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中青年作家2班
山东中青年作家2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77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0年《散文》第九期

(2010-09-26 11:22:27)
标签:

转载

分类: 消息
[转载]2010年《散文》第九期
散文(2010年第9期总第369期目录)
值班编辑鲍伯霞美术编辑郭亚红

 

 

被注视的时光/朱以撒
怀念琪琪/任蒙
色彩赣南/温燕霞
乡愁/李清明
大地的内部/水兵
解释与重建
时间的工具/高玉宝
断桥的虚与实/程耀恺
庆州白塔的千年光阴/杨瑛
闲话
从祖父建观音阁谈起/董鼎山
在指望中要喜乐/安宁
坐在台湾馆门前我在想什么/晓荷
蒲公英(外一篇)/张羊羊
津门印象:两本杂志和一座城市的气质/王若冰
行旅
最大的岛,最小的洲/王立文
叶子,仿佛一张素脸沉默在时间中/丹菲
看·听·读
弘一法师与吕碧城/金梅
江南抹尽旧图画/曾一果
讲述
有一点悲哀的故事/胡桐秀
一顶黄军帽/祁玉江
短文
出神的速度/草白
梦的衣裳/张筠
异数/雪小禅
阿赫玛托娃的春天/秦安江
生而为竹/孙敏瑛

 

时间的工具

高玉宝

多年以后,你将怎样形容火车,你将怎样来回味当年你站在方砖砌成的站台上看到两条钢轨以线的力量伸向远方?这时,你的耳际忽然响起阵阵铃声,深夜里行驶的夜驿车开进邮局,你在等待一封来至未来的信笺,耐心而执著……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李白当年的一首诗使汪伦这位歌者之名流传了千古,再经过几千年,是否会有人认为李白所乘之舟是宇宙飞船呢?为了求证一场争论,他们会不会乘着未来的时间飞行器驶回大唐求证。那些呼啸的箭簇会不会钉伤我们子孙们用来穿梭于时空当中的飞行工具。李白的铁剑会不会挥向被认为是怪兽与孽障的我们子孙的头颅,他酒盏中的晶莹之物会不会被从未来抵达的子孙们认为是所有人类大浪漫主义情怀的原动力。看着时空错乱的飞行工具在身边骤然到来,我们大唐的先人们脸上会现出怎样的表情?

历史与未来都藏匿在这份巨大的冥想当中。现世的人们思及于此时,我们身边的时间工具已经穿越盛开的桃花。乘坐在高速铁路的动车组上,人们穿过春天的桃花源,想像着花瓣被动车的气流托起,缤纷飞舞的粉红只把梦幻的魅力释放给观众的眼睛。时间的属性与速度的关系不可分离,我们一会儿在车上,一会儿在桃花林里,一会儿又在梦中。何时醒来,何时睡去,我们一无所知。李白何时坐在船上,何时落入水中,我们也不得而知。在时间的飞行器上,我们从舷窗眺望,不光看不清未来,更看不清历史。而当下的活计却纷纷堆至。

常常思及古希腊的哲人们在自己制造的迷宫中踱步的样子,他们白色的长袍轻抚微风,地中海吹来腥咸的海风中充满诱惑。乳白的石柱立成瞄准星座的缺口,箴言被刻于石上。先哲们可以雕刻石材,却没有可以穿透地球的工具,但是,思索弥补了(甚至更大)这些缺憾。他们时而仰望天空,时而闭目沉思。大地在他们的脚下挪移,云朵在空中远逝。当他们的脑海里划过几千年后的银色光线,飞速抵达的快速列车使他们的梦想充满了魔幻趣味,于是,这位先哲蹲下身来,以一枝木棒在红色的大地上画下了他的第一个定律。正是他们的这些堆砌成山峰一样的定律,注定了后来的苹果在空中悬挂,星光在宇宙中弯曲,注定了银色的动车组在钢蓝的夜空下倏然驶过,惊恐的海鸟们还没得及起飞,这些让人惊叹的一幕幕已经成为历史。大地上的事物却似乎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变化。

这让我想起马车。矮小的蒙古马在车前傲慢地踱着细步,只把它光滑油亮的屁股留给乘客。毛竹编成的马鞭垂落在地上,树林里传来阵阵窸窣。太阳就要落山了,飞鸟的影子迎着深红的霞光飞舞,马蹄踩碎了一段枯枝的身体,赶车人被这轻微的脆响惊醒。他正在梦中,梦见自己的稻谷长成参天的树。许多黑色的乌鸦遮天蔽日地飞过来抢夺他的粮食……这时,他醒了,脸上带着惊恐,驾辕马的尾巴扫到他的脸上,火辣辣的。他摸摸脸,觉得稻谷还是不要长成大树的好。他笑了起来,向空中甩了一下长长的马鞭,响声在山谷中传荡,遥远的村落弥漫着炊烟。马车悬在半山腰的盘山路上,山下平湖如镜,深蓝色的湖面交织成一条条绚丽的光线,夕阳在湖水中燃烧最后的温度,岸边的黄牛从青草丛中抬起它的头颅,过了许久,它那“哞哞”的叫声才传入赶车人的耳中。牛的叫声如同飞镖一样乘坐着声波的工具到达了半山腰上。

我不得不回忆起我童年的生活。我曾无数次乘坐着一列灰绿色的火车到远方的城镇去,父母在车座上打盹,我则瞪着好奇的眼睛观察每一位乘客,他们的面部表情比窗外的风景更加迷人。火车忽然发出尖锐的抱闸声,这蛇形的庞然大物在所有乘客的脚下一阵抖动,人们将目光投向站台,飘散着煤粉的火车站上传来阵阵拥挤的声音,人们发出如同一条条被使劲攥住的泥鳅般吱吱的叫声。五颜六色的包裹被举过头顶,一只只向上举起的手掌如同某幅著名油画的内容。他们从远方来,然后到远方去,火车使这一内容充满诗意与决绝。人们乘坐着这样摇摇晃晃的早期蒸汽机车昏昏欲睡,马儿在草地上嘶鸣,蒙着灰尘的玻璃窗上画着一只只瞭望的眼睛。

这是一篇著名小说选择的体裁。有人毫无目的地买下一张不知去向哪里的车票,他雪白的衬衫后背上印着身后排队等候远行的旅人焦灼的掌印,这些摧促的掌纹成为后来文化衫的前身。这位无目的旅行者终于买下了一张通往陌生地的许可证,他手里攥着车票再次大汗淋漓地挤进车厢,车厢里充斥着每一名曾经入住和正在乘坐者的体味,他对此毫不在乎。他要到远方去,他将包裹扔到行李架上,最后,他如愿地选择了一处可以观望窗外风景的位置。火车在车站停留的时间很长,蒸汽机车已经摘下,它到远处的水鹤下方加注冷水去了,锅炉里的炉灰亦等待着司炉的清筛。人们在车厢里大声吵闹,汗水使他们的表情显得十分狼狈。小说的主人公心情无比舒畅,独自一人去往一个未知的地方让他感到兴奋,他甚至在一片吵闹声中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

当太阳西沉,我们的旅人倦了,他选择的可以观望风景的位置早被后来的乘客占去,他不断换动站累了的双脚,双眼失神,疲惫不堪。他不再兴奋,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气馁,这场无目的旅行成为彻头彻尾的荒唐。可是,他是一位坚强的人,他不愿就此半途而废,他咬着牙也要抵达车票标明的地点。

但是,我们这位可怜的朋友只坐了一半旅程,他的假期到期了,火车晚点,他必须将计划取消,他将在下一站下车,转乘回途的列车回城。

小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结束了。许多年过去了,这部小说的影像一直在我梦幻中起伏,这位茫然的旅者一直行走在路上,现实情况可能也会出现这样的结局:他从下一站下车,却将随身带来的包裹落在了车上。夜晚的灯光凄离清冷,灰色的站台显得宽大而漫长,他就这样孤独地站在空旷的站台上,他想起了朋友,想起了自己干爽的被子。火车的汽笛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沉睡的城市陷入一片巨大的空寂当中,仿佛整个世界都睡了,只有他一个人醒着。这时,他听到一阵前所未有的风声由远及近,他扭过头去,看到一列银白色的“和谐号”动车组停在了他的身边……

这样的变革显然破坏了我们小说主人公的兴致,蒸汽机车的远离使他的无目的旅行变得毫无意义。时代与时代间的追求,碰撞出了关于时间的重新定义,在光阴的线索之上,我们选择乘坐怎样的时间工具,成为我们会驶向哪里的决定因素。

2010-5-4于潍坊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