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细说被黄沙尘封的昭武九姓

转载 2016-10-21 08:24:49
唐初昭武九姓位置图

​​      按:现登载朋友推荐介绍我国唐初昭武九姓的文章《细说被黄沙尘封的昭武九姓》(EOj的博客),供读者学习交流。

        昭武九姓是指中国南北朝、时期对从中亚粟特地区来到中原的粟特人或其后裔10多个小国的的泛称,其王均以昭武为姓。

       现在一般认为,昭武九姓本是月氏人。汉初,匈奴破月氏,迫其西迁,以河西昭武(今甘肃临泽昭武,张掖附近)为故地的月氏部落遂向西逃亡,进入中亚粟特地域(今锡尔河与阿姆河中游之间泽拉夫善河流域一带),征服当地土著,形成若干城邦,稍后,为嚈哒统治,一度被迫改姓温(温那沙),嚈哒衰落之后,各城邦重获独立,复姓昭武,形成以康国为首的诸粟特城邦,其中有安、曹、石、米、何、史、穆、毕等国,统称昭武九姓,唐代又称九姓胡或单称,西文则称之为粟特Sogdians)。后又部分接受突厥及唐朝的统治,八世纪国亡于大食(阿拉伯帝国),此后其国人大部分逐渐突厥化、伊斯兰化,成为今日中亚乌兹别克人之一分子,小部分余众则散入塔吉克人之中。

       昭武九姓的主要政权如下:

       康国,是昭武九姓的宗主,位于今撒马尔罕(Samarkand)附近,唐朝时曾设康居都督府,但其汉译名称的来历尚不能说已经完全探明。也有的以为康国即汉代的康居,匈奴中有单于名羌渠,其别部也有名为羌渠者,可能与羯胡类似,都出自西迁之前的月氏,羌渠或为康居之异译,则康国本为月氏之一部;然而关于康居与粟特的关系,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两者更像是大月氏西迁途中所停留的两个中间站。另一说撒马尔干(Samarkand之末音节节译,其别译尚有悉万斤萨末鞬等等,而之义则为。此外还有一说,谓康(kand / kang来源甚古,可上溯至祆教圣经《阿维斯塔》中。后两说其实未必矛盾。康国在昭武九姓之中地位最高,其来源较古也算合理,康国位于粟特城邦东部,是东粟特的中心,来华的九姓胡人也以康姓最为多见。河西有与江南同名的会稽,即唐代的瓜州常乐,康国人多引以为郡望,会稽康氏后来便逐渐演变为地道的汉人著姓,而其最主要的来源,则为昭武九姓之首的康国胡人,所以南海康有为也可说有强烈的粟特后裔的嫌疑。南北朝和隋唐为民族大融合的时代,曾经流传这样的俗语:千年之狐(胡),姓赵姓张;五百年狐(胡),姓白姓康,可见当时康姓为融合未久的西域胡人的典型姓氏;不过时至今日,康氏当然早已化作千年之狐(胡),完全同化于汉人了。

       安国,是西粟特的中心,位于今布哈拉(Bukhara)附近,唐朝时为安息州,其汉译名称的来历也当与汉代的安息有关。安息是波斯帕提亚帝国的汉译名称,源于其建国者始祖之名。安息的东境已达西粟特地区,所以后世安国的应即安息之简称,此外似乎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解释。安姓与康姓来华都很早,在汉魏初期即已见诸记载,当时多为佛教的有力传播者,如安世高、康僧渊等,他们也是后世胡人安姓康姓喜好冒认的祖宗。五胡时代,卢水胡中也已出现安姓胡人,可见也是月氏内部固有的部落名。安姓后来成为武威大姓,因耻与叛贼安禄山(本姓康,后改从其养父)同姓,其中一支又改为李姓(李抱玉一族)。的汉文意义都很好,其国人来华最早,在城邦内部势力也最大,而其名最有可能的来源安息康居也都具有令人愉悦的汉语意义,这或许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近年,在华的中古粟特人墓葬纷纷出土,安伽墓即其中之著名者,而康业墓犹在发掘整理之中,值得期待。

       曹国,在不同的时代及不同的记载中又分为东曹、中曹、西曹等,大致对应于苏对沙那(Sutrushana / Ushrusana)、劫布坦那(Kaputana)、瑟底痕(Ishitikhan)等。从这些中亚地名的对音似乎很难找出这一汉译名称的来历,然依下述论据来看,很可能如一样源于西迁之前的月氏部落名,而与中亚粟特地区的地名无关。目前可以确定为昭武九姓的曹国人来华者最早出现在北朝后期,当时他们来到中国为何以为汉译之姓?一种可能,其部落名称本与发音或意义接近,另一种可能,在华早有其同部落之人以为姓,遂依其传统取汉姓。这两种可能并不矛盾。据东汉《曹全碑》,当时曹氏子孙繁衍,散处陇西、安定及敦煌、武威、张掖一带,上述地域正为从前月氏人的活动中心,而中原的汉族曹氏此前似并无大规模西迁至彼处之迹象,因此,出现在河西的如此众多的曹姓族人之中,恐怕有相当一部分是月氏后裔(亦即昭武九姓后裔),只是已开始汉化;而五胡十六国时期,匈奴中也曾经出现若干曹姓胡人,例如苻坚时有匈奴右贤王曹毂(左贤王即为赫连勃勃之父刘卫辰),曹毂死后其部落也曾由其子分为东西二曹,另外还有河西胡曹龙等,由此可推测曹姓胡人与石姓胡人一样也都是从前的月氏部落,其未西迁者成为匈奴别部,当匈奴的地位下降之后,属下别部逐渐浮出,石姓羯胡建国称帝,自是最高境界,而曹姓胡人做到左右贤王,与屠各(独孤)部的刘姓胡人分庭抗礼,也属显赫,且远远高于沮渠那样的小官。此外还有一点,本为三国时魏国国姓,以谯郡为郡望,已升入世族之列,则粟特之曹国人以其为姓除了继承月氏传统以外,尚可冒姓华裔,掩盖其胡人出身。

       据此,曹国汉译名称的来源,似可追溯到月氏内部的部落名,而其本源,依石国之例,不妨也暂且推测为月氏国内官职名称之意译(类似的,五胡时期建立北凉的沮渠氏本属以月氏部落为主体的卢水胡人,以沮渠为姓缘于其祖先曾在匈奴国中担任过该职,而沮渠则为匈奴国内一种低级官职之音译)。敦煌沙州归义军后期的统治家族曹氏,已基本推定为粟特后裔,这可算是曹姓胡人在国史上的最后辉煌。此外,宋初著名将领曹彬,真定灵寿人,其父曹芸曾任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武人世家,又出身河北藩镇,颇有粟特后裔之嫌疑,不过从其从母张氏(郭威之贵妃)并非粟特姓氏来看,曹彬即使真是粟特后裔,汉化也已极深,其生平不妄杀一人,路遇士大夫必下马礼让,被誉为良将第一,其后代也很有名气——八仙中的曹国舅,《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如今都是妇孺皆知的人物。

       石国,也称者舌、赭时、柘析(Chach)等,位于粟特地区的东北端,今塔什干(Tashkent)附近,唐朝时为大宛都督府。经过陈寅恪、蒲立本等人的考证,已基本弄清其汉译名称之来历:为义译,柘析赭时等则为音译,本为月氏内部的部落之名,大月氏西迁将其一部分带往中亚粟特,而另一部分则流入匈奴之中。石姓粟特胡人在隋唐五代时期并不多见,然而与曹姓相比仍然可观——后者只有屈指可数的曹将军、曹闰国等安史部将,残唐五代时即几乎不见踪迹,前者则涌现出了以石敬瑭为首的又一建国称帝的家族,与五胡十六国时的石勒家族遥相呼应。此外,宋初著名将领石守信,开封人,妻魏氏,也有粟特后裔之嫌疑,不过证据太少,已很难求证。

       米国,当为弭秣贺(Maymurgh之首音节节译,位于康国东南百里,唐朝时为南谧州。中古时代的康、安、米氏几乎为昭武九姓所专有,而安氏与米氏尤为独特,因这两个姓氏此前均不见于华夏,是最明显的粟特胡人姓氏。米姓名人不多,出土墓志有米继芬等,而宋初有著名将领米信,旧名米海进,史载其本为奚族,但从其姓氏来看,当为某粟特米姓胡人的养子——当时代北集团杂合沙陀、粟特、吐浑、奚、契丹、室韦等多种族裔为一体,养子成风;米信的后裔,便是大书法家米芾米襄阳。

       何国,当为屈霜你迦(Kushanika之首音节节译,位于康国与安国之间,是连接东西粟特的枢纽,又译为贵霜匿,唐朝时为贵霜州。因为华夏旧有之姓,故何国胡人入华后,较难辨认出其粟特身份。安史部将有何千年,河北藩镇中有魏博节度使何弘敬,中唐时宫廷侍卫中有神策军将领何文哲,都是昭武九姓中的何国人或其后裔,又唐初何国王质子来华曾被封为庐江郡公,故后世何国的粟特后裔多以庐江为郡望,以混迹于汉人之中。

       史国,当为羯霜那(Kashana之次音节节译,位于粟特地区的东南端,又译为佉沙(Kish,唐朝时为佉沙州。史为昭武九姓中较大的一个姓,虽然其入华史不如康、安、石等悠久,但其名声却颇为显赫。较早出现的入华史国人是建康史氏,如北朝隋唐的史宁,史诃耽,史道德等族,此处的建康并非南京那个建康,而与会稽康氏会稽一样,都出自河西地区,其用意自然在于混淆视听,掩盖其胡人出身。安史之乱的主角史思明,与安禄山同乡,会多国外语,又据房山出土的墓志称其为昭武皇帝,则其为粟特胡人已无疑义,而突厥阿史那改姓的史氏范围狭窄,且踪迹班班可考,与粟特史氏迥异,决不难辨出。至残唐五代,代北集团中涌现出一大批昭武九姓族人,其中康氏、安氏较多,石氏少见,其他姓更少,而唯独史氏繁多,几堪与康、安媲美,个中缘由,则与六州胡的迁徙有关——安史之乱中的康、安、史诸氏便已占据了统治地位,他们都出自六胡州,其后或淹留河北,或回迁灵武,后多加入以沙陀为主导的代北集团,于是五代时史姓大显便顺理成章了。根据《西安北周凉州萨保史君墓发掘简报》,内附出土的粟特文转写,则之汉译来源,当可于其中得到验证,但如今粟特语文竟成绝学,国人只能请日本学者帮忙辨识转写并翻译,其格式殊不便研习,只好以后精通粟特语文之后再来求解了!

       其余尚有穆国(位于粟特地区的西南端,今土库曼斯坦马里地区);

       毕国(位于安国之西,又名西安国)等,毕国后裔中有一摩尼教徒毕升,与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人毕升应该是同一人,值得一提,其合理性不难从活字印刷术更加适合于拼音字母的特性得到验证——雕版印刷对数以十万计的汉字来说已算便利,活字印刷的优势显然在只有几十个字母的拼音文字中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而粟特文,作为虔诚摩尼教徒毕升家族所使用的摩尼教变体粟特文,正是一种源于阿拉美字母的拼音文字。

       总之,昭武九姓的活动特点使他们在东西方文化交流方面起了重要作用。祆教、摩尼教、中亚音乐、舞蹈、历法之传入中原,中国丝绸、造纸技术之传到西方,昭武九姓无疑是重要的媒介。他们还在中原四周的游牧汗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起很大作用,特别是把粟特文字带入突厥、回鹘汗国。其影响所及,回鹘文、蒙文、满文均可溯源于粟特字母。

       转自《EOj的博客2011-10-26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娌冲寳搴锋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90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