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久明
梁久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16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骑行日志(2019.12.1日)之因照片而写

(2019-12-04 16:33:18)
标签:

久明原创

散文

                         因照片而写


        也是心懒,也是没多少东西可写,就不打算写这次的骑行日志了。可是,翻开当时拍下的那些照片,不写点啥就觉得对不住谁似的。

        拍河沟子、苞米地,拍路和路两边的景物,拍正江和冻在江边的小船,等等,拍了一些不尽相同的照片。拍时并没怀揣某种主题,觉得那样拍比较好,就那样拍了。过后才发现,拍的都是大水过后的江湾。我的创作总是这样,不为主题外出寻找素材,而是在收罗到的素材中发现主题。写出的作品就会带着事物原初的色泽,其中的思考也会抛弃公共认识,有着独立判断的味道。

        这已经扯远了,还想再扯几句。许多我们觉得不合理的事物,当你深入其中从头到尾调查一番后,就可能发现其中的合理性,或者虽然不合理却有那么多无奈。仅就某种现象而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指责或同情都显得苍白无力,以此写出来的东西虽尖锐却单薄,甚至远离大的真实,无论作品有多大,都有失厚重。还是信奉毛主席说的那句话:“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爱发言的人,请调查研究一番再说话,那可是很费时很累人的啊。

        去江湾我没带着什么问题,没想调查研究什么,就是爱去那里。那里跟城里不一样,跟农村也不一样,那里没房子没人,虽然绝大部分土地被改造成了农田,看上去依然空旷荒芜,有点野性的味道。

        今年的江水很大,在很多地段上水涌到了国堤处,在堤上看到近处的苞米站在水中,有的几乎没顶,好一点的也没了中间的棒子。目光跨过苞米地,看见一道一道的水在远处明亮,整个江湾都泡在了水里。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浩瀚呢,能乘直升机机巡游一番最好,划船转上一圈也行,而我只能望洋兴叹,直到冰冻之后才能进里去,看见这大水过后的江湾。

        江湾里种的庄稼多是苞米,一片连着一片,被路和坝人为地分割,或被天然的水沟沙岗隔开。还有高粱地、葵花地,都是不大的一小片,都在边边角角处,似乎是为了补白而存在。大水过后,高粱和葵花都弯折了,身上挂满泥沙,横七竖八地倒伏,只留几棵站着,举着已经成形的穗子,而上面的籽粒都是空的,但无意中告诉了我这是块啥地。苞米却没有弯折,有些苞米地显然遭受了没顶之灾,且是浸泡了一个多月之久,今天我看到的每一株,叶子和稍头都没了,浑身挂泥,带着腰间的棒子仍站立着,一垄一垄地站成黑乎乎的一片。扒开皮子看见的苞米粒十分干瘪,搓下粒子看见里面发粉的部分,那是被水沤烂了。有人在收苞米,也有卡车拉着苞米跑在路上,他们在力争挽回一点损失。就是这些卡车在江湾里轧出来的路,把我一直带到正江边上。

        一路拍下来,拍的最多的是苞米地,它们在雪中在冰上,都能拍出很好的艺术效果,它们惨淡的样子让人吃惊,素材本身就有很强的表现力,不必着力挖掘,遇上了拍下来就成。不只对摄影,很多文学艺术作品也是以素材取胜的,却有点“猎奇”的嫌疑。我尊重这类的作品,那样的“奇”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也需要踏遍青山方可遇上一桩两桩。而我更喜欢由随处可见的日常物事构筑的作品,它不靠模仿,需要作者的心力,挖掘出一点美来,揭示出某种本质来,是属于发现和命名的艺术,做起来更难,其生命力也更持久。

        即使是平常的拍照也不要仅仅看成留影或记录,也应该当成艺术去做,把自己放进去是顶顶重要的,当然不是把你这个人放进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雪地上的羊群
后一篇:初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雪地上的羊群
    后一篇 >初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