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耿非
耿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793
  • 关注人气: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身心疗愈.四天的奇妙之旅--凌坤桢导师学员分享

(2015-06-26 20:33:20)
标签:

疗愈

凌坤桢

内在孩童

如是心

身体流

分类: 学员分享
身心疗愈.四天的奇妙之旅--凌坤桢导师学员分享

身心疗愈.四天的奇妙之旅--凌坤桢生命重建课程学员分享
  
参加凌师为期四天的身心疗愈工作坊,或许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和最正确的选择。  
四十不惑,刚过四十岁生日的我,却正经历人生中的低谷,充满了各种困惑。刚刚跟妻子离婚,深受颈椎病和肩周炎的折磨,幼年丧父和被寄养农村跟年迈的姥姥一起生活的童年创伤,几乎每夜都会化为噩梦袭扰我 ……尽管外表乐观坚强,但我必须承认,我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中。  
感谢x春,她像个天使,把我带到了凌师的身心疗愈工作坊。  
第一天上午,凌师刚刚开始做课程介绍的时候,我就开始坐立不安。当凌师说到可以或坐或立或卧,可以用任何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听课时,我立即开始绕场暴走,而当时所有的学员都在安静地听讲。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暴走,根本停不下来,我问 x南助教为什么我一直想走,可以这么一直走吗? x南回答我,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走,但是身体想做什么,不要去对抗,在以后的环节中或许就会找到答案。第一天上午,我一直是在暴走中渡过的。  
下午做第一次身体流练习,我坐在椅子上,做出了一个令我自己匪夷所思的动作,我感觉到自己以椅背为支点做了一个铁板桥,腰部向上拱起,双肩向后向内用力拉伸,感觉很疼,但还是要继续拉伸,后来移到地板上,做出了更大幅度的拉伸。练习结束后我的支持者小伙伴说当时她完全支持不住那把椅子, x莉助教过来帮忙,是否还有其他人过来帮忙,我完全不知道。练习之后很疼,但是颈肩腰很轻松。  
当我以为我的病灶就在颈肩腰上的时候,第二次身体流练习又给了我一个意外。第二次练习开始的时候,还是上半身在做拉伸,但是几分钟之后双腿开始前后移动,双脚开始在地毯上前后摩擦,我又有了暴走的感觉。晚上第三次练习,上半身的动作幅度就微乎其微了,主要动作就是小腿前后摆动,脚掌在地毯上前后摩擦,颈肩腰不再做拉伸的动作,而是头颈做出一种类似与探索的动作,身体开始有韵律的左右摇晃,配合着小腿和脚掌的动作节奏。 此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画面:我趴在墙头上看着墙外的小伙伴骑竹马玩打架游戏。这是一段丢失的记忆,此刻伴随着身体流的练习,找回来了。  
在第二天上午讲自己的故事那个环节中,我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了:有个小男孩,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个人带不过来四个孩子,小男孩被送到农村姥姥家。姥姥是个很能干很要强的人,经常外出,每次姥姥外出的时候,都会把小男孩锁在家里,给他两分钱。小男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趴在墙头看外面的小朋友玩游戏,他每天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卖棒冰的到村里来,隔着墙头用姥姥给的两分钱买一个棒冰,他觉得这只棒冰能给他带来优越感,让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都比不上外面的小朋友。小男孩的整个童年,仿佛都是在墙头上度过的。慢慢的,被圈在家里的小男孩长大了,到了读书的年龄,妈妈决定接他回城里读书,他很高兴,却又想念姥姥,妈妈就把姥姥也接到城里来。家里房子很小,人口又太多,小男孩就和姥姥在一个炕上睡觉,直到小男孩上高中,妈妈在客厅隔了一个小房间出来,小男孩才有了自己的空间。  
这时候小男孩已经是大男孩了,他学习成绩还不错,也很爱学习,每天都会学习到深夜,姥姥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过去看看男孩,男孩有时候会觉察到姥姥在背后看他,但有时候沉浸在题目中,就不会觉察有人在背后观察他。男孩觉得自己不喜欢姥姥,很烦她。高考前夕,姥姥去世了,这对男孩的高考产生了些影响,但因为功底扎实,他还是考上了不错的大学。  
噩梦应该就是此时种下的。男孩每天夜里入睡前,关灯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感觉床下有双眼睛盯着他,如芒在背,令他毛骨悚然。他经常开灯睡觉,或者辗转反侧倦极而眠,即使睡着了,也经常会被吓醒。二十多年以来,每当男孩独自在封闭的黑暗空间中,这种感觉就会不期而至,躲不开,逃不掉,姥姥一直在盯着他。  
第二天下午做界限练习的时候,当支持者走到我前面三四米的时候,我开始感觉不舒服,伸手让他停下,然后我的身体开始自动顺时针原地转圈,几圈之后停下来,面对支持者鞠躬。我不想鞠躬,意图抵抗,但身体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仍然推动着我连续做出鞠躬的动作。鞠躬之后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支持者又可以继续前进,到身前两米的时候,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出现,浑身的寒毛竖立起来,有种炸刺的感觉,界限的感觉非常剧烈,界限宣告脱口而出 “这是我的界限,你不能再靠近了 ”。  
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要鞠躬,但显然问助教也不可能得到答案,于是晚上加练界限练习。晚上我邀请了另外一位小伙伴做支持者,但过程却完全重现了下午的练习,距离、转圈、鞠躬、毛骨悚然的感觉,都跟上一次练习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界限宣告时的表达方式“ 这是我的界限,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貌似更接近凌师下午讲解时的 “标准用语 ”。  

第三天上午修习静坐,持诵一个声音,我仿佛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就像千万人在与我一起朗读这个声音,然后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离开了身体,在空中俯视着静坐中的自己,俯视着整个场地,甚至场地之外的无限空间, “在静中观照一切 ”。等到第四天凌师讲解五感的时候,提到其实还有第六感,当画出那只在五感上面的眼睛时,我一下子顿悟了,对,就是那只高高在上的眼睛, “观照一切 ”!。  
静坐之后,我觉得自己随时可以启动身体流的练习了,因为有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眼睛作为观察者,不会害怕掉进漩涡。之前看到有掉进身体漩涡的小伙伴,他们嚎叫痛苦无法自拔,其实还是有点小怕的。  
或许真正的顿悟,是在身受心法的练习中。第三天上午静坐之后,凌师传授了身受心的练习方法,此时还没有加入法的练习。在身受心的练习过程中,我的身体仍然不停的在鞠躬,我感觉一辈子都没有鞠过这么多躬。 
接下来在做距离姿势,视线眼光,身体接触的三项练习(还是导演练习?这个环节有些模糊了,如果 x颖记得请提示我), x颖做我的支持者,她是一位温柔的母亲,我很幸运,如果没有她的支持,或许我还需要继续摸索一段时间。她一开始站在我的前面,直视着我,但我却又感觉到芒刺在背,背后有毛骨悚然的感觉,我让 x颖站到我的背后,毛骨悚然的感觉减轻了,但后背还是发冷,控制不住的打寒战,然后我的身体开始收缩,最后缩成一团跪坐在地板上,不停流泪,x颖从背后温柔的抱着我,几分钟之后我开始感觉到温暖,安心。 
第四天做身受心法的练习,我还是不停地鞠躬,情绪有迷茫,有委屈,有惊讶,有愤怒,各种复杂的情绪纷至沓来。然后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这么不停的鞠躬,是因为对不起谁吗?我想到了已经去世的两位至亲,姥姥和父亲,他们在世的时候我对他们并不好,他们去世之后我也很少去拜祭他们。父亲跟我的接触很少,没有深厚的感情,应该也不会产生太深的愧疚之情,那么愧疚感应该是来源于姥姥。我觉得自己要顿悟了,越来越接近答案了,我走进了中心的空白卡片。练习提前结束了,其他小伙伴还在练习中,我和支持者开始交流,继续讲我和姥姥的故事,期间 x莉助教发现我情绪异常,过来一起讨论,并引导我做了一些情感的宣泄。 
后面两天的练习,我进入的程度特别深,对外界的感受有些恍惚,记忆也有些模糊,唯独内心的感受特别强烈而深刻。  
我和姥姥接下来的故事,或许不能算作故事,基本都是我脑补的一些推测。我的姥爷是满清最后一代举人,家里是书香门第,姥姥虽然不识字,却深以嫁入读书人家为荣。姥爷满腹才情无处挥斥,抑郁于中去世很早,姥姥含辛茹苦将两个女儿抚养长大,遗憾的是大姨精神问题早年自杀,我母亲也没有考上大学,甚至我的哥哥姐姐们也都没有考上大学。姥姥因此觉得愧对姥爷,好好一个书香门第却要断在她的手上,所以姥姥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了。因此,姥姥会在我晚上读书的时候,偷偷从背后看我,而我沉浸在书中的时候,对外界感应减弱,容易受到姥姥惊吓而后背紧缩,所以经常会产生如芒在背的感觉,这种感觉被身体固化下来,就是我经常背后发冷冒寒气的原因。姥姥在我高考前夕去世,不知道我有没有考上大学,因此留下了很深的怨念,这就是我梦中总是感觉到姥姥在床边盯着我的原因。 
姥姥的怨念,其实是我自己的怨念,我以为自己不喜欢姥姥,总嫌她烦,其实内心里却是最爱姥姥的,没能亲口把考上大学的事情告诉她,是我最大的遗憾,姥姥去世之后,我很少去祭拜她,也因此产生了强烈的愧疚感,遗憾加愧疚,这就是我不停鞠躬的原因。 
最后一天做抚触练习的时候,我特意又找 x颖做我的支持者,因为前一天的练习她给了我很大的温暖。当她把手掌轻轻放在我后背上的时候,我迅速感受到温暖和安心。我觉得我找到答案了,我想这就是我的治愈之道,身体流的练习可以释放我童年被圈禁的创伤,抚触练习可以治愈长期袭扰我的噩梦。 
四天的练习,感觉既清晰又模糊,貌似每个画面都深深记得,却有很多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再补充几个感触特别深的环节。  
一个是攻防练习中,我做 x平的防御者,感觉到 x平用尽身体全部的力量仍然推不动我的时候,灵魂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我感觉到她是在用全部身心,用整个生命在对抗面前的困难,这让我非常感动,那一刻我退了,不是力量不足也不是故意放水,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退了。我觉得哪怕再大的困难,在x 平全部身心灵面前也应该退却。这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和震撼。在此也要感谢我的防御者 x娟,她很坚强,在最前面顶着我,胳膊一片红肿,还有在后面支撑 x娟的小伙伴,用尽全力帮助我练习。  
第二个是导演练习,我做 x颖的支持者时, x颖让我背着她绕场地走动,她在我背上格格笑着,那一刻她把我当做了父亲,她是一个在父亲背上无忧无虑的小姑娘。那一刻我突然也很开心,内心平安喜乐,深深体会到施比受更有福。  

第三个是凌师常说的两句话, “没有不对,也没有好不好 ”和 “不是你真正想要的,要再多也不够 ”。我刚刚离婚,我觉得这可以指导我今后的婚姻生活。  
感谢凌师带我入门给我引导,感谢淑如师母温柔的支持,感谢耿非费心主办和周全的组织,感谢 x南助教,睿智而温和,感谢 x莉助教,沉静而温暖,感谢 x姣, x敏, cherry, x春,胡 x,罗 x,感谢 x颖和所有的支持者小伙伴,感谢全体学员共同的努力。 

最后还是想把那首歌献给大家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你对我是那么的好,这次真的不同。也许我
该好好把你拥有,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