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耿非
耿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054
  • 关注人气: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的河流--记凌坤桢老师身体流疗愈课程

(2014-08-27 12:09:26)
标签:

凌坤桢

身体流

疗愈

催眠

耿非

分类: 学员分享

生命的河流--记凌坤桢老师身体流疗愈课程

 

生命的河流--记凌坤桢老师身体流疗愈课程

                                 --学员耿非

 

 

身体流,听到这个名词,我笑了,是啊,每天我都在和这种流动相处,我在自己身体内在的流中,也在身体外面的更大的流中走着我的人生,甚至我正在宇宙的流动节奏中跟着一起一伏,安排着我的工作和服务,并以此种方式让这个我,这一个小水滴融入海洋,被波浪所支持.   哈哈,流动的方式,我喜欢!

 

作为一个生命的服务者,这些年我一直走在一条不断探索和实践的路上.悟道,心理,家族背景,集体潜意识,个体创伤.因为是从灵性悟道和实修为起点步入的这个领域,更多的时候我是一种纯粹超越的方式在带领我自己的课程和进行自己的疗愈.这个耿非,她一直只是个听话的跟随者,只需要保持自身的清明,跟随并能够随时认出更大的整体存在的指引而行动.身体对于我的存在,只是最重要的一个加入世界的媒介而已,它为我今生要做的事服务,却不是我.所以我很少感受到身体的限制,除了我没有孩子这件事.可我知道只要这件事还在,我就仍然需要继续探索.

 

今年春天,在我的生命里很多的东西都陆续被完成了,帷幕渐渐变得稀薄,只留下了最后一层东西,那就是身体.耿非这个身份在此要给于世界服务的整体样貌渐渐浮出了水面,而里面独缺少了身体这个环节.于是我开始对身体的工作感兴趣,我身体力行,试着去了解中医,却发现了针灸所无法企及的局限,在那些无形的领域和有形身体连接的领域,基本是断档的.针灸无法解开身体之外的因果和创伤在物质身体上的烙印,没有心因的支持,针灸有时候很无助.而如果心因不转,外相作用有限,总是会野草再生.而我之前的工作都是针对因的世界,即心灵和心因做工,却也发现因转了之后,全凭自然的时间去消化相应的身体上的相,有些部分会非常慢,而且身体上的旧有记忆还经常会再次把已经转了的心因又转了回来,以至于前功尽弃.

有什么是可以身心同步进行疗愈的方法吗?既作用在因的层面,又同时作用于果相的身体层面?我开始了寻找.

当我们为了服务于生命真心探寻,道总是会满足我们,于是,我遇见了凌坤桢老师发展出来的身体河流的工作方法,来到了老师的工作坊.

 

第一天上午,意向催眠,我走进了树林,拿到了五把钥匙.我看到一只长角的动物,身体很温暖的样子,我绕过了动物硬硬的角,把脸贴在他的身体上,感觉很温暖慈爱,我想到了妈妈.当我走近山洞,我看到黑黑的洞口里飞出来了无数只燕子.当我进洞,很奇怪的看到了一张两人位的床和一只可爱的小海豹.小海豹皮肤溜滑,尾鳍在地上移动,居然比分着的两条腿还灵活.小海豹的两翅间捧着一只花儿好像要献出去,可是小海豹没有手,它的上肢很不好用,而且它的肩部也好像是被绑到了一样,他扭动着身体,像要让上肢灵活起来,好可以捧上更多的花儿,可是他做不到.

醒来,我马上知道第二个动物的寓意是什么了.是我的肩部一定有创伤记忆,我平时的右肩总是会无意识的端着,放松不下来.而那两个位置的床,让我一下子想起来地震时我和奶奶睡在一张两人位的床上.

 

身体流的感知练习里,我很快的进入了状态,看到身体左前侧从下到上升起来的一股能量,流动到了喉轮,然后我一阵咳嗽,他就消失了.后背也有一股能量沿着脊椎左侧升起,然后我脖子晃动了一阵,也离开我消失了.右肩处大范围的能量从身体里面向表面涌动,带出来一股愤怒,然后我的左臂开始动作,甩手,一会儿,老师喊停,我知道右肩的现象只是一个开始,静待接下来的课程.

这种身体内能量,或是说气的流动来去,对我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了,我一直在静坐或是冥想时进入自发的这种状态,只是我只是自己使用,而且因为不了解,经常会中断禁止某些动作,没想到它被凌老师发展成了如此完善和完整的身心疗愈法.不费力,不对抗,信任身体的本能是保证存活和健康,新人身体不会伤害我们,我们做一个观察者,让身体来运作. 我超喜欢这种方式,而且擅长这种工作.我隐约觉得我这些年自我疗愈和服务工作里的很多观察和经验都可以落到这套成熟体系里,发挥作用.

 

在背对背的感知练习里,第一次背对背,我发现自己下背部想要贴近对方时上肩部却无意识的在用力,以至于我无法达成我想要的.看来肩部的记忆正在无意识的影响着我的生活.

第二次背对背练习,我放松了这部分,敏锐地感知到了我的伙伴的挫败和悲伤和其中的话语甚至是情景,并在事后老师引领分享时对他说出来了那句话,你已经很努力了.

和植物的连接,又是我很熟悉的了.我童年时光中最快乐的记忆都是和植物们在一起的.那些独属于我和植物的四角天空和洁白花园,哈哈,我身体中的残余能量流,是你们的啦!我的植物朋友们!

 

下午,再一次身体流的热身练习,开始我不停的拉伸我的右肩颈,当我允许,我的头完全缩到了肩膀里,并且肩膀开始了抖动释放.后来我继续追踪身体内的流动,允许它,我离开椅子,渐渐趴在了地上做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动作,右手前伸,头紧缩在右肩上,左手扒地.头向上昂起,嘴巴大张.右腿不停登地,左腿却拖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的身体好像艰难的想要向前爬,却一动不动.我看着自己这个动作和动作中的情感情绪状态,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之前一直以为自己肩膀不好,地震时被砸倒的是肩膀,现在我才明白,地震时掉下的房梁砸倒的是我的左胯,而我的肩膀的紧缩是因为后来的窒息和恐惧紧缩,以及奋力的求救的印记.难怪我平时走路时间长或是弯腰时间长了都会左胯底部疼痛,我还以为大家都这样呢.

 

第二天一早,老师在分享环节顺势而为完成了两个个案,当我看到老师满足案主内在孩童的需求的程度地时候,深深被感动了.我知道在自己的工作里该如何去做补洞的环节了.第一要等,等待时机成熟,内在真正的洞在当下时才能去补,否则不断的投射和愚善只会陷入游戏,能量浪费.第二,补就要补的完整彻底,在心底完全包容那些任性的孩子,去满足,并且耐心等待这个过程的完成,补洞不会无休止,不是向外的抓取,而是内在孩童经验的完整和完成,一旦完成孩童就可以开始成长,而治疗师要提供这个空间和时间给到案主.慈悲,浸润一切向度.

 

接下来的界限重建练习,我继上次催眠课的大礼物之后,又拿到了再一个大礼,关于身体的大礼.

 

远处的伙伴站在那里,我看着他向着我移动,喊停,感知,然后吃惊的发现了我与创伤的深层关系.我经常对某些人去诉说我的创伤,我那个时候潜意识在说的话并不是我走过了创伤,而是:不要走近我,看我的创伤,我已经伤不起了。我以此来吓走别人,保护自己。发现了这个内在真相,我深深吐气,对伙伴微笑,并在心中建立了新的信念。

伙伴慢慢走近我,我们脸上都有笑容,然后在伙伴离我还有一米的距离时,我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悲伤,并且变得迷惑。我跟伙伴喊停,随即进入内在感知,一个声音冒起:难道我这一身伤痕的丑八怪,还值得拥有这么亲密的人与人的关系吗?在觉知中,看见既放下。我在眼泪中自然完成了信念的转化,我的一身伤疤化作了美丽的衣服上的色彩和花纹。我又可以笑着邀请我的伙伴走近我了。

这次我一直允许伙伴走到了我的面前,脸对脸。我发信自己的笑容渐渐凝固,身体开始发抖,我行使我的权利,大力作出让她退后的示意。伙伴很快向后退去。我伸着双手向外推的样子,脸却扭向了一旁,似乎很害怕。

我鼓足了勇气,看了他一下,终于说出了“走开”这句话。

老师看到我的情况,跟我说,做你的身体像要做的事情。于是我后退逃开,躲在一个墙角缩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我的双臂举了起来,有节奏的做出一下下向下打击的动作,并且有愤怒出来,我一边小声哭一边有节奏的打空气。这时候,经过我的同意,老师带领我来到了外面,找了两个工作人员照顾我,并且拿了很多垫子给我。

我一发不可收拾,身体一连串的动作和语言一拨一拨的来了又去。这些动作里有躲藏,我用垫子盖在头上自己像个孩子缩成了一团,身体不停地发抖,牙齿打颤。有逃跑,我的两臂不停的做出迅速的前后摆动,并且嘴里说着快跑。有愤怒,我捶打垫子,眼泪四流。有反抗,我使劲地向外推动,嘴里不停说着一句话。有持续的使劲地摇头,嘴里也跟着说一句话。有咳嗽和吐的动作,好像要把嘴巴里的泥土吐出来的动作。有呼吸困难窒息又恢复的动作。我感受我的身体,四十年了,那些因为不同的经历积压的未完成的行为和未说出的话语,尤其是那些不能被我理解的行为和动作,总算是有机会来完成了,他们不是错的,他们只是需要被完成和懂得。

再然后我躺在工作人员怀里,嘴巴瘪的真正成了个小孩子,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释放。

在我的四十年人生里,每一次突然的面对生死的危险,我都没机会反抗,也没机会逃跑躲藏,我只有冻结。而所有的冻结都停滞在了这个身体里,形成了能量阻塞被携带至今。

生活中,当我放松时,身体总是想要尝试释放和完成,可因为我的不了解,我不断的制止身体,以至于这些冲动一直在身体中停滞着。

平时,我会莫名其妙的想要逃跑,手臂很想做出前后摆动的动作,而虽然并没为此困扰,并能迅速调整恢复,只是耐心等待答案揭晓的一天,却仍然无法理解我自己。

我找了针灸调理,却发现医生对我深层的某个点的紧张也束手无策。

我静坐放松,可以很好的双盘,可我的右肩还是会无意识的紧张抬起。

还有我自我催眠时,老是拼命摆动我的头,像是对什么说不,却并未因此做过探索。

我想要幸福,并在这条路上不断努力,也已经拥有了很美好的婚姻关系,却又好像不让自己幸福,因为我总是在幸福降临一段时间后不可控制的制造不大不小的事端,让婚姻的幸福不能延续。

我很疑惑自己的内在到底还有些什么是自己没看到的,潜意识里我正在做些什么,这样折腾背后的价值又在哪里?

还是那句话,当我寻找,我就会找到。

这一次,就在这一次的疗愈里,通通都完成了。

原来,作为动物的我的身体,会在危险降临时第一个想要逃跑或躲避,而当这个自然的过程无法实施,身体记忆便会停滞在此,直到它可以完成。

原来呆在废墟里的小小的我是如此害怕和焦虑的缩成了一团,原来求救的哭泣被填入口中的泥沙所中断,而我的脖经和口周则记忆下了那个恐怖的呼吸停止的瞬间。

原来我的右肩不断的抬起,只是想要完成它的蜷缩,好寻找安全的废墟空间。

原来我不断摆动的头是要对妈妈说我不要嫁给那个人,我要嫁给自己爱的人。

原来处在生死边缘的我鼓足勇气向妈妈求助,妈妈电话那头一句“活该”如此深刻的印在了我的潜意识中,以至于我完全断了从妈妈那里获得支持的念想。原来我几次面临生死危险爸爸妈妈都不在的经历,已经让我彻底放弃了求助,逼着自己学会了孤身面对世界和危险。

原来我不断在婚姻里折腾,只是因为我如此爱着妈妈,又如此渴望自己幸福的婚姻,潜意识印着的妈妈那句“活该”代表她的意志,是要我嫁给差点杀死我的人,以至于我不断在自己的意志和妈妈的意志之间摇摆。

原来我一直抱着抱枕睡觉,我的内在孩童是如此孤独和害怕,如此需要温暖的话语和支持。

再原来。。。

原来我是如此有力量,可以独立应对这个世界。

原来我是如此信任生命的美好,坚信自己会绽放。

原来我是如此纯净和圣洁,遍体鳞伤,爱却仍在心中。

原来我的生命力是如此顽强,生死也只会带来蜕变后的光芒。

原来,我是如此热爱这个世界,并愿意为此贡献一生。

 

醒来后,我幸福的亲吻感谢我的陪护者,我抓着老师的手,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我用中国人最传统的方式给老师磕了三个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似乎要比感恩更多,像是一承诺,或是一个约定达成,谁知道呢。

从那时候起到今天,我身上之前诉说的那些现象基本都消失了。我开始能够找到手臂在肩上像湿毛巾般放松垂着的感觉了。只是我的右肩膀还时不时抬起,我想里面的紧张还没有彻底释放完成吧,我会继续的。不只是自己用,我要大力传播,这正是我等了很久的可以不经过头脑又真实有效的身心疗愈法。

 

下午,金钱拓展,当我一步步向着加倍的丰盛走过去的时候,我是那么的从容和自然而然,而且关于未来的画面不断的一个一个闪现。钱财,只是我来到这一世要做的事的一个支持,我做的事有多大,金钱就会来到我跟前多少,而我,是准备来引领一个时代的。。。。那不只是一个梦,是一个被赋予的梦。

 

再一次身体流的正式启动能够练习里,我的身体自发的动作着,随时进入,随时停止。从左胯,到肩井,到头部。流动,再流动,冲走身体河道中的泥沙和沉积物,让身体成为生命流经过的更加宽广的河床,不驻不留。

 

第三天的练习,身心受与关照者的练习。我完成了童年被老师冤枉羞辱和体罚的创伤。

自己之前处理过这部分,已经从行为和情绪上完成了,这次则从身体上完成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同意身体,来到了被老师冤枉和羞辱的身体记忆里,我眼泪汪汪,嘴巴张了又张,可就是说不出话来,看来在当时因为老师的绝对强势和我的孤立无援,不给我说话解释的机会,这口气停在了嘴巴的记忆里。一个伙伴询问我是否需要支持,我点头,于是他从后面支持着我的后心。我突然就说出来了那句,隔了几十年才来的解释。“我要撒尿,是老师拖堂了,我不想尿裤子。你冤枉我了,我是好学生“。第一句话说出来后我就完全退形回了小孩子的样子,委屈的抹着泪憋着嘴说老师坏,我讨厌你,不怪我。后来头部开始甩动,那里是老师体罚打过的地方。练习完成,我为自己刚才的样子笑的不得了,哈哈哈哈!

 

下午,课程的重头戏,攻击与防御的练习来了。

攻击与防御也有很正面的价值,他帮我们维护人与人的界限,让关系不陷入混乱。她保护我们的安全和自由,为人与人之间的协作互动制造了可能。

强力的练习,在攻击的过程中,中途我差点放弃,差点以哭鼻子来应对了。可就是这一个放弃的觉察,激发了我内在绝不妥协和绝不放弃的力量,我大叫着突发制胜,一路来到了终点。说实话,我真实为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我知道我最后的目光简直就像要杀人,而到达终点骤然停止的一瞬间,我甚至感受到了疯狂的滋味。那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我这一生要完成的事情,生死不能,发疯也不能。我的能量超乎我想象,我信了。

随后而来的身体的自发动作进行了一会儿,我便坐到了地上休息。我发现我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境地,我的身体一动不动,我的眼睛看着外面仍杂继续进行练习的人们,耳边此起彼伏的响着一些声音。我没有任何感情,我似乎和这个世界隔绝了,感受不到任何情感。一些念头冒出来,他们是谁,在做什么,我又是谁,是谁在看,我死了吗?念头只是冒着,我仍然没有任何情感情绪,我只是看着这一切,允许这一切。同时整个世界又被我完整的觉知着。然后,慢慢的,我的眼角有泪,我隔着眼泪看世界,突然觉得这世界好清楚明白。我擦掉了眼泪,用手抚摸自己的胳膊,感受身体的温度,被自己的鲜活所感动。鲜亮鲜亮的世界,真美啊!

 

最后一天,内在孩童滋养的练习里,我和伙伴笑弯了腰,我也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渴望被支持和鼓励,渴望被爱和疼惜,而被肯定和尊重的感觉可真好啊!

再后来,伙伴们围成一圈,呼唤我的名字,我回到了潜意识里地震后来被救醒之前的那一刻,我听到那么多人热切的喊着我的名字,非非,醒来吧,非非,你总算醒来了。爱开始在我周围流动,热开始在身体里流动。在爸妈平常却充满爱的唤声中,我走过了童年。再然后我上中学了,耿菲,你跳舞真好看,你无法从事你爱的舞蹈工作,因为你的手指不合格。对自己小手指的厌弃,失望,放弃,清醒,不认同,坠落,希望。东边不亮西边亮,不能跳舞,那就做个导师吧,同样站在舞台上展现生命。往事被提起又放下。终于我来到了当下。

这个环节中一个来自香港的男学员让我感动了一下。他让我们模仿他的妈妈过去不断唠叨他的声音给他听。他闭着眼很享受的一边听一边说,好高笑啊!凭一个家排师的直觉,我知道他的妈妈一定已经去世了,后来他自己说也证实了。他正在重温被爱的记忆,而他不愿意用悲伤来怀念妈妈,或许在当时他已经悲伤过了吧,他正在用他的积极和快乐来纪念妈妈,他在用行动说:我允许那个分离,我把爱留下。这不正是我们对待逝者和过去的最好的方式吗?我默默在自己心中向他们母子致敬!

 

 

结束了,却也开始了。生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做一条生命的河流,变得宽广,涵容,直到容得下整个世界,整个宇宙,整个生命。。。。

 

 

                                                                                                           --- 耿非,2014年8月27日写于北京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