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连春
白连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965
  • 关注人气:3,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会好好使用余生

(2010-10-28 09:29:02)
标签:

文化

分类: 连春.散文

                 我要好好使用余生

                                             白连春

    我要好好使用余生,感谢申长荣对我的帮助,以及所有关心我的朋友对我的帮助。

    我生病后离开北京回到家乡四川省泸州市。申长荣是吉林省一个煤矿工人。我不认识,他具体在吉林省什么市,我都不知道。他第一个站出来为我说话,虽然有人当即骂他是傻逼,他仍义无反顾。骂他是傻逼的人,同时也骂了所有朋友。这个人,还要求我,把以前收到的捐款退出来。我愿意。这个人,只要,你,也像申长荣一样,站出来,告诉我:钱,应该退给谁。我保证,钱一收回来,立刻,就在还我钱的银行,退钱!但是,我退了钱后,你要负责把所有的钱,十万元,一分不差地,还到每一个捐款人的手里。

    朋友们,从读到《只要被打碎,我就随风飞》那一刻开始,你们,所有关心我的朋友,都是我死亡的见证人。我很高兴,有你们见证我的死亡。我死了,无论去了哪里,地狱还是天堂,我都会默默地祝福和保佑你们:过得,都比我好。

    也许,我还能活一天,一月,一年,十年,二十年,我都会记住你们,从此,我所有的文字,都为你们写,我活着的所有时间,都是你们给的。你们,全都是我白连春的恩人。我,白连春,从此,就是你们的了。

    我大约2000年加入的中国作家协会,准确时间,记不住了。这事发生后,我给中国作家网发了我的短文《只要被打碎,我就随风飞》,以及其它文字,没得到一丝一毫回应。在此,我不申明退出中国作家协会,我等着,看,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中国作家协会,才会给予我:她应该给予的关心。我需要中国作家协会的关心,就像我,同样,需要申长荣和你们的关心。

    我不拒绝一切我应该得到的真诚的关心。

一切给予我的真诚的关心,无论何时来,都不迟,只要在我活着的时候。如果我已经死了,对不起,迟了。

    我的堂兄法官白联洲说,我生病后,他给了无微不至的关心,可是,他到此刻,也未和我联系,商谈如何还钱的事,难道,他以前,给我的无微不至的关心,真的是为了后来把我的钱错出去收不回来?

    借我钱不还的人,也说他们对我如何好,参加了我的朗诵会,给我做了鞋子,难道,也是为了后来把我的钱借走不还?

    是的,他们都说了要还。我的堂兄法官白联洲说了,借走我钱的人也说了。但是,无期限。

难道,我,一个艾滋病人的生命,如他们所说,无期限?

    我多次表示:我的钱收回来,如果我死了,还有剩余,都给我家乡的诗刊《星星》,当然,如果我活着时已经花光了,那么《星星》诗刊,就不好意思了。钱收回来,我只有两个用途:一,治病,我现在头痛,肚子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都是钱收不回来气的。二,买房,或,租一个好一点的房,以及平常的日用开支。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赌,更不嫖,日常开支,包括电脑坏了,修电脑,不会用很多钱。但是,作为一个艾滋病人,我是不是应该在银行里给自己存点钱,以备急用?

    我是农民,珍惜每一分钱惯了。我认为我手里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

    我的钱,有我生病后朋友们捐的,卖房的,打工挣的,很早前卖血的,每一分,我都应该珍惜。我都要好好珍惜,都要用在应该用的地方。所以,我被借走不还的钱,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收回。

    这已经不是钱的事了。这已经远远不是钱的事了。

    朋友们,你们说,我公开我得了艾滋病,目的,仅仅为了收回钱吗?

    不。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是伸张正义。我曾经,很早以前,最少十五年了,在一首诗里写过:正义一贫如洗,而罪恶依然很富有。到现在,仍如此。我很难过,为我亲爱的祖国难过。为什么我,卖血得了艾滋病的农民诗人的钱,被法官借走不还,只有煤矿工人敢先站出来为我说话,就是证明。当然,正义并非真的一贫如洗。正义是野草,只要春风吹,就生,像我的生命,一个艾滋病人的生命,只要被打碎,就随风飞。

    通过这件事,我想看:这世界,这人间,还有什么人再胆敢说,我借你钱不还,因为我对你好了,对你无微不至关心了。这,难道不是高高在上的人,以善和爱为借口害底层的人吗?这,难道不是高高在上的人,以善和爱为借口随便置底层的人于死地吗?这,难道不是在玷污善和爱吗?善和爱,既干净又纯粹,是两个全世界最伟大的汉字,即使法官,也无权拿来这样玷污吧?

    这叫什么?叫伪善,叫假爱。朋友们,伪善,假爱,和真恶比,哪一个更害人?朋友们,通过我的教训,今后,无论谁对你说,我对你好了,你应该借钱给我,千万不要借呀,哪怕这个人是所谓代表正义的法官,哪怕这个人是你当唯一亲人的人。

    在此,我,一个艾滋病人,用短暂的生命,感谢一切和申长荣一起,为我伸张了正义的人。紧跟在申长荣后,诗人陈仓、印子君,铁山人,王兴伟,都做了无数工作,包括其他朋友,都做了很多工作。请原谅我,写不出所有朋友的名字。但是,我相信,所有朋友,你们的名字都将和我白连春的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

    从此,你们中,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就是我白连春还活着了。

    上帝保佑,我一个艾滋病人的生命,真的无期限了。

    我爱。我感谢。

    我要好好使用余生,报答整个人间给我的真爱。

                                                  白连春

                                                  2010年10月28日早晨6点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