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顺得荐稿
顺得荐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40
  • 关注人气:4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存档:《经受不起》刊发《小说月刊》2013年4期

(2013-03-11 15:20:47)
标签:

转载

《小说月刊》2013年4期目录
头题
白日梦 刘林

专栏
石匠的夏天 陈毓
海棠折 蔡楠
不算太差的结局 邓洪卫

官场
人性疗法 朴连生
证据 孙毛伟
说三道四 王雨
一人得道 邵火焰
三级跳 孙道荣
给局长太太的一封信 韦如辉
醉狼 蔡中锋
举报 奚同发

生存
马雅的小城 刘丽严
陈柳金小小说二题 陈柳金
绳索 于德北
最后的晚餐 崔立
1968年的酒 刘向阳
粉红色的子夜 徐畅
拆迁与兵法 刘江波
哪儿都挺好 红鸟
谁是真正的男人 杨秀喜
冰糖葫芦的味道 邵恩锁
概率 张殿权

旧味
锅盔王 王斌
比武招亲之谜 李永生
红菱 杨海林

醒俗
弱势群体 李建珍
经受不起 刘正权
陌生人敲门 刘建超
握手 贾淑玲
弟兄仨 赵新
请与被请 冯春生
谁比谁跩 刘万里
都是衬衣惹的祸 吴志强
春天里 陈勤
还是有病吧 周月霞
胡一刀 胡长路
眼神 秦德龙
寻佛 于静涛
享受局长待遇的小偷 蒋寒
报案 刘国芳

传奇
神针 墨中白

隐秘
无处躲藏 老树昏鸦

附上正文:
                                           经受不起 

刘正权

 

坦白地说,妻子的这次拒绝,有点不是时候,或者应该叫没认清形势。

第一次我敲门时,她充耳不闻,我权且当她在撒娇,虽然我们不在新婚之列,但偶尔撒一撒娇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次,我改为拍门,她依然不闻不问,就有点作态了,小惩大戒她不是不知道,我也不是不知道。也罢,属于孰可忍的范围,我忍了!第三次,就是成心找别扭了,我改拍为踢了,她居然都没配合一下打开门,两口子过日子,是一定要遵循点生活艺术的,如同拔河,绳子绷到极限了,总有一方松一把劲,一松一紧,岂不是乐在其中?

我掏出电话,给她松的机会,拨通她的号码后我说,你开不开?口气硬梆梆的。

妻子也硬梆梆的,回来干什么呢?春宵苦短来着!

我气呼呼地给了一句,你想苦短还短不着呢!一转身,挂了手机下楼。

门哐当一声开了,妻探出湿漉漉的头发,从头发下探开一张嘴,在背光处冲我使劲吼了一句,吃了人家闭门羹就跑回来讨便宜啊,当我这儿是旅馆,还是酒店?

我在蹬蹬下楼的同时还不忘奋起还击了一句,旅馆,酒店?谢谢您,我经受不起这么高档的待遇!

完了一转身,没入黑暗中,让她自己好好去想想我话里的隐申意义。

走上大街,我摸了摸口袋,找烟,男人在生闷气都喜欢一根接一根抽烟,把烟气逼进五脏六肺,逼得闷气无处逃遁了再从鼻孔蹿出来,气就或多或少消了一半。

偏偏,身上没有烟,我不奢烟酒,抽烟只是偶尔为之,要是大梁在就好了,大梁口袋里随时装有不下于两包烟!

一包供男人享用,一包供女士享用,大梁是个会哄女人的男人。

据说,她老婆对他所作所为概不过问,哪怕大梁半夜醉醺醺一身香水味回家,老婆都会雷打不动奉献自己的温存。

这样的老婆,可不是人人都经受得起的!有一次大梁酒醉饭饱淫欲足了冲我们炫耀。

对了,我使劲一拍脑袋,大梁约我今天晚上到他家去看霸王别姬的!

看霸王别姬是假,大梁是想展示一下他家新装的互动电视,跟网络同步的那种,很潮流的!

我抬脚就往大梁家走,连回头望一望自家窗户灯光的意思都没有。

大梁的老婆没有拒绝我,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就开了门,开后见是我,她怔了一下,我的面孔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不光是我,大梁所有的朋友她都陌生。

她基本不参与大梁的应酬。

我说,大梁请我过来看霸王别姬!

看霸王别姬?她又明显地怔了一下。

就是,那个互动电视!我解释说,难道大梁不在家?

那请进来吧!大梁老婆回过身,探下腰从鞋柜拽出一双拖鞋。

大梁老婆刚洗浴完,身上还有着沐浴露的清香,而且她弯腰的弧度很耐看,后腰露出的一片肌肉很让人遐想,像一个月牙儿。

换上鞋,大梁老婆问我,喝点什么?

我说大梁呢,没在家?

大梁老婆说,没呢,可能在外面喝酒,你怎么没参加?

我有点局促不安了,死大梁,明明约了我,却留老婆在家,让人经受得起么?半生不熟的!

大梁老婆开了互动电视,其中的电影频道果然在放着霸王别姬。

喝点酒吧!大梁老婆提议说,我陪你!

不太好吧!我说。

你们在一起难道不喝酒?大梁老婆笑。

我说喝的!

难道没女人陪喝过?大老婆又笑。

我低了头,也有女人陪喝的!

那就行了,当你在外面女人陪喝就是了!

只好喝,边喝边谈楚霸王项羽。

看到乌江自刎那一段,大梁老婆说,你以为项羽是自杀么?

我说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啊!

错了,大梁老婆放下酒杯,正常情况下,谁也杀不了项羽的,任何一个想杀他的人面对项羽,就没了魂灵,只剩下一具躯体让他试剑。

那他怎么死了呢?我咽了一口唾沫。

这就是霸王的英雄所在,当他流尽身上最后一滴血的时候,只要手握刀剑杀心起的人,没一个杀不了他的,问题是,杀了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敢站出来的。

为什么?我很好奇她的见解。

敢杀霸王的人,自然敢杀刘邦,即便刘邦容忍了,霸王的追随者也不会轻易放过他,所以,大梁老婆吞了口酒,在场的幸存者给编了谎言,说霸王是自杀,那样他们才可以不因霸王的负隅顽抗而提前作鬼。

呵呵,绝妙的阴谋啊!我笑,既保全了霸王的一世英名,又满足了那帮追随者不辱其身的虚荣。

大梁老婆不笑,说生活中多的是这些不足致信的谎言,经人们嘴里一加工,不都尽善尽美了?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忍不住问,谁加工了?加工了什么?

大梁老婆冷笑,难道大梁没向你们炫耀过,家里有个极尽温存的老婆?

我哑然了,望着大梁老婆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大梁老婆凄然一笑,这样尽善尽美的赞誉,我真的经受不起啊!我不是霸王,他的英名跟过不过江东没任何关系,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夜夜温存的女人,你懂吗?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