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义于胸
德义于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096
  • 关注人气:1,0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裆裤

(2019-11-28 12:18:21)
标签:

小说

分类: 短篇小说

开裆裤(小说)

王文跃

 

      为了撰写地方志,我走访了许多老人,开裆裤就是其中之一。

      盛夏,柳绿花红,一方净得如玻璃的池塘旁,斜歪着一排繁茂的大杨树,树荫里几个乘凉的老叟正兴致勃勃地聊着村里发生的新鲜事。我的到来中断了他们的说笑,平时爱与我打诨的三堂叔问我:“秀才,有事?”我笑着点点头,他又说:“我就知道有事,不介不往我们这儿钻,是不是想让我们给阎王爷带个话,免你这样的文人一死?”众人听了皆大笑,唯有手里把弄着两个铁球的八十三岁的金郎叔微闭着眼,望着渐渐西去的太阳发呆。

     我又笑笑,指了指金郎叔,说:“和金郎叔打听点事。”

     三堂叔把少牙没齿的大嘴一咧,嘿嘿地笑着说:“找开裆裤打听事?打听什么,是不是到丈人家回门,拿山药饽饽当点心、让小舅子扒光了的那点事?”

     众人一听又开怀大笑,金郎叔收了目光,扬起手中的铁球,对三堂叔说:“再胡说,我一铁球打死你!”

     三堂叔嘻嘻哈哈地回答:“那正好,给我儿子省了棺材钱……”

    大家又乐,金郎叔也笑着收了铁球,对大家说:“看见了吧,找棺材本呢,我就是不上当,随你瞎说八道。”

   “我瞎说?当着老少爷们的面,你自己说说,开裆裤是不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回门是不是包了几块山药面饼子?”三堂叔爱抬杠,指着金郎叔的鼻子让他坦白。

     金郎叔把胸脯一拍,说:“好汉做事好汉当,这事一点不假。”

    三堂叔笑的像个孩子,指着金郎叔说:“开裆裤,我说的不全,你自己说说,让秀才给你加工加工,写成个小说……”三堂叔说到这,神秘地对我说:“别看他现在十一个人站两行——人五人六的,当年穷的连个屁都没有……”

     金郎叔又把铁球举起来,说:“当心你的猪头!”然后也神神秘秘对我说:“这老东西,人死屌硬,犟筋不倒,别听他的……”

     有人耳朵尖,起哄说:“我们不听他的、听你的,你到底说说根由啊!”

     金郎叔摸了一把平整舒坦的脸,笑笑说:“说就说,这也不是什么丢人事……”然后,把马扎挪动了一下,离我近了些,继续说:“我结婚的时候,只蒸了一锅白面包子,媳妇娶进门来后,家里只剩下半口袋山药面,爹娘好面子、疼媳妇,把白面饽饽让给媳妇吃,媳妇懂事,宁肯饿着、也不伸手,把净面饽饽留给生病的老爹吃……半宿,她饿的睡不着觉,我突然想起了过门准备的一包点心,就偷来哄她吃,可又怕爹娘着急,就用山药面饼子充当……”金郎叔说到这,叹了口气,明澈的眼睛突然暗淡起来。“回门的那一天,我战战兢兢,生怕露馅,偏偏小舅子嘴馋,打开了点心包,当山药饽饽一露馅,我钻到地缝的心都有。亏了媳妇打圆场,说她漏生,在婆家吃不下饭,偷吃了点心,换上了山药面饽饽……”金郎叔说到这,眼睛里闪出了晶莹泪花,他用瘢痕点点的大手沾了沾眼睛,继续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岳父岳母,他们不但没有怪罪,临走还给我兜了一兜馒头……晚上,我对媳妇说俺是穿着开裆裤结的婚,差一点就光了腚,不成想这话被这小子听了房,不但添油加醋瞎白活,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开裆裤!”说着金郎叔又朝三堂叔举起铁球。

      三堂叔嘿嘿地笑着摆着手说:“等等,等我把你那不嫌臊的话抖落完了再打……”

    “嗔,用你抖落吗?谁没在年轻的时候过过?我不就说一辈子对媳妇好了嘛!犯法吗?”金郎叔转守为攻。

      三堂叔掏出一支烟递给金郎叔,说:“别生气,我是嫉妒你啊!”说着自己也点燃一支,“我们老哥俩,差一岁,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开裆裤,你永远是我哥,我真佩服你嘴好,命好,运气好!”

    三堂叔这一句话开了头,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议论开了,什么金郎叔娶了个好媳妇,有旺夫运;什么金郎叔胆子正,敢顶着风到外边闯荡;什么金郎叔有眼力,抓什么什么挣钱……

     我是来问金郎叔怎样成为村里第一位万元户的,所以便打断大家的话,问朝着夕阳凝思的金郎叔。

    他沉思着,似乎在抽丝过往,大家屏气凝神,等待着他的回答。这时,一对喜鹊叽叽喳喳在枝头叫了起来,叫的池塘里的清水都荡起了碧波。金郎叔望着水面,把手中的烟掐灭,叹了口气说:“大侄子,叔是穷怕了,年轻的时候,我们是没有机会发财,改革开放后有了机会,我就要死死地咬住……”他又向三堂叔要了一支烟,但是没有点燃,而是在手中把弄着。过了好一会,他才接着说:“你们现在看我们老两口很风光,很享福,你们不知道当初为了建厂子筹钱,我们老两口都去卖过血……”

   “卖血!”三堂叔吃了一惊,他把光溜溜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说:“开裆裤,都说你嘴好,这么一会就扯起蛋来了……”

    大家阻止三堂叔少说话,让金郎叔接着说。

    金郎叔站起身,淡淡一笑,说:“开裆裤不好看,我不想用一个屁股帘遮羞,我想穿的舒服,也想让媳妇很体面、更想让孩子有尊严,还有要让老人们享清福……所以,才有了现在。”金郎叔说到这,话语戛然而止,他把烟递给三堂叔,并给他点燃,然后抄起两个铁球,叮当撞击了两下,对我说:“感谢大侄子,要不是你提到四十年前的事,我还真把老伴卖血的事给忘了,现在我要回家,再次感谢她!”转身,他又对三堂叔说:“跟着吧,这次不用爬窗根,听听我怎么说,省的你说我瞎扯淡!”

     三堂叔哈哈的笑着,说:“不跟着,听全乎了再斗嘴,没哏。”

      金郎叔走在夕阳里,晚霞给他高大的身躯镀上了一层金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装病
后一篇:初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