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年关》

(2014-11-15 20:57:14)
标签:

小说月刊

年关

                                                           年关

                                                         李德霞

 

跑城的中巴车“嘎”地停在村头,吐出了我之后,一撅屁股,跑了。

这是年关的天气,天空灰蒙蒙的,一如我颓丧的心情。

我这是第六次进城了,跟前五次的结果一样,我没见到刘鸡,也没讨回我的工钱。

刘鸡是从我们村走出去的大人物。他在城里开了好几个大超市,光员工就百十来号,人们见了他,都刘总刘总地喊,就连我们的村主任见了他,也是毕恭毕敬的样子。

前年,刘鸡雇我给他的超市送货,一个月一千二,管吃管住。活儿虽说苦点累点,住的是地下室,吃的是方便面,但我不在乎。谁让咱没本事呢,况且还拐了一条腿。

我起早贪黑干了半年多,结完账,抹去零头,还有七千块。我满以为刘鸡会爽快地付我钱的,人家好几个大超市,会在乎我这俩钱?可刘鸡要我等等,说他的超市要压货,资金一下子周转不开。

刘鸡还拍着我的肩说:“拐子你放心,等资金周转开,就给你钱。啊?你不用跑,到时我给你打电话,或者开车给你送过去……咱不差钱。”

可是,一年过去了,我没等到刘鸡的电话,也没见他开车给我送钱来。

我娘有病,吃药跟吃饭似的。媳妇腆个大肚子,要生孩子。我一次一次往城里跑,也没要回一分钱。

今天是 腊月二十八,再过两天,就是年三十了。我不知道,我这个年还能不能过得开心起来。

天空飘起了雪花,细细碎碎,打在我的脸上,冰凉冰凉的。

路过村头的一户人家,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停下脚步的原因,并不是看中了那个破败小院儿,而是住在里面的那个半瞎的老太太。

对,她是刘鸡的娘。

我知道,刘鸡可以不给我钱,但他不可以过年也不回来看他的娘。我想,只要我把老太太接到我家里来,我就有希望见到刘鸡;只要能见到刘鸡,我的钱就有希望要回来……

我拐着一条腿进了屋,很顺利地搀出了老太太。

半道,碰上了村长。全村人都知道刘鸡欠我的钱,村长看看我,再看看刘鸡的娘,似有所悟地说:“拐子,你想弄事?”

我说:“哪能呢?村长你看我像弄事的人吗?嘿嘿,我不弄事。”

到家后,我把老太太搀进暖烘烘的正房,吩咐媳妇好饭好菜地伺候着。媳妇丢个白眼说:“拐子你啥意思,一个病娘没伺候够,再捡个没人愿意要的娘?”

我说:“我想要回我的钱……”

媳妇嘴一撇,说:“我看你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事情果然被我媳妇言中了。

腊月二十九,刘鸡没来。

年三十了,刘鸡还没来。

媳妇说:“咋样,你看咋样?”

可想而知,我这顿年夜饭是怎么吃下去的。我正想着该不该把刘鸡的娘送回去时,刘鸡破天荒地给我来电话了。

刘鸡说:“拐子兄弟,谢谢你接我娘去你家过这个年……本来我是该回去看娘的,可我实在是忙,过年也不消停……”

我无语。

刘鸡又说:“这几天天气冷,就让我娘在你家多住些日子吧……反正她一个老太太也吃不了你多少,是不是?”

我想哭。

 

原发《小说月刊》2014年第11期,责编:于双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