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悦在德国
杨悦在德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149
  • 关注人气:2,8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2019-12-19 17:15:58)
标签:

文化

情感

旅游

重庆武隆仙女山

天生三桥

分类: 故乡故人

武隆闺女回娘家

 

 文:杨悦 / 摄影:张晓晖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1:文章首发于德国《华商报》2019年12初版,专栏《悦读德国》。


 

幼时母亲给我看棕色硬壳的户口簿,父亲与我的籍贯栏是用钢笔填写的“四川彭水”,母亲则是“四川成都”。我不解,父亲和我不都在重庆土生土长吗?怎么不是“重庆”,而是从未听闻的“彭水”呢?

母亲出生成都,九岁那年和外婆、二舅、五嬢一起坐火车来重庆,与两年前赴渝工作生活的外公和大舅汇合。父亲出生在重庆十八梯下的厚慈街,我出生在金汤街的重庆妇产科医院。母亲给我解释:籍贯不一定是出生地,而是一个家族的祖籍,即祖上一代代人出生和长期生活的地方。我们的爷爷和祖祖都出生在彭水江口镇,所以我们的籍贯就是彭水了。

那时我念小学,彭水的地理位置和与重庆的距离,都不知道也无意探寻。但彭水这两个字从此根植大脑,因为父母时常用一句民谚教育我,说什么:“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

幼时的我不上心,怎么也记不住“酉秀黔彭”四个字,只知道有彭水的彭字在里面,是自己的祖籍地;也心知肚明父母的用意:我们的祖辈曾经生活在苦寒贫穷之地,自己相比之下生活在蜜糖中,应该珍惜眼前的生活,听爸妈的话,好好念书。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2:地貌奇特的芙蓉洞被列为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号称 “世界洞穴奇观,中国溶洞之王”。


 

2015年前我从未踏足的故土“彭水”,后来却在亲人口中变成了“武隆”。原来隶属四川省彭水县的江口镇1953年划归了武隆县,武隆县2016年又升格为了重庆市武隆区。

几年前,我家老爷子叶落归根,在武隆仙女山购买了房子,自视为“武隆人”,还心血来潮地用上了“杨武隆”这个名字。乍听吓我一跳,怎么和我幺爸“杨武龙”同样的名字呢?老爷子糊涂了吗?其实他灵醒着呢:此武隆非彼武龙,虽然听起来一样。

他给我解释:历史上与出生地或祖籍地的名字有关联者大有其人,尽人皆知如孙文孙中山,康有为康南海等等。他自名杨武隆,除去追慕先贤,还有别的含义。老爷子还刻了几枚闲章“我武隆人”“仙女山人”等等,更一度自号“江口译翁”,乡土情结可见一斑,后来更改成了“巴蜀译翁”,因为中国不止一个江口镇,辨识度不高。我就道听途说地问过他,可是明末张献忠入川后“江口沉银”的江口。巴蜀大地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哺育和滋养了他。父亲在成渝两地生活的时间加起来,远超一个甲子,“巴蜀之子”名副其实。

我却难舍重庆情结,规劝他:武隆不就隶属重庆吗?干嘛不说“重庆人”?简单响亮。老爹振振有词:重庆这么大,不能忘了自己的根。

也许,到了一定年纪,念亲思乡、叶落寻根的情结会愈发浓郁。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3:“2019世界华裔文艺家重庆武隆仙女山采风团”在武隆白马山景区入口处合影留念。


此次随采风团“结结实实”去了一趟武隆,夜宿仙女镇八个夜晚,时间充裕,精力饱满,主办方悉心安排,殷切陪伴,让所有人宾至如归。

无边无际的美景映入眼帘,愉悦悠然的心境油然而生。与自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文友们一样,我情不自禁地迷恋上了武隆的山山水水-一度遥远而陌生的故乡,昔日的苦寒之地,如今的度假天堂。

云雾飘渺的仙女山、白马山;九曲十八弯的乌江画廊;随着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变形金刚”渐为天下知的天生三桥;养在深闺火炉镇的飞来石、木化石、五根树,和顺镇的风车、竹海、葫芦……我们一行人置身其中,变身衣袂飘飘的仙女和风度翩翩的白马。

我的祖父和曾祖母,自打民国十九年重返江口镇,接走姑奶奶,便再没返回故土。那年月,坡高山陡路迢迢,孤儿寡母回去如何度日?守着薄田挨饿受冻吗?他们无从想象,更无福见到,他们禹禹独行、怅惘挥别的故乡,那方贫瘠苦寒的土地上,暗藏着大自然的垂青。

在几代人血泪与汗水的浸泡下,在一双双长满老茧的双手锤炼下,武隆仙女山如今成为全国少有的、同时拥有三块金字招牌的旅游胜地之一:“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

回到德国,忍不住一次次打开网上地图,深深凝望你,轻轻抚摩你脸颊的一滴滴泪珠、一道道皱纹,我历经沧桑、凤凰涅槃的故乡武隆。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4:拥有“天险乌江,千里画廊”之美誉的乌江画廊。

 

江口镇坐落在芙蓉江与乌江汇合处,号称天下第一洞的芙蓉洞便位于此,属于“中国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的一部分。芙蓉江则拥有“川东九寨沟”的美誉。我们一群人游完芙蓉洞,乘坐缆车俯瞰芙蓉江水,青山碧水两相映,我的心却飞到了尚未踏足的祖屋、祖墓。

我们的老家谭家村掩藏在海拔1650米的山窝里,恰如实景剧“印象·武隆”所吟唱的:“大山啊,你陡啊!”如今从江口镇驱车前往谭家村施家坨,弯弯曲曲,蜿蜒而上,13公里的路程尚需20多分钟。

难以想象,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祖母与祖父、姑奶奶,如何从乱石嶙峋的山坳,奔赴迢迢之外的重庆,翻山越岭几多步?乘舟搭车几许里?险峻的乌江,简陋的木船,赤身裸体的纤夫,风餐雨露的白昼,披星戴月的夜晚,途经涪陵、长寿等地,最终抵达重庆朝天门。

什么驱使曾祖母这个中年丧夫的苦命女人,独自走出贫瘠的大山,为了讨口饭,活条命,活出人样,为了给自己和一双儿女寻个更好的出路。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5:仙女山境内的龙水峡地缝是一条5公里长的大峡谷,两边都是绝壁悬崖,最窄处仅能容一人通过。

 

父亲记得她,管她叫“爷爷”,为了弥补没有爷爷的遗憾吗,还是隐隐在诉说,爷爷缺失的家庭,奶奶便是顶梁柱。“爷爷”把孙子背在背上,一颠一颠地走来走去,乐不可支。“爷爷”只有祖父这个独子,祖父时年26岁,头胎女早夭,父亲便成为杨家武字辈老大。

穷人家有了血脉的传承,缓解了生命的辛劳;贫困交加的生活,平添了慰藉,也有了盼头。

更难以想象,清康熙年间,湖广填四川之际,我们的先祖杨再兴如何带领八个儿子,从江西临江府翻山越岭,长途跋涉,历经艰辛,最终辗转抵达武隆江口镇,从此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杨再兴为家族制定了28字字辈,从“再”兴到祖父“文”田,我们的先辈在武隆的穷乡僻壤,居住了整十代人,历经两百余年的光阴。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今日武隆凭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吸引着八方来客。那一条条蜿蜒平整的公路,一道道狭长明亮的隧洞,将山内山外紧紧相连。从重庆江北机场至武隆仙女山,约三小时车程。从重庆北站乘火车可直抵武隆站,仅需两小时。仙女山机场与高铁将陆续开通,可谓天堑变通途。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6:广阔的仙女山大草原一望无垠,与繁茂的森林相得益彰。

 

爷爷生于1912年,16岁时终于盼来几年前只身前往重庆谋生的母亲请人代写的书信。曾祖母在重庆陕西路一家名叫“福寿隆”的糖食铺给人帮佣,数年苦苦挣扎,终于站稳脚跟,于是急急盼子前来团聚。爷爷兴冲冲前往重庆寻母,母子久别重逢,执手相看泪眼。

曾祖母一面感激老板收留爷爷在店里学徒,一面牵挂尚留在武隆的姑奶奶。爷爷三年学徒期满,母子俩匆匆踏上回乡路。他们明白,此番回乡只为接姑奶奶,辞谢亲友,给至亲上坟,此后山高水远,怕是难得再见了。

母子三人就此永远告别了“山清水秀石旮沓,洋芋红苕包谷粑”的故土,在重庆定居下来,度过备受战争、饥荒和横祸摧残的艰辛岁月,开枝散叶,直至衰老死亡。

曾祖母、祖父两代人,带着离乡背井的无奈与义无反顾的勇气,在异地重头再来。日常生活的琐碎,糊口养家的重压,营营役役中,哪怕低头思故乡故人,也无返乡的闲情闲钱。老家的骨肉至亲与少时玩伴,只能萦绕梦中;祖辈亲人的坟茔,唯有心底遥祭。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7:武隆火炉镇万峰林场的飞来石奇景 。

 

谁能遗忘自己的来时路,谁不眷念先辈生活过的那方热土,寻根情愫深植血脉,不思量,自难忘。回乡的路啊,是那样的漫长……

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我怀揣青春的梦想,远渡重洋、留学打工之际,远在重庆的八叔,带着一大家子,踏上了前往武隆的寻根之旅,带着逝者未了的还乡愿和生者不息的思乡情,回到了芙蓉江畔江口古镇。

原来,在素未谋面的祖地,依旧生活着那么多的杨氏宗亲,与我们有着共同的先祖,名字里嵌着熟悉的字辈,“武均”“永雄”,叫起来是那样亲切,甚至出现了同姓同名的巧合,蓦然间有了两位“杨永兰”,一位在武隆,一位在重庆。

苦难使我们分离,思恋让我们重聚。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8:由张艺谋担任艺术顾问的大型实景演出“印象·武隆”中《川江号子》一景。

 

未曾谋面,不曾听闻,却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这便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亲情,先辈有知,含笑九泉。

近几年,每当夏季来临,父亲与兄弟姐妹,纷纷逃离火炉重庆,去往仙女山消夏,修葺祖墓,续写家谱,含饴弄孙,吹拉唱弹,游芙蓉江,啖江口鱼,乐不思“渝”……

父亲最爱武隆的糯包谷、又香又甜的红苕,还有各式各样的时令蔬菜,每次视频,都故意馋我;“赶快回来吃好吃的哟!国外哪里吃得到哦!”

此番回到武隆,尽情品尝每一道美食,大饱口福,回味无穷;深深呼吸仙女山大草原那清甜甘冽的空气;雨后的天生三桥,一碧如洗,那一道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潺潺瀑布,让我们频频回头,流连忘返;龙水峡地缝的山峦叠嶂、青翠深幽,让我们目不转睛,不忍归去。

啊,故乡,你那远嫁的闺女回娘家来了……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09:火炉镇万峰林场里的五根树神奇景观。

 

杨悦个人简介

 

 杨悦,生长于山水之城重庆。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

 上世纪90年代初留学德国,从勤工俭学到自创公司,业余笔耕,以独特视角关注德国历史、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活。

 与杨武能合译《格林童话全集》(译林出版社),与王荫祺合译《少年维特的烦恼》(收入河北教育出版社《歌德文集》)。

 2019年春出版散文集《悦读德国》(四川文艺出版社)。

 德国《华商报》《悦读德国》专栏栏主。德国迅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海外儿女思故乡,武隆闺女回娘家
图10:本文作者散文集《悦读德国》于2019年春天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