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希光
李希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5,295
  • 关注人气:1,6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喜马拉雅山中的无媒体生存(摘自李希光新著《写在亚洲边地》)

(2015-01-23 20:13:39)

喜马拉雅山中的无媒体生存(摘自李希光新著《写在亚洲边地》)

我们降落在加德满都时已经是夜里了。机场里充满了宗教的氛围,到处都是雕刻得十分精美的佛像。当地人微笑地看着我们。

许多学生都是第一次出国,在填写移民表格的时候引发了一阵混乱。但是尼泊尔的移民官员甚至看都没看我们的表格就盖上了章。望着我们9个小时都没合上过的疲惫的眼睛,检查区的海关官员只是将学生们的行李快速地推进了自己的国家。

走出机场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湿度。正值尼泊尔的雨季,街道上都是潮湿的。几个出租车司机热情地用英语向我们打招呼。“你好!”我们的尼泊尔导游用中文说。“Namaste!”尼泊尔司机双手合十向我们问好。“Namaste”是尼泊尔语中最常见的一个词,表达“有礼了”的意思。司机和他的助手把我们的行李放到车子的顶盖上,这辆车将载着学生们去往加德满都一家“丝绸之路”上的商旅客栈。

中国和尼泊尔之间的商队路线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直至今日,商人和佛教徒依然行走在这条路上。中国内地、西藏和尼泊尔之间的商队贸易始于7世纪,吐蕃王朝的松赞干布迎娶汉朝的文成公主和尼泊尔的尺尊公主时。根据《旧唐书》和《新唐书》的记载,在迎娶16岁的文成公主之后,松赞干布不再使用毛毡和动物皮毛,而开始穿戴锦缎和丝绸。他让吐蕃贵族家庭的孩子学习孔子的经典,并邀请了博学的孔子学者来撰写他的官方文件(“自褫氈罽,袭纨绡,为华风。遣诸豪子弟入国学,习《诗》、《书》。又请儒者典书疏”)。文成公主将制丝、造纸、研磨谷物、酿酒和制碾的技术介绍到了西藏(“因请蚕种及造酒、碾、纸、墨之匠,并许匠”)。

过去,商人从拉萨到加德满都需要在牦牛背上走20天。近些年,中国重修了从西藏到尼泊尔的旧商队路线。现在中国又在修建一条从拉萨到日喀则的铁路。日喀则是一个距离尼泊尔300公里的城镇。中国官员已经宣布考虑将铁路一直铺设到中尼交界的卡萨市。尼泊尔政府更希望中国将铁路一直修到蓝毗尼——佛祖的诞生地。

在加德满都没有什么夜生活,大多数商店晚上10点前就关门了。夜里街上很黑,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见低层房屋的轮廓,加德满都没有高层建筑。

学生们入住了一间小但干净的商旅客栈。睡觉之前,我的助教李雪没收了他们所有的媒体装置,让他们身上只剩下笔记本和笔。对学生们来说,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在没有媒体的情况下生活。接下来的24小时,所有的学生都接触不到电子设备。这意味着他们24个小时不能打电话、收发短信、使用电脑、链接互联网或者听MP4

如果学生们在中国旅行,几乎没有人可以在没有电子媒介的条件下生存下来,大多数中国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上网冲动。但是,现在学生们在尼泊尔,他们的手机没有开通全球漫游,我们所住的旅馆不能上网。在尼泊尔,电视不是家家户户都有,遑论电脑。

“从现在起,用你们的笔记本和笔来记录下你们的所见、所听、所想。每天写日记。”我一边教导学生们一边展示一个内页已经发黄的小笔记本。里面写满了我20年前在南亚旅行时的日记。“就像我手里的笔记本一样,你们的笔记本也会成为宝贵的人生财富。”

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要坐6个小时的车。在这片宁静的雪山国度,繁华的加德满都之外的大多数人都过着无媒体的、简单和纯净的生活。

人们要么是在店里忙碌,要么是在田野里劳作,要么就是在家门口聊天,玩手机或者看电视都是很罕见的现象。男人们在他们简朴的农舍前干活、闲聊,站在路边干活的女人们看着过往的行人害羞地微笑,赤脚的孩子在泥里互相追逐,人们看上去十分的满足、放松和安详。他们有着平静的脸庞、清澈的双眼,淳朴、天然的生活对于工作和生活在网络世界中的人们来说正变成一种越来越稀有的生活方式。

“我好羡慕他们宁静的生活和放松的心态,在我们这个媒介化的社会中保持平静的心态已经极其困难了”,学生严瑜说,“为了真正体验尼泊尔,我要像尼泊尔人一样生活,过没有媒体的日子。”

没有了电子媒体,学生们只能用自己的肉眼去观察世界,用自己的双耳去捕捉信息,依靠手写来记录每一个想法,依靠自己的头脑去思考所有的事情。

“我的世界好像变小了,变简单了。那些无关的网络噪音被完全屏蔽了,我的世界似乎变得更加真实和纯粹,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我身边那些微小却精彩的细节。当老师把我跟网上雪崩一样的信息切断时,我的五官变得更敏锐了。”严瑜在她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学生们通过自己的肉眼观察喜马拉雅山的自然之美,而不是通过数码相机的镜头。他们的双耳充斥着奔流的河水声,而不是MP4里的电子音乐。所有他们见到、听到、想到的珍贵事物都来自他们自己的发现。

第二天,太阳从喜马拉雅山上升起,唤醒了在宁静的城市博卡拉生活的居民。在吃早饭和给花浇水之前,人们用刚摘下的新鲜树叶盛着米饭、花朵和硬币去往寺庙拜佛。早上9点,穿着英式校服——领带、短裙和腰带的学生,踩着小皮鞋走在街上。孩子们去上学之后,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就坐着聊天或者晒太阳。到处都能见到流浪狗懒洋洋地躺在阳光下,人们不会去打扰它们,人和狗共同享受着阳光和自由。

“没有媒体也就意味着没有时间概念,我们不再用紧张的日程来组织自己的生活,而是依据人自身的需求来度过时间”,一名叫肖飞的学生说,“当我饿了的时候,就知道到中午或者晚上了;当我困了的时候,就知道已经是夜里了。在没有媒体的日子里,一切都变得那么人性化和自然,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制度化了。”

“媒体不是必然使生活变得更美好,但是没有媒体的生活绝对是让人无法忍受的”,肖飞在日记里写道,“戒掉媒体就像戒毒一样,要克服这种有点扭曲的欲望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在没有媒体的世界里,我的生活非常充实。我看到了更多的风景,找到了更多自我感受。但是我不确定离开尼泊尔之后我还能不能完全抛弃媒体,媒体已经太深地渗透进我的生活中了。”学生时雅娜的日记里这样写道。

晚上,发出突突响声的小螺旋桨飞机把我们带到了蓝毗尼。踏上这片佛祖诞生之地,我们能感受到从地上升腾而起的热气。

蓝毗尼一片沉寂。当地人居住在黏土和石头建成的圆形、低矮的木屋中,房屋周围环绕着稻田。山羊像狗一样用一根绳子拴在屋外。人们饮用、洗澡、洗衣服的水都是从井里取来的。当地人家里供电的时间每天只有1小时。许多学生都感到住在宾馆里有罪恶感,因为宾馆的房间24小时都有空调。

路边有牛群在吃草。当地的大山羊有棕色、带黑条纹的毛和形状怪异的耳朵,看上去很奇特。黑色的鸭子在稻田的水塘里嬉戏,一只巨大的丹顶鹤用长长的喙在泥里觅食。当地人骑着中国20世纪制造的“飞鸽”牌自行车,不断地试图避开土路上的水坑。路边的树也成了孩子们的玩具。他们在树枝上用粗绳系上木板,做成秋千,一次站上去两个孩子,猛烈地前后摇荡。蓝毗尼人聚集在小商店周围聊天。

雨过天晴,狭窄的泥路上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水坑,路的两边是无边无际的稻田和密林。那片树林被称作“蓝毗尼花园”,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就隐在林中。蓝毗尼的原始与落后让人很难将它与举世闻名的朝拜地联系起来。泥地的两边都是农民住的茅草屋。

由于道路狭窄又泥泞,我们的中巴车无法在寺庙间穿梭。尼泊尔导游希姆雇了四辆人力车拉着我们参观蓝毗尼。所有的人力车夫年龄都在16岁左右,瘦瘦的身躯上穿着很大的红T恤。那条路实际上是一片沼泽,我们的人力车轮子都死死地陷进了泥里,少年车夫使出浑身的力气才把车子拉出沼泽。

“那个给我拉车的男孩比我还瘦,我听到他气喘吁吁的声音时感到了一股罪恶感。” 学生张忞说,“尤其在过一个水坑时,我看到水都漫上了他的大腿,车子在左右摇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最后我们给了他200卢比的小费,但我知道这点钱其实帮不了他。”

在遗迹四周参观时,我们看到许多寺庙周围的植物都生长得十分茂盛,悉达多王子(释迦摩尼)出生后在那里的一个大池塘洗了澡。遗迹中有一座白色的宫殿,我们赤着脚走进去,参观佛祖留下的脚印以及悉达多王子和他母亲的雕像。在那里我们祈求佛祖帮帮那些可怜的拉人力车的少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