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儿的世界
星儿的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4,857
  • 关注人气:2,4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科技打开沟通之门

(2012-06-21 09:35:58)
标签:

自闭症

凯丽的心声

突破自闭症

孤独症

分类: 语言沟通

科技打开沟通之门
凯丽•弗莱希曼/ 马安迪

沟通既是我自己的一大目标,但同时也是在我身边的人的主要工作任务之一。我的语训师芭芭拉自我能记事起就在想方设法地教我如何沟通。我还记得我嘴里一边吃者冰棒,一边用手和手指学习手语时的情景。过程总是非常困难的,实话告诉你,有时甚至令人感到沮丧。我第一次学习如何使用图片沟通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在想,哇,当我刚指了一下一张印有薯片的图片,就立即有人把薯片递给我。对我来说,这简直太神奇了。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使用图片作为沟通工具。起初,我发现很难抗拒那些自己想要但并非我所需要的图片的冲动。例如,当我想告诉别人我要上厕所时,却难以忽略沟通册上印有薯片的那张图片的诱惑。

几年之后,豪伊来了,他成为了我和芭芭拉身边的一位重要人物。我觉得豪伊就像芭芭拉一样,始终坚信我有沟通的欲望,并希望能够帮我找到一个沟通的出口。豪伊和芭芭拉总能想出一些可以帮助我沟通的好点子。他们的点子之一,就是让我在家里和学校随身携带一个里面收录了很多图片的大文件夹。那些图片上面不仅印有图画,还有单词。正是上面的这些字让我学会了拼写,但那是另一段故事。

 

我记得在我上课的时候,豪伊曾经问芭芭拉关于我沟通的最终目标问题。芭芭拉看看我,然后再转向豪伊。她回答说:“卡莉已经六岁了,我认为现在之所以我们需要强调图片交换沟通是因为我认为远期目标是让卡莉能够用语音输出设备去沟通。”

那时豪伊刚刚才教我一两个月,我觉得他起初对我没多大信心,但当芭芭拉提到语音输出设备以后,豪伊也在思想上大为改变。从那一天起以后的几周和几个月里,豪伊开始不厌其烦地教我使用图片沟通。我总是非常善于识别图片,但因为我不能完全屏蔽掉声音的干扰,我并不总能完全理解图片上的文字。

 

我认为我的大脑跟大多数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当我看到物体时,我就立即把它的图像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直视他人面孔的原因。我凝视他人面部时,就好像在瞬间为那人的脸拍了成百上千的照片。你可以把我的大脑想象成一台数码相机。我注视他人面部的时间越长,我拍的照片就越多。因为我拍了太多的照片,我的大脑就好像相机里的内存空间被占满一样了。我就失去了继续处理的图片或图像信息的能力,所以我不得不将我的目光调开。


因为我对人、物体和图像具有照像式的记忆,所以豪伊每天教给我的图片符号就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进步虽然不慢,但也并不快。尽管如此,在学期中间豪伊还是努力说服了芭芭拉和教育局让我试用语音输出设备。我把我得到声音输出设备的那一天视为我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我现在认识到将要付出多少学习和努力才能使之实现。豪伊和芭芭拉运用他们自编ABA教学程序教我使用语音输出设备。开始第一天,芭芭拉和豪伊只是手把手教我找到符号的位置。一旦当我了熟悉符号的位置,芭芭拉就尽力防止我在使用声音输出设备的时依赖他人的辅助和帮助。芭芭拉和豪伊希望我周围的人们了解并且亲眼目睹我完全有能力独立操作。

 

我的第一个语音输出设备的体积比较大,而且我一次最多只能使用八个符号。豪伊把一百来个符号分类并整理成册,以备我在不同情况下可以在语音输出设备上使用。可以想象,把豪伊忙得够呛。哈哈,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他那时正处在跟他后来结婚那个女友的热恋中。

 

在我拥有我的第一个语音输出设备以后不久,就感到不能满足需要。我的父母在芭芭拉和豪伊的指导下,最终帮助我找到了一种电脑化的语音输出设备( DynaWriter ),并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在这种语音输出设备的上方有文字滚动屏幕。我的照相式记忆便开始储存这些图像和文字。

 

科技打开沟通之门
“帮助 - 牙齿 - 疼痛”


 

我也觉得很奇怪,因为从来就没有人问过我,在我第一次拼写时,我的头脑到底在想些什么。实际上,我第一次拼写时的经历很不舒服。豪伊把我拉到了芭芭拉身边,我只觉得周身疼痛。我记得我当时并不愿意试用这种声音输出设备,不懂得他们干嘛非逼我不可。当然,我也知道如果我不说出点什么,豪伊是不会轻易放我走的。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我不想呆在那个地方,然后,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帮助”这个自从我学习使用语音输出设备以来最常见的词。我开始拼写出“帮助”,然后就顺势抽身躺倒在沙发上,直到豪伊又把我拉回来。我虽然也感觉到他们被震惊了,但我还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我的成就。当豪伊拉我回去拼写时,我只觉得想发吐,但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再次回到语音输出设备面前,然后在上面拼写出了 “牙齿”。在我思想中,我仅仅想找出一个词来表达刚才在我嘴里的感受。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其实应该写出的是嘴巴,但那时我还只是一个不能清晰表达的孩子。

直到一两天过后,我才完全理解我究竟做了什么。我需要花一些时间才能弄明白。虽然我也我的成就而感到自豪,但却不太清楚它的意义到底有多大。它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我还没来得及准备进入的世界之门。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能够表达我的想法和需要的沟通能力诚然非常重要,但是,更大的能力总是与更大的期望相伴而来。

 

在我开始打字一个月以后,大家所有的新点子和新创意似乎都一下子涌现出来。我记得我的傻兄弟马修拿着笔在家里的所有东西上面粘贴标签。每当我经过时豪伊总让我去认认上面写着的每一个字。

只想告诉你,我的兄弟和豪伊究竟有多疯狂,他们甚至在厕所也里贴满标签。每当我坐下时,豪伊就让我指认单词。虽然这真有点疯了,但确实对我的帮助不小。

 

几个月以后,我开始使用另一种更新的语音输出设备来展示我新发现的技能。我开始使用一种称为Lightwriter的设备,它让我觉得我更加与众不同。远胜好奇,更多人投来诧异的目光。在我不停地更换这些设备以后,豪伊让我试着使用电脑。他还发现了一个很棒的具有字词猜测功能和文本语音功能的软件​​WordQ,这样我就可以跟在房间里或附近的任何一个人进行交谈了。

 

摘译自--《卡莉的声音:冲破自闭障碍》

(文章来源autismspeaks.org/blog/2012/04/09/technology-opens-door-communication-carly

 

关于卡莉(凯丽弗莱希曼)的更多文章,请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