无法告那借钱的人,因为是一个孩子。我很着急,又给你打了电话。你接了电话后,没理我。

    10月初,我给你说,我要写文章。你说你写嘛。

    结果,我就写了。

    我看到网上很多人骂你。我不愿意。我很难过。他们骂你,在我看来,也如同骂我。因为这件事,是由我引起的。我太白痴,如果借钱前,我懂点社会经验,也不会如此轻易把钱借出去。我太相信你,如果我不要你替我买房子,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我太农民,把每一分钱都看成血汗钱,很害怕这些钱从此收不回来了。因为这些钱里,有无数朋友捐的,我卖房的,我卖血的,我打工的,还有我借朋友未还的。

    现在,我想收回这些文章,但是,已经不可能了。我生来就是诗人,血容易热,脑壳容易冲动。你要原谅我。

    还有人因为我和你之间的纠缠,骂起了《北京文学》和杨晓升老师。这,我更不愿意,我更难过。在此,我特别说明:《北京文学》对我很好。我开始在《北京文学》打工,的确是800块钱一个月。这个时间不短,因为我差一点要离开了。而且,我在《北京文学》打工,还总受其他人欺负。后来,杨老师给我涨了工资,到我生病时,已经是每个月3000块钱了。要知道,我在《北京文学》打了近十年工啊。后来,我病了,回到四川,继续给《北京文学》打工,《北京文学》给我每个月2000块钱。我在北京时,其他人欺负我,杨老师不止一次帮我说话。杨老师一直很照顾我。在此,我也借此机会,向杨老师道歉,希望杨老师原谅我。

    此时此刻,我想就我借钱一事,提出一个方案:明年5月11日还清,按银行同期定期利息算,你看如何?就当我把三十万块钱存了一年银行。

我以前说过很多过火的话,包括要去告高建民的话,现在,我收回。

只要你肯原谅我,我收回我说过的所有过火的话。

    上午,甚至中午,《知音》杂志,先后有两个人给我联系,要把这件事做到《知音》杂志上。上午,我都同意了,中午,我仍同意,直到我母亲来了。现在,我不同意把这件事做到《知音》杂志了。刚才,《知音》杂志的人又给我打了电话,我拒绝了。

    我想和你合好。我想我和你本是兄弟,不是敌人。

如果你同意我提的方案,你重新写一张借条,写清还款方式,不让我着急。这件事,我向上帝保证,从此,不再提一个字。

    我伤害了你。你不想见我。你写好借条后,随便交给一个我认识的人,要他带给我即可。

    你看这样,行吗?

    如果你觉得不行,你再提出一个方案来,好吗?

此致

 

                                   敬礼

 

                                 你的兄弟白连春

                                 2010年10月28日中午两点

还是想问你: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见我一面呢?真的怕我是艾滋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