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說)貴婦人的馬賽魚湯

(2010-06-08 21:06:23)
标签:

普羅旺斯

海港

三宅一生

分类: S手創圖文稿

(小說)貴婦人的馬賽魚湯


這不是第一次到歐洲,卻是第一次造訪馬賽。

馬賽是法國第二大城和最大的商業港口,相較於其他知名的觀光聖地,沿路的觀光客卻不多。因此,當地人多半穿著隨性,不矯情的大口喝酒、大聲叫喝,一副天生漁夫命格的爽快,相對地也不太客氣。尤其錯綜複雜、上上下下的狹小巷子,許多觀光客都曾被計程車司敲竹槓。

而我就在這樣的場景下遇到那個女人。

走入馬賽舊碼頭前等紅綠燈,路上來往車輛相當頻繁。大馬路中有一位女人說著中英文,與計程車司機吵的面紅耳赤,連一旁叫賣的鮮魚市場的人們也頻頻觀望。

綠燈亮了,我猶豫了幾秒,趨向前去幫忙。

「年輕人,剛才多虧有你幫忙。」稱呼我年輕的女人,外表看不出來實際的年齡。

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像是出身不錯的貴夫人之列。細緻的妝看似三十出頭,風吹搖曳的服裝質感與說話的語氣像是四十歲。

「沒什麼,同鄉出外幫忙是應該的。」最後我以破法語向司機殺價,要不然就上警察局,對方聳聳肩後便拿錢閃人。

「你的法語很好耶!」

「一個人旅行久了,什麼都不會,只懂得罵人和殺價啦。」

「這裡的司機很愛亂繞路,被我指正就趕人下車,還敢伸手要超額的費用。」貴婦人氣呼呼地連說兩次「氣死我了」,口吻似撒嬌的嗲聲嗲氣。

「我請你吃晚飯。」

「不用啦,小事一件。」

「一定要啦,餐廳就在前面,很近。」她邀請的口氣不是徵詢,而是命令。

老實說,她怎麼看都不像是喜歡戶外或會單獨出遊的女人。

穿著細肩帶的低胸洋裝搭配七吋高跟鞋,非常貼身且時髦。即使接近傍晚了,陽光還是很曬。她從皮包抽出絲質手帕拭去臉頰的汗,至於從脖子冒出來不及擦的,便急急流下乳溝深處。

說完,貴婦人一股腦的向前走,也不管人有沒有跟上,身後緊緊跟隨三宅一生的香水味。

她說的果然沒錯。

才走不到十分鐘,從舊港右轉的第一條街上滿條街都是餐廳。正對海港口的風景很迷人,港內停靠滿滿的白色帆艇,滿載而歸的漁獲則吸引了成群的海鷗癡癡徘徊。

我們選了戶外靠近門的位置,大洋傘底下的藍白條紋很親近朗朗的晴空。幸好,現場用餐的人不多,尤其是法國人用餐時間較晚,至少八點才姍姍開始,往往拖到十一二點還不肯結束。

「這家餐廳很有名,尤其是魚湯,一定要試試看。」貴婦人直指菜單的魚湯,其他都搖搖頭。

餐廳服務生的臉色很難看,直盯著我瞧。

法國的服務生很會擺臉色,不只是聞名也其來有自。這各國家用餐的程序十分繁瑣,有餐前酒、開胃菜、主菜、附餐、甜點,最後多半以咖啡做結尾。貴婦人的點菜方式明顯不配合當地人的流程。

身為另一半的我,在這樣的壓力下點了燻雞沙拉、一盤生蠔和搭配的白葡萄酒,一樣的普羅旺斯魚湯,最後以EXPRESS當做結尾。

 (小說)貴婦人的馬賽魚湯 - showdo - 人稱秀逗Im showdo

空檔之餘,我偷瞄了一下貴婦人。眼神有點飄浮、嘟起的紅唇微翹,單手托著腮,另一隻手則靈巧的玩弄頸上項鍊,一點也不在意我點些什麼或做了什麼。

不難想像,這幾年來是屬於她的精華歲月,應該經常大膽的展現丰姿綽約的銅體,身旁少不了求愛的蜜蜂或蒼蠅。腦袋不禁浮現她半躺在床上,擦著乳液,撫摸身體的每一吋肌膚的畫面。

服務生送來的超大盤的沙拉和冰涼的白酒,正好切斷了畫面。

「你到馬賽幾天了?」她問。

「剛到。因為工作之便順便來旅遊。」

「真好。」她說。

身為旅遊作家邊玩邊工作的方式,的確羨煞不少人。不過,她的語氣少了羨慕,又自顧自的說:「沿著馬賽舊碼頭往右走,盡頭的台階上去有一座主教堂,是馬賽最老的教堂,也是拍馬賽港口最好的位置。」

接著,她又指向左邊的海岸遠遠地另外一座教堂,說:「那是聖母院,馬賽最高點,也是當地人的精神象徵,無論走到哪總能看見。」

「哇,這些地方妳都去過了吧?」

「不,一次也沒去過。」她想也不想的回答,更令人懷疑她來馬賽的原因,動機匪夷所思。

「這次是一個人來玩嗎?」我刻意將一個人這三個字的音量放小。

「我第一次來馬賽是為了慶祝結婚十周年,」她喝了一口水,舔著唇間的舌尖靈活的抿著。

「我不喜歡海、也不喜歡海港,都是我老公安排的。」

他們縮短了巴黎的行程,乘子彈列車抵達馬賽。她發現老公偷偷將蔚藍海岸的郵輪簡介藏在行李內袋。

 

「所有的事,包括這家餐廳都是聽他說的。」

「原來如此。」我飢腸轆轆的吃完整盤生豪,肚子仍咕嚕咕嚕的叫,魚湯正好送上來。

這一大碗類似雜魚湯,攙入高級的番紅花並夾雜鮮味和香草味。服務生將燉煮到爛的魚和貝類一一挑到另一個大盤,疊得高高的。

「這一碗湯也一點都沒變。」貴婦人將麵包沾了湯汁,上面沾著美乃滋、大蒜和黃褐色的湯汁,濃郁到化不開。魚肉經過長期煎熬煮,像是雪人般一一融化崩解。

她遲遲不開動。相反地,卻一心一意的說起魚湯的傳說和作法。用一種非常專注的表情一字不漏的轉述,讓人不禁懷疑她老公是不是因某種不可抗拒的因素,再也無法陪同旅行

「吃起來很特別。」我說。

魚肉配上特製的辣醬汁Riuille或是大蒜美乃滋Aioli沾用,是普羅旺斯魚湯的標準吃法。混在一起的味道的確腥了點,不過歐美的海鮮不去腥羶,反而強調越腥越美味,但加入多種香料後,適時的壓住後勁而不過分

「明明都是很棒的食材,混成如此模樣,」貴婦人說話一向沒什麼忌諱,但接下來更是嚇人。

「好像是骯髒的糞便。」

這一句話,讓我口中的湯汁全噴了出來,還差點噴到坐在對面的她。貴婦人面無表情,仍一昧的玩著手邊的湯匙和湯。

「各國的口味和美感大不相同吧。」我只能苦苦笑。

「我老公也是這樣說,叫我不用勉強」她嘆了一口氣,說:「當晚,他一口氣喝完魚湯,隔天就消失了。」

「什麼叫消失了?」

「早上我從旅館醒來,他就不在身邊。」

「有問過櫃檯人員嗎?」

「當然有。不過衣服、鞋子、皮夾所有東西都還在,連護照也沒帶走。」

「說不一定只是去散步,或者」我想說自己回家了,從眼前那一片海洋游出去了,好像又不太可能。

「我還去警察局報警,每個人都用可憐的眼光看著我,叫我再等等。」

一個大男人居然穿著飯店睡衣、拖鞋,身無分文的憑空消失,連電梯、出入口的攝影機都沒捕捉到,神出鬼沒的程度簡直像是黑手黨的電影情節。

 

「等到一個月,他還是沒回來,也沒有任何消息,連出入境的紀錄也沒有。」整個人宛如人間蒸發,沒有帶走任何東西,也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蹦的彈跳離開地球表面,再也不存在了。

「他就這樣消失了?」我不得不說出同樣的結論。

「後來,每一年我都來這家餐廳,點一樣的魚湯,住一樣的飯店。」她低聲的說,「六年了。」像是發自內心微弱的聲音,不確定的又重複了幾遍。

此時,嬌羞的夕陽半落入海,她抬頭看著橘紅沉靜的天色,如同一張興奮的臉蛋,眼框也紅通通的。

原來每年的這時候,有一個女人隻身躺在飯店的雙人床,等待著。

少了伴侶的撫慰,她只能用唇親吻自己的肩膀、手臂,口紅的鮮紅沾染了臉頰和全身的軀體。代替的指間不斷游走在柔軟的胸部,下腹,安撫不安的孤單;不堪脹痛的陰部流洩出濃稠液體,像極了眼前那一碗魚湯。手中攪拌的濃湯更顯渾濁,她把輕聲的呻吟變成放蕩不羈的哽咽,呼吸越來越重,胸前的項鍊也上下起伏,直到湯內麵包全泡軟了,四肢也軟了。

然後,她一口氣將魚湯、魚肉和海鮮全部吃掉,伸出舌頭連湯匙的腥鮮味也舔的一滴不剩。

直到黑夜降臨,年復一年的重覆著

 

■普羅旺斯魚湯傳說

名字有馬賽魚湯、法式海龍王湯、法式魚蟹羹,英文是Bouillabaisse這道法國名菜甚至扯上神話:相傳女神維納斯煮這道湯,讓她的丈夫火神伏爾多吃了好睡,好讓她可以出門和別的男人約會。又有一說是來自波爾多的修道院院長Baysse,將這道魚湯列入星期五的菜單裡而得名(天主教傳統,星期五不可吃肉但可吃魚,是變相的齋戒)。實際上,它是漁民的妻子為了給下海的丈夫暖和身子而以賣剩下的魚熬的平民湯菜,食材多半是地中海區不值錢的底棲魚類,如scorpion fish石狗公,conger eel海鰻,gurnard魴魚,St. Peter's fish吳郭魚,angler fish安康魚,sea bream鯛魚,whiting銀鱈等,有時會加入帶殼海產,像是龍蝦或螃蟹一起。經過炒作後已成為觀光客必吃的高檔名品。

 

■參考資料
[跟著食物去旅行]http://blog.nownews.com/nakkid/textview.php?file=23302

[小君旅遊飛行館]http://www.geocities.com/onsofa/riviera.htm

□第一張插畫,由秀逗創作,版權歸屬信義房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