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熊林清
熊林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441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什么是新时代诗歌?

(2019-01-17 20:12:22)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关于诗的文字
转载,学习鹰之老师的新作!
         什么是新时代诗歌?
                 ——第二届新时代诗歌北京论坛发言稿                        

  1) 诗歌与时代及社会实践的关系

  关于诗歌的时代性实际是两个命题,一个是诗坛自身的时代性问题,是关于诗歌怎么写的问题。其二,现实生活的时代性,是关于诗歌写什么的问题。但是,这两个命题却极易被解读成一个,尤其两个时代性之间存在撞车的时候,便造成很多优秀诗人被所处时代所误读甚至遮蔽。

  关于诗坛自身的时代性,就当前来说就是后现代性,所谓“后现代”来自于上世纪60、70年代左右的一场解构风(也有种说法是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的勃勒东),法国哲学家利奥塔认为,所谓后现代即是对“元叙事的怀疑”,即对任何一种给定的权威模式的不信任和解构,这一论调主要依据说法国另一个哲学家德里达的解构主义理论。实际上德里达的解构主义理论并不是什么哲学,而是更接近于中国的玄学,或者说就是老子“道可道,非恒道”的延续,因为其一切的理论核心就是“怀疑”,他拒绝回答世界的终极是什么的任何问题,这样无主题、多主题的智性诗便席卷全球。作为中国诗人如果无视这场风潮,那么便会被国际诗坛“后现代”的“时代性”所抛弃,但是若遵循这种“时代性”便会被国内传统读者所质疑,认为这不是大诗,不是杰作,而是小打小闹的游戏之作,实际上不可言说性主题本就是启智性作品,弄得高大上反而成了四不像。目前,无论学院化写作还是日常化写作的先锋诗人都出现了后现代倾向,如学院中的欧阳江河、西川、臧棣等诗人,日常化写作中的余怒、车前子等等。

  关于现实生活的时代性当然是祖国日新月异的新变化、新成就,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的跳跃式发展为世界所瞩目,而今已是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占据人工智能、5G等高科技领域的前沿地位。但这种时代性还不能完全等同于一个诗人眼中的时代性,可能要分作三个部分来思考,才能真正体现出一个先锋诗人的时代性:

  其一,讴歌。赞扬祖国新时期的时代新风貌,作为一个爱国的诗人责无旁贷,那些靠做空祖国赢得西方世界关注的所谓名家,充其量就一个哗宠取宠的著名小丑,但属于表层现实,为大众文化领域的诗人所喜爱。

  其二,批判。随着物质世界的迅速崛起,物欲主义、拜金主义思潮必然膨胀,古老的精神文明传承自然受到冲击,从“诗传道”角度而言,诗人做一个“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建言者当仁不让。如雷平阳、陈先发、大解、胡弦等诗人比较接近这种模式。

  其三,瞻望。

  若我们继续按照中央设定的“一带一路”与“中国制造2025”的宏伟蓝图走下去,中国根本就不是世界第二的问题,可能在2025年前,中国无论经济、科技以及综合国力等都将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那么,中国的时代性便相当于成了世界的时代性问题,接下来便是与资本输出相适应的文化输出、思想输出,因为世界也将瞩目中国,想更深层次了解中国。所以,作为一个新时期的当代诗人,思考更多的应是,如何用一种中国式的世界观去影响、引领整个世界的世界观,因为以往我们是世界诗坛潮流的跟随着,而现在乃至不久的将来,我们是世界潮流的中心与领跑者,这便是我们这一代诗人,面临的最大时代性。所以,中国现代诗当前的任务不是培养抒情家、感慨家,而是塑造真正的思想家、预言家!这一类诗人目前还在孕育中,国内达到这个层次的极少。

  2) 新时代的诗歌意象与美学追求

  关于新时代的诗歌意象与美学追求的问题,我认为首要问题先是明确“意象”的基本概念,让理论家、诗人对意象的基本概念取得一致性认识,因为就目前我国的诗歌理论来看对意象概念的认知并不统一,甚至差异性很大。随便翻开几本理论书籍,教材,甚至打开百度百科互相对照,就会发现他们对意象的理解实际是五花八门的,同样一首诗,理论家张三笔下就是物象,李四笔下就是意象,概念不厘清、不统一,就谈不上一代人的理论建树。这些都是因我们以往教科书中对意象即“寓意之物”的解释太过含混造成的,致使很多诗人、理论家对此模棱两可,失去了理论指导实践的意义。因为,诗中所有的物象都是诗人有意为之的“寓意之物”,对物象选取的刻意程度可能一点也不比意象差。但意象与物象看起来是一字之差,实则是天壤之差,比如,李白的《静夜思》中有,月亮、床、霜、故乡等几个物象,究竟有几个意象?真正的意象只有一个“霜”,只有这个“霜”字是理论家有权做出多种解释的,其余的月亮、床、故乡等几个都是物象,只代表它本身的基本意,读者无权做出别的解释,根本不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针对这个不重要的“床”字,我们的理论家们却争得脸红脖子粗,究竟“床”是板凳,还是井沿至今也没答案,很显然,他们把“床”误当做了意象。实际这都是扔了西瓜捡芝麻之举,物象“床”究竟是什么物体并不重要,丝毫也不影响这首诗歌的抒情效果,但意象“霜”却是这首诗的眼睛。再如,朦胧诗人舒婷的《往事二三》,我看了多篇理论家写的评论,放到一起就是三个字——风、马、牛,他们都把酒盅、石路、青草、映山红之类物象解释得眼花缭乱一塌糊涂,实际这就是一首小叙事诗,基本没意象,作者题目讲的也明白,往事二三,只是谈恋爱的三个小插曲片段——醉酒、初吻、相思,仅此而已。再如,类似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么简单的现实主义叙述句,在百度百科里竟然管此叫意象,误导的子弟能有多少?

  造成对“意象”含混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是“因袭”,因为古诗词基本为物象为主,但针对古诗词中的物象和意象理论家们都一概视为意象了,实际意象无论对古代诗人还是诗论家都是比较陌生的,我们经常看到古诗词中用意象跟物象对仗的蹩脚例子。比如如下名句: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李贺《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一句本为象征,“黑云”是意象,象征敌兵的强大,但后句的“甲光向日金鳞开。”,却是写实,“甲光”是物象,但李贺就像海子那样稀里糊涂就对上了。而类似王安石那样的批评家也稀里糊涂地批评,说什么黑云遮住太阳,哪来的甲光向日?因为理论水准差,自然挠不到痒处。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杜甫《绝句》

  杜甫已经够咬文嚼字了,但由于意象物象分不开,还是无法把对仗提高一个层次,这两句诗中对仗也不严谨,“窗”是意象,类似像“口”,但“门”却是物象,他又怎么对得上呢?所以,我给他改作: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播东吴万里船。

  这样“窗”和“门”都成了意象,窗子的“口”,门的“簸箕”,意象对意象恰好对上。

  对于“意境”的解释也是如此,仅仅“情景交融,物我不分”就是意境吗?那垃圾与下半身诗人的诗中同屎尿屁、性器官情景交融,物我不分是不是也是意境呢?与此相近的还有很多外来词也同样面临如此尴尬,如“所指”与“能指”,“元诗”、“深度意象”、“伪叙述”、“超现实主义”等等,需要一次彻底的厘清。我曾经就同一首诗分别咨询过几个不同院校的教授,专家,理论家王五说,这是“所指”,理论家马六说,这是“能指”,还一个说怎么理解都行。

  中国一直是个缺少诗歌理论家的国度,古代虽然有一部分所谓的“诗歌理论家”,但水准并不比诗人的理论水准高,基本都写成了含含糊糊的诗话,与“理论”的严密、确定性相差甚远。比如,很多古代“诗话家”都认可“诗词以境界为上”,但“境界”究竟是什么却茫然不知,事实上他们把美学境界当成了境界的全部,基本与思想境界无关。比如被喻作唐朝七律第一的名句“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与被喻作古今七律第一的名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究竟哪个境界更高?依笔者看二者都一样,根本谈不上什么境界,一个用来陪衬“淡淡愁”,另一个用来烘托“很落魄”,把它们随便置换到另外的山水诗中也未尝不可。因此,中国诗歌理论界到了该统一度量衡的时候了,否则,再这么不求甚解的含混下去,既使再过100年,中国的理论界仍然在“负数”阶段,为诗人群体所不齿。

  究竟意象是什么?既然意象是个修辞概念,那么就应该将其限定在具体的修辞环境中,简单说,所谓意象就是物象(含人)的“修辞物”,三个字足够,除此之外都不是。至于一些象征式诗歌,因为是以整体象征整体,应该把其当做一个整体的事象来处理,这些诗中具体的“象征物”应该从意象中队伍清理出去(单独的象征句除外)。比如,闻一多的《死水》,你能把诸如“剩菜”、“残羹”、“废铜烂铁”、“铁罐”之类的词语分别找到一个对应物吗?即使你找到了,这首诗也糟蹋了,因为这叫画蛇添足。

  3) 新时代诗歌的传承与创新

  关于新时代诗歌的传承与创新,我看一句话就够了,“传承美学,创新思想”,因为从《诗经》之后三千年的诗歌史基本都是抒情史,古人塑造意境的“不可言说性之美”是我们的一笔宝贵财富,而且和国际上新近崛起的后现代,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应当继承。但从庄子的散文诗,屈原的少部分智性诗之后,有思想的诗基本都排除在诗歌史之外了,到鲁迅时代才重新有了思,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在培养思想家诗人上下功夫,以期在古人树立一座艺术高峰的基础上,再塑立起一座思想境界的高峰。这也是主席倡导有思想的年轻人写新诗,少写古诗词的原因所在,因为古诗词不太适合表达思想,更适合抒情。

  4) 日常生活、现实如何进入新时代诗歌

  关于日常生活、现实如何进入新时代诗歌,这个问题在第一个命题中已经提过,我认为重点是,能否把当下现实纳入历史现实和人类现实来处理,这二者缺一不可,这样就相当于为当下现实放到了一个历史的坐标系中,否则很容易当局者迷。比如,中国人的女子缠脚伊斯兰教的女子割阴,单纯一个历史现实根本无法衡量它的正确与否,但纳入人类现实,其摧残人性的暴虐之举便一目了然。再比如日本侵华之刻,日本诗人应该歌颂他们天皇呢?还是反对?反对,算不算不爱国?赞扬算不算对人类犯罪,但当你把这件事放到历史现实和人类现实的坐标系中的时候,自然一清二楚。

[转载]什么是新时代诗歌?

0

前一篇:一定
后一篇:树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定
    后一篇 >树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