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水无香153
真水无香15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72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我没忘

(2013-12-31 16:45:43)
标签:

老师

烙印

难忘

情感

分类: 一瓣心香在袖

数学课上,何老师抄完题,开始讲解……突然,他停了下来。因为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正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除了我——我根本不敢看他!

这道题,是昨天他让我转告大家的作业,可惜我不仅自己没做,也忘了通知其他同学!

沉默。难耐的沉默。

我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才发现他其实一直在等我解释。不过,显然他已经不需要解释了——他正了然地笑着看我,说:“你又忘了吧?”

我突然觉得喉咙噎住了,说不出话,眼泪夺眶而出。我赶紧擦泪,泪却越擦越多……我渐渐恢复了意识——原来,竟是一场梦!

 

是啊,何老师,八年多了,我也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可一个梦就足以叫醒我全部的记忆,原来那“忘记”只是我“以为”而已,它一直都藏在那里,从不曾离去。

我怎么忘得了呢?那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八年前,九月的一天,我高中时代的数学老师,时任一中校长的何发盛老师,天不亮就坐车前往省城——那一天,他赶去参加一个全省范围内的校长会议。由于出发得早,车上的几个人都昏昏欲睡。灰蒙蒙的高速路上,视线本就不好;开车的司机之前一夜未眠,显然有点精神不济。一个恍惚,他们的车撞上了前面的货车!而货车的后车厢里,是整整一车厢的原木!……就在那一次交通事故中,我们失去了最敬爱的何老师!

 

老师是我高中时代的数学老师,当年是我们的年级主任,也是我最敬重的老师之一。他那时大约三十四五岁,身材魁梧,相貌英武,但神情严肃,让人心生敬畏,因此,再调皮捣蛋的学生见到他,也要收敛几分。不过,他的课却讲得极好,是全校公认的数学权威。这样一个极品男人,在那时应该有许多女生暗恋吧——如果她们胆量和心理承受力够强大的话。

不过,一个学期后,我发现了一个秘密:貌似刻板的何老师竟是个幽默的人呢。

高一的元旦晚会上,被沉重课业压抑了半年的学生们,终于迎来一次尽情放松的机会。正得意忘形时,何老师推门而入。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像做贼被当场抓住似的,紧张极了。这时,何老师突然笑起来,“你们很怕我吗?其实我很善良。”大家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们那位严肃的年级主任吗?

不过,我始终有点怕他。有一次,因为突发感冒,我去办公室请假。偏巧班主任不在,我只好把假条交给年级主任何老师。他一脸严肃地看看假条,问我:“你怎么了?”我紧张地说:“难受……难受得厉害。”他突然一笑,狡黠地说:“心里难受?”我急了:“不是,不是……”他大笑起来,说:“去吧,路上小心,多喝点水……”走出办公室,我的心还在怦怦乱跳,始终不敢相信他竟这样对我讲话。

老师话不多,也很少听他当众夸奖谁。印象中,他只表扬过我一次。那天,我被他叫上讲台解一道几何题,出于解题需要,我徒手作了一个圆。评价完答案后,何老师不经意地说:“嗯,徒手画的圆,能这么完美,不错啊!”其实,因为很少在众目睽睽下表现,我特别谨慎认真,生怕有什么不妥。没想到,这样的小细节,他竟注意到了,还不吝惜他的夸赞,我怎能不心花怒放呢!

不过,更多的时候,我让他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我。

当时,很多住校生都有熄灯后留在教室秉烛自习的习惯。学校对此并不深究,只是在每晚十点半左右,会安排值班老师负责清场,督促学生回宿舍休息。那一晚,又快到十点半了,楼道里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我知道,值班老师来了。也许是烛光昏暗,具备暗中作乱的条件吧,我一时兴起,竟鬼使神差地抢在老师敲门说话前,说了句:“回去吧!”几乎是同时,门口传来何老师低沉的声音:“回去吧!”他的口气中明显带着一种抑制不住的笑意。而我,一听来的是他,早吓得从后门溜走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出是我,可惜我实在没有胆量找他确认。

还有一次,因为晚上没睡好,上数学课时我一直打瞌睡。当时,何老师正引导大家做一道选择题。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到他问“A还是B”,好像很多人在喊“A”;然后,他看着我,突然笑了,说:“林舒,你来说说,是A还是B?”我“腾”地站起来,整个人彻底清醒了。然后,我说出了那个迷迷糊糊中听来的答案。何老师笑了笑,说:“坐下吧。”后面的半节课,我再也没有瞌睡——他洞悉一切,却没有让我当众出丑,这样的宽容大度,我又怎能忘记呢?

升入高三后,我们一帮做着文艺青年梦的“准理科生”跳槽到了文科班,第一节数学课,我们无限哀伤地等待着一个陌生老师的到来。这时,何老师推门而入:“从今天开始,你们班的数学课由我来代!”我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不去代理科班吗?”他无辜地笑了,疑惑地问:“我说过要去代理科班吗?”

“啊——”那一刻的失而复得,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兴奋起来!原以为,作为那一届最具实力的数学老师,何老师必定留在理科班,毕竟理科班才是每年高考的主力部队。原来竟是我们想当然了,对于文科生而言,数学才是成败的关键,何老师怎么舍得放弃我们呢?

可是这一次,我们却再也看不到他回来了!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失而复得,而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永不再来!

 

老师的追悼会设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尚未启用的露天停车场。那里地方够大,足以容纳几千人前来吊唁。灵棚搭在会场的东南角,四周摆满白色的花圈,挂满黑色的帷帐。肃穆而且压抑,让人无法喘息。何老师的巨幅遗像簇拥在白色的花丛中,远远就看得到,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却好像在梦里!

我计划好的,放假回来看他;可我却只来得及参加他的葬礼!

我一直在想,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可我却只能送上白色的花圈!!

我曾无数次告诉自己,看到他时,一定不要怯场,要主动说话;可如今,不论我怎么说,说什么,他都永远听不到,更不会回答我了!!!

追悼会开始了,我和老师们站在离何老师最近的地方,看着他在白色的花丛中微笑,我却泪如泉涌……耳边传来主持人诵读祭文的声音,令人感伤的哀乐,还有来自不同方向、明显压抑的哭声……我们洒着泪把胸前的小花放入花丛……我们洒着泪在遗像前鞠躬道别……我们洒着泪看着灵柩被搬上了灵车……我们洒着泪跟着灵车走在通往殡仪馆的路上……整个世界除了白色的花圈,就是黑色的帷帐……那是那一场惊动整个县城的葬礼!我不知道,那大街小巷拥挤的人流中,有多少何老师的学生;我更无法想象,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到场的人们,又将在千里万里之遥,怎样寄托他们的哀思……

遗像上,何老师还和以前一样,相貌英武,神情冷峻,但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泄露了他的秘密,其实他一直在微笑——他笑着说:“你们很怕我吗?其实我很善良。”他笑着揶揄我:“心里难受?”他笑得很无辜:“我说过要去代理科班吗?”他笑着说:“你又忘了吧?”

不,何老师,我没有忘,我怎么忘得了呢?我还记得,高二那年秋天,您带我们去石膏山上看红叶;我还记得,高三那年六月,您带我们去翠峰公园遍玩游乐场;我还记得,您曾带我们看《泰坦尼克号》,您说,“面临死亡的人们尚能如此淡定,何况我们只是要去面临一场考试”;我还记得,您曾为我们点歌《真心英雄》,您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我还记得,您说:“好好学习,大学里有很多值得你为之努力的东西。”我还记得,您说:“当老师了,更要努力。”……您曾教过我的道理,您曾给过我的鼓励,您曾寄予我的期望,我都没有忘;而您留给我的记忆,您对生活的热情和对梦想的坚持,我也都铭记在心……

不,我都没有忘记。一个曾经在我心底刻下深深烙印的恩师,我怎么能忘得了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