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水无香153
真水无香15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68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里方知身是客

(2013-01-26 13:09:21)
标签:

逃避

七年之痒

融化

梦境

过客

分类: 一瓣心香在袖

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七年半,常常想着离开,不知是为了逃避一些人、一些事,还是为了逃避自己。然而,越是想逃,越是逃不掉;一面随时准备逃跑,一面竟鬼使神差地扎下根来。羁绊日深,这“妥协”的力量日渐强大,具备了足以与“逃跑”相抗衡的能量,两股力量势均力敌,竟让我左右为难起来,几乎忘了自己当初的贼心——

第一年,我为伊人而来,伊人却已不在。伊人已乘高铁去,此地空余旧时楼……我想要离开。

第二年,不想落入为伊而来的口实,我念着“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强迫自己留下来。伊人已不在,就找个良人好了。

第三年,良人已定,既已许了他留下来,岂能失信于他?

第四年、第五年,蓦然觉得良人非我以为般良善,又想要逃,绊住我的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儿。

第六年、第七年,我想飞的贼心不死,可我却失去了自由飞翔的翅膀和再次起飞的勇气,变成一只只知“凫水、捉虫、喂宝宝”的鸭妈妈……

 

一天,学生时代的死党问:“上次你说与这城市已至七年之痒,打算逃离,何日动身?”我不禁汗颜。是啊,我往日的贼心竟失却了吗?是屈服于夫权的淫威,还是世俗的鄙夷?是担心父母的担心,还是女儿的无助?是丢失了自己的信心和勇气,还是根本已经失去了对外面精彩世界的渴求?我不死的贼心这一次竟真的死寂了吗?……

我的心只纠结于本月有没有50元的全勤奖,纠结于菜场的土豆与白菜哪个更便宜,纠结于眉姐姐和嬛妹妹哪个才是我的最爱,纠结于吴奇隆和何晟铭谁演的四爷更合我意,纠结于良人对我的情分还剩下最初的几分之一,纠结于他不再爱我时我还能爱谁……

 

恍惚间,我以为我已然无可逃避地融化在这里,这个从到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千方百计想要逃走的城市。

每天早晨七点十分,在城市的第一缕曙光来临之前,我坐上868路公交车赶往单位。车上总有几张熟悉的面孔,我们从不交谈,但彼此并不陌生。因为要一直等到终点站才能下车,我自然会留心哪些人将在附近的哪站下车。而我只需要守住其中一个树桩,总会有空座在恰当的时间像触桩的兔子那样特意留给我……

每天中午十一点半,打过下班卡,懒懒步入食堂,总会有熟悉的三样菜等在那里待价而沽,即使一口不尝,我也猜得出它们的滋味——缺油、少盐、忘放醋是单位食堂的传统风味。我们都提议在食堂门口立这样的牌子:“非懒人与减肥人群者慎入。”

每天下午五点半,公交站牌下,总有一大群人在翘首企盼。公交车是爱热闹的野兽,不来时,考验你的耐性,任你苦等,来时就结伴同行、勾三搭四……这里是终点,也是起点。停下来的野兽释放出很多关押已久的人,又抓进去很多翘首企盼的人。

每天晚上九点半,洗刷刷过后,或是《白雪公主》,或是《怪老头》,或是《背着房子的蜗牛》,总有一个故事会伴着我和女儿一起入眠,她酣睡的香甜是我一天中最大的慰藉。

每个周五下午,只要工作不忙,我总会在五点之前赶到幼儿园,实现女儿每周一次由妈妈接走的心愿。

每个周六日,总要睡到自然醒,然后任凭女儿逼着良人带我们出去吃早餐,没创意的良人总是提供同样的假日早餐:油条、烙饼、丸子汤……然后一起去菜场或超市,总是买回和上周一样的一周内需要的水果、蔬菜、肉蛋副食……再然后,总是用一个半小时准备丰盛的假日午餐,却只用二十分钟就把它们灭掉……然后的然后,总是“午睡醒来愁未醒”,带女儿去或近或远的公园进行户外放养……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晚饭过后,总是女儿看动画片、画小人,良人守着电脑战吕布,而等待我的,总是那些一周一洗的大大小小的衣服,因为每个周日,总是我们家“大洗的日子”……忙完这些,念着白雪公主的故事,陪女儿一起沉沉如梦。梦未醒,闹钟总是不识相地在最困的时候通知我,星期一又来了。于是,还是那辆公交车,还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

慢慢地,我认命地以为,我已经成了这城市的一份子,蚁族也好,蜗居也罢,良人在这里,女儿在这里,工作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那一晚,我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梦,很温馨。我又回到学校,又站上讲台,台下还是那些稚嫩的脸,我教他们我熟悉的诗词——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离开学校来到这座城市,在这将近八年的时光里,这样的梦境不下十回,所不同的,只是我授课的内容罢了。“梦里不知身是客”?只怕是我醒来才真的不知吧?我分明只是这城市的过客,我以为已然淡忘的生活,总是在梦境出现,告诉我,它们始终活着。

 

第二个梦,很荒唐。我又回到驾校练车——正库、移库、反库,然后,上路。踩离合,挂一档,松手刹,打左转向灯,踩油门……我开出去了,速度很慢,忽听得后面有人叫停车,情急之下,我没有踩刹车,而是捏紧了车闸,我清楚地记得,我用的是右手……

 

我醒了,看看右手,我突然明白,我开的哪里是汽车,分明是自行车嘛!原来,在潜意识里,右手不是用来挂空档,而是用来捏车闸的,而且是后轮的车闸!

于是,不禁想起郭德纲的相声《西征梦》——在梦中,老郭乘飞机去美国反恐,飞机一路加油无数便也罢了,临到地方,停不下来。于是,老郭说:“停不住不行啊,把门开开,咱俩把腿搁外边突噜着……”这是典型的骑惯了没闸的自行车的症状嘛!哈哈,比起他,我的自行车至少是有车闸的!

想一想,从初二那年暑假学会自行车,到如今我骑车的历史已经整整20年了。而驾车不过是今年夏天才开始的事情。虽然经过五个月的漫长考验,“马露莎(马路杀手)”终于拿上驾照了,但对于无车一族的人来说,驾校毕业等同失业,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我将所学尽数还给教练。难怪在梦里,我最终还是驾着我的自行车出来了!

李煜说“梦里不知身是客”,我想我终究是“梦里方知身是客”吧。我以为我已无可避免地融入了这座城市,原来,我仍旧是个过客。在这里,没有房子就没有家,没有车子就没有脚。七年半的光阴,我所扎下的根才刚刚没入地表。白天,我是这城市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午夜梦回时,我仍然骑着单车,行走在故乡不甚美丽却异常熟悉的土地上;而逢年过节,即使再拥挤,我还是毫无悬念地要跟随人潮,在故乡和这还不属于我的城市之间奔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