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27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喀麦隆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大象遭集体猎杀真相

(2013-03-29 08:39:25)
标签:

ifaw

野生动物

大象

盗猎

保护

分类: IFAW中国反对野生动物贸易项目

撰稿: Christina M. Russo

时间:201337

(注意:文中部分图片血腥,可能引起不适。)

 

        “不仅如此,当盗猎者开始砍下大象脸部时,大象还活着呢。”——Celine Sissler-Bienvenu.

一具大象尸体跪在地上,旁边还躺着另外一具大象的尸体。

一具大象尸体跪在地上,旁边还躺着另外一具大象的尸体。去年,盗猎者在喀麦隆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屠杀了大约650头大象。(照片来源:IFAW)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过去10年间,盗猎者杀害了62%的非洲森林象,这一数字令人惊愕。对象牙的贪婪需求主要来自中国和泰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后者主办了今年的第16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简称CITES)缔约国大会。此次大会于2013年3月13日闭幕。

这份报告是对包括喀麦隆在内的5个大象分布国进行调查后得出的。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就位于喀麦隆。去年,令人震惊的对650头大象的大屠杀事件就发生在这个国家公园。在大象屠杀事件发生期间进入该国家公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非政府组织是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简称IFAW,www.ifaw.org.cn)。这次调查由IFAW法国及非洲法语地区代表Celine Sissler-Bienvenu领导。Celine在还是野生生物专业学生时,就曾研究过这个国家公园的大象。在调查了这次大象屠杀事件后,Celine写了一篇为该国家公园的大象们默哀的感人文章。在喀麦隆大象遭屠杀一周年之际,自由撰稿人Christina M. Russo采访了Celine,讨论了对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屠杀事件的一些最终认识,以及再次发生大象屠杀事件的可能性。

 

对IFAW法国及非洲法语地区代表Celine Sissler-Bienvenu的采访

猎杀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大象所留下的子弹壳。(照片来源:IFAW)

猎杀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大象所留下的子弹壳。(照片来源:IFAW

 

Mongabay.com记者(后文简称记者):迄今为止,发生在喀麦隆的大象屠杀事件已经有一周年了?

Celine Sissler-Bienvenu(后文简称Celine):是。

记者:这次大象屠杀是什么时间开始的?

Celine2012年1月初。

记者:你估计,大概什么时间结束的?

Celine Sissler-Bienvenu

Celine Sissler-Bienvenu

 

Celine2012年4月初。喀麦隆政府最终派出的士兵在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一直驻扎到了4月底。。所以,我们推断盗猎者最迟于4月中旬离开。

记者:你认为有多少盗猎者参与了这次大象屠杀事件?

Celine根据当地社区人员的讲述,我们估计大约有50至100名盗猎者参与了盗猎。他们5至10人为一组,分组行动。我们还从一名狩猎向导处了解到盗猎者的人数。他曾经被一个约70人的盗猎者队伍拦下来;他们把他扣下,好几个小时后才把他放了。

记者:这名狩猎向导对这个国家公园熟悉吗?

Celine熟悉。他在国家公园周围有自己的狩猎区。在喀麦隆,多数保护区周围都有狩猎区,由外国向导经营管理。这个向导是个法国人,每个季节都要来这里。

记者:请你讲一下最初是如何获得线索,得知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即将到来的危机的?

Celine最早的消息是1月初得到的,消息称盗猎者去往喀麦隆了。在此之前,我们听到的谣传说,他们12月末是在乍得。

那时候,我在刚果。2月份之前,我们在包巴恩吉达当地的联系人说,他听到了许多声枪响,许多大象被猎杀了。他还说已经与当地有关当局取得了联系,把大象猎杀事件告诉了他们,但是有关当局并没有做出回应。所以他才与我联系,问IFAW能否为此做些什么。

记者:这个联系人——他在国家公园的旅馆里吗?

Celine是,就在那里,是一个小旅馆,很小很小的,是个家庭旅馆。

记者:他给你发来大象照片了吗?

砍下的象鼻(摄影:© IFAW/A. Ndoumbe)

砍下的象鼻(摄影:© IFAW/A. Ndoumbe

 

Celine发了。当他问我自己能否做些什么时,我请他到树林中去拍些照片我们可以以此作为证据展示。他和他的团队去了现场。那时,他们已经找到了将近200具大象尸体。那些尸体都是容易找到的,紧邻道路。所以他说,被猎杀的大象还不止这些,因为在这个国家公园,有些地方并不容易到达,比如公园的北部,那里也会有大象被猎杀。实际情况的确如他所言。

记者:有贯穿整个国家公园的主路吗?

Celine有几条道路;但是在雨季,开车是无法通行的。有一条路直通旅馆;从那里出发有几条路——大概两三条吧——可以参观公园。

记者:可这些盗猎者是骑马前进的?

Celine对。

记者:有大量报道说,大象盗猎是金甲威德(Janjaweed)部落干的——而事实上,你认为是别的组织所为?

Celine是苏丹和乍得的盗猎者屠杀了这些大象。他们的衣着和所讲的阿拉伯语在一定程度上就能证明这一点。尽管许多人认为是金甲威德部落进行了这次盗猎行动,像多年前一样。但是,实际上很可能是金甲威德部落附属的宰加特部落(Rizeigat)干的。

记者:猎杀大象用的是什么武器?

被猎杀的小象(照片来源:IFAW)

被猎杀的小象(照片来源:IFAW

 

Celine军用级别武器,比如AK-47步枪。他们也有火箭筒(RPG)以及许多弹药,许多的弹药。

记者:死亡大象的最终数目是多少?

Celine我们自己没有统计总数,但是通过和当地社区与盗猎者有关系的人士交谈,我们了解到,盗猎者也在统计所猎杀的大象数量。截止3月中旬,统计数字是650头。此后,喀麦隆政府向国家公园派驻了600名士兵。其中,首批派驻的士兵数量为300名;当我们到达现场,请求军方应对此事时,他们派出了这300名士兵。之后,在3月和4月间,喀麦隆政府又增派了300名士兵。他们同时派出一架直升机和两架飞机进行空中调查。

记者:可以肯定,盗猎者对大象完全是肆意滥杀?

Celine是。他们将一个大象家族的所有成员赶尽杀绝。他们追踪一个个象群,杀光所有大象,连幼象也不放过。

记者:你调查大象屠杀事件时所发现的一个现象是,大象的耳朵被割掉了一块?

Celine是。我们发现除了小象之外,每头大象的耳朵都被割掉圆形的一块。有人告诉我们,这主要是苏丹人的习惯,不是喀麦隆人的习惯。每杀死一头大象,盗猎者都割下一块,作为战利品。

记者:从IFAW获悉,许多大象(就算不是大多数)在象牙被砍掉时还活着?

Celine没错,因为有些大象的身上只挨了一枪。另外,大象被发现时的姿势也证明了这一点……有些大象被猎杀时是跪在地上的。所以说,当盗猎者在砍象鼻时,大象还活着,牠们窒息而死。不仅如此,当盗猎者开始砍下大象脸部时,大象还活着呢。

记者:用大砍刀砍的?

航拍图:被猎杀的大象一家(照片来源:IFAW)

航拍图:被猎杀的大象一家(照片来源:IFAW

 

Celine嗯。盗猎者也有用匕首的——因为我们发现在致命器官处有撕裂伤。我想,他们通常使用短刀或者匕首最终让大象毙命。

我们也发现,在一些小象身上也有那样的撕裂伤,这让我们很震惊。我们判断,事实上,这是一种训练——盗猎者以此来训练杀害大象。还有可能是一种策略:折磨小象是为了招来成年象,以便将其全部杀害。

记者:你从事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工作有多长时间了?

Celine12年了。

记者:看到过如此残忍的猎杀行为吗?

Celine没有,如此大规模的猎杀行为还没有看到过。因为盗猎本身有了变化,盗猎的目的变了,以前只是为生计而猎杀——除了20世纪80年代进行的血腥猎杀。那时的猎杀不是来满足亚洲市场需要的,手段也没有那样残忍。

现在我们清楚地看到,这是有组织的盗猎,并且目的性非常强。猎杀活动的组织确实严密,像军事集团一样。这严密组织的盗猎——没有给动物们一丝生存的机会。可以说,计划做得太周密了。

记者:喀麦隆政府对IFAW到包巴恩吉达进行取证调查是如何响应的?

Celine我们通过全球媒体向世界讲述在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如实记录了了这场大规模的猎杀以及政府的迟钝反应,说实话,对于这些喀麦隆政府并不高兴。

记者:你们在国家公园工作时,有什么安保措施吗?

Celine没有。我们假设的前提是,如果数百名士兵到来,盗猎者应该会离开国家公园。但是,盗猎者的确非常顽固,就在士兵进驻国家公园后,他们还在紧临IFAW所住的旅馆处猎杀了一些大象。我们听到了他们的猎枪声,也听到了士兵与盗猎者战斗的声音——这场战斗造成了一名士兵和一名盗猎者死亡。就在士兵与盗猎者发生战斗那天后,我们被迫离开了那里,因为对我们团队的危险实在太大了。

记者:是否有人因为盗猎而遭到喀麦隆政府逮捕?

Celine站在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内的一头死象旁。(照片来源:IFAW)

Celine站在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Ndjida National Park)内的一头死象旁。(照片来源:IFAW

 

Celine没有,没有一个人因此遭到逮捕。除此之外,我每天自问:那些象牙现在去了哪里呢?现在,世界上每周都有大量象牙被没收;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这些象牙是否来自包巴恩吉达。希望有一天我会搞清楚。还有,这些象牙卖给谁了呢?

记者:你认为那些象牙卖到了哪里?

Celine象牙现在已经出了喀麦隆,可能会流回苏丹,现在可能流出苏丹了。我们所知道的是,是那些盗猎团伙杀死了大象,因为他们知道卖掉象牙就可以获利,而且如果获得的资金用于支付战争或者其他开销,他们就知道要把象牙卖给谁——这个似乎很容易搞清楚的。另外,盗猎者们的处境却相当安全;他们进行如此大规模的盗猎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麻烦。我们还有很多疑问:在包巴恩吉达他们在这么长时间内进行如此大规模的盗猎是怎么得逞的。

记者:你能否再明确一点:盗猎者是不是每年都进入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

Celine没有专门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每年旱季,盗猎者就跟着“苏丹之斧(Sudanese Axe)”部落——一伙沿着苏丹、中非共和国北部、乍得南部、现在延伸到喀麦隆去猎杀大象。那些盗猎团伙就是本世纪初在乍得扎库玛国家公园(Zakouma National Park)猎杀大象的家伙。但是现在扎库玛比较安全了,乍得在中部非洲带头保护大象;该国政府为巡护员提供装备和培训。事实上,可能这就是盗猎者决定转向喀麦隆的真正原因。我们知道,现在有传言说盗猎者在附近又出现了——他们2012年11月就回来了。他们今年1月份在中非共和国——那伙人共有150人到200人——他们那时正前往乍得。现在,又有传言说他们已经离开乍得去了喀麦隆,回到了包巴恩吉达。但是今年,这个国家公园现场驻扎着数百名士兵;所以,我们希望这会对盗猎者形成威慑,打消他们进入国家公园猎杀大象的念头。

还有一个问题是:大多数曾经生活在包巴恩吉达的大象,由于受到追杀,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公园。他们去了乍得一个没有保护的地方。我希望盗猎者不会发现他们。

我要说的,更重要的仍然是,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里半数以上的大象已经被杀掉了。这意味着,至少需要50年时间大象数量才能恢复到先前的水平。我们不知道这对已经逃过劫难的大象会产生什么影响,尤其是那些在大屠杀时还未成年的大象。我们知道,目睹了同类被杀后,一些大象会产生行为障碍。

记者:你来喀麦隆已经很长时间了?

被猎杀的大象横尸于国家公园。 (照片来源:IFAW)

被猎杀的大象横尸于国家公园。 (照片来源:IFAW

 

Celine嗯,我在喀麦隆做过研究工作。所以我习惯了在保护区工作,观察大象和西部低地大猩猩。我就在牠们的栖息地进行研究。有可能被猎杀的大象中,就有我见到过的。

记者:今年你还有计划去包巴恩吉达吗?

Celine有。5月份我要到现场去评估IFAW组织的反盗猎培训的情况,这个培训大约3月中旬开始,5月末结束。

记者:《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此时此刻正在举行。成员国是否已经高度重视喀麦隆的大象屠杀事件?

Celine希望如此。希望过去的教训化为将来的行动。CITES 必须认识到,大象需要更多的保护;与盗猎活动做斗争需要非洲所有大象分布国政府进行合作。我想,除了大象分布国政府外,每个国家和政府都有责任。除了亚洲国家(主要是中国和泰国)的象牙消费可能使我们失去一个物种之外,大象屠杀事件也表明所在国的国家安全也并不如人意。这一点确实令人堪忧,因为那些盗猎者武器精良,不惜远道而来。他们直接进入另一个国家。喀麦隆就是这样一个明显的例证。所以,该事件着实提出了有关安全的问题。当然,野生动植物走私是一种有组织的跨国犯罪;如果真的想成功阻止这种犯罪,就必须动用所有执法机构。否则,我们在拯救大象这场战斗中就要吃败仗。

记者:你在法国,那里对喀麦隆大象屠杀事件的反应如何?惨遭屠杀的大象,景象令人毛骨悚然。(摄影:© IFAW/A. Ndoumbe)

惨遭屠杀的大象,景象令人毛骨悚然。(摄影:© IFAW/A. Ndoumbe

 

Celine我想在欧洲,人们无疑会被震惊,这太可怕了。欧洲禁止象牙买卖;我想人们不相信这种盗猎事件会再次发生。公众惊讶愤怒。在政府方面,欧盟在CITES扮演了十分有影响的角色,一直支持一次性销售,并且一直在探讨恢复象牙贸易的可能性。我想对于欧盟来说,他们一定觉得像触电一样难受;这表明,他们支持一次性销售,是犯了一些错误。在今年的CITES大会上,欧盟和其他相关方肯定不会在大象保护方面多谈,这样很好。他们会借机探讨其他受到威胁物种的保护问题。

记者:你认为中国和泰国是在努力地有效制止其国内的象牙买卖了吗?

Celine在中国,你会看到象牙制品的价格非常昂贵,只有富人才买得起。IFAW所做的一个公众调查表明,70%的受访者没有意识到象牙是来自于被杀害的大象。他们以为象牙是自然脱落的。中国政府试图解决象牙问题,但是我深信关键问题在于国内市场。只要存在合法的、得到认可的象牙市场,就会有猎杀。如果我们关闭了国内市场,我们就有可能制止大象猎杀。否则,我们不可能成功,因为象牙需求极其旺盛。我知道,这个星球上还活着的大象根本不能满足亚洲市场的需求。中国和泰国需要真正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相关内容请参见:

http://news.mongabay.com/2013/0307-russo-elephants-bouba-njida.html?Kb7BlZ1fRPB#dHtHFscFHVWFsjxK.99

 

了解更多关于大象的讯息,请浏览IFAW最新发布的多媒体互动报告《揭露象牙贸易》

喀麦隆包巴恩吉达国家公园(Bouba <wbr>Ndjida <wbr>National <wbr>Park)大象遭集体猎杀真相

欢迎下载IFAW多媒体报告iPad客户端:http://elephantdigimag.ifaw.org/ipad/

您也可以在线阅读:http://elephantdigimag.ifaw.org/ivorytrade/

 

如果该报告对您了解大象的现状和危机有所帮助,您可通过微博与我们联系,将您的感受告诉我们。  IFAW官方微博:@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http://weibo.com/ifaw

 

希望您与我们一同关注大象保护,让我们听到您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